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七十二节 观感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七十二节 观感

  第七十二节观感

  ,庄也不知道赵市长和邸市长怎么会有那么多知心话要说净城建官员们就在远处等候着这两位大佬,一直等着日头偏西,两人似乎才意犹未尽的从小树林边上走过来。

  赵国栋和一干人打了个招呼便径直离开了,而方雄飞注意到邓市长脸上似乎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怔仲表情,像是被什么所触动,又像是在思索什么。

  赵国栋走得很轻松,和邓若贤的对话是在一种坦诚的状态下进行的。

  赵国栋也挑明了自己的态度,他并不打算针对什么人,而仅仅是针对冶金机械厂改制这件事情,如果说孔敬原引来的企业的确是一家具有实力而企业小兼并或者收购重组之后的确能够给冶金机械厂带来新生,走上一条壮大发展之路,他并不反对,甚至还愿意给予支持。

  但若是谁想在他眼皮子地下玩一出移花接木或者说瞒天过海的花招,掏空企业本身资产,然后溜之大吉,把冶金机械厂这个空壳和包袱留给怀庆,这是他绝不容许的。

  邓若贤也不知道赵国栋为什么有这样的担心,但是既然对方这样怀疑,也肯定有对方的依据,而且根据那若贤自己掌握的一些情况也可以判断出冶金机械厂生产经营状况其实并不像现在表现出来的这么糟糕,产品质量问题和应收款问题都有不少存疑之处,只是限于不好直接插手,很多问题只是存疑。却无法查清楚。

  两人就这个问题好好讨论了半下午,两人都一致认为先暂时不动声色,因为光就孔敬原提出的改制方案本身看不出什么问题,只有等真正进入改制实质性阶段时。才能发现狐狸尾巴。

  “丁”一声轻响。赵国栋含笑端起酒杯,红色的酒液在酒杯中晃荡,“戈部长,今天是尤部长请客,我这个陪客也不好太拘了,您随意,我干了。”

  “国栋,什么陪客不陪客的,今天莲香都说了,纯粹是私人小聚,哪有那么多说法讲究?”戈静很大方,抬手就将酒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这让赵国栋和尤莲香都很高兴。

  “呵呵,那算我说错了,罚一杯!”赵国栋也很爽快,自斟自饮,又干了一杯

  尤莲香有些羡慕赵国栋和戈静之间那种亲和随便,虽然她也努力的想要和这位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拉近关系,而且也的确卓有成效,今天戈静能来赴宴就是一个。明证,但是比起赵国栋和戈静之间的随便,很显然还差了一两个层次

  三人谈及到五月以来中央做出开放住房二级市场的决定历时搅动了房地产市场,各地房地产市场都出现了升温势头,住房商品化似乎已经成了一股无法逆转的潮流。居者有其屋这句话似乎也真的要在中国大地上实现了。

  “国栋,你们怀庆干部职工福利分房解决完了没有?”戈静随口问起。

  “嗯,正在强力推进。立项早就批了下来,就是具体实施上有些难度,主要还是资金问题,我们市里边考虑到民众感受和社会影响,避开了主城区和繁华区域,选择了原来的一片尚未整理出来的荒地作为集中区域,现在土地整理正在进行,估计很快就要进入具体建设阶段了赵国栋一边割下一块牛肋肉,一边道。

  “资金问题解决了?”戈静笑着问道,“这可是你这个常务副市长负责的问题,责无旁贷啊。”

  “戈部长,您应该知道他们怀庆在那个什么国际墓园项目上大捞了一笔啊,一句话,他们怀庆财政是不差钱。”尤莲香也插上话凑趣道。

  “噢,对了,那个苍龙峪国际墓园似乎炒作得很厉害啊,上个星期我途径香港回来,在维多利亚湾都看见了这个墓园的广告,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小龙掩虎踞。等等一系列的描述。我还说这是个啥旅游名胜地呢,结果定睛一看。墓园,而且还在我们安原!”戈静禁不住笑了起来,“国栋,好像这也是你的杰作吧?”

  赵国栋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戈部长,让您见笑了。这不也是没办法么?今年我们怀庆信贷投资公司关于集资退还的兑付第一轮压力很大,各县区第二轮合金会兑付压力也很大,怀庆财政空空如也,当时对清欠变现能拿回多少心中也没底,所以才是挖空心思打主意。”

  ,万

  “所以就搞了这个风水墓园?”戈静含笑反问。

  “嘿嘿,我们怀庆市政府只把它当作一个普通招商引资项目来看待,至于说企业要宣传炒作,那是企业自己的事情。符合法律即可。”赵国栋连忙撇清,“我们怀庆市委市政府是坚决

  吾爱丑贞引福封律沫信的。我们也反对在怀庆讲行纹方面的宵传广1甩然作为业主,人家商业运作手段需要在外地尤其是香港做一些宣传广告,我们当然无权干涉。一国两制的优势么,在这方面就体现出来了。”

