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四十九节 龙蟠虎踞之风水宝地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四十九节 龙蟠虎踞之风水宝地


  国栋在开发区调研表现给了跟随起国栋起参加的随弊终等十分深刻的印象,和年前才来时候赵国栋到归宁和靖县调研时的低调寡言相比,现在的赵国栋很明显已经露出了峥嵘头角了。

  在开发区管委会的班子和中层干部会上、赵国栋更是洋洋洒洒的点评了自己对怀庆工业开发区的观感,既有肯定,但更多的却是指出问题提出希望,这让整个开发区管委会的干部们都显得有些压抑,很明显新来这位赵市长对于开发区的观感不佳,几点肯定都更像是安慰性的套话,但是提出的问题却都是真知灼见,点点刺骨,即便是舁有思想准备的梅冶平都一样觉得脸土火辣辣的。

  “老梅,招商引资恳谈会并非我心血来潮,这个想法我已经和陈书记和何市长交换过意见,他们都完全赞成,名义上是全市招商引资恳谈会,但是主力军却是你开发区,其他区县也要参加,我给你的任务就是开发区必须要在这次恳谈会工拿出崭新的面貌出来。”

  赵国栋坐在考斯特车后座上,汽车沿着开发区规划的大道缓缓行驶,除了了解开发区的企业经营状况外,赵国栋也希望对整个开发区的地理环境有一个感性认识,所以专门让梅冶平带自己跑一圈。

  “赵市长,您这个拿出崭新面貌来可真是考到我们了,这短短两三个月,开发区就是全力以赴也难以拿出新的亮点起色来啊。”梅冶平倍感焦急,赵国栋的风格他已经有所了解,那就是说到做到,要么不说,要么就必须要兑现,甚至不惜撕破脸。

  为了教育局下边的勤工险学企业久款问题,赵国栋在市政府办公会上明确指出要求市教育局沿须切实履行担保义务,限期收回贷款,否则将要拿市教育局有关领导问责,这引起了分管副市长安然的强烈不满,两人在会上针锋相对,场面连何照成都有些控制不住,赵国栋的霸道凌厉让素来在市政府办公会土很受尊重的安然感觉到难以接受,据说离开会议室时已经是珠泪盈眶,这也博得了其他几名副市长的极大司情。

  但正是这样也让市政府这边很多人起对这位新来的常务副市长产生了些许惧意,在梅冶平看来,赵国栋甚至比何照成还难对付,何市长来不过是走马观花看看,提一些泛泛的希望和要求,但是赵国栋不一样,看得仔细不说,而且还要亲历亲为的去和企业老板以及管理人员谈话,甚至还把管委会一干干部撇在一边,提出的问题也是尖锐无比,这让包括梅冶平在内的管委会所有干部都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

  不以胜败论英雄这句话和我们原来说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这句口号一样,纯粹就是废话,老梅,现在各地都在争分夺秒的与时俱进,一个投资者他要在安原来投资,他有可能选择你怀庆,也有可能魂择绵州,更有可能选择蓝山,但他绝不可能在两地或者三地都投资,你怎样击败对手赢得投资者青睐,这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没有平局可言。”

  赵国栋瞥了梅冶平一眼,老梅,我不是逼你,两个月时间足够你扎扎实实做很多事情,我说过了,环境安商、服务亲商,政策富商,这三点你们管委会完全可以在这工面做文章,有这样好的硬件环境,那是像宁陵、南华这些地方想都不敢想的好事,怎么做到改善工作作风,提升服务质量,打造优化环境,这是重中之重,你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了,我相信开发区在六月份的这场恳谈会土完全可以熠熠生辉。”

  “赵市长,你说的话我都理解,但是就是在时间土太紧迫了一点,开发区情况特殊,急于求成也许会适得其反。

  接浩砰也知道现在开发区症结何在,但是开发区管委会素来是市里各级领导们的后花园,各种关系户都纷纷涌入开发区管委会,钱不少拿,工作轻松,让无数人为之羡慕,赵国栋在市里边已经搅起这样大的风暴,现在又要把风暴推进到开发区,自己这个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兼主任自然难以置身事外,这的确让梅浩平感觉到巨大压力。

