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五十五节 多事之秋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五十五节 多事之秋


  桂全友的调动手续办理得相当快,在获得了何照威的同意之后,赵国栋迅即向戈静作了汇报,戈静也很爽快的司意了,安排省委组织部与宁陵市委组织部联系。

  赵国栋也为此专门向黄凌和尤莲香联系沟通了一下,黄凌倒是十分高兴,毕竟宁陵能有干部走出去这也是一份荣誉,何况还能在西江区腾出这样一个位置来,至于尤莲香那边就不用说了,自然是一力支持二桂全友过来担任怀庆市政府副秘书长,算是平调。不过从宁陵到怀庆,从区里到市里,这其间地位变迁也很难说清楚,就要看桂全友日后的造化了。

  当然西江方面都还是对桂全友十分艳羡,难怪赵国栋到西江,别的人都有寸进,唯独桂全友这个铁杆心腹一直没有动静,原来是要跟着赵国栋一起上进的,想想赵国栋的飞黄腾达速度,桂全友的际遇也是令人向往。

  桂全友心中也是十分激动,能回家乡固然高兴,而且还安排到了市政府当雷秘书长,这也是一个显赫位置,当然值得庆贺。

  回来回老家一趟,县里几个主要领导都纷纷打来电话祝贺,要为他庆贺一番,谁都清楚他能这样跨越式的调动过来离不开赵国栋背后的推手,能最大限度的和桂全友搞好关系,也就相当于和赵市长搭上了线,尤其是现在赵市长在怀庆风头正劲的时候。

  “嗯,刚到许秘书长和童秘书长那里去报了道销了假,他们给了我两天假,让我先安顿一下家里,所以我就回澄江老家去了一趟,今天算是正式上班了。”桂全友精神抖擞,气色相当好,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也难怪。

  “嗯,你的工作分工出采没有?”赵国栋问道。

  副秘书长一般说来都要分工,其实也就是效仿市贼府几个副市长的分工,相当于当几个副市长的助手,协助显市长联系他们分管的这些部门单位。

  “许秘书长大概和我说了说,说何市长说尊重您的意见,还是让我跟着您。”桂全友点头道。

  “唔,全友,这算不算任人唯亲啊?”赵国栋笑了起来“按理该童江跟我,但是他要负责市府办的日常工作,经常抽不出时间来,其他几位秘书长也都各有各的工作,你来正好,可以帮我接上眼下几桩事情,都是些火烧眉毛的事儿。”

  “只要工作秉承一颗公心,何来任人唯亲一说?”桂全友也笑着接上话,,赵市长您有啥工作尽管安排,只是我初来乍到,这边情况恐怕还不太熟悉,还得花几天时间来了解一下基本情况。”

  ……嗯,也是,不过我怕没多少时间来给你熟悉,你得边熟悉边干。”赵国栋觉得桂全友一来,自己肩膀上担子似乎一下子轻松许多,无论是童江还是徐向东这两个前期经常跟自己跑的副秘书长,自己总觉得有些隔阂,也不知道是自己心理作用还是其他原因,总觉得安排他们办事不太放心,“行,赵市长,我刚才看您脸上好像有些郁色,是不是有啥烦心事?”桂全友立即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嗯,现在摆在面前就有一件大事儿,但是好像主要领导对这事儿看法有些不一致。”赵国栋把苍龙岭墓园情况简单作了介绍,也介绍了目前陈英禄和何照成对此事的看法态度和担心。

  桂全友听得很仔细,他知道自己一过来就注定要卷入这怀庆的风风雨雨中。

  赵国栋在怀庆卷起的狂飙巨满他在澄江就有不少人告诉了他,让他也是心潮澎湃。

  赵国栋的表现和初到西江时有相似之处,也有不司所在,作为一个雷市长在完全陌生的地方能搅起这么大的风浪来,不能不说对方的胆魄和气势比起在宁陵来变化很多。

  清欠变现让整个怀庆都见识到了赵国栋的强势霸道和非凡能耐,尤其是蒋中华在安都被怀庆警方带回来时的一波三折更是在怀庆这边传得神乎其神。

  安都警方如何拦路堵截,怀庆警察和安都警察如何对峙互不相让,高层如何博弈角力,最后怀庆方面成功将蒋中华连人带车带回,这让整个安都各界小有名气的角色都意识到了赵国栋背后的实力。

  “赵市长,您是说何市长不太支持这个项目?照理说这样大一个项目应该很有吸引力才对,从政府角度来说应该全力支持,反倒是市委方,面有些不同声音还可以理解。,桂全友沉吟着问道。

