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五十四节 胃口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五十四节 胃口

  匈段其言对于这位赵市长的表演简直叹为观止。在实地陪司参观考察时,他简直就像一个,风水术士,说得唾沫横飞,眉飞色舞,但在正式谈判场合时却又收发自如,把分寸拿捏得恰大好处,尤其是对对方质疑的说法问题以一句民间说法不予置评更是妙不可言,既给对方留出了无限的操作空旬,又相当明确的表明了政府态度,让段其言不得不承认这位赵市长如此年龄坐上这常务昏市长位置绝非偶然。

  从喜来登酒店出来,段其言就一直处于极度亢奋状态。

  他看得出来香港来客对于赵国栋的态度相当好,而且言谈间频频提及一位李先生,应该是赵国栋的朋友,而且这两位客人对于李先生似乎都相当信任,这也就意味着作为李先生的朋友,他们对赵国栋的认可度也很高。

  赵国栋的座驾是一辆新买的别克新世纪,原来那辆老雅阁交给了市政府哥秘书长兼市府办主任童江。

  市政府一次性买了六辆,除了市长何照成外,赵国栋和孔敬原两位都有一辆,原来只确定买四部,市委书记、市长、人大主任、政协主席各一辆,但是眼见得清欠变现的工作十分成功,陈英禄指示增加两部,除了赵国栋之外,市委副书记谭立峰也有一辆,这在半个,月前也引起了相当大的震动,倒是让赵国栋也见识了陈英禄在这方面的的大手笔魄力。

  对于去年十二月才下线的别克新世纪赵国栋一直比较欣赏,底盘重,空旬箕大,看上去也颇有气势,只是油耗相对较高,不过倒是颇为符合官车的身份,在尚未正式推出市场的奥迪助来说,别克新世纪还是具有相当大吸引力的。

  赵国栋没有带司机,而是自己开车,段其言让他自己的桑塔纳力田时代超人跟随在赵国栋车后,自己却跑上赵国栋车里坐上。

  “怎么,老段,有啥想法?”赵国栋觉察到段其言有些兴奋,大概是被香港来客的气势给震住了。

  “赵市长,这位宋老板真有那么大派头三投入亿元来打造苍龙峪,我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段其言的确有些不敢置信。

  苍龙峪占地不到八百亩地,而且是山地,就算是把零边碎角加上也就八百亩撑死,能修多少墓穴?段其言盘算了一下也就三到四万个墓穴,按照怀庆现在市价一个便宜的三五千元,贵的也就万元左右,平均数就打六千元一个,你就算是花上几年时旬卖完,也就是一两个亿,若是单纯打造就要花上上亿元,这还不算嘉园集团占股所需要向市政府激纳的资金。

  段其言估摸了一下赵国栋的胃口,这笔钱只怕也不会低于开发费用,这一算下来那就是两个多亿了,基本上就没有赚头,就算价格可以上抛一些,但是嘉园集团投入这么多资金,承担这么大风险,难道就赚这么点?

  “你觉得哪一点不可能?”赵国栋启动汽车,缓缓驶出喜来登。

  “我粗略算了一笔账,如果按照罗总所言,嘉园集团要花亿元打造这个墓园,而且这还是除开他们占股需要向市政府缴纳的资金,这一笔我估计数量也不会小,这样算下来,按照目前市价,这个墓园肯定包赔不赚,当然,可能嘉园集团认为现有价格太过便宜经过打造包装之后,价格肯定会上涨,但是我还是觉得这中间对于嘉园集团来说风险太大,他们未必敢投入这样大。”段其言决定实话实说。

  “风险太大?老段,我看你还是抱香港司胞的胆魄看得太小了一点,也把这个行业的利润看得太薄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殡葬行业的利润,你们民政局下边的那些个花样我会不知道?”赵国栋瞥了段其言一眼。

  “嘿嘿,赵市长,明人不作暗事,殡葬行业本来就是垄断行业,咱们民政这一线全靠这一块帮补,赵市长您也得理解我们啊。”段其言偶蛟尴尬的摸摸自己有些微凸的头顶,“不过,嘉园集团如果真的按照罗总所说的那样投入,按照目前的行情,的确不容乐观。”“”多,老段,你觉得嘉园集团要取得这个合资公司的半数股权,需要向咱们市政府支付多少?”赵国栋微微一笑。

  ,呃,这个,赵市长,我看得一个亿吧。”段其言知道这位赵市长不喜欢绕圈子。

  “一个亿?老段,你也说得出口?!”赵国栋轻轻一笑“你也太小看了怀庆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积淀影响力和苍龙峪这个风水宝地的价值了吧?我告阴伽没有两个、亿,我谈都懒得和他们谈六”“两个亿?”段其言大吃一惊,这也太不靠谱了,狮子大开口也没有这样的啊“赵市长,这不大可能吧?

