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五十七节 订婚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五十七节 订婚


  1班人在那甲诸般算计,起国栋却是懵然无知。

  清欠变现工作即将告一段落,虽然滕华明他们仍然在救放不倦的工作,但是这已经是锦上添花之举了,当然能多捞上一分一文回来,那也是为明年二期兑付减轻一些压力,借助这一阵东风能多办下来一些更好。

  六月兑付款项早已备齐,兑付工作联席会议也已经开过,财政、公安等部门都对对付方案作了周密安排部署,《怀庆日报》也异早就刑登了关于兑付怀庆信贷投资公司集资的方案,社会反应也还算可控范围之内,公安机关也是密切关注有无从中引发事端苗头的可能性。

  苍龙峪开发问题,赵国栋也和嘉园集团和安乐园集团两方面前进行了沟通,希望他们也能发挥他们各自的影响力,采取灵活变通方式求得省里在这十“项目上的支持。

  四月三十日,赵国栋和自己一大家人以及一些关系极为密切的密友飞抵京城,参加所谓的订婚仪式。

  订婚仪式规模并不大,但是来的人员却是不简单,这让赵国栋也充分认识了虎死不倒威的真实含义。

  刘氏家族重要至亲基本上都到齐了,己然升任南京军区潜政委的刘仲平中将,桂省省委副书记、省长许嘉宁,辽东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刘拓,能源部哥部长刘岩,这所谓刘氏家族四大顶粱柱一个不落的齐聚刘氏家族的这个古老院落中,而来的客人当中亦是不少名流,中组部昏部长张若谷,总政治部副主任郭子荣,北京军区副司令员齐海扬,外交部副部长吴锋,国家经贸委副主任马明山等刘家至交。

  而代表赵国栋一方蠕面的亦是阵容妈煌,能源部部长蔡正阳,黔南省委副书记、省长柳道源,中纪委五室主任熊正林,安都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兆国,以及赵氏家族一家和赵国栋的几个密友如蒋拖华、王甫美、扬天培、乔辉、雷向东、郑健、房子全、许明远。桂全友等人。

  让赵国栋颇为惊异和欣喜的是扬天明不清自来,这也让柳道源、蔡正阳、刘兆国这些老部下老同学等人颇为高兴。

  整个,四合院都沉浸在,种欢悦的气氛当中,除了各家至亲之外,也就是一些关系极其密切的挚友。

  一身混青色阿玛尼的赵国栋在人群中显得熠熠生辉,而一袭专程订购的香奈儿套装让原本清丽出尘的刘若彤顿时变得艳光四射,两个,人站在一起宛然珠联璧合,看得在场亲朋好友都是唏嘘感叹不已。

  作为订婚仪式的主持人,刘乔承担起了向容人们介绍推出赵国栋的重担,虽然这个酒会规模不大,但是双方到场的亲友客人也有数十人之多,赵国栋对于刘氏家族成员大多不识,对于他们的朋友更是不熟悉,很多人连刘若彤也不熟悉,只能通过刘乔来逐一介绍认识。

  “国栋,这是李叔,李叔在京城市政府办公厅工作”

  “国栋,来,我替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王叔,王叔在财政部金融司工作,日后你若是”

  “姜叔,姜叔,我替您介绍一下,这是赵国栋,国栋,姜叔在国家烟草专卖局工作”厂

  “巩哥,这是赵国栋,国栋,巩哥在证监会”

  赵国栋像个机械木偶一样被刘乔拉着四处奔波。有些呆板的笑容一直浮在脸上,赵国栋不知道一直这样下去,自己会不会变成面瘫,但是这是最起码的程序和礼节,他必须要走到,而且还得郑重其事的努力把这些人的音容相貌记在心中,若是日后在某个场合遇上碰见,就必须要在第一时间辨认出来。

  柳道源和许嘉宁言谈甚欢,作为相邻两省的省长在这样一种环境下碰面,无疑大大的拉近了两人之间距离,作为西南出海大通道的卧桂两省经济都属于较为落后地区,两人在主政一方之后如何实现本地区经济快速跨越式发展也有很多共同语言。

  当然话题不可避免的会回到赵国栋身上,作为嫣氏家族外戚,虽然和刘拓、刘岩两兄弟关系冷淡,但是许嘉宁和刘若彤一家仍然保持着很好的关系,否则这个订婚仪式他也不会来,许嘉宁也清楚刘若彤和赵国栋之间婚姻也是由刘岩牵线,但是他却对赵国栋的发家经历不甚了解,也很想通过柳道源来了解一下赵国栋的仕途轨迹。

