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五十八节 平台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五十八节 平台


  国栋其实对刘若彤的真宾身份早有怀疑一他对千国懿粥舆部门的情况并不十分了解,先前只是一位外交工作需要,但是接触越多,他的疑惑就越深。

  刘若彤给他的感觉有些超乎了寻常他对外交工作的理解,而询问刘若彤的工作情况,她大多时候也是避而不谈,或者说顾左右而言他,这很奇怪,或许是刘若彤不想欺骗他,或许是不屑于在他面前说谎,总之他们俩很少谈及她的工作内容,这就更加深了赵国栋的怀疑。

  后来刘若彤出国的频繁程度也让赵国栋感到惊奇,就」算是外交工作人员,但是在没有领导出访的情况下,她却频繁出国,除了肩负有特殊工作使命外,赵国栋想象不出还有什么理由来解释这一点。

  再联想到她在中国人民大学一毕业就被选送到普林斯顿大学威尔逊公共和国际关系学院进修,赵国栋也就大略明白一二了,这是在大学里就被有关部门相中的精英人才,肩负有重要的工作。

  不过对于赵国栋来说除了多了几分好奇心外,并没有其他影响,这段婚姻对于两人来说本来就是一种心照不宣的就契,至于两人的职业也好,工作地点也好,这些都不是问题,刘若彤会继续在京里和国外之间来回飞走,而赵国栋一样会在安原这片土地上拼搏,至少十年内都会是这样,所以赵国栋并不介意刘若彤职业背后的隐秘,就像刘若彤一样不介意赵国栋家庭背后的秘密一样。

  订婚仪式进行得很顺利,这似乎更像是为了刘赵两家的人脉关系相互搭线或者说建立了一个互动平台,赵国栋和刘若彤都表现得相当冷静平和,应付裕如,很完美的相互配合着完成了这人生的一大关口。

  虽然还只是订婚,但是以这样的姿态富示,也就意味着两人的婚姻事实上已经在周围亲友心目中确定下来,两家人也商定,如无意外,在国庆节左右完成正式婚礼。

  冷餐会之后的下午只成了一个非正式的自由交流场合,刘家显然世,对这做了相当充分的准备,这个三进的四谷k院背后甚至还有一个小花园,经过仔细的整修装饰之后,透露出浓浓的喜意,刘家已经很久没有遇上这样的喜庆事儿了。

  天气也出奇的好,天井里的巨树型,盖,摆上三五张座椅,一个茶几,也就能凑成一叮,茶话论坛的模样,小花园里则成了年轻人的天地,小一辈的子弟们都在花园里自由自在的散步嬉笑。

  蒋蕴华和王甫美对于屋国栋这段婚姻先前也并不知晓,都是在今年春节时才隐隐约约知脐赵国栋的婚姻对象可能会是一个昔日共和国中曾经相当荣耀的红色家族,当然只是昔日和曾经。

  但是山便这样,今天他们所见到的一切还是让他们叹为观止。

  无论是军队方而还是国家部委抑或是地方党政的官员,随便一拨拉,副部级以上的干部也是一溜顺儿,而且不少还是共和国政坛上的少壮派,像桂武两省省长,中组部副部长,能源部部长,都是十五大之后才崛起的政坛新星,也许下一步这些人就会步入更高的台阶,在共和国政治版图上发出更强音。

  “国栋,真的不攒,这段婚姻对你是最适合的,这对你日后的发展有莫大帮助,至少可以帮你在仕途上节约三五年。”蒋蕴华由衷的替赵国栋感到高兴,他的年龄不小了,如果能够在通城搞出一番成绩来,看看有没有希望混个副省长这一类的角色搞一届,如果不顺,也希望能搞个人大副主任或者政协副主席这样的实质副省级干部来干一卡,也算是了却心愿。

  看到赵国栋的这段婚姻,蒋蕴华心中也是喜悦中夹杂无限感慨,人比人气死人,赵国栋的飞速攀升本来就已经让人瞪目结舌了,现在又有了这样一段显耀的婚姻,如果发展得好的话,那么花上十年光景来弄叮,省部级干部当一当也并非痴心妄想。

  尤其是蒋蕴华看见了张若谷,这可是中组部要人,当了多年分管党群副书记的他自然知晓这角色对于一般的地厅级干部意味着什么,也就是说你要上副省级卡部这种高不可攀的事情,也许在对方看来就是一言而决的事情。

