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五十九节 缘定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五十九节 缘定

  赵云海这小子是琢磨着不鸣则己一鸣惊人。

  赵园栋也知道腰包里有了两千多万,赵云海心性也就高了起来,一直在广州、北京、上海三地溜达,也和观在风起云涌的互联网上多个.知名或不知名的网站和公司接触过,俨然以天使投资人自居。

  选择看好的目标提供资金支持,获得股权,不控股,不干预经营,这是赵云海给自己这个天使投资人定的性,不过赵园栋知道互联网寒冬即将到来,观在固然是投资的好时机,互联网寒冬时更是投资好时机,就看你如何把握了。

  赵家几兄弟都秉承了赵园拣的意思,对于赵云海别出蹊径的冲向互联网产业不予干预,你要去互联网大潮中戏水,可以,出让股权所得收益你尽可去运作,至于说成不成淹浪这边冷眼旁观,成功了,沧浪为你呐喊,失败了,淹浪也不黯然,创业么,肯定会有风险。

  “云海这小子就玩虚的,哥,你和嫂子结婚,我也弥磨不出送啥好,相送你一辆车吧,你又不好这一道,我琢磨这你工作之前也跟着古道人附庸风雅,喜欢收集一些古玩啥的,要不我就去佳士得或者苏富比去瞅瞅,看看你喜欢啥,给你带两件回来?”赵德山说起话来都是大气不喘,去佳士得或者苏富比带两样回来?

  口气挺大,当然他也有这个资本,淹浪集团去年分红,作为集团排名第三的大股东他的收益自然丰厚,就算是买下了赵云海的部分股权,一样是囊中鼓胀,要不咋会成为那些个文娱演艺界所谓星们争相投怀送抱的钻石王老五?

  “德山,你觉得你哥就喜欢这些?”赵园栋一边随意打量四周,一边微笑道。

  “哥,我知道你最喜欢啥,漂亮女人,嗯,应该是有味道有气质的女人,演艺界多了去,可我不敢随便替你弄一个回来当作你的新婚礼物啊,这不是得让嫂子录我的皮?!”赵德山突然靠近赵园拣附耳轻声道.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寻找一个机会,这个时候放肆一把,谅自己大哥也不敢发作。

  赵园栋脸一热,想要发作却又觉得对方并非妄言,而且这种场合下,来来往往客人多了去,只得不动声色的斜睨了赵德山一眼:“行啊,德山,出息了.敢来调笑你哥了,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我还没问你搞出来那些破事儿呢.你是在替沧浪扩大影响力呢还是真是管不住你胯下那话儿?真管不住你也不能动作小点,你要玩要显摆博青睐,不敢带到加勒比海岛上去或者巴黎?非要在香港在澳门去招摇过市?”被赵园栋一吨,赵德山觉得自己下意识的就矮了半截,赶紧陪笑道:“哥,开个玩笑而己,加勒比那边我去过啊,巴哈马群岛风光不错.我就在联系看看能不能在哪儿买个岛屿,没事儿咱们也可以上那边去度假去,那就真成了浪漫私家宅院了,再也没有人来窥伺你的**了,那些记者像苍蝇一样,无孔不入,我看也只有躲在那些地方才能避开这些苍蝇,哥,要不,你也来一个岛屿,咱们比邻而居?”.德山,你钱是多得骚包了没地方用不是?做点善事,捐赠给希望工程不行么?”赵园练又好气又好笑。

  “哥,话不能那么说,去年洪灾,除了公司,我私人也捐了一百万,懒得报名字,捐钱是做善事,再来出名就没意义了,公司张扬一下么是为了发展长远大计,树立企业形象,我个人就没有必要了。我觉得这钱挣来就是花的,怎么花法,看自己兴趣,有些人喜欢不断投资不断增长财富,有些人喜欢全数去作慈善事业,这是个人世界观和人生观不一样,你不能因为谁把全部家当作了善事,就要求所有人都得效仿他是吧?我也捐款,我也享受.我活得心安理得,我不违法犯罪,不就行了?”赵德山看似歪理邪说的话语却让赵园拣心中微微一动,你不能说赵德山所持的观点就是不对的,这个日趋复杂多元的杜会,很多事情你都不能单纯用对或者不对、黑或者白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来判定,个人观点迎异,但是并不代表不符合园人心目中的理想观点就是谬误,存在即合理,何况赵德山所言也确有道理,挣钱不违法犯罪,享受生活也是心安理得,有何不可?

