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十四节 工作与生活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十四节 工作与生活

  碧泉居环境很不错,客人不算多,服务态度相当周到,而且可以随时根据客人的需要进行推荐调整,午饭之后,段其言和虞海川又陪着兴致勃勃的赵国栋在湖畔垂钓,直到日落西山,赵国栋在满意而归。

  一叶,下午里段其言和赵国栋都在相互了解着对方的意图,段其言和赵国栋打交道也是源于苍龙峪墓园的开发,之前从未有过正式接触交道,两人第一次打交道就遇上这样打一个项目,难免要琢磨一下各自的思路观点,尤其是段其言,更是觉得这是一个和赵市长拉近距离的绝佳机会。

  赵国栋在工作中叮,人风格相当突出,一旦认定的事情,便全力推进,这一点段其言也有所了解,苍龙峪墓园项目上段其言也能感受到这一点,所以他也是未等项目正式立项便提前运作准备,这一点果然赢得了赵国栋的认司。

  赵国栋也在琢磨这段其言这眼巴巴的跑来安都把自己请出来究竟存着什么意图,是觉得在怀庆联络自己有些岔眼,还是苍龙峪工程项目本身有什么古怪,抑或是单纯想要把这虞海扑推荐给自己认识了解,以方便日后苍龙峪墓园工程工作的开展?

  对于下属采取这样方式的结交联络赵国栋并不反感,事实上赵国栋也在不动声色的寻找着各种机会来笼络培养能够和自己走到一条路上的同僚,这是每个想要做一番事业的领导所必须要具备的素质。

  一叶,好汉三叮,帮,一个篱笆三个桩,单枪匹马就算是盖世英雄也难以成事,刘邦能力一般却因心胸宽阔能用人敢用人而成大事,项羽武技无双却小,鸡肚肠,难以容人,最终只能自刻乌江,这便是明证。

  来怀庆之后赵国栋也明显感觉到芒作不像在宁陵那样驾轻就熟,很多工作都得自己一手一脚亲历亲为,这既辛苦而效率也受到很大影响,所以赵国栋才会借苍龙峪墓园工程项目将桂全友调过来。

  但他也清楚,要想在怀庆把工作打开局面,更主要的还得依靠自己在怀庆本地培养和吸引一帮人聚集在自己身畔,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利用自己个人能力和魅力将m个群体带动起来,最大限度的发挥出力量。

  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接细流,故能就其深。从一定意义上说,胸襟有多大,事业便有多大。段其言并不是最符合赵国栋胃口的角色,但是他想干事,愿意追随自己的想法去做事,仅此一点,赵国栋就觉得足够了。

  就像靖县县长武紫衫一样,赵国栋先前也有些反感对方如牛皮糖一样纠缠不休的作风,但是随着多次接触下来,赵国栋才发现这位女县长工作作风相当干练实干,丝毫不亚于昔日宁陵魏晓岚,而且泼辣坚毅犹有过之,几项工作下来让赵国栋非常满意,对武紫朽的印象随即也是大为改观,两人关系也迅速拉近。

  很多印象和看法都是在工作中逐渐演变和建立的,有些时候一件小,事足以毁坏一个人印象,有时候一个小细节也能让人看出对方的素质,赵国栋尤其喜欢通过细节来观察一个人品行操守和能力素质,

  段其言说不上多么清廉方正,就凭他能寻找到碧泉居这样的度假止,庄来邀请自己赴宴休憩就能窥一斑,但是赵国栋并不觉得这是什么问题,水至清则无鱼,只要不超越底线,关键在于你是否想要做事,是否能够做事,是否能够做成事。

  对方在和自己的交流中表现出来想法和观点还是大体符合赵国栋思路的,墓园规划,经营宣传操作交由香港方面,怀庆方面则负责土地整理小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负责监督财务运行,这样既不影响墓园的正常经营,又确保了怀庆方面对墓园项目的控制力和影响力。

  同时段其言还提出可以适时介八宣传规划,借助港方在香港进行运作宣传时对怀庆城市形象和投资环境进行连带宣传,打开怀庆在香港地区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这个观点倒是让赵国栋对段其言观感深刻了不少。

  “谁啊?”赵国栋懒洋洋的斜倚在床头上,抬腕看了一下表,已经十一过了,梅开二度,被翻红浪,两人身体还纠缠在一起块儿,一只手仍然在丽人**的翘乳上游七。

  “咦,是冰姐的电话,这么晚了,冰姐怎么会给我打电话?程若林业有些不愿意的翻身坐起来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一只手提着朵花蜡染棉布被单遮掩着胸部,一只手拿起电话。

