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七十四节 知己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七十四节 知己

  肋国栋有此头疼,他今晚是要到翟韵白外歇息的。翟韵魁首企盼呢,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赵国栋实在不忍心说出丢下对方离开饿话、

  看尤莲香的心情似乎很不好,先前小酌时的好心情似乎就因为那一句话而被彻底破坏了,不过这显然不是自己的原因。

  嗯,那走吧,克姐,我们去格莱美印象坐一坐,喝一杯?”赵国栋扭头征询她的意见。

  “随你的便,尤姐今晚就跟着你去漂了,你把尤姐带到龙潭虎穴里,尤姐也认了。”

  瓶红酒对于三个人来说算不上啥,即便是戈静喝得比较少,但是对于赵国栋和尤莲香来说,都不应该是问题,但是在某种心情和环境下,酒的威力往往会成倍数的放大。

  而此时的尤莲香似乎就处于这样一种状态,连话语都变得有些暧昧一般,连赵国栋听着心中都是微微一荡,也不知道是自己神经过敏理解偏差还是其他原因,他总觉得尤莲香这话似乎预兆着什么。

  别克新世纪车牌早已经换了,每一次回安都自己开车,赵国栋都要求司机替自己换上另外一副牌照,这副牌照是赵国栋让唐凌风替自己找的,一副已经报废了的汽车牌照,开到安都也就没有那么显眼。

  吾爱丑泣心

  格莱美印象规模不算大,只是地方较为隐秘,加上已经临近清江郊区,所以生意也算不上太火爆,不过这里设施环境都堪称一流,赵国栋和郑健、萧华山他们来过这里两次,觉得这里挺清静,也没啥闲杂人,也不容易遇上熟人,所以就喜欢上这里。

  从奥热的外边一走进冷毛四溢的包房中,两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这是一个设计得相当巧妙的包房,从外边门进去首先是一个小走廊,然后向右拐才是包房,包房与走廊之间用一道磨砂玻璃隔断遮拦开来,侍应生需要先进走廊然后按铃,获准才能进入包房内。

  而包房内卫生间、舞池、小冷藏柜、饮水机一应俱全。冰块、茶叶、饮料、洋酒、啤酒、香烟、口香糖、水果陈列在冷藏柜中,还有各种诸如牛肉干、开心果一类的零嘴食物,相当丰富。

  “国栋,你经常来这些地方?”

  也许是离开安都时间太久,尤莲香完全没有想到在已经快靠近郊区的这里居然还稳藏着这样一个档次如此高设施如此健全的歌城,停车场里车虽然不算多,但是像桑塔纳或者富康这一类的车基本上看不见,倒是像赵国栋开来的别克、奥迪、佳美、雅阁这一类汽车不少。

  池不常来,不过这里我来过两次,觉得环境不错,服务也挺令人满意,自助式的休憩方式。没有外人来干扰,酒、饮料这些东西都随便消费,到时候有侍应生来清点,你只需要付账就行了。”赵国栋半躺在红棕色的小牛皮沙发里,感受着冰凉的真皮沙发给自己皮肤带来的刺激。

  %,正

  “这边有自动点歌机,尤姐想唱什么歌,我给你点,经典老歌,红色歌曲,流行情歌,新潮歌曲,一应俱全,尤姐,想唱什么?”赵国栋站起身来,拉开冷柜,随手拿出两听可乐拉开,递给尤莲香一罐。

  “我不喝可乐,国栋,开瓶酒吧,我们俩喝。”尤莲香摆摆手。

  “尤姐,还要喝啊?”赵国栋怔了一怔,看尤莲香这情形,他担心喝醉了出啥事儿。

  “怎么,怕我把你喝穷了?今天你尤姐请客,你随便喝。”尤莲香凤目一瞪,美眸溶溶。看得赵国栋心中也是微微一颤。

  “尤姐说哪里话去了,我们俩难道还说这些?”赵国栋赶紧拿出一瓶酒来,也没看牌子就用开瓶器扭开。

  包房里音响效果极佳,赵国栋试着唱了两首老歌,,感觉很好,兴致也来了,又唱了两首。

  赵国栋很少有这样的兴致,借着酒意好生发挥了一场,几首多年前的老歌也能唱得有滋有味,比不上原唱,也算是赵国栋上佳表现了。

  放下话筒,赵国栋才发现尤莲香似乎有些落寞一般,正有一口无一口大口抿着酒,白嫩丰满的面庞上红晕渐渐浮起。

  “怎么了,尤姐?”赵国栋心中一动,紧挨着尤莲香旁边坐了下来。

  “没什么,你唱你的,国栋,你唱得很好,我很喜欢听,你去唱吧。”尤莲香摇摇头,端起酒杯,赵国栋也无言的端起酒杯和对方轻轻碰了一下,然后摇摇头,“尤姐,你好像有什么心事,工作不顺心还是家里事儿烦心?”

