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十五节 暗箭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十五节 暗箭


  孔敬原神色沉郁,铁灰色的T恤穿在身上让他显得更加阴沉,赵国栋在市长办公会上的言论让他倍感警幌,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如果赵国栋真的确定要插手冶金机械厂的改制问题,实在难于预料会有多么犬的麻烦等着他们。

  老潘翘起二郎腿晃悠悠的动着,手中黑纸扇忽开忽阖,他觉察到了孔敬原心中的担心,但是却有些不以为然二

  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就怕老孔吓成这样,也不知道对方是因为年龄越大越胆小还是真的因为竞争常务副市长失败而打击了他的信心?

  老孔,你真的觉得会出问题?需不需要找人和姓起的打招呼,要不就直接和陈英禄打招呼?”

  “不行!绝对不行!这个时候打招呼只会坐实对方的怀疑,姓赵的属疯狗的,咬住啥事儿就不会松,而且贼狠。”孔敬原缓缓摇头,目光阴森,“现在姓赵的恐怕也只是有点怀疑而已,我判断他现在也还拿不准,上次会议上我有些失策,我该主动一些,也许还能释去对方一些疑心,当时我有些反应过度,事后我就觉得我有些过了二”

  “那怎么办?坐等对方魔上门来?”老潘折扇一合,坐直身体,“姓赵的这么年轻只怕也是一门心思想要往上走,我估计也不会把事情做绝,这对他也没啥好处,我让人去打招呼,含蓄一点,应该没有问题口,

  “不,你不了解这个人,我和他接触了这几次,这家伙软硬不吃,难缠得紧,又年轻气盛,一般人他根本就不买账,我看这怀庆,也就只有陈英禄能招呼得到他,就连何照成都有些拿他没辙。”孔敬原站起身来…围绕着宽大的办公桌来回踱步。

  “厂里边老参他们要说准备上作也做得很扎实,我也专门捋过,倒是不怕他杳,就现在这昏情形,只要不是专业人员一处一处去外调刨根问底,根本就杳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最怕是这家伙另出新招,真要把这事儿给捅大,若是真要招来太多的竞争者,这事儿就不好办了。”

  “哼,只要厂里边上作做到家,怕啥?就凭这些账目,我就不信谁还来敢接手这个摊子?”老潘摇摇头,把折扇呼啦一声展开,表示对这一点不担心“我们首先是看上土地,老朱他们才是看上企业本身,咱们联手才敢来玩这一出,别人来,既没有你在政府这边撑起,厂里边也没有老朱他们配合,谁敢乘火中取栗?”

  老潘的话语也的确有些道理,如果不是朱德超一干人早有谋划想要搞MP3。”刻意将企业摆弄成这昏光景,孔敬原也不敢拉来老潘他们来谋划这块土地,现在可以说两方联手,各取所需,再加上有自己推波助懈,可以说外人就是想要来插手也根本找不到合作对象,谁也不会拿钱乘打水漂,孔敬原对这一点还是比较有把握的。

  “嗯,不过小心使得万年船,我也给朱德超和马活昌打了招呼,估计赵国栋会派人下去对厂里情况作了解,难免有些人会跳出来说三道四,量他们也说不到点子上,有些波折和不司意见也正常,影响不到改制进程。老潘,你那边要加紧了,资金要提前到位,要让市里边看到你们的实力,我也才好说话。”孔敬原一咬牙道:“今年年底之前务必把这件事情搞定,趁着现在他们都还没有把市里情况摸透,我们得把这一步棋走稳走踏实。”

  “老刁,我看你对那姓赵的很忌…障啊,你这种心态就容易出问题。”老潘不担心事情本身,倒是有些担心孔敬原的心态“我就不信姓赵的是三头六臂有金州不坏之身,是人就有弱点,难道说姓赵的才三十岁不到就没有七情六欲,就没有一点爱好喜好?”

