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五十一节 反思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五十一节 反思


  见陈英禄意动,赵国栋也是心中大定,这桩事儿只要陈英禄点头,便是何照成有些异议也就无关紧要了。

  接触这么久以来,赵国栋倒是越发觉得这何照成当这个市长犹如跷脚老板,啥事儿四平八稳,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功劳不能少了他一分,责任么尽可能不要往他身上粘连,这种市长当得倒也轻松,对于别的副市长来说或讦有些怨气,但是对于赵国栋来说却是求之不得。

  赵国栋本身就是想要干一番事业,便是担些责任也是不惧,拿他自己的想法来说,既然走上这条道,那就是打算干点于国于民有益之事,现在于国有益之事暂时还做不到,但是于民尤其是与一方水土百姓有益之事却并非不能,若是能把这苍龙峪给推销出去,赚个钵满盆肥,让这笔资金能为怀庆发展做些贡献,也不枉自己担上推崇封建迷信之名。

  陈英禄对赵国栋的这突发奇想也是越想越觉得可行,虽然其间风险颇大,尤其是地方党委政府很有可能要招来宣传鼓动封建迷信之抨击,但是见赵国栋似乎对这一点早有料想,陈英禄也知道赵国栋是个心思慎密的主儿,既有准备,也就有规避的法子,比起一大笔钱落袋的诱惑,这点风险便又不足为道了。

  二人也就细节进行了一番探讨,建墓园这事儿操作程序也比较复杂,尤其是要想达到陈赵二人那种意图,替怀庆财政捞回一大笔回来,这中间还需要好生操作运作一番,非得有个善于营造者来搞不行。

  赵国栋也就借势推介自己在宁陵担任西江区委书记时的区委办主任桂全友,将其在花林县时推广开发麒麟观一囫囵山风景区时的种种稍加艺术加工编排出来。

  陈英禄也是闻弦歌而知雅意的角儿,当然清楚赵国栋意思。只是这种副处级干部跨地区调动,放在怀庆这边又必须要安排合适位置,看赵国栋的意图也是想要放在市府这边当他的帮手,也就是说得安排一个市政府副秘书长的位置,这中间难免又要触动很多人的敏感神经。

  不过陈英禄也不是没有担待的人物,在稍稍考虑了一下之后还是同意了赵国栋的请求,既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这世上哪有这样的事情?

  只是陈英禄也提醒赵国栋这件事情为了避免引来不必要的矛盾,最好先行和何照成舟通一下,另外还得通过省委组织部与宁陵方面协调,赵国栋喜出望外之余也是满口答应。

  *********************************************

  赵国栋这一觉睡得相当香甜。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畅快淋漓的睡一个安稳觉了,自打接上了这个清欠变现的活儿之后他几乎就没有回过安都,基本上这两三个月时间里都就扎在了怀庆,几十家欠款户,逐一分析研究对策,怎样才能让这些家伙把钱乖乖交出来,怎样以最小代价换取最大收获,怎样在尽可能避免引发冲突对抗的情况下达到目的,一直是赵国栋琢磨的核心,当然如果到最后也没有效果,赵国栋也不吝诉诸于最强硬的手段。

  一个人躺在兰溪御苑这幢别墅里,显得格外安静,五月份就要和刘若彤订婚,据说刘家的意思十月份就要正式结婚,这一切似乎对赵国栋来说显得这样陌生遥远,赵国栋觉得自己似乎甚至没有真正了解刘若彤的一切,就像刘若彤也没有真正了解过自己的一切一样。

  赵国栋起身下楼来到楼下的大客厅里.巨大的落地玻璃窗被纱帘掩映,窗外绿意盎然,小花园用原木栅栏围了起来,修剪得整整齐齐草坪上,遮阳伞下两张精编艺术藤椅安详的躺在那里.似乎在静静地等待着主人的光临。

  四月一晃就过要过去了,五一节对于从春节之后就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的赵国栋来说本来是一个很好的休息机会,但是他却不得不和自己一家人飞往京里,去举行一个小规模的订婚仪式。

  据说这是刘家的一致要求,目的是先要让赵国栋渐渐融入这个刘家的社交圈子,这让赵国栋很是反感,三代前大家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这会儿却要贵族作派,难道真是应了一句话,所谓的贵族要三代养成?只可惜这是在社会主义中国,贵族只存在于理想中,无法变为现实。

