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十三节 风骨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十三节 风骨


  煦暖的阳光洒在草坪上,棕榈树在风中摇曳生姿,两排坐惠略车位成平行四边形整整齐齐的相对而列,这幢四层楼房子虽然老旧了一点,但是位置很好,距离骜河路与虎辽街的交汇处不远,环境也不错,最为难得的是这两排规划的停车位以及这幢楼背后的一个院落,都可以规划为泊位。

  “总共多少面积?”

  “建筑面积两千六百多平方。”站在赵国栋右侧的徐秋雁一袭淡清色的阿迪达斯运动套装,头发剪成了清清爽爽的碎发,不过阿迪达斯的运动体恤似乎将她胸前那对**衬托得更加饱满,让人目光下意识的想要往那若隐若现的乳沟里钻。

  “唔,的年的老房子,均价三千了,不算贵,也不算便宜。”赵国栋算了算价格,似笑非笑的道,“你们想让我买下来,再租给你们?”

  “就是这个意思。要不我们每一次受制于人,那个房东又不肯答长期合司,每年一签,见我们生意好,就要涨价,老这样下去,谁受得了?而且我和姐姐也考虑过了,现在健身保健已经逐渐成为一种时尚,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人群中对于健身保健这个概念也在逐渐接受,客人会越来越多,我们觉得这是一个朝阳产业,很具有发展前途,所以我们认真规划,之后,决定要在这个行业做出点成绩来。”

  徐秋雁理直气壮,倒乏徐春雁有些不好意思,国栋,我们主要是考虑第一场地太小,不太适合发展,我们是想把俱乐部建成一个集运动健身,美容美发,保健沐浴小休闲养生为一体的综合性俱乐部,另外也是考虑到如果受制于人,对于我们打造品牌也不利。”

  初夏时节无疑是漂亮女性打粉自己的最佳时机,一条淡咖啡色亚麻布的直筒长裤把徐春雁丰润的身材一下子变得飘逸起来,上身一件果绿色的百褶丝绸披肩将裸露在外的浑圆肩头遮掩,吊带背心展露出来的惑人性感顿时收敛了不少,脚下白色岸丝细纹水晶高跟鞋把原本就不矮的身体更是显得高挑丰腴,胳膊上挽着的白色条纹小牛皮包正是赵国栋送给她的那款普拉达,似乎让女人变得灵秀许多。

  赵国栋简直无法把这样一个气度雍容华丽的自信女性和昔日那个,在仿织厂里苦苦挣扎的女性联系起来,即便是这个女人在自己宛转承欢这么些年,但是只隔了一两个月没在一起,赵国栋就感觉到这个女人仿佛如脱胎换骨一般给自己耳目一新。

  赵国栋明白两女的意思,怕自己买下来送给她们,所以专门要来解释一番,怕引起误会二不过他对两女现在表露出来的旺盛创业精神的确感到很高兴,从最初的一个小健身室发展到目前已经囊括了健身换,瑜伽,美容保健等多个项目的俱乐部,而且还兼营健身器材销售,其旬囤然有自己的一力支持,但是也与二女的辛勤努力分不开。

  “我明白,不用多说了,我来安排就行了,这栋楼面积不小,不过老旧了一些,你们要想真正办成一个成功的俱乐部,首先就要在形象上种立起来,这幢房子得重新全面装修一下,估计也得要个百八十万吧,怎么你们具备这个实力么?”赵国栋笑眯眯的调侃道。

  徐春雁瞪了赵国栋一眼,脸色如水润一般绯红,丰腻的肌肤吹弹得破,宛若凝脂,看得赵国栋眼睛。呆二

  “我们没有这个,实力,但是我们可以贷款!”

  “贷款?鼻款需要抵押,恐怕有难度喔。”赵国栋忍不住想要调笑一番,天气好,开此小玩笑,有益于身心健康。

  赵国栋从溪畔逸景出来时忍不住回眸望了一眼,也许是受到徐秋雁的影响,春雁也变得越来越自信,打扮也是与往日迥异,选择的服饰也是越来越有味道。

  两姐妹搞这个俱乐部赵国栋最初并不看好,但是徐秋雁相当敬业,做得十分好,后来徐春雁又接手健身器材销售,搞得也是颇为红火,这才让两姊妹萌生了创业的想法,赵国栋自然全力支持,任何人至少要有一个目标,这人生才有意义,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

  ,赵市长,这是我们局社会事务科的小虞,您见过的,上一次在您的办公室,他和我一块儿来的。”段其言相当殷勤的替赵国栋送上茶。

  赵国栋环视了一眼四周,感觉环境还不错,这碧泉居休闲山庄选择的位置很好,估计也应该是一位有力人士,能够在龙洞湖里的湖心岛土搞出这样打一十,度假山庄来,没点背景不行。

  一道木质栈桥从湖岸一直延伸到岛上,湖面碧波如镜,岛上草木荡笼,藤编的护栏和古色古香的聊锋让人点感觉这里地处湘西古镇一般,赵国栋很喜欢这种怒浑锋氛围。

  段其言这人貌不惊人,但是脑瓜子特好用,给赵国栋印象也还不错,否则他也不会在休息时间出来赴这样的邀请,像星期六星期天这种私人时旬,如果不是特别紧急的事情,赵国栋绝不会耽搁在公务上。

  “小虞在社会事务科工作?殡葬事务属于社会事务科吧?”

