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十七节 潜在盟友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十七节 潜在盟友

  许乔个头不小”朱六八的个喜,加仁身材丰满,皮肤目哮舆宽带运动背心根本无法笼住胸前那一对大波,随着奔跑跳跃汹涌起伙,白生生的大腿和胳膊如洗得干干净净的脆蔫,一张白色手绢塞在运动短裤屁股后边的裤兜里,随着许乔的奔跑而动,牵引了不少人目光。

  随手接过旁边人递过来的矿泉水,没有在意的赵国栋拧开盖子喝了一口就放在一旁,看得一旁的安然火起。

  这家伙也太大套了吧,自己算是克制着情绪替他递过一瓶矿泉水,这家伙居然连头都不抬一下,谢也不道一声。

  重重的哼了一声之后安然坐在了原来许乔坐的位置上,赵国栋才意识到自己身畔已经换了一个人。

  瞅了一眼脸色不淤的气息不匀的黑对珠,健康的肌肤闪耀着一种阳光的诱惑,宽带背心的开口略略有点大,赵国栋轻而易举的就看见了对方腋下背心开口里的墨绿色文胸正在剧烈起伏。

  “安市长下场了?”赵国梳醒悟过来,举起手中矿泉水瓶“安市长替我拿的!”

  “哼,有些人好像看比赛看得太投入了。”安然也觉得自己在对方面前这个样说话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改变。

  “呵呵,那谢刻安市长关心了。”赵国栋不以为忤,宽厚的笑道:“安市长打得挺好啊,咱们市委市府联队里安市长是当之无愧JNP”健将级别啊。”

  “没想到赵市长还有兴致看我们打坏?我以为赵市长是来视察工作来了呢。”安然没有理睬对方的示好,她对上一次对方在市长办公会上的咄咄逼人仍然耿耿于怀,再加上看见刚才赵国栋和许乔两人在赛场边上的旁若无人味道,更是心中不爽。

  赵国栋怔了一怔,仔细打量了一下安然脸色,这才笑嘻嘻的道:“安市长,怎么,还在生上一次开会时候的气?嘿嘿,我已经道过歉了啊,你也知道那时候清欠变现工作逼得很紧,我也是没有办法,如果真有冲撞得罪的地方,改天我请客专门赔礼行不?要不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怎样,悠然居火锅,我知道安市长喜欢吃辛辣的。”

  “哼,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安然也不是不知进退的人,见对方态度相当好,而且语气也很诚恳,方才心中那股子怨气也消散了不少,她本来也就是个直来直去的炮仗脾气,受不得委屈,在赵国栋来之前的市政府班子里年龄最小,又是女性,其他显市长大多让着她几分,没想到赵国栋一来就给她来了一个,下马威,让她简直有些受不了。

  后来虽然知道清欠变现工作难度很大,赵国栋那般做派也是不得已,而且赵国栋随后也为他的态度道了歉,后期清欠变现工作成效显著,但是安然心里还是梗着一块石头,总觉得上一次赵国栋道歉纯属敷衍了事,始终难以释怀。

  不过今天对方态度很好,而且十分诚恳,居然了解自己胃口,喜欢吃辛辣的火锅,这让安然也有些意外,所以虽然嘴巴还是挺硬,但是面色却和缓了不少。

  赵国栋何等了解女人心事的角色,见安然软了。,也就只是微笑不再言语,这个时候多余话语都只能破坏好容易修复的这层关系,赵国栋自然知道守口藏拙。

  “我看你和许市长谈得很投缘啊,讨论什么话题这么起劲儿?”安然本来就是个直爽性格,不喜欢藏藏掩掩。

  “噢,我和许市长在讨论目前电子信息产业发展势头和我们怀庆之间的联系。”赵国栋也不避讳啥。

  “哦,好像许市长在去年就提出来这个设想,但是好像何市长不太感兴趣,嗯,后来许市长也就没有再提起,不过今年的政协会上好像还是有这个提案,只不过好像被压下了。”安然皱起眉头想了一想道。

  “安市长也知道?你觉得这个想法怎么样?”赵国栋饶有兴致的问道,安然性格挺好,赵国栋也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没太多的心机,真的有啥小嫌隙只要挑开说明了,也就烟消云散,不会老是记在心里,当然如果她真记心里了,那就意味着她对你的感觉不一般,就得花心思来解开这个结。

  “许市长的想法很好,但是好像和当时市里边的氛围和环境不太合、拍,我也看过这个提案,应该算是真知灼见。”安然虽然性格直爽,但并非脑子简单,能三十五六岁挣到惠市长位置,而且是一个女性,固然有一些其他原因,但和她本人头脑和能力也分不开。

  “和当时市里边的氛围和环境不合拍?”