  赵国栋无言的笑笑,对于这种说法他当然知道蒋蕴华是替他高兴,只是听起来略略有此刺耳,但是转念一想,本来就是如此,要做大事岂能在乎这些?既然自己和刘若彤都选择了这一步,那自己就得毫不犹豫的走下去。

  “是啊,国栋,蒋书记说的没错,三五年对于寻常人来说也也许不算啥,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在仕途上走的人,你应该知道力量,你现在已经走到这个位置,是靠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越到高处路径就越险越窄,你要继续走下去,光靠埋头苦干已经不行了,就需要来自外界的种种助力,这是现实,亦是你目前的最佳选择。”王甫美这一年来也是饱经沧桑,和穆刚从斗智斗勇到合作对抗并举,他也算是体会到了地方父母官的艰难。

  每一项工作,每一个计划”都可能牟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你设想得再美好,真正到了付诸实施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各种纷繁复杂的牵绊阻力就会冒出来,让你举步维艰,难怪说越是落后地区你想要作成一件事情就越难,但是你越不坚持做下去,你就只能越落后,恶性循环这个怪圈会让落后地区被越甩越远,如果你不用超常的魄力和毅力去推动的话。

  就像在千州推进的乡乡通公路工程,连穆刚也认同王甫美的做法,除了尽可能的向上争取资金外,那就是要采取行政强制手段强行募集资金,强行征募义务工,家家户户,有钱出钱,没钱出力,就得采取硬性措施来推进这一工程,彻底改善千州各县的交通条件,促进物资和商品的彻底流通,让老百姓意识到交通改善带采的不仅仅是出行方便生活便刑和物资商品流通,更重要的是对干部和老百姓的观念的更新。

  只有在基层主政一方,你才能真正体合到干一番实事的艰辛和串福。

  做官不易,要做一叮,想要做一番事业的好官就更不容易,而要做到一个成功的好官,那却是难上加难,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无数个官员中能做成的也屈指可数,而做成者就必担大任。

  赵国栋如此年龄就,攀升到这样的位出,可以说日后前途无限,如果能够巧借外力实现飞跃,也许这就是赵国栋日后步入共和国更高层次领导的关键。

  蒋蕴华和王甫美的讼赵国栋自然清楚,朋友都望朋友好,他们俩都希望赵国栋能走的更高更远,那么怎样更快更好的走出去,这就要讲求技巧和艺术,而自己这一次踏出这一步在他们眼中就是头脑理智思想成熟的绝佳删步,只是他们何曾知晓自己和刘若彤之间不足为外人道的种种,这种情形下,赵国栋也就只能表现出翩然颌首称是的态度。

  订婚酒会为很多人提供了交流的机会,比如柳道源和张若谷,比如蔡正阳和许嘉宁,比如刘拓和熊正林,又比如雷向东和巩昌汉,很多平时只是神交或者点头之交的交情,这叮,时候就可以寻找更深层次的话题来探讨结识一番。

  桂全友还是第一次真正见识赵国栋背后的影子们,他知道赵国栋和蔡正阳关系莫逆,也知道赵国栋和柳道源也隐约有些关联,但是当隐藏在更深处的熊正林以及刘氏家族的至亲好友之后,他在目瞪口呆之余也就只有唏嘘叹息了。

  这就,乏差距,这就是各人命运不同的表现,积累的人脉关系,前辈的瓜葛牵绊,这些都不是那个凭空起来的领导能够随便培养起来的,这是多年鲜血和汗水中结成的友谊的延续,在很多时候,这种特殊关系甚系超乎了其他任何一种感情。

  “哥,未来的姓子加漂亮的,清清爽爽的,不过眼睛里我总觉得有股子刺人的森寒。”赵德山凑在自己兄长面前,很随意的道“哥,你十月结婚要啥礼物,我好准备。”、“二哥,礼物哪有问别人要啥的,得自己用心准备,你得送一件弥足珍贵的东西才行。”赵云海笑嘻嘻的道。

  ……云海,那你打算送大哥啥?”赵德山反问。

  “嗯,我想我送给大哥最好的礼物,就是我已经找到了我自己觉得前程似锦的一条路子。”赵云海眼睛中闪耀着异样的光芒。

  “哦?云海,你这礼物倒挺特别,不过如果真的找到了那条路,那可真是送给我的最好礼物。”赵国栋脸上同样泛着殉丽的神采。

  ……哥,我费了不少心思,筛选斟酌了许多,选出了几个方向,列为首选和第二第三选择,到时候我会拿出一份成绩单来,让哥评价。”赵云海故弄玄虚般的笑着,听得赵德山也是一头雾水,不过赵国栋却是若有所悟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