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十八节 不一样的天空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十八节 不一样的天空


  从沧浪集团离开返回京里,刘乔就处于一种极度的兴奋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只怕刘家人没有一个能想到,赵国椋背后的家庭居然隐藏着这样一个大秘密。

  先前她对沧浪集团就比较了解,这样一个私营企业集团崛起于沪江,但实质上却是发家于安原,即便是现在虽然集团行政和研发总部都处在沪江,但是生产基地却遍布全国各省,水业上主要集中在安原、吉林、皖中、西疆四个基地,药业则集中在安原、皖中和沪江,而且这个集团还参股了金融.、旅游等行业,仅仅是即将竣工的沧浪大厦价值就在十五亿元以上。

  这是一个庞大的商业王国,赵氏家族拥有绝对控股权,而虽然赵国栋或许因为身份原因没有在这个企业集团中拥有股份,但仅仅从她在沧浪集团考察这段时间里的感受,无论是作为赵氏家族成员的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赵长川和副总裁赵德山,抑或是集团常务副总裁屈直和集团副总裁兼财务总监的米玲,都表现出了对赵国栋的绝对尊重。

  如果说赵长川和赵德山对自己兄长尊重还可以理解,但是像集团常务副总裁屈直和另一位兼任集团财务总监的副总裁米玲都对赵国栋异乎寻常的尊重就令人费解了。

  以刘乔的理解,屈直和米玲都已经近乎于现代职业经理人的类型,按照常理这一类职业经理人都坷家族企业中家族其他成员有着天生的排斥感,尤其是这些家族成员想要在企业中发挥影响力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但是两人却从言谈中表露出了相当的尊敬,这.不是那种表面的或者礼节上的尊敬,而是发自内心的敬重,这让刘乔相当惊讶,也让刘乔对赵国栋对于这家私营企业集团的建立究竟发挥了什么作用充满好奇。

  刘乔通过自己手中掌握的渠道查阅过沧浪集团的发迹史,沧浪集团发家于安原宾州沧浪县的沧浪矿泉水开发,并在面三年内就把沧浪矿泉水打造成为了整个中部地区第一品牌。

  这得益于沧浪得当的营销策略,并在央视黄金时段广告大战中掀开了向全国进军步伐,短短几年时间,已经成为全国水业霸主,而且实现了从单一的矿泉水生产经营向制药、旅游、金融、投资等行业的多元化发展,并且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尤其是在制药行业更是如一匹黑马,俨然制药行业的一个新贵。

  刘乔粗略估算了一下沧浪集团的资产,不论沧浪品牌价值,但是以沧浪目前固定资产和经营状况来看,沧浪集团价值都在三十亿元以上,而以赵氏家族绝对控股这家企业来看,家族资产也在二十多亿,这对于明年的中国大陆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或许只有川中刘氏家族可堪一比,但是这个家族似乎却一直隐藏在浓雾中,让人无法窥其全貌。

  沧浪集团最大股东是许秀芹,控股百分之五十,也许除了集团高层几人外,谁也不知道许秀芹是何许人,赵氏兄弟都不过是第二大股东,不过刘乔却知道赵氏兄弟的母亲姓许,名秀芹,就是那个在订婚仪式上少言寡语一脸慈祥的妇女,谁能想到她竟然是拥有十多个亿资产的巨富?

  “你说什么?”鲜有形于色的刘若彤惊奇的睁大眼睛,“我仿佛在

  听天方夜谭。”

  “Daty,天方夜谭不会发生在当今世界,只不过外表迷惑了你的眼睛而已。”刘乔吐出一口烟气,只有在极度兴奋或者抑郁的情况下她才会用吸烟来调剂自己的情绪,而且只限于关系极其亲密的朋友之间,“赵国栋隐藏得很好吧?谁都没有看出来吧?”

  四姐,你好像说得活灵活现如真的一般。

  刘若彤很好的控制了自己情绪,作为一名外交情报官,克制情

  绪保持冷静和理智是最起码的要求。

  “Daty,你好像还有些不相信,你觉得我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撒谎或者替赵家宣扬什么吗?”刘乔也能理解对方此时心境,包括刘若彤和自己在内的所有刘氏家族成员原来总还有一点居高临下的优越感,被这突如其来耸立在面前的金元帝国给打得粉碎了,从感情和现实上都有些难以接受,但是事实就是事实,胜过一切解释,“我想你如果想知道,也应该可以了解。”

  “没有那个必要。”刘若彤微微蹙眉,眉目间似乎有一抹疑惑,

  “赵国栋是长子,他下边只有几个弟弟,嗯,还有一个姐姐,按照四姐

  你的说法,这个沧涤集团是赵氏三兄弟一拼起来的,但是沧浪集至少也有五丰以-工的历史了,五年前赵国栋也不过二十四岁,人在县里当小警察,你觉得他有这份才干能够带领两个弟弟一造这样一个企业?”