  赵国栋略加思索就明白过来,去年初那正是陈英抵和何照成刚刚接任的时候,古耀华事件对吁阵髅庆的影响办在持续发酵,那个,时候要提出振兴电子信且严蟹晒无确有此不合时宜,就算是再好的意见在当时都得服从于政治稳定的大局,怎样把怀庆局面稳定下来,不仅仅是陈英禄和何照成的任务,也是当时省委省政府的意见,至于其他一切都要放在后边。

  “是啊,当时古耀华出了事儿,连带拉出一大帮,人心浮惶,谁还有心思顾这些?”安然美眸凝思“陈书记和何市长一个,抓干部思想稳定,保持政治局面稳定,一个抓日常工作能够正常推行走,确保政令畅通不出大乱子,中心工作都放在维系稳定局面,哪里还有精力来过问其他事情?”

  “那今年呢?”赵国栋皱起眉头。

  “今年?今年你不已经来了么?光是政协提案有多大力度?许市长没有在市政府办公会上提出来,何市长也就乐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其他各自都有各自分管的事情,谁还来关心这些?”安然轻轻——”不过我们怀庆发展电子信息产业的确有优势,只是万事开头难,如何接动这个产业发展,市里边恐怕需要一个系统性的策击,方略,不是光发两份文件,开两个会那么简单。”

  赵国栋默默的点点头,安然虽然年轻,但是也对这件事情看得很清楚,要想推进这项产业发展,光靠务虚不行,那得有切实可行的规划和实实在在的猜施才行。

  终场哨声终于响起,申」关联队以微弱优势战胜了财贸口联队,机关联队的队员们一个个兴高采烈,安然也就势宣扬称赵国栋表态只要机关女队胜了这一场,赵国栋私人请客请女队队员们一起到悠然居火锅吃火锅。

  这一消息更是直接点燃了女队队员们的漏*点,啦啦队们也是吆喝着也要参加,算下来竟然有三十多人,更有胜者有人就直接给悠然居火锅店打电话以赵国栋名义定了五桌火锅,让赵国栋欲哭无泪。

  “安讧长,你可真大方啊,悠然居价接不低吧,这一顿吃下来没有两千块钱不行吧,你得出一半才行。”

  坐上赵国栋的别克新世纪,安然轻轻一撇嘴“赵市长,你好歹也是咱们怀庆的副市长,就请机关女干部吃顿饭也这么难?你以后还需要不需要咱们女干部的工作支持了?”

  “安然,你少给我用大帽子扣我,你也是副市长,我只说请你一个,人,咱们俩单独幽会,谁曾想到你要一下子把这么多人都请到?我没承诺,拒绝负担。”赵国栋开着玩笑调笑。

  “行啊,单独妈会发展发展也行,不过悠然居档次低了点,改天你我都回安都了,你再请我吧,今天这顿你得先付了。”安然也不惧,大大咧咧接上话:“橡树岭庄园的英伦正餐,梅公馆或者楚王府的私家菜肴,戛纳印象的法式大餐,我都很感兴趣,随便你安排在哪儿,我肯定到。”

  赵日栋一怔,上下打量了一下安然,然后才笑道:“行啊,安然,你安心把我吃破产啊?”

  安然所说的那几家店都是安都近年来才兴起的高端菜馆,规模都不大,也只卖特色,价格奇贵,一般人根本不敢问津,即便是政府部门一般情况下请客也不敢到这些地方,倒不是花不起,而是担心被人发现就要落个假借公款私人挥霍享受的恶名。

  “吃破产?赵市长还缺这两个小钱?”安然歪着头斜睨了赵国栋一眼,姑父虽然语焉不详,但是却说赵国栋家中富可敌国,也不知道这富可敌国的含义究竟有多重。

  赵国栋也觉得安然似乎话中有话,但是一时间却猜不透对方话语中含义。赵国栋家庭经济状况综合蔡、柳、熊等人的意见,没有必要让太多人知晓,蔡正阳和柳道源以及熊正林分别通过不司渠道把这个信息传递给了省里边宁、应二人以及省纪委书记廖永涛三人。

  安然似乎不大可能知晓这其中底细,但是能说出这番话来却又让赵国栋有些好奇,若是安然真的知晓了自己家庭状况,那也就意味着安然和省里边的主要领导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

  这顿火锅吃得相当高兴,赵国栋也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拉近自己和机关干部们之间的关系,市委办市府办以及管委会一大帮子男男女女也都纷纷向赵国栋敬酒,还有此泼辣点的女性也都询问起赵国栋家庭情况,听得赵国栋尚未结婚,都纷纷表示要为他物设一个……直到赵国栋表示自己已经订婚很快就要结婚,这些人方才作罢。

  兄弟们有票攒着点吧,等俺爆发时候也希望能够一天涨几百票得瑟得瑟,现在俺埋头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