  老梅,我要批评你这种想法!”赵国栋沉声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怕什么,不就是担心如果改进作风落实制度可能会得罪一些领导亲属家眷么?我告诉你,这是工作,不是请客吃饭,你如果不愿意得罪他们,那你就要得罪我,你自己选择!归梅冶平没想到赵国栋感觉这样灵敏,而且话语也来得这样直白,脸上又是一阵火辣辣,不过他心中不怒反喜,车上坐了这么多人,市政府的秦秘书长,市摔娜书发展局、市经妻市财哦局q府哦府政策研究室都有又田荆有管委会几名班子成员和中干,正好把这风声放出去,让有关人士都理解自己的处境,这种情形下如果谁还不开眼要来撞风头,那也就怪不得自己了。

  见梅冶平低垂下头不吭声,做出一副委屈样,赵国栋心中也暗叹这家伙也是一个人精了,专门选在这个时候来演这么一出,不就是希望借自己的,恶名”来当虎皮,通过车上这些人把话传递出去,日后真要撞上啥事儿,那也怪不得他,一切都是赵国栋逼着干的,否则就要拿他示问。

  赵国栋也不多言语,考斯特沿着开发区管委会几平方公里徐徐游荡了一圈,在边沿部位却远远瞅见一条透迤起伏的山梁向西北延伸。

  “老梅,那是啥地方?”赵国栋随口问道。

  “哦,那是苍龙峪,也算是咱们开发区最边缘的尾部,一个山窝子。”梅冶严瞅了一眼回答道。

  “哦?咱们开发区一马平“怎么会在这里冒出一个山梁子?”

  赵国栋仔细打量,这山粱子不算高,但是在这开发区平原边上就显得有些突兀雄奇了,山梁上苍松翠拍一看也有十来年历史了,一道歪歪斜斜的泥路蜿蜒而入。

  “嗯,这地方就是这样,都说这是座飞来山,赵市长您瞧,这地势龙盘虎踞,有点数峨的味道吧?再往北走,地势就更高了,但这一座山粱子就和其他山粱不连界啊。”梅冶平兴致勃勃的介绍道”这山粱背后就浑河,绕着这道山粱子盘旋一圈而过,听说原来开发区也想引投资者来开发这里,弄成一家避暑山庄一类的玩意儿,结果招来不少人看,最后都是摇头,原来有风水先生说这里阴气太重,不适合作阳宅,倒是作阴宅的风水宝地。”

  “哦?还有这种说法?”赵目栋笑了起来。

  “那不是咋的,请了许多风水先生来看,都这样说,这样大一个山,窝子,作阴宅,我看作皇帝墓都够了。”梅冶平顺砸嘴,有些遗接,“可惜这样大一匹山,却是贫虐得很,这松拍都有二三十年树龄了,就这样了,下边还是光秃秃的,难看得紧,也就只有这荒着。”

  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个念想浮起,但他却没有表现出来,E老梅,这里距离市中心有多远?怕有好几公里吧?”

  嗯,这本来就是孤零零的悬了一坨在这边,离我们管委会都有三四公里公里,距离市区怕不有六七公里远。”梅冶平笑了起来,“赵市长是不是觉得这边风景独好?这山粱子背后还有一座普渡寺,再远一点,那边还有一座妙月观,只是规模小,了点,香火也不盛,就只有附近一些老年人来走动。”

  走,老秦,老梅,我们下去走一走,看一看。”汽车越开越近,再过去就是一条起伏不平的泥路了,考斯特地盘虽然不低,但是也不敢再开上去。

  秦向南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赵市长怎么突然就对这样一个山丘感兴超起来,梅冶平说这里风景好纯粹就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就这样一个孤零零的山窝子,一条小河沟环绕而过,也敢说是风景独好?

  他本不想下去,但是赵国栋相邀,他也不好推辞,只好苦笑着站起身来,赵国栋没等车停稳已经一个箭步窜了下去,梅冶平也紧跟着跳,下了车。

  “赵市长,怎么,宁陵那边还真找不出这样好的风光来?”秦向南进走几步赶土快步前行的赵国栋,言语中却不敢流露出椰稍的味道来。

  “老恭,宁陵那边是深丘区,要说山,比起怀庆这边不可司日而语,不过要说这山势么?这苍龙峪还真有点不一样,你瞧,这山势像不像一条卧龙盘起?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就是风水中所说的龙螃势,而你在看那边那座山头,原本是龙尾下摆,但却突兀而起,像不像一座蹲坐的猫,不,应该叫虎,这就是风水术语中的虎氓,老梅说这里地势龙螃虎踞不是没有道理的。

  赵国栋心中更加活泛,心中那个想法也更清晰,脚步也是更快,让后边一大队满心不情愿跟着他上来的人更是有些赶不土。

  最快的小說更新盡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