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五十节 怦然心动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五十节 怦然心动


  猛爬仁苍龙峪的山脊,赵国栋顿觉精神,爽,郁郁苍苍的阴穆林沿着山脊向下分布,山岭土质的确有些贫唐,是属于偏酸性的红壤土质,二三十年的松柚长成这模样也足以证明这片土的肥,力了。

  山脊外围显得格外险峻,虽然也还零散分布着一些松拍,但是多处地段都是笔直而下,偶尔有几棵树生在崖壁土,一条大概有十来米宽的,小河绕着山岭而过,那大概就是梅冶平口中的浑河了。

  但是内里却是另一方光景,从山脊向山窝而下却呈现出相当和缓的缓坡,几乎是一层层辗转而下,一圈一圈向山窝核心处分布下来,层层叠叠,隆峦饱满,穹窿凸现,看得赵国栋眼睛也是一亮。

  赵国栋虽然不是风水术士,但是对于这墓葬风水一说也是略知一一。

  昔日初中时候跟着师傅古道人四处厮混,那古道人一项最大收入来源就是替人看风水,阳宅阴穴,气脉命相,古道人是啥都能说工几个)

  小时舌头不打结,赵国栋小时候口才并不好,也是跟着古道人整天里卖嘴白练出来的,这山岭得名苍龙峪并非毫无缘由,青龙白虎号称两大神兽,历来是看护家园的最佳护卫者,苍黛与青黑相近,这苍龙峪其实也就蕴含这清龙之意,苍松翠拍覆盖其工,隆峦穹窿蜿蜒其间,龙首虎头遥遥相对,龙脊团身,守御四方。

  尤其是龙身外围这一条活水,更是滋养这一方地脉,让龙虎之势兼济阴阳,赵国栋自信若是自己没有看走眼,这的确是风水先生们所言的天然风水宝地,当然这是指阴宅。

  尤为难得的是这座苍龙峪地处开发区边缘,却又是已经属于开发区征用土地,且不属于耕地,若是要想利用那也是方便得很,对于赵国栋来说,这一处风水先生口中所说的宝地的确是一块宝地,只不过对于他来说这宝地的含义就不一样,若是能善加利用,没准儿这就能成为怀庆市政府的一处财源。

  只不过这桩事情还得好手谋划,一番,怎样最大限度的把这处荒地给利用起来,而且要把其利用价值发挥到最大,这中间还有相当多需要搏作运作的东西,不过赵国栋心中既然惦记上这里了,就不怕它飞了。

  一行人谁也不明白赵目栋怎么就突然对这样一座荒丘感兴趣起来,饶有兴致的沿着山脊走了好大一截才算是收住兴头,而一番类似于风水先生的术语也是让人大跌眼镜,谁也未曾想到看工去似乎怎么也和风水先生挂不上钩的赵市长怎么会对这方面也是如此精通,说起来也是头头是道。

  赵国梭回到办公室就通知民政局局长段其言来自己办公室。

  他对段其言并不熟悉,但是也算是有过几次交道,知道此人也是一个乖觉人物,极其善于捕捉机会的角色二段其言接到赵国栋电话之后十分钟就赶到了赵国栋办公室,虽然是中午一点过的休息时间,但越是这种时间就越是证明领导看重称,若什么事情都是上班时旬才通知你,你和领导之间的关系大概一辈子也就只能限于工作关系了二赵国栋找来段其言也就是了解有关经营性公墓的开发建立有关法规。

  段其言对于赵市长这个,时候如此急迫的把自己叫来就是询问这个问题感到莫名其妙,但是赵国栋舁已恶名在外,他也不敢多问,只是详细解幕了国务院的《殡葬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

  赵国栋在详细了解了情况之后才算是明白过来,原来要想搞一个经营性公墓并非那么简单,也就是说原则上经营性公墓都是有民政部门负责筹建,属于事业单位,即便是私人要想搞经营性规模也需要列入民政部门的事业单位,这其中关节还相当复杂,但是也并非没有空子可钻。

  不过赵国栋已经是打定主意要在这苍龙峪上做做文章了。

  以苍龙峪如此好的条件,以怀庆在全省乃至全国都很有些名气的历史,要把这苍龙峪炒作起来不是没有可能,尤其是段其言介绍中关于和港澳或者外资合作合资甚至利用外资来开发经营性墓园这个说辞具有相当可操作性,以赵国栋的想法,现在怀庆财政如此困窘,若是能在炒作造势到位的情形下,把这苍龙峪如开发房地产一般给抛出去捞回来一笔,估计至少也能解怀庆财政一时的燃眉之急小既然打定了这个主意,赵国栋也就琢磨这样把这事儿办成,甭管日后这苍龙峪建成的墓地由谁来开发,至少苍龙峪这片荒坡用这种方式开发出来其价值绝对远远超过其他任何开发,其回报率相当可观。

