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十一节 风起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十一节 风起

  政府办公会中途休息,一干烟枪们都忙不殊的扑了出来,出了两位女士之外,其他男性都跟了出来。

  “赵市长,来一支?”邦若贤举起手中玉溪示意,起国栋笑了笑,“来一支,不过我不喜欢抽,我喜欢闻烟丝味道。”

  赵国栋接过邦若贤递过来的烟,捏在手上轻轻把玩,放在鼻尖嗅着,仿佛是在享受着一种特殊的礼遇。

  “苍龙峪墓园看来何市长松口了,行啊,你怎么搞定何市长那边的?”

  邦若贤分管国土城建这一块,当得知赵国栋想要利用开发区最边缘那一段荒山来炒作为墓园开发的想法时,简直对赵国栋这小子的鬼点子佩服得无以复加,这种旁门左道的路子也只有赵国栋才敢玩,并不出所料,何照成不赞习,这事儿就算是搁下丁,但是邓若贤也知道赵国栋肯定不会罢休,自然要想办法把何照成这一关打通,只是何照成这人思想方正,若是认定的事情你还真不容易把他说通。

  赵国栋无声的笑笑,顾手把手上的《安原日报》递给邓若贤,然后指了指报纸上头版下端的两条消息,邓若贤定睛一看“昨天下午,省政协主席鲁永贵会见了前来安原考察的香港慈善总会常务理事、太平伸士、香港嘉园集团董事长宋嘉平一行,宾主就”省政协剔主席曹建平、秘书长参加了会见。”

  ,昨天下午,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秦浩然在省政府会见了香港慈善总会常务理事、太平伸士、香港嘉园集团董事长宋嘉平一行,秦昏省长向客人介绍了近年来我省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并热忱欢迎香港各界朋友来安原投资兴业,”

  邦若贤恍熊大悟,再转念一想,立时就知道这肯定是赵国栋给对方想的招。

  这何市长虽然脾气硬,但是也并非无不见风色闻不出味道来的角色,省里边领导都这样重视香港来客的造访,尤其是秦省长会见嘉园集团客人一行,更是明确表露出对嘉园集团来安原投资的欢迎,谁不知道嘉园集团主要经营业务是什么,秦省长既然知脐依然持积极的支持态度,足以说明省里边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了,难怪州才在办公会上提及这个问题,何照成会如此爽快的同意了。

  ,行啊,赵讧长,你算是摸准何市长的脉了,由省顿导表态,他也就放心了。这个苍龙峪墓园一旦开发出来,那简直可以说就是一个聚宝盆啊,那样大一片荒山,听何市长的意思,就是把山粱外围那一片都可以拿出来,反正也是荒山,只是占着所谓的风水气息了。”邦若贤乐呵呵的道:“这简直就是典型的变废为宝。”

  “我也是逼握没办法,这市里各部门的末班车福利房马上就要开始动作,都是伸手要钱的,明年建成之前,这都是一个,无底洞,干部职工们这一辈子就望着这一遭,难道还能让他们去日后的商品房市场大出血?自然也不能弄得太寒碜不是?还有明年的二轮兑付,总得提前未雨绸缪吧,明年的清欠变现怕就没有今年这么顺畅了,那才是真正的硬骨头,能把这些硬骨头熬出点油来都得相当考手艺,我对明年清欠的信心不足,还是异点做些准备才行。”

  赵日栋在狠若贤面前也不隐瞒啥。

  “嗯,今年清欠变现力度的确够大,但是这种力度收刮之下也就没剩下多少油水了,明年清欠肯定难度很大,不过你想过没有,今年市里边张嘴巴的地方多了去,你想为明年留点垫底货的想法肯定行不通,财政这一块别看你管着,其实大家都盯着呢,只要可能,谁不想把事情办、得更风光风完美一些产你那点心思瞒不过人,钱更不能过夜。”那若贤轻笑起来。

  “唉,我也知道,可是也不能童吃卯粮吧,明年二轮兑付,多少都得攒点下来,这事儿我得和何市长说清楚,别只顾眼前花得欢,明年大家又得扳指头。”赵国栋叹了一口气“要不我咋这么急急忙忙要把这苍龙峪墓园给折腾起来,若是和港资合资,哪怕咱们不控股,以香港方面打造这些的经验和手段,我估计这墓园就能成为一条稳定的财源,日后民政上的支出,我估摸这咱们市里基本上都可以不再额外补贴,弄不好还可以从里边拿一块出来。”