  “所以我也一样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事实如此,Ja且我能感觉到赵国栋在这个家族中拥有绝对权威,无论是赵长川还是赵德山,他们两兄弟对赵国栋那种毫无保留的信任,我感觉得出来。”刘乔徽微笑道,“也就是说赵国栋对于这家企业有着生杀予夺的大权,甚至超过了赵长川和赵德山两兄弟!”

  “那又怎样?”刘若彤有些看不惯自己四姐嘴角那种怪异的笑意,“我刘若彤还是刘若彤,不会因为他家庭有什么变化而改变什么。”

  “噢,Dalaly,想想你可能成为拥有十多亿甚至几十亿财富主宰权的女主人,这份感觉难道不值得令人向往么?即便是你不喜欢这些,但是拥有这份权力的感觉的确很不一样喔。”

  刘乔微笑着摇摇头,养尊处优的人们总是感觉不到金钱的魔力,那是因为金钱的数量不够,没有真正渗入你博生活。

  Dalaly自小在极其优越的环境下生活,小时候又经常随同父母在欧美各国生活,加上大学毕业后就进入普林斯顿学习,这种环境养成了她独立自立的人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对于金钱也看得很淡,但是你可以忽略金成,你却无法否认金钱本身无所不在的力量。

  见刘若彤不以为然,刘乔又道:“我倒是觉得就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赵国栋的不俗,几年白造一个几十亿的商业帝国,你能哞信么?丁般^.砟做郅么?他却在不动声色间挥手而成,Dalaly,或许你也很优秀,但是你却不能无视别人的优秀,我倒是觉得赵囟栋这个人真的很不简单,我甚至有一种想要好好和这个家伙推心置腹的聊一聊的冲动,想了解一下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这颠覆了我对他的认知!”

  见刘乔的情绪有些波动,刘若彤也很是惊讶,自己这位四姐可不是一般人物,中华联合投资的常务董事,也是在国内资本市场可以搅荡起一番风雨的角色,但是却对赵国栋赞不绝口,这不能不让刘若彤感到意外。

  也许刘乔说的是对的,赵国栋的确很优秀,但是和自己有关系么?

  刘若彤在心中微微叹息,她和自己似乎就像是两条路上的人,有交汇在一起了么?

  见刘若彤默然无f6,刘乔摇摇头,她已经觉察到刘若彤和赵国栋并不像其他人眼中那样情投意合,也不像自己期望的那样能渐行渐近,如两条平行线一般,一年前是什么样,一年后仍然是这样,既没有更远,也没有拉近,两个人之间的那种平淡如水的感觉难以躲过和刘若彤关系最密切的她的锐日。

  “Dalaly,我不知道你和赵国栋之间究竟怎样,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赵国栋这个人值得让人看重,无论从哪个角度。当然,我并不以为他值得看重,就要让你勉强自己的情感,我一直以为应该用乐观的态度看待生活,虽然我的生活也不能用成功来形容,我只是说如果你尝试着去认识对方,接纳对方,我认为你也许能够发现崭新的一切。”刘乔沉吟了一下才又道:“如果你真的觉得对方只是一个你用来抵挡外界压力的挡箭牌,或者说你们俩都抱有这种心思,那我要正告你们,不要玩火,婚姻不是可以用来亵玩的一次性用具,它也许会成为你们不可承受之重。”

  刘若彤心中一颢,对方眼光很犀利,嗅觉也很灵敏,自己也许在有意无意间暴露出来的一些什么让对方有所觉察了,刘乔所说的也非没有道理,生活并非狭窄灰暗的,世界也非千篇一律的模式,自己和赵国栋走到了这一步,似乎用这样相敬如宾却同床异梦的方式来度过一生也不大现实,也许自己真的该做点什么。

  四奴,你觉得现在我和他还有选择么?”刘若彤轻轻道。

  “如果你没有尝试,你便无从选择,如果你确定,那无论你选择

  什么,都是正确的,我都支持你。

  ”刘乔淡然道。

  刘若彤微微颌首,不再言语,目光却望向南方,那是那个人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