  柳道源也没有隐瞒什么,从赵国栋最开始在江口开发区当副主任招商引资是金庸小说还投资开始,讲到担任省交通厅高速办时的胆大妄来邀请外资考察,最终促成娶涂高源和娑桂高谅两条今资高速公路工程的落板,然后再到宁陵、怀庆两地任职,许嘉宁对于现在已经成为沟通安、桂两省的重要通道的安桂高速公路居然是赵国栋一手促成充满了惊讶,要说那个,时候赵国栋怕只有二十五六岁,竟然就能搞出这样大一个动作来,不能不让许嘉宁舌目相看。

  至于后续赵国栋在去年抗洪救灾中一跃成为明星许嘉宁就十分清楚了,对于赵国栋的仕途发迹史,许嘉宁也只能以天纵奇才来形容,当然天纵奇才并不意味着你就一陨风顺,无数政坛新星也一样可能淹没甚至陨落在茫茫人海中,就看你能不能每一台阶都能把握好自己的脚步了。

  中组部副部长张若谷对于熊正林在这个场合出现亦是倍感惊讶,熊正林俨然已成为中纪委几大室主任中最为神秘的一人,一年到头在京里鲜有见到他的身影,据说一直都如司一头孤狼一般游戈在外,甚至有内部人士戏称其代号“独狼”就是形容他带着一个调查小组终日在外晃荡,一旦回京,那也就意味着又有人要遭殃了。

  不过对于刘乔来说,让她最为震惊的无疑是赵国栋两个弟弟的出现。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赵国栋的两个弟弟竟然是沧浪集团这个庞大经济体的创始人,虽然在会场上起氏兄弟也只是简单露了一面,保持着相当低调,但是对于终日在商场上游走,尤其是在沪江业务颇多且同样参股了宁波商业银行的刘乔来说,赵长“虽然相当低调,但是她还是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人就是沧浪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

  而另外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家伙无疑就是和文娱演艺界里那些十,歌星影星绯闻颇多的沧浪集团副总裁赵德山,刘乔一样没有想到这个,家伙也是赵国栋的弟弟。

  不过震惊归震惊,刘乔也知道现在无躲不是询问这些问题的时候。

  赵家父母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本分人,两个退休工人,甚至很明显的表现出了对这种场合的不太适应,完全是在这里勉为其难,刘乔也能够理解对方的感觉,先前也没有刻意去烦扰对方,在简短的仪式之后就,进入自由活动阶段,这让赵家人对赵国栋未婚妻的堂姐都颇有好感。

  刘若彤一样是面颊酸痛,挽着赵国栋的手跟随着赵国栋一个一个认识赵国栋的这些个亲戚朋友,好在赵家亲友来的数量不算太多,当然几昏巨头亦算是自己长辈,刘若彤自然要去拜见一番,相反倒是赵家父母颇为慈祥可亲,让刘若彤也倍感心安。

  至于说赵国栋的兄弟姐妹,刘若彤倒是没有太在意,只是觉得赵家这几兄弟似乎都不太像是普通工人出身,而赵国栋亦是没有多介绍自己这些兄弟姐妹在干什么。

  这对水婚夫妻也是亦步亦趋的走完订婚仪式的每一个环节,直到进入自由酒会阶段,两十,人才算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你轻松了?是不乏觉得终于完成了一桩事情?”刘若彤一边含笑向着路过的一位朋友点头,一边压低声音道。

  “你不也一样?终于把挡箭牌竖起来了,没有人会再来要求这样那样的相亲了不是?”赵国栋同样是面色畅然,端起酒杯向对面的雷向东和郑健示意。

  “彼此彼此,我想我们也可以把这蚊烦扰人的事情丢开,各自干我们想要干的事情了。”刘若彤微微一笑。

  “你又要出任务?”赵国栋漫不经心的道。

  刘若彤眼神一凝,目光陡然变得凌厉起来,落在赵国栋脸上“你知道些什么?谁告诉你的?”

  “感觉和智慧告诉我的,我不笨,也不傻,你觉得你那些亲戚有几个知晓?知晓的会告诉我么?”赵国栋嘈然一叹“一日夫妻百日恩,咱们俩就算还没结婚,但是最起码的情谊还是有吧,外边风急浪大,你自己也要注意保重,就算是外交豁免权有时候也一样不起作用。”

  刘若彤上下打量了赵国栋一眼,有此惊诧对方的嗅觉敏锐,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究竟知道些什么,不过相信这家伙也不是那种嘴巴不严的角色,何况自己也是正经八百的外交人员,她并不担心这一点。

  兄弟们,追兵甚紧,前景甚远,俺要追赶啊,月中了,兄弟们第二张第三张月票也该出来了啊,接查一下票兜,瞅瞅,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赶紧丢给俺啊!

  最快的小說更新盡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