  “老孔,如果你真的觉得这个家伙可能会成为我们这桩事儿的拦路虎,就得异提出来,老辜那边有的是处理这种事情的高手,交给他们来处理。他喜欢钱,咱们就凑合他,找个机会让他下水,保不准还结识一个新朋友,一起发财;他喜欢女人,那更简单,女犬学生,白领丽人,空姐模特,外国妞,让他乐不思蜀,他想包养也行,咱们替他把一起安排妥帖,保证让他觉得和我们一起合作既保险又安全;他想上爬,那也行,咱们不是没关系,只是不愿意动而已,真要有兴趣,替他牵线搭桥和领导见见面坐一坐,需要花钱咱们替他出,怎样?”

  孔敬原微微颌首“老潘,你说的没错,狡免三窟,我们是得有几手准备,我通过一些关系在宁陵那边了解了一下,这家伙好像不爱钱,要说想往上爬这是必然的,但是这家伏背景很深厚,据说和省委宁书记都能扯上些关系,不过听说这家伙在宁陵那边很风流,很有些花边新闻二

  孔敬原说到最后时,嘴角忍不住露出一抹微笑。

  不爱钱只爱女人?我还真没听说过二喜欢女人能不爱钱?女人都爱钱,你想在女人面前显摆,要满足女人的**,能不要钱?陪女人去巴黎香港购物不要钱?带女人去北海道洗温泉阿尔卑斯滑雪不花钱?双宿双飞去马来西亚澳大利亚潜水度假不要钱?就凭他那点工资,他凭啥能博得女人欢心?就凭他长得帅还是床上功夫高?”

  老潘一脸不屑,似乎在这方面受过什么刺激一般

  “我呸!不喜欢钱,那是因为钱不够多!只要他喜欢女人,就没有说不喜欢钱的,这年头啥拍拉图的精神恋爱早就没有场了,啥东西都可以论钱卖,感情也一样,没钱就没感情!钱可通神,钱是万能,没钱万万不能!”

  孔敬原没有理睬老潘有些失态般的叫嚣,自顾自的道“看来我们还得下些上夫,你让老辜他们在宁陵那边仔细了解一下这家伙的情况,然后再来有针对性的确定怎样对付这个家伏,咱们不能让他老拖住咱们的喉咙让咱们喘不过气来,咱们也得捏住他的命根子让他关键时候听话那才最精彩。”赵国栋自然不知道有人想要捏他的命根子,此时他的命根子正随着他的奔跑跳跃而不断跌岩起伏。

  “好球!”

  赵国栋一个漂亮的转身投篮,空心入网,两分有效!

  这是市委宣传部和市文体局组织的为庆祝建党七十八周年举行的全市市级机关各单位篮球比赛,市委办和市府办组成联队,赵国栋虽然篮球打得也不错,但是他一直不太喜欢打篮球,所以在开初组队时就连连推辞。

  只是机关干部们强烈要求市委市府领导与民同乐,而市委常委和副市长中年龄最年轻的市委秘书长萧潮和副市长那若贤都是四十二三岁了。

  萧潮上去跑上三分钟,球没投进一个,连篮球也就摸了两遍就被人招走,下来就一副累得气喘吁吁要躺下送市医院急救的模样;邓若贤好一点,只是两度上篮被人盖帽,让他大受打击,体能也的确跟不上,只能沦为场边超级替补。

  陈英禄亲自点将要求赵国栋必须七,赵国栋伪称自己不会打篮球,陈英禄告诉赵国栋,让他就是按照橄榄球规矩去打也得上阵,赵国栋无奈之下也只有硬着头皮上阵了。

  好在多舞没摸球,但球感还在,壬练了两场下来,赵国栋俨然成为机关联队的主力。

  就凭这一米八的个头和魁伟的身材以及良好的身体素质,在整个机关里也是首屈一指的,机关联队中队员不仅年龄偏大,而且多是文弱书生类型上阵没几分钟都是面色苍白大汗淋漓,那换人的牌子不断举起,也成了球场上一道靛丽的风景线。