  赵国栋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苍龙峪内外绵延相当宽阔,只是地势有阴懊,地脉与穴相当丰富,用干建浩嚣穴的资源相当丰富阴孵躲建浩阴宅的洞天福地,若是能够引来港台一带的资金运作,在通过港台方面的资讯造造势,其前景简直不可限量。

  当然赵国栋也知道这中间有相当风险,你必须要把这片土地炒作起来,才能达到预期收益,但是你要够作,难免就要借助所谓风水一说,这玩意儿是个双刃剑,固然可以让你这片土地增值无限,司样也可以让企图利用造势得利的人背上一个封建迷信的帽子被人攻汗,尤其是如果政府想要利用这一点来获利,就更需要把握拿捏这其中尺度了。

  但是下定了决心,赵国栋就不会更攻,再难风险再大,也不比怀庆财政现在的拮据味道好,只要能够好生运作,规避风险,这件事情没准就能成为自己一大政绩。

  赵国栋说动就动,一方面不动声色的收集有关苍龙略方面的土地资料,一方面也小心翼翼的了解苍龙峪的历史渊源,甭管是真是假,只要能沾上边,甚至沾不工边,只要能牵强附会,他都要把它猜合进苍龙峪的历史背景中去,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自己身畔没有一乖得力可靠值得信任的帮手是多么的难受,令狐潮虽然精明能干,但是这种事情交给他还是让赵国栋不太放心,如果是桂全友在这里那就太好不过了,这也坚定了赵国栋要尽早将桂全友调过来的想法。

  在花了一个星期时间的收集整理之后,赵国栋也有了一个初步的想法,他没有先向何照成汇报自己的想法,而是直接找到了陈英禄谈了谈自己的想法和意图。

  “你是说要把那个所谓的苍龙峪开发成墓园?”陈英禄有些难以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位眉飞色舞的年轻昏市长,就这么一桩事情也值得如此神神秘秘的要求专门向自己作专题汇报,枉自自己还专门推了两桩事情来听他汇报,难道就是这样一件事情?

  “对,我们市里自己开发或者说招引外资来开发。”赵国栋知道陈英禄还没有完全弄明白这其中的分量价值,不过别说是陈英禄,换了任何一个对于这方面不太了解明白的领导来听自己这么介绍一下,只怕都会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

  “国栋,你觉得这件事情很重要,值得你这个常务鼾市长和我这个市委书记来专门花上几个小时来研究?”陈英禄有些不悦的道。

  “陈书记,你觉得我是一个)不知道轻重的人么?”赵国栋听出了陈英禄话语中的潜台词,不慌不忙的回答道,“如果您耐心听我把这桩事情细细给您道来,然后再把这个看似微不足道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分析一下它的收益可能,你就会觉得这绝不是一件什么无足楼齿的小事儿了。”

  陈英禄深深的盯了赵国栋一眼,点点头,那好,那我就听听你的解释。

  赵国栋也就将近几年来殡葬行业发展现状作了一个解释,司时也把他这段时间收集的有关沿海一带在殡葬工的大操大办花费情况作了一些技术性的介绍,紧接着他又把港台地区目前殡葬产业情况尤其是花费开销以及港台地区尤其是港澳地区富人们对阴宅墓地的特殊嗜好作了相当详细的介绍,最后赵国栋把苍龙峪的特殊地理位置和风水这门行道中对苍龙峪地形判断也娓娓道来。

  这一说只说得浮国栋口泛白沫,茶水都自己到了两三次,陈英禄也听得相当认真,尤其是在听得港澳地区对于阴宅风水的看重,以及苍龙岭在风水术士们眼中的看法时,他也不禁坪然心动。

  这苍龙峪他也知晓,虽然没有深入,但是也从旁边路过几次,不过就是几百亩荒山,要说风景根本谈不上,顶多也就是有那么一些零散松拍,无论是从哪个角度来看都称不工是什么宝地,但是却是阴宅福地,若是真的像赵国栋所言对于讲求风水迷信的人们那般珍贵,这个地方真要能被开发成墓园,其价值不可估量,更重要的是如果能够把这片荒山一次性打包换回一笔可观资金,对于目前捉襟见肘的财政来说,无疑可以解燃眉之急。

  当然这其中也还存在许多问题和麻烦,但是在巨大的利盖可能面前,一切都困难麻烦都可以克服,陈英禄坚信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