  “不可能?老段,记住一句话,一切皆有可能!这还只是我的个人看法,我估摸着挪到陈书记和何市长那里,这个价位只怕还不一定能行呢。”赵国栋打着转弯灯转入主干道“嘉园集团谈不拢,还有安乐园集团,只要有两家,我们就可以左右逢源。至于你州才所说的那些,我只能说你眼界太狭窄,你完全是着眼在怀庆这个圈子里,我告诉你,香港人如果真要投入这么大来打造,那就绝对不是为了咱们怀庆人服务的。”

  “这苍龙峪墓园既然定位是全球华人顶级风水宝地,那面向的就是全世界华人,我告诉你,在香港,一个所谓的风水宝地穴位,动辄数十万上百万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你心目中的价位,那完全是按照我们怀庆本地人的服务价格,那是你们放政局下边的公墓生意,苍龙峪可和你们那个公墓完全是两个概念二至于说操作,你尽管放心,无论是嘉国集团还是安乐园集团比你我都要专业百倍,这中间的窍门不需要你**心。”被赵国栋这几句话说得哑口无言,段其言不得不承认自己一直颇为自傲的脑瓜子还真有些跟不上赵市长的思维,人家说得很清楚,这苍龙峪墓园根本就不是为怀庆本地人服务的,说得很文雅含蓄,但是背后的潜台词却是很直白,这苍龙峪墓园炒作起来成为所谓的全球华人顶级阴宅风水宝地,就是要赚外地那些相信风水这一说的冤大头们。……赵国栋从何照成办公室出来时,已经有些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火气。

  何照成的态度让他很是不满,不问商六结果,却关心起这种事情会不会给政府带来什么负面影响,担心会不会引起对全市精神文明建设工作造成冲击,这让赵国栋简直有一点啼笑皆非的威觉,连香港人都能体会明白到自己的话里有话,咋这位赵市长就不明白呢?

  自己都已经说得很流楚了,党委政府不会介入这些事务,这纯粹就,是民政局下边实体单位与港资合资开发的一个墓园,不说这其中的难度和影响,何照成这种态度就让原本充满信心的赵国栋感觉到一丝压力,若是这位市长大人都对此持否定或者说消极态度,你怎么去争取省里边的支持,这可是合资墓园,那是要报民政部窜批的,你这个市政府一把手都这种态度,这事儿还怎么办?

  一缕烦恼缠绕在赵国栋心间,挥之不去,何照成已经明显和自己之旬有了那么一丝不合拍,虽然他在调桂全友到怀庆市政府这个问题上表现得很大度,一口表示支持和理解,当时还让赵国栋很是感动,不过这随后下来的事情就让赵国栋有些无语。

  他无法理解何照成是怎么看待和考虑这件事情的,但是很显然何照成对这件事情不是很感兴趣,甚至连自己介绍这可能给怀庆财政带来的好处都没有多大兴趣,以至于赵国栋连后续事宜都没有来得及介绍完就草草了事。

  现,在这种情况就还有些挠头,何照成兴趣不大,或者说他对这事儿可能带来的负效应太过敏感,全省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现场会就算争取到放在怀庆召开,赵国栋也不觉得这桩事儿会对会议的召开带来多大的影响,但是何照成却不这样认为。

  他虽然没有明确提出反对这个想法,但是却流露出了想把这件事情向后推一推的意思,而香港方面却不太好处理,既然已经有了合作的意向性,接下来就应该是具体谈判了,但是没有取得何照成的首肯,这件事情怎么谈?就算是陈英禄一力支持,这件事情已经不太好办,尤其是自己处在这种微妙的环境下,更是不好办。

  赵国栋皱起眉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却见到一个人坐在自己办公室沙发上,心中也是一喜,冲淡了不少烦躁“啊,全友,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