  赵国栋其实知晓段其言的意图,只是人家来到安都专门来汇报工作,虽然选择的时间不太合适,但是也是一番诚心,民政工作不属于赵国栋管,但是这苍龙峪墓园却是在开发区内,开发区又属于赵国栋在分管,而苍龙峪墓园的开发市里边也制定了赵国栋负责。

  虞海川好歹年龄也是三十好几了,却被赵国栋称之为小虞,但是虞海J却是半点不觉有啥不妥,

  “赵市长,小虞是社会事务科潜科长,殡葬事务他很熟悉,苍龙峪墓园我们局党组研究的意思是想要让小虞来负责这项工作,所以我今天来是想要带小虞见见赵市长,顺便也让小虞汇报一下他的想法,也听听赵市长对这项工作的指示。”段其言笑嘻嘻的道,市里上上下下都知道赵市长思想观点都特别不同凡响,我和小虞也很想听听赵市长的教诲啊。”

  “行了,老段,你这是折损我还是挖苦我?”

  赵国栋笑了起来,这段其言恭维人都不会,听起来咋这么别扭“教诲我不敢说,但是如果你们局里真的确定了由小虞来负责苍龙峪墓园这项工程,那我的确有些事宜要和你们交待,当然现与嘉园集团合作的具体方案还没有出来,我本不好过多说啥,但是这项工程一旦启动工作量肯定很大,所以我还是打算先与你们说一说。“

  “这项工程关系着我们市里招商引资形象,同时也涉及市里巨大经济利孟,可以说这个墓园不是你民政局社会事务科下边的一个普通事业单位,也不是你民数局一手捞干的赚钱机器,这是市政府全力打造的一个亮点,对于扩大怀庆招商引资的影响力,打造怀庆城市名片都有很大的促进作用,这也就是说民政局在这方面要全力配合支持这样工程的顺利推进,从程序的办理审批民政局都要全力以赴,当然我也要盯着,需要我出面的我也义不容辞。”

  “赵市长,您说的我明白,只是这和嘉园集团合资的意向确定下来,究竟由谁来控股,具体经营方式”段其言小心翼翼的问道。

  ,谁来控股还没有确定,但是有一个原则已经确定,那就是主要业务经营由嘉园集团负责,我们不干预,我们这边派出的人主要负责基建,土地整理以及和本地各部门各单位协调工作,同时代表怀庆市政府履行股东权责。”赵国栋淡淡的道“当然我们的人也一样可以就经营业务提出自己的想法和看法,毕竟香港方面不太了解我们这边的具体情况,很多时候我们不仅仅要肩负起监督职责,也应该勇于承担经营上的重任。”

  段共言之所以专程来找赵国栋汇报此事,就是要来探底。

  他自然知晓市里边拉来港资嘉园集团合资肯定是要由港方在经营上主要负责,毕竟客户群主要面对高端阶层,以怀庆方面的经验也不足以承担起这样的重担,只是这样庞大一个墓园工程,段其言也知道这块肥,缺已经有不少人盯上了,这合资意向尚未正式敲定,已经有无数人瞅上了这块肥肉。

  谁都知道这和港资合作,港资主要负责赫划和营销,但是落实到具体的土地整理小设施建设,环境绿化等等诸多土建方面的工作自然要交给怀庆方面来负责,这可是月十天大的肥肉,这桩事儿尚未敲定,已经有无数人和自己打招呼,这也是段其言忙忙慌慌要把虞海上推出来的主要目的。

  段其言打了一个埋伏,虞海川的任职问题还没有拿到局党组会议上研究,其他几个竞争人选也通过其他一些领导在变相打招呼,这也给段其言带来相当大压力,所以他才会带着虞海川来拜会赵国栋,只要获得赵市长的认同,其他方面压力自然消减,另外他也得了解一下这位赵市长在这方面有没有其他想法,比如说土建工程方面。

  段其言虽然对这位赵市长的风评有所耳闻,但是他还是需要确认一下,很多领导都是心口不一,表面上道貌岸然,骨子里男盗女娼,他不希望自己在这些小细节上栽跟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