  “国栋。你别那么紧张,我不觉得这有什么。适当宣传,就像你说的只要符合工商部门的法规,都是允许的,企业要发展要赚钱,适当炒作那也是一种广告手段戈静满意的点点头。“当然我们**人不信这个。并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必须和我们一样。这有深刻的历史原因和民俗文化沉淀在其中。”

  “谢谢戈部长的理解,我就是担心省里边领导有不好看法,一直有些寝食不安呢。

  。赵国栋忙不迭的道。

  “你会寝食不安?怕是乐得睡不着觉才对吧。”戈静笑了起来,

  “好像秦省长在某个会议上表扬有些地区能够开拓思路不拘一格的招商引资,壮大税源。充实财政,引来不少人议论,我看大概就是指你们怀庆这个国际墓园项目吧?”

  “真的?”赵国栋乐呵呵的搓着手,一副喜不自胜的模样,“那敢情好,能得省领导的夸奖,我心里就更踏实了。”

  “嗯,英禄书记来省里向宁书记汇报工作时对你评价很高,认为省委选择了一个相当优秀干部到怀庆,敢打敢拼。思路广,办法多,宁书记也很高兴戈静点点头,放下手中刀叉,“英禄书记尤其是对你清欠变现工作上的突出表现更是赞不绝口,屡屡在宁书记面前称赞你的政治智慧和搞经济工作的能力不相上下。”

  赵国栋此时心中真的只能用一句俗得不能再俗的话来形容,那就是比喝了蜂蜜还甜。

  市委书记在省委书记如此高评自己,对于自己日后在领导心目中印象自然有莫大好处,这或许与戈静和自己密切的关系有一定关联,但是不管怎样。市委书记能用这样的话语评价自己,无疑是对自己工作的高度肯定,这也不枉自己这半年来禅精竭虑的操劳。

  尤莲香不由的慨叹赵国栋这厮的好运气和鬼点子,一个墓园项目也能出这样大的风头,而且还能捞回这样大一笔资金,也难怪这个家伙能在怀庆市这样快就站稳脚跟”现在经济至上的时代,谁能够搞活经济,谁能够招商引资,谁能够增加财源,谁说话就能挺直腰杆。

  %,正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句话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理解都是至理名言。

  也许是觉的有些冷落尤莲香这个主人,戈静很快就把话题拉回来了,赵国栋也很凑趣的问起了宁陵方面的近况,尤莲香也捡了一些情况介绍,戈静也听得很认真,一顿饭公私兼顾,即要拉近感情,同时也要适当汇报工作,只是对赵国栋来说似乎与私多了一些,毕竟他不是组织部长,政府层面工作要多得多。

  顿饭吃下来,三人心情都不错,尤其是赵国栋,从戈静那里获得了很多有价值的消息,秦浩然对于墓园项目的满意认可。陈英禄和宁法对自己近期工作的评价,这些消息都是千金难买。而且也能够从中观察到省里边工作走势的风向变化。

  戈静吃完晚饭便径直打的回家,甚至拒绝了赵国栋用车送她的建议,拿她自己的话来说。有时候打的也可以体会一种不一样的感觉,能够更直接的观察到安都市的每一寸肌体。

  “国栋。你上哪儿?”坐进赵国栋的别克车副驾,尤莲香身上一丝浓郁的幽香扑鼻而来,蓬松的卷发和和雪白细腻的颈项纠集在一起,一条珍珠项链从颈间一直滑落到深不可测的乳沟中。让人遐想无限。

  “我?尤姐。你上哪灿我送你赵国栋启动汽车。

  “我上哪儿?我也不知道,我现在不想回家去。”尤莲奔宛如象牙般的白嫩脸庞微微阴沉下来,让赵国栋感觉到恐怕尤莲香和她的哪一位之间的关系似乎走到了尽头。

  尤莲香到宁陵任职之前就和她那位关系相当冷淡,完全是凑合在一起,尤莲香离开安都到宁陵似乎对两个人都是一种解脱,两人关系似乎还相对变得平稳了一些,尤莲香有一个孩子,但是从小到大一直跟随着爷爷奶奶,所以两人也是无牵无挂,似乎正是这个原因让两个人关系如白开水一样乏味,进而从平淡变成了冷淡甚至冷漠。

  嗯,几天没有拉票,兄弟们的月票也该攒着一些了吧?今天要奋起求票,三五张不嫌少,三五百张不嫌多,兄弟们让你们的月票把老瑞砸爆发吧!看看今天能涨到啥位置,前面几位也就是三四百票差距,俺要冲锋,老瑞的铁杆书友们,扎起!雄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