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十节 要插么?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十节 要插么?


  桂全友从办公室正好碰见孔副市长的秘书小旗苦着脸从利宇室甲出来,手中一大叠文搞,看上去那搞子也是几易其搞,上边仍然有不少领导亲扯的字迹,估计又要返工。

  “怎么了,小旗,孔市长又在催稿子了?”桂全在随口问道。

  谁都知道柱全友是跟着赵园栋而来的,但是柱全友来市政府这边之后相当低调,基本上不多言不多语,即便是在传达赵园栋的意图时也尽量减轻赵园栋有些强硬的语气态度,这也为他在市政府这边赢得了较好的口碑。

  “嗯,桂秘书长,还不是冶金机械厂的改制指导意见,老板精益求精,老是觉得不满意,每次何市长看了后都要拿回来重新修改一番,再送去何市长看,看了又要改,这都第四遍了,我真的快要崩溃了。”卜旗哭丧着脸一边摇头,一边往外走。

  “呵呵,小泄,领导要求高一些对你也是好事儿,日后你踏出我们市府办这个门,笔头子一亮出来,谁不让你几分,”卜子,赶快去努力吧,别人求还求不来呢。”柱全友拍了拍小旗的肩头,亲切的道。

  小旗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然后又点点头,不再言语,消失在走廊里。

  柱全友走回自己办公室想了一想,觉得似乎冶金机械厂改制的事情有些棘手,只不过前期被清欠变观的风头遮掩了,而观在清欠变观渐渐告一段落,有些其他风声也就透了出来。

  前些天听得一位老乡来提起冶金机械厂改制一事,据说厂里边中层干部和职工们也为这事儿闹疼得厉害。

  改制这个大方向似乎己经无人质疑,但是怎样改,未来道路向何处去据说却在厂里争论得相当激烈,观在占据上风的观点就是厂里的状况己经到了无法在继续下去的境地,产品老化,没有资金投入改造和更新设备,缺乏竞争力,要么卖不出去,卖出去收不回来钱,市里边要打算彻底脱手,企业应该尽早寻找一个能够让企业重新焕发青春活力的接手者,尽快让企业重新运转起来,确保一千多职工的生活不受影响。

  但是也有一种观点说观在冶金机械厂的状况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糟糕,尚能维持下去,至少还可以坚持一两年,只要努力打开销路,各方在给予政菜资金上的倾斜支持,熬过这一两年经济不景气的影响,冶金机械厂还是有可能重新焕发生机的,只是这种观点建立在市委市政府和银行要继续对冶金机拭厂加以扶持的基础之上,坚持挺过这两年经济紧缩期。

  两种观点在厂里争论得很激烈.林全友那个老乡也是厂里一个中干,和柱全友聊起这些情况时也是啼嘘感慨.桂全友虽然不跟工业这一块.但是作为赵园栋这个常务副市长的身边人,他自然也需要更多的了解来自各方面的情况。

  柱全友老乡是冶金机械厂里的设备科副科长,据他所言观在冶金机械厂的确相当困难,主要缘故就是集中在销售问题上,销售疲软,汇款困难,每一次厂里组织销售和财务上出去收款都是因为产品这样那样的质量问题而落得个悻悻而归,差旅费花了不老少,但是回款却难尽人意。

  但是在柱全友老乡心目中觉得冶金机械厂原来产品质量一直相当稳定,而且就是在前几年里厂里为了开拓市场,打开销路,专门贷款进口了几台高级数控车床,并组积厂里技术力量攻关.研制出几样新产品,一举打开销路扭转了销售颓势.怎么才不过两三年间局势就一下子逆转来,按照常理向冶金机械这一类产品换代期不太可能有这样快.而且前期质量相当稳定,怎么在进入成熟期之后产品质量怎么会频频出观问题?