  赵国栋对刘若彤本人并不反感,甚至也有些许欣赏和好感,当然还谈不上爱情这个层次,但是至少他不反感这段婚姻,就像蔡正阳所说,婚姻前半段是爱情,后半段是亲情,差情比亲情更炽热,但亲情比爱情更永怛。

  连赵国栋自己也分不清楚自己和自己身畔的一干女性究竟是什么关系,但是现在有一点他却很明白,他需要结婚了,而且婚姻对象的最佳选择就是刘若彤,他对此并无异议。

  至于结婚以后,像瞿韵白、古小鸥、徐春雁以及程若琳与自己之间的关系,他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也许渐渐淡去,徒留一抹美好记忆,也许一刀两断,从此再无纠葛,也许藕断丝连,缠绵不绝,一切皆有可能,赵国栋思索良久,只能顺其自然。

  坐在宽大的沙发上,赵国栋替自己泡上一杯热茶,静静的享受着这份难得的清闲,电话也很争气的没有鸣响,赵国栋极其厌烦在这种时候有电话响起,那会让自己一天的情绪都会遭到破坏。

  看来刘若彤还是很受刘家人宠爱的,据说连已经多年没怎么和刘家联系的刘家虫女婿也会参加这一次订婚仪式,已经担任了多年粤省常务副省长的他已经正式履任桂省省委副书记、省长,俨然成了泛刘系的头羊,只是这位虫女婿据说很是和年龄相差并不大的刘岩、刘拓兄弟不睦,鲜有往来,倒是和刘若彤这一家关系要好一些。

  赵国栋并不像撇清自己,若说自己丝毫没有借力刘家的意思,那太过虚伪,就像蔡正阳所说,借助刘家的影响力自己至少可以在从正厅级干部到副省级干部这一个关键台阶上节约三到五年时间,这也就意味着,也许你本来会在正厅级干部上绵延十年也未必能上到副省级干部,但是有了刘家的影响力,也许你就只需要五六年就能完成这之间的过渡。

  节约三五年时间对于一个仕途匕奔行的官员来说其意义可想而知,即便是对赵国栋如此年轻的干部来说一样难以言喻,有时候往往一岁只差就能决定一个干部一生命运,何论三五年?

  将茶杯捧在手掌中,淡淡的水汽浮起,让赵国栋面前浮现出一片水雾模糊的空间,一晃就在这怀庆就呆了小半年,赵国栋仔细盘点了一下自己这几个月所作所为,归纳下来无外乎几项。

  作成了一仲半事情。

  清欠算一件,现在完成了初步预定目标,至少应付六月第一轮兑付没有任何问题,开发苍龙峪算半件,陈英禄已经赞同并表示要大力支持,何照成按照习惯也会赞同,但不会给予太多实质性的支持,事实上有了党政一把手的表态,这桩事情就算是落下了基石,剩下的事情都是具体工作,在赵国栋眼中,这些具体工作反而要好干得多,至少有了一二把手的态度,干啥你也不需要担心有人给你下绊子捅刀子,至少不敢明目张胆的阻挠你。

  认识了几个值得一交的人。

  邓若贤算一个,此人可以说是赵国栋来怀庆结识的最值得一交的同事,赵国栋努力想要把这种关系比较好的同事关系转化为关系较好的朋友关系,最终能够达到挚友那种境地,但这需要一个历程,对方需要时间来了解自己,就像自己也一样需要时间和接触来了解对方一样。

  唐凌风和滕华明各算半个,虽然这两人和自己也算投缘,但是限于两人的工作性质范围以及两人的层次,还不足以直接和自己形成利益共同体,但是在某些特定方面却能帮自己一些忙。

  赵国栋心目中的利益共同体并非什么为了个人私利而结成的利益共同体,而是指为了更好的开展自己的工作干好自己的事业向着同一目标奋斗的这个群体。

  或许维系这个群体的动力和纽带会是自己的飞黄腾达和他们的升迁之路,但是赵国栋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人都是有**的,但在这个层次的**往往已经上升到了实现自己的事业这个层次,如果能够将实现自我与为地方经济谋发展为一放群众谋幸福这样的目标完美的结合起来,赵国栋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人最初也不就是为了实现全人类的解放而集合在一起的么?只不过自己想要结成的这个群体更具体更现实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