  “噢?赵市长,这墓园利润这么大?”邸若贤一惊,意似不信的问道。

  “嗯嘿,市长,你是不知道这殡葬行业的暴利,就是一般经营性墓园利益那都不一般,更不用说咱们花这么大心思打造的这个,全球华人顶级墓园,我盘算了一下如果规划得好,大大小小三万到四万个,墓穴有多无少,如果何市长同意把山粱外那一片也拉进来,我估计能有五万个墓穴左右,一个墓穴也许在我们心目中就是几千一万,顶多也就是两万撑死,但这远远不够,苍龙峪墓园不是为这些人准备的。”

  赵国栋语气很平实,但是嘴巴里冒出来的每一句话却是让邓若贤胆战心惊,这家伙胃口简直太大了,而且规划,出来的想法几乎就是。个聚宝盆一般。

  “我告诉你,香港那边对墓葬的风水相当看重,尤其是家庭富裕或者家族较大的,更是重视,咱们怀庆历史文化名城,历朝历代名人辈出,稍稍衍化引申一下,那还不是咱们怀庆风水隆盛,气脉万千?这有些人就要信这个,既然要信,那这方面自然就舍得,长拉短,我估摸着平均价格按照三万一个,那也是十五个,亿,这还是按照最低心理价计算,还不排除通货膨胀因素在外。”

  “当然这可能会是在以后陆陆续续十年二十年才能实现这个数目,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这风水宝地的墓穴位置日益减少,其价格只会不断攀升,我琢磨着日后这里一般墓穴达到十万几十万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邦若贤一边摇头一边笑着叹息“赵市长,你可是在发死人财啊,也不怕背上造孽名声尸”

  “那市长,咱们也不能那么说,这为逝去的人们提供一个他们后人认为更好更值得的安息之地,我觉得这是符合人性的,当然有钱人能多出钱为我们怀庆发展建设多做一些贡献,我们也表示无尚感激。

  ”赵国栋咧嘴一笑,你有钱不信这个,,自然不会花这个冤枉钱,你信这个没钱,也不会来当这个冤大头,但你腰包里有钱又要信这个,那怪得谁来?

  邦若贤只光摇头笑着,不再言语,早就听说这家伙路子够野,连他自己都承认这一点,清欠变现不说了,也算是正门里出奇兵,这打造全球华人顶级风水墓国,这噱头,也只有他才能想得出来。

  “那市长,我看了看,下一个议程是要研究冶金机械厂改制问题?”看见市长助理小市公安局长李长江走过来,赵国栋看似很随意呃问道。

  “嗯,好像与」市长这段时间一直就在围绕这事儿跑,估计有些眉目了,老李,听说前两天冶金机械厂工人又来围了市政府,究竟是个啥情况?”邓若贤丢给李长江一支烟。

  “诉求很多,宗旨一个,改制,而且还得按照他们厂里的意见来改。”李长江分管司法信访,这种事儿自然跑不掉,和工人代表也对话了两次,也对冶金机械厂这桩事情有些腻烦了,好在上一次孔敬原终于出面,把工人们劝说回去了。

  “改刻是大趋势,是好事,市里边也支持啊,但是要按他们厂里职工意见来改,也得看看符合不符合法律和政策,对企业日后长远发展有利无利,政府当然支持对企业对职工都有利的举措,但得在法律和政策框架下来。”赵国栋插话道,E李局,我看这些工人组织纪律性都很强啊。”

  李长江似乎觉得赵国栋意有所指,警怯了看了对方一眼,谨慎的道:“工人不比农民,是领导阶级,组织纪律性肯定不是农民可以相提并论的,不过我看他们和孔市长还是谈得比较合拍,并没有什么过激和出格的行为,只不过把孔市长拖在那儿耗了一天,我看也和软禁差不多了。”

  “孔市长耐性不错嘛。”赵国栋不咸不淡的道:“下个议程就要讨论治金机械厂改制的事宜,我看指导思想和总体方案都出来了,也不知道这个方案有没有通过厂里职代会讨论研究过?”

  “好像还没有吧,我听孔市长的意思是先在政府办公会上把大体原则确定下来,然后在交由他们厂里职代会研究讨论通过,形成具体方案最后报市委常委会拍板。”李长江拿不住赵国栋的意思,有些犹疑的道。

  邦若贤也有些看不穿赵国栋问这个,问题的意思,赵国栋听了之后不再言语,只是淡淡的道:“反正要研究了,会上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