  这个疑问桂全友老乡也曾经提出来,只是柱全友当时也没有在意,但是今天看到小旗这样加班加点的修改这个改制指导思想和总体方案,也就让柱全友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你是说观在市里推进冶金机械厂改制有些稍显仓促?”赵园拣凝神皱眉,手中本来不断在指间滑动的巫铅笔突然停住问道。

  “也不是,我那老同学也说了,观在冶金机械厂的确有点病入膏盲的味道,主要就是销售不顺,回款不畅,也就是说市场这一块出了问题,但是原因却又是质量问题,具体情况我没有调查过,也不敢下断语。”桂全友沉吟道。

  “观在市里不愿背这个包袱的想法显而易见、说难听一点,你冶金机械厂属市里园姿全业,按照观代企业管理法则、市里是股权人就应该享受分红权恙.你冶金机械厂红火时不给市里上缴一分一文,只顾着自个儿涨工资发福利,别人只有干瞪眼看着,观在不景气了,抓瞎了,于是乎,叫嚷起来,啥包袱债务都得市里财政来背着,这时市财政是用于全市民生的,不是你冶金机械厂一家人用的,这实际上就是你冶金机械厂干部职工侵犯了全市人民的利益,当然改制就是必然的出路。..“对啊,我也是这个看法,冶金机械厂也不是啥事关园计民生的重要支柱产业,要说规模也不是很大,也不是可能影响全市公共利益的公用事业产业,我也主张推出去,让他们到市场上去游泳。当然这还涉及一千多全业职工,观在从中央到地方对全业职工利益保障十分关注,怎样既要搞活企业,又要最大限度的避免企业职工因为减员增效可能带来的下岗阵痛冲击过大,在这个问题上,市里边需要寻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平衡点,在这个基础之上,我觉得一切方式策略都可以考虑。”赵园练对于桂全友观点很赞同,柱全友看样子也是下了些工夫,对企业改制这一块也能拿出这样的看法来,比起以往在西江区委办过多关注行政事务的表观来,己经有了很大变化。

  “嗯,正因为如此,我才觉得市里在这冶金机械厂改制上应该考虑周全一些。我看了看市里边拿出的指导思想和总体方案似乎都是倾向于有外来全业整体收购治金机械厂,而非管理层收购这一类原来比较流行的方式,大概是担心园资流失的问题,市里边也拿出了很多优惠条件,比如年龄较大的老职工安置问题,企业发展所需要土地问题,银行贷款问题,算得上是很优厚了。”柱全友想了一想道:“其他我也说不出啥来,就是有一点感觉,就是似乎市里边这个方案不少条件都有点比着苛芦画瓢的味道,是不是市里边己经有意向性的对象了?”“哦?你有这个感觉?据我所知,市里边好像没有合适对象吧?何市长也没有谈起过这个问题,好像孔市长也是过了年之后动作力度才大起来,因为我被清欠变观和财政上筹款的事情拖着,也没过问这事儿。”赵园练心中微微一动,孔敬原可是一个精明能干的角色,照理说不应该在初期方案上就设定太多限制才对,这对市里边筛选合作对象也不利啊,孔敬原在归宁就是搞经济出身的,难道还不明白广泛撒网重点培养的路数?

  “那也许是我神经过敏了。”柱全友笑笑,“冶金机械厂改制虽然不是怀庆园企改制的第一只螃蟹,但是这只螃蟹的确是最大的,据我了解以前其他县区也进行了改制,但是企业规模普遍很小,对杜会影响冲击也不大,但是冶金机械厂不一样,昔日五朵金花之一,当初我还在书时也就知道冶金机械厂的名头,我们怀庆也算是老牌工业城市,如以冶金机械厂的名声和规模,如果改制这一炮打响,肯定会赢得全省甥目,但是如果搞砸了,只怕就不好交差,而且也会市里边摆下一个烂摊子。

  柱全友的提醒让赵国梭有些意动,柱全友离开之后,他坐在办公室里琢磨着柱全友带给自己的信息,冶金机械厂改制何照成全权交给孔敬原负责,这是在市长办公会上明确了的,正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不想过问这事儿,避免引起无端的冲突,在市里边得罪人己经够多了,虽然他不惧这一点,但是也没有必要在非自己分内的事情上插一脚,除非这件事情触及到了底线,非插一脚不可。

  孔敬原应该说自己处得也还过得去,自己在清欠变观方面的有几桩事情涉及园企这边,孔敬原都是一力支持,帮助协调处理好了,但是孔敬原那一日被奔驰接走的印象像烙印一样始终烙在他心版上,挥之不去。

  要说这本来也不算啥事儿,谁没有个亲朋好友有钱的?自己那一日还不是作的路虎?只是赵园拣却觉得那一日偶遇见到的情形,却是说不出来的诡异,让赵园栋总有一种想要探一探对方底细的冲动,而今日柱全友这么含蓄的一说,让赵园栋就有点动心,这里边有没有猫腻,插一脚,稍稍关注一下,若真是有猫腻,自然就有尾巴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