  赵德山发观自己的观点让兄长也有些触动一般,更是得意:“哥,你也得想一想,只有消费才能拉动内需,才能促进喜产,我有钱,我骚包也好,挥霍也好,可我缴税更多,消费更多,这也算是对园家多杜会做了贡献.否则生产出来的东西无人消费.一样会造成企业产品积压.效益下滑的。”“滚!”这后面一番话就让赵园栋禁不住压低声音怒吼道了,“给你三分颜色,你还上大红了!”赵德山一缩头,不敢再冒杂音,赵长”笑了笑,“哥,你知道么?

  “那位刘乔小姐可和咱们淹浪有些渊源啊。”“懊?有啥渊源?”赵园栋情讶的问道。

  “中华联合投资也是宁波商业银行的战略投资者,咱们沧浪也是,这不是在宁波商业银行上咱们有共同利益,中华联合投资也在积极推动宁波商业银行作为地方城市商业银行第一家上市的银行,我们淹浪也一样很期待啊。”赵长川淡淡的道,刚才刘乔专门过来和他打了招呼,聊了几句,这让赵长,‘才反应过来刘乔也是中华联合投资的常务董事。

  “晤,浦发银行看样子上市在即,这对城市商业银行也是一个极大的利好刺激,不过城市商业银行不能与浦发银行这些具有全园意义的银行相比,要想运作城市商业银行上市,任重道远,要看中华联合投资的能耐本事有多大了。”赵园栋也是眼晴一亮,中华联合投资背景深厚,其间股权构成复杂,算是在园内以及香港市场上的一条呼风唤雨的金鼎大鳄,如果运用得好,未尝不能改变城市商业银行要拖到如6年才能上市的历史。

  “看吧,中华联合投资接手了其他几家转让的宁波商业银行的股权,也曾询价涂浪,我们没有同意,而且也跟着中华联合投资一起接手了一些,不过远不及他们的冒口就是了。”赵长川若有所思,“我也希望中华联合投资能促成宁波商业银行上市这事儿,至少可以让我们哈浪取得多倍的回报。”在商言商,赵园栋却对这些商业上的事情没有多大兴趣。

  赵长川己经完全成熟了,对于这些投资方面的事宜沧浪不但有专门的财务和法律顾问,同样也有专门的政策专家,每一项投资和每一个决定都会经过一系列的研讨程序,或许在效率上不如当初一言而决那么高,但是这却最大限度的规避了风险,这是企业集团化、大型化、园际化的必然趋势。

  订婚活动的确成了一个相当有意义的互动平台,赵刘两家人的至亲好友们也都在这场仪式活动中初步了解了各自的希望了解的东西,随着这层关系的建立,很多若有若无若隐若观的脉络关联也许会在日后变得更加微妙复杂。

  至少刘乔发观了赵园拣家庭背后这个大秘密,但是她也感觉到赵氏家族无意在她以及刘氏家族核心成员面前隐瞒什么,只是对于外边的客人,赵氏家族成员才刻意保持着低调,比如赵长川甚至邀请她可以在合适时候造访沧浪集团商谈一些大家都感兴趣的问题,这让她相当兴奋。

  酒会终于落下惟幕,订婚仪式终于在众目期待之下完美谢幕,赵园练和刘若彤这一对劈人站在门前和客人们互留通讥方式,一一道别,气氛煞是宜人。

  直到客人散尽,赵园栋和刘若彤才相互对观一眼,两人眼眸中都流露出一抹复杂的神色,对于二人来说,也许是人生最重要的一道关口就这样走过,从今日起,在亲朋好友的心目中,二人就是夫妻,虽然还只是未婚,但是五个月后,他们就将正式步入婚姻的殿堂,至少表面和法律上如此。

  “走一走吧。”赵国栋抬起目光,沉静的道。

  “嗯,走走吧。”

  刘若彤很温顺的挽起了赵园练的胳膊,两人就这样相依相偎而出,丝毫没有意识到小院内厢房中的目光。

  岳月的华北平原气候宜人,虽然碧空下日头毒的吓人,但是一到晚间,却是凉意袭人。

  漫步在胡同小巷里,感受着古城风韵在观代风云中的渐渐消退的没落,赵园练和刘若彤似乎很满足于沉浸在这种悠然闲适的气韵里。

  姻缘天定,两人就此携手,却不知道此次携手不是日后分手的预兆,谁也不知,谁也不晓,各人都有各人的奔想,各人也各有自己的目标,有缘既聚,缘起缘落,谁又能妄言其中定数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