  ,嗯,我也觉得如此,何市长的思维和我略略有些错位,我倒是觉得他更想一个市委书记在考虑问题,但是就算他是市委书记,在这个问题上也想得太复杂了一些。”赵国栋耸耸肩有些无奈的道。

  ……那您觉得何市长他是因为这个项目可能会带来一些负效应影响市里争取全省精神文明建设现场会的召开呢这一单纯问题,还是担心这会破坏省里领事对怀庆市政府的印象呢?”桂全友追问道,不弄明白这其中关键,就难以有针对性的来做工作,而没有何照成的明确态度,这事儿的确不好操作,就,算是有市委书记的支持,也一样会有许多掣肘二赵国栋怔了一怔,思索了一下之后才缓缓道:“可能两者皆有,但是我感觉还是后者居多,何市长似乎很看重省里边对怀庆印象,嗯,我觉得他更看重省里对怀庆的表面印象,但是对经济发展这些具体方面反而搁在了后边。”

  桂全友能够听出赵国栋言语中暗指何照成舍本逐末的意思,不过他没有搭话,只是说:“既然何市长有这方面的担忧,赵市长,我觉得可以在这方面下下功夫,改变一下何市长的观感和看法,让他感觉到省里边对于这个项目并不反对,甚至还持支持意见,也许能让何市长改变态度。”

  赵国栋眼睛一亮,桂全友这个提议相当有针对性,何照成既然很唯上,那这事儿就不是没有回旋余地,以嘉园集团和宋嘉平的影响力,谋求一下省里边的支持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雅阁缓缓滑入岔道进入林荫茂密的生态林区,孔敬原下车时,看到了马涛昌的凯迪拉克加长版已经到了,他不为人注意的皱了皱眉头,还是下了车二走进凉亭,四周是一片绿荫覆地,藤萝密布如一面绿色的壁毯将凉亭三面都遮掩起来,几具藤编安乐椅悠闲的置放在石几旁,几杯袅袅水雾升起的碧螺春摆放在石几上,几个男子正在玩着扑克牌,堆放在石几旁的人民币叠得整整齐齐,看样子度战正酣。

  “跟!”。一个男子不看牌,跟着他对面的男了丢进去一千块。

  “呵呵,行啊,这一把,我们就多蒙他几把,看看谁的手气好。”对面男子把目光转向他旁边的年龄稍长的男子“怎么样,潘哥?”

  “行啊,我随你们,要不咱们一人扔炎」扔一万下去,愿意看牌的可以先看,怎么样?”年龄稍长的男子很开心的笑了起来,随手就把桌上一叠尚未开封的百元大钞丢了上去。

  “嘿嘿,潘哥有这兴趣,我老马咋敢不奉陪?”马隆昌笑了起来,也把一万元丢了进去“辜哥,瞧您了。”

  ……行,老潘都发招了,我还能不跟上?”另一男子也是随手将两叠百元大钞丢进去”我蒙两万,愿跟就跟。““我看看牌。”老潘摸起牌来瞅了瞅,面无表情的将牌丢进洗牌中,……妈的,一副小杂鱼,不跟了。

  马涛昌笑得更加开心,“我看看牌,唔,辜哥,不好意思,我得跟上,这牌不好扔了。”

  “哦?老马,看来你是捡了宝啊,行,我也看看。”辜姓男子看了看自己牌,犹豫良久,开牌翻倍,得四万块,最终还是摇摇头,算了,老马,算你小子运气好,我不跟了。”

  “呵呵,谢了,潘哥,辜哥,不好意思了,这一把我捡了。”马涛昌眉花眼笑,把桌面上的钱收了起来。

  “行了,都收了吧,老孔都过来了。”老潘摆摆手,随手把摆在桌面上的钱收了起来。

  孔敬原入座,早有侍应生送上来茶,然后悄无声息消失。

  “老孔,看你脸色好像心情不错?”老潘仔细观察了一下孔敬原的神色,不动声色的问道。

  “说不上,也就那样。”孔敬原微微一笑,端起茶杯,吹了吹浮在水面上的茶叶,似乎有些心事。

  “怎么了,老孔?是不是又有啥麻烦事儿,不顺利?”老辜很敏感,这已经进入关键时期了,可容不得有半点闪失。

  “也不是,何照成基本上同意了我们的方案,不过还没有上市政府办公会最后来讨论,也是运气好,姓赵的这段时司被清欠变现工作和那个开发苍龙峪的事儿给牵扯住了,没多少心思来过问这边,所以这边各种清产极资的工作都进行得很快,厂里边那边也算顺利,得抓紧时间才犯”

  孔敬原总觉得自己有些疑神疑鬼,总感觉赵国栋对于这件事情保持着沉就不过问似乎不太符合他的风格,但是也说不出个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