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十二节 试探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十二节 试探

  市长办公会的一般说来一个月两次左右。每次会议一般说来都由市政府党组全体成员及非党人士副市长参加,市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按照惯例要列席参加,同时如果研究议题涉及分管副市长所联系的市政府副秘书长也要列席。

  本次会议涉及议题除了苍龙峪墓园开发和清欠变现之外,还有教育和卫生方面的几项工作以及冶金机械厂改制问题。

  前面几个议题已经结束,只剩下一个冶金机械厂改制议题放在最后,改制指导思想和总体方案也都交到了各位副市长手上,主要是由分管工交工作这一块的副市长孔敬原来介绍整个冶金机械厂基本情况以及改制思路和想法。

  市政府第五会议室也就是所谓的小会议室,因为会议室不大,布置得相当幽雅清静,所以一般都作为市长办公会召开用,当然有时候临时性某位副市长召开小型会议也会选择在这里。

  会议室四角都摆放着几盆细叶榕和蒲葵以及被叫做绿宝石的天南星科植物,据说可以吸收室内的有害物资,多了几分绿色气息也让会议室里生动许多。

  会议室分为内外两圈,内圈都是市政府党组成员以及副市长,外圈一般则是副秘书长们以及可能因为某些特殊议题需要参加办公会的局行领导。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我按照何市长的指示和秦秘书长、计经委、工交委等部门领导组成的改制工作领导小组组织有关人员从去年开始就在着手对冶金机械厂的状况进行调研摸底,为改制做准备。”孔敬原语气平和,但是眉宇间的沉郁气色似乎是在为冶金机械厂现状担心。

  “经过大半年工作,冶金机械厂情况我们基本上了解起来了,可以说改制之势刻不容缓,多拖一天。厂里局面就会更糟糕一点,而改制的难度就会越大,只有越早改越快改,才能让这个昔日在我们怀庆的顶梁柱企业焕发青春,这是改制工作领导小组的一致意见。”

  “好了,情况大家也都听老孔介绍了,现在冶金机械厂资产负债比很高,而且更重要的是现在这家企业的状况很难适应市场,生产出来的产品销售困难,回款不畅,产品质量也存在诸多问题,厂里边人心不稳,企业职工思变的情绪也很迫切,可以说改制是这个企业的必走之路。”何照成挺直身体目光环视了一眼四周,双手持握着改制指导思想和总体方案,很想从一干人面色看出他们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来。

  “但是怎样改才能既符合国家政策法规又能让企业真的摆脱困境,重新走上辉煌的道路,我们市里边有关部门也花了很大心思来研究这个问题,尤其是老孔,可以说这半年来殚精竭虑就是在琢磨怎么把我们怀庆这国有大中型企业改制头炮打好,这只是一个初步方案,今天办公会上拿出来就是希望大家就这个问题都发表一下意见,不要因为这不是我分管的工作我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保不准儿明天就轮到你来分管这一块呢。”

  会议室里陷入了沉寂,很显然大家都对这个所谓的初步方案没有什么思想准备,前期一直让孔敬原在操作,基本情况大家也都不甚了解。现在就在会上听孔敬原介绍了一番,然后就把这初步方案抛了出来,要让大家发表意见,实在有些强人所难。

  “何市长,我看就这么一会儿要让大家对这件事情有一个直观认识甚至拿出意见恐怕有些难度,毕竟冶金机械厂不是一般的小企业,改了就改了,这涉及上千职工利益,也涉及我们市里边这样打一块资产,我粗略看了看,企业负债比虽然很高,但是对于应收欠款这一块的认定,以及企业所处位置的土地资产问题的评估上我觉得都有些语焉不详,另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企业职工怎样看待这个改制问题?”