  一场球桂下来,赵国栋也觉得有些劲道,这整个队伍里就他打满全场,而且是满场飞奔,不过对于赵国栋来说,倒也不至于吃不消。

  灯光球场下,啦啦队也是呐喊声不断,气氛也是颇为热闹。

  市玉副书记设立峰明确要求各单位在组队的同时也必须要组织啦啦队上阵助威,还将这个问题提升到各部门局行党委党组是否具有凝聚力和战斗力的层次来看待,他自己也亲自组织啦啦队替机关联队男女队呐喊助威。

  “许市长,咋又被轮换下来啦?”赵国栋一边运球一边走到坐在旁边休息座上的许乔身边,笑着道。

  “不行了,年龄大了,体力跟不上了,想当初我可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许乔瞥了一眼这个全身都透露出一副雄性气息的青年男子,汗水把他的运动短裤和背心都浸润得湿漉漉的,扑鼻而乘的汗水气息让许乔很有些不习旧,但是却并不反感。

  赵国栋也没等许乔邀请,便径自坐在了许乔身旁,这是一张三人藤椅,许齐坐了一头,其他机关女队的队员们就没有谁再来靠着坐了,行政级别的鸿沟无所不在,让人下意识的就要划分开来

  “许市长,注意到股市上那支海虹股份没有?”赵国栋随口道。

  “咦?赵市长你也在炒股?”许乔扬起眉毛,白嫩丰满的面庞因为运动过后略略有些红润

  “没有,我对那玩意儿没兴趣,我只是注意到海虹股份的涨势太猛烈了,对了,还有综艺股份,简直成了妖股,一飞冲天啊,连涨一个月,嘿嘿,许市长你感觉到其中有啥味道么?”赵国栋自顾自的道。

  许乔有些搞不懂赵国栋突兀的对股市上的股票的涨跌突然大发感慨是啥意思,许乔在炒股,她也注意到海虹股份和综艺股份的涨势凶猛,先前还以为赵国栋也喜欢炒股要和自己交流一下心得,没想到赵国栋说他不炒股,不炒股,却又提及这个话题,啥意思?提醒自己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许乔有些不高兴。

  “股市起起落落也很正常,海虹股份和综艺股份这段时旬的确涨得很猛,我也琢磨过,这大概和这两只股份拉上网络梭念有很大关系,近期好像不少和网络概念牵扯上关联的股票都涨势凶猛。”许乔耐着性子回答道。

  “许市长果然耳聪目明啊,一眼就看出其中端倪了二”赵国栋笑了起来,互联网沸腾起来了,任何和互联网沾上边的东西的温度都能升高几度,这很正常。”

  “赵市长,你好像有啥话要说吧?”许乔是个爽快人,不喜欢绕圈子,瞅了一眼战况正烈的赛场上,目光落在赵国栋身上。

  “没啥,就是觉得有些感触,互联网产业的热潮正在兴起,而制约互联网产业发展的瓶颈就是硬件设施,我们怀庆市电信部门似乎在这方面十分落后,我听说许市长对于推进我市的电子信息产业很有想法,所以也想和许市长交流一下这方面的体会。”赵国栋也不转弯子,笑了一笑,坦然道。

  “哦?那敢情好。”许乔眼睛一亮,她没有想到赵国栋会提及这个问题,而且还表现出了浓厚兴趣“真没想到赵市长对电子信息产业也感兴趣,我还一直以为我们怀庆都只把振兴机械制造产业作为我们怀庆经济发展的头等大事呢。”

  赵国栋能够听出许乔话语中隐含的讽刺味道,去年初许乔在市政协会议上和几位代表提出了关于利用怀庆科教技术优势,将电子信息产业列为怀庆经济发展优先发展产业和主导产业的提案,但是这个提案送交到市政府办公会上后,却遭到了冷遇,何照成和当时的常务副市长都对这个提议不置可否,实际上也没有给予任何支持,使得这个提案也就无疾而终。

  他也是在参加今年初的政协会时在一个偶然机会下听到这个情况,所以对许乔的印象颇深,这个时候能够提出优先发展电子信息产业并将其列为一个城市的玉导产业,而且还提出了一系列的具体措施,这是需要一些远见卓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