  “家里事儿?家里能有啥事儿?。尤莲香有些慵懒的仰靠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一只手摇晃着酒杯里的酒液,一只手抚在沙发上,悠悠的道:“也就是那样,一个星期回家一次,看看孩子,冷锅冷灶的,各有各的事情,各忙各的事情,这不是很好么?”

  赵国栋能够听得出尤莲香话语中隐藏的意思,冷锅冷灶,意味着她的家庭生活似乎早就失去了往日的热情和快乐,步入了冰冻期和厌倦期,不过赵国栋可不想接这种话题小你就是神仙也难断这种事情。

  “那尤姐是工作不佩心喽?你是组织部长,掌握着全市干部的官帽子,难道说还有啥烦心事儿?”赵国栋有意活跃气氛。

  “哼,宁陵这塘水难道你还不知道?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坐在这个位置上才知道这活儿不好干。

  尤莲香稍稍振作了一些,“难怪章天放忙不迭的跳出去,我填进来才知道这里边的难处。”

  “怎么,黄凌那里不好处?”赵国栋敏锐的觉察到了尤莲香话语中流露出来的意思。

  尤莲香犹豫了一下,没有吱声,只是端起酒杯重重的抿了一口。

  赵国栋心中一动,以尤莲香的性格,严立民这个副书记是肯定奈何不了尤莲香什么的,但是黄凌不一样,黄凌是市委书记,一把手,再且性格强势霸道,如果尤莲香和黄凌搞不拢,再有一个一直想找机会给尤莲香穿小鞋的严立民从中兴风作浪,那尤莲香日子可真就难过了。

  不过在赵国栋印象中,尤莲香和黄凌关系处得不错,要不然就算是自己从中替她在省委组织部这边牵线搭桥,尤莲香也未必能如此轻松的从市委秘书长转职到组织部长这一角来。但是才短短半年多时间,难道两人关系就出现了变化?

  见尤莲香不吭声,赵国栋也不追问小只是静静的陪着尤莲香喝酒。

  浑厚的《三套车》原唱在包间里回荡,赵国栋伸手捡起落在地板上的车钥匙,无意间一抬眼却见灯光下尤莲香套裙下露出一抹缝隙来,紫红色的底裤将**包裹得紧紧实实,甚至连私处形状都隐约可见。

  也许是受到酒精刺激,也许是凯觎已久,也许是潜在的**积压太久,赵国栋只觉得一股昂扬之气从小腹间窜起来,竟是压抑不住,他不得不变换一下坐姿来掩饰自己身体的生理变化。

  “黄凌不是你我之前想象的黄凌。”尤莲香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走了大光,胯下春光被赵国栋瞅了个正着,她正在认真的组织着自己话语。“原来的一切不过是表象。”

  尤莲香的话语将赵国栋从无限意淫中拉了回来,他吐了一口浊气,幸好这个话题有些吸引力,否则赵国栋不知道自己这股昂扬浊气会不会无限膨胀。

  “怎么,他怎么了?”赵国栋已经隐约感觉到尤莲香对黄凌的失望源于哪方面,毫无疑问,坐稳了位置的黄凌恐怕要旧态复萌了,狗改不了吃屎,在宾州如此,在宁陵亦是如此。

  “黄凌魄力和能力没说的,现在宁陵开发区发展势头很猛,今年上半年已经有十六家企业进入开发区,其中有三家投资郗超过六千万,西江区那边临港工业区也进入了全面推开阶段,曾令淳延续了你的政策,一方面加大基建投入,一方面大力招商引资,和黄集团入主宁陵港事宴已经进入实际操作阶段,可以说形势喜人。”尤莲香话虽这么说,但是却感受不到半丝高兴的味道。

  “这是好事啊。我也知道宁陵今年上半年经济增幅只怕要排在全省前三。除了建阳之外,只怕永梁和宁陵都只在伯仲之间。”赵国栋点点头,同意尤莲香看法,“难道这有什么不对?”

  “哼,我没说发展有什么不对,但是我也听到一些反应,开发区不少土建和基建工程都被一家来自省里的公司拿下,都说这家公司老板和黄凌关系莫逆,西江区那边也一样,临港工业区土地整理工程全都被这家公司接下,根本不经过招标,宁彼本地建筑企业反应不小。”

  尤莲香目光膘向赵国栋,她不相信赵国栋会不知晓这些情况,赵国栋在宁陵根基比她甚至还深,虽然她现在已经是组织部长,但是赵国栋一手提拔的角色现在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这些人都和赵国栋保持着相当密切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