  赵国栋抛出了关键问题。

  “我听孔市长刚才介绍,企业职工都欢迎改制,企业职工可能是欢迎改制,但是应该是欢迎能够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改善提高的改制,对企业的前途有所帮助的改制,而不是只图把他们推出去卸包袱一样扔掉那样的改制,否则就算改制成功。只怕也只是暂时的,企业职工一旦觉得伤害了他们利益,肯定不会答应,作为政府永远无法回避这些问题,所以我建议在市政府办公会研究这个方案之前,最好能够最大限度的征求职工们的真实意愿,看看他们希望怎样改制。”

  当赵国栋一开口时,孔敬原就知道自己实际上已经和这位年轻的常务副市长走上了一条对决之路,两人的对决不可避免。

  这位年轻的副市长对于改制这一类的东西并不陌生,可以说他提出的问题都是孔敬原刻意想要模糊和回避的问题,他曾经努力的示好对方,以求最大限度的博得对方的好感和认同,但是现在看来这丝毫没有用,对方是一个有着严格界限划分区别的人,而且意志坚定。

  会前的患得患失在对方表明态度之后反而消失了,既然认定了对方是最危险的敌人,那就需要抛却一切幻想,怎样避其锋芒,做好后续工作这才是最重要的,还好,对方只是常务副市长,而不是市长,这一点差别很大,孔敬原面色如恒。

  何照成有些头疼,赵国栋提出的这个观点也很有道理,企业改制不是一锤子买卖,你改不好,企业职工还得扭住政府不放,出现那种情况更糟糕。但是这事儿却又不能再拖下去,已经走到这一步,就必须坚持走下去。

  “老孔,你的意见?”

  “何市长,赵市长刚才提出的问题我想我们改制工作领导小组也考虑到了,比如说应收款问题,一般说来我们也是指超过两年都没有收回来的应收款才列为需要考虑核销的款项,这也是参考了这么多年来冶金机械厂销售回款情况来判断的。土地问题,冶金机械厂是划拨工业用地,也通过了专业评估事务所进行评估,应该没有问题。”丢开一切幻想的孔敬原反而变得有些斗志昂扬。

  “当然赵市长所说的征求职工真实意愿问题,我个人意见是在市政府办公会形成一个比较明晰的东西之后再来交由职代会研究讨论,这样可能会有针对性一些,当然如果何市长觉得这样不妥的话,也可以先交由他们职代会来研究,只是这样我担心会陷入无休止的扯皮之中,因为毕竟工人们平时更多是专务本职工作,对于企业长远发展并没有多少理性的认识了解,没有一个意向性的指导意见,他们会感觉到无所适从,陷入困惑茫然之中。”

  很厉害,够狡猾,赵国栋心中冷笑。倒不是心存偏见,只是这一味想把自己撇在外边的心思赵国栋就觉得有些吊诡,这企业改制的事情,若不是心存私心,怕是巴不得别人来帮忙分担责任,但是孔敬原却是句句话把何照成扣住,深怕自己掺和进来,就凭这一点,赵国栋就得好生琢磨琢磨。

  “嗯,老孔的意见我觉得也是对的,毕竟有一个指导性意见也便于职工们讨论。改制刻不容缓,久拖不决反而不好,我看还是就按照这个指导思想和总体方案确定下来,交给冶金机械厂职代会研究讨论,注意要广泛征求意见,避免偏听偏信,另外各位回去之后也可以在琢磨考虑一下,如果有什么好的提议和意见,都可以提出来,交给我或者老孔都行。”

  何照成思考再三,最终还是觉得按照孔敬原的意见更妥当,一来赵国栋有些喧宾夺主的味道,他看不惯,二来本来这事儿就是孔敬原在操作,而且他自己也仔细看过指导思想和总体方案,应该说也是符合目前政策法规,综合考虑也很细致,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之处,赵国栋提出的几个问题倒是有些吹毛求疵的味道。

  会议一散,赵国栋回到自己办公室,桂全友后脚也跟了进来,“赵市长,你觉得这个改制方案有问题?”

  “不,现在看不出来,我提的几个问题都是集体企业改制中采取MBO方式管理层最容易下手做手脚的地方,故意来试探一下,我就是想要看看孔敬原的态度,这一试就试出来了,他好像极不愿意让我插手,现在还不明确究竟是他觉得我侵犯了他的权力的下意识抵制呢,还是是真有啥见不得人的猫腻在你里边,如果是后者,嘿嘿,我就要说一声抱歉,我要坏你好事了。不急,有的是机会和时间,只要我们盯上了。他就跑不掉。”

  赵国栋有些诙谐的口吻让桂全友也是啼笑皆非,这等大事上这位赵市长也能如此举重若轻,看来这个副市长还真是磨练人的好口岸。

  啥也不说了,有票觉得可以给俺就给吧,免得老说我要票,可风气都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