  “罗冰?这么晚了,别是有啥事儿吧?”赵国栋的手从程若琳胸前收了回来,他知道罗冰和程若琳关系相当好,即便是程若耕到了安都之后,两人联系依然相当频繁。罗冰几乎每月都要有那么三四天来安都,就住在程若琳这里,这让赵国栋也很有些怀疑程若琳和罗冰之间的关系似乎超越了一般梭念的亲密朋友关系,但是每次问及程若纯这叮,问题时,程若哦都是嗔怒中混杂娇羞不堪,看得赵国栋心痒难熬,最终以胡天胡地终结。

  “冰姐,嗯,我在家,啊?你在接下?”程若耙惊慌得几乎要跳下床来“你啥时候到安都的?明天一早要到省厅开会,啊,当然,没啥,当然没啥,方便啊,怎么不方便?”

  程若琳紧张得连连挥手示意赵国栋赶紧起身,两人在床上嬉戏酣战了两个小时,汗水体香混杂一块儿,再加上那特殊的气息,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一种说不出的**喜芳,这罗冰马上就上来,这怎么来得及?

  赵国栋无奈的摇头苦笑,一边起身穿衣,看到程若琳放下电话之后,便动若脱兔般的穿上镂空蕾丝小裤换上睡裙“怎么,又要撵我走?”

  “你不走,冰姐住哪儿?”程若琳脸色如灿烂云霞,眉目如画,眸子间流露出来的一丝不舍让赵国栋心中也是一醉。

  “唉,就这一张床,要不就让罗冰睡在一边,你睡中间怎么样?反正这床也够大。

  ”赵国栋开无笑道。程若琳是租住的房子,月室一厅,好在这卧室还算大,摆放一张大床绰绰有余,赵国栋有时候回安都只呆一晚,就歇在这里。

  “当,你想得美,是不是在打冰姐的主意?”程若琳娇嗔的瞪了赵国栋一眼“,冰姐可是冰清玉洁的人儿,可不能被你给玷污了。”

  “这是啥际三我何曾有此念想?不过若贼,啥叫玷污,难道你不是冰清玉洁的人儿,也不让我玷污了?”赵国栋一边扣着衬衣纽扣,一边调笑道。

  “那不一样,冰姐和我不一样。”程若琳摇摇头,却不愿多说。

  当罗冰看见赵国栋似笑非笑的面孔出现在自己面前时,罗冰就知道自己来错了时机,虽然床上整理得干干净净,但是敏感的罗冰还是轻而易举的觉察到了在自己到来之前,他们在干什么。

  整个房间都洋溢着一种古怪的气息,让人心发慌腿发软,她甚至还在不经意间看到了程若琳未带胸罩的**上有一处殷红的印痕,谁世上知道那会是在什么情况下造成的。

  在随后几分钟里罗冰都显得心神不宁,直到赵国栋离开之后,罗冰才算是真正安下心来。

  看见罗冰投过来的目光,程若研禁不住霞飞双颊“冰姐,他来的时间不多,现在他挺忙,一个月就来三五次。”

  见对方慌不择言的解释,罗冰也觉得自己脸有些发烧“三五次还少?你就打算和他这样一直下去,他也不结婚?”

  “这也没啥,他结婚了,对象是外交部的,常年在京里,据说和他交往之后还从没有来过安原一次呢。”程若琳淡淡一笑道。

  “啊?这怎么可能?”罗冰惊异的张大嘴巴。

  “他也没多说,我也没问。好像是媒妁之言吧,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他需要一个名义上的婚姻。”程若鳅嫣然笑道,“不过和我没啥关系,我倒是觉得现在很好,我们都是自由人,喜欢就走到一起,不合就可以分开,不过截止目前为止,我们彼此对现在的生活都很满意。”

  “你打算就这样一辈子不成?”罗冰心中黯然,以赵国栋的优秀和目前发展态势,他迟早要走上更高的位置,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

  “为什么不行?现在不是很好么?我有我自己的事业,我在电视台的工作让我很充实,我并不需要依附谁才能生活下去,我觉得这样很好,未必非要和别人过得一样才是幸福,我是这样认为的,只要我自己每天觉得心情愉快生活幸福就行了,我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我也不需要为别人活着,冰姐,你说呢?”程若耕微微一笑,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