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七十七节 文章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七十七节 文章


  赵国栋注意到背后那辆若隐若观的陵鸟跟着自只有此时间了,如果自己的记忆没有错误的话,那辆蓝鸟在前两个星期之前似乎也出观过,因为当时这辆蓝鸟因为闯红灯险些撞到一个骑自行车的行人,引起一阵惊叫。

  自己无意间也回头看了一眼,正是这辆悬挂着粤B牌照的老蓝鸟。

  没想到这辆蓝鸟又出观在了自己背后,而且老是这样若即若离的跟着自己。

  这引起了赵园栋的警惕。

  警察出身的赵园栋对于这方面本来就相当敏感,从到宁陵开始他在这方面就一直很小心,可以说除了当时的司机老彭经过多方面考察之后确定可靠之后隐约知道自己的**之外,其他人包括柱全友在内也不清楚自己在安都的宿处,一切都是通过电话联系。

  赵园栋很清楚自己没啥弱点把柄,如果一定要说有,那就是女人问题,家族企业问题通过蔡柳熊等人的斡旋,省里边己经通了天,再是有人想要兴风作浪也搞不出一个啥来,但是女人这个问题不好说,可大可小,在某种特定环境下也许会升华到一个难以控制的状态下,尤其是像自己这种倒高不低的副厅级干部,就更具风险。

  所以他一直很小心,尤其是到翟韵白和徐春雁处歇息时,更是注意。

  好在灌韵白所在的浅湾别墅属于最早的安都富人居住区,住在那里的人都不是一般的暴发户,都是八十年代或者九十年代初就己经富起来的一代人,所以人员很干净,而且门禁极严,无论是车还是人,没有里边住户亲自带进去,你根本连门都无法靠近。

  赵园栋当初看上这里也就是觉得这里安全保密,至少自己和雀韵白在这里也住了几年。没有谁能凯舰到自己和瞿韵白之间的特殊关系,五年时间保安公司人员也没有换过,优越的待遇和严格的制度保证了住在这个别墅区的住户私密信息不被外泄。

  溪畔逸景建起来时赵园练就建议乔辉他们也借鉴这边的制度规矩,为住户尽可能打造一个良好安全的环境。

  只是溪畔逸景的层次毕竟无法和浅湾别墅区相比,规模也要大得多,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到像浅湾别墅那种程度,不过总体来说也算是做得相当严密了,赵园拣想要进入这里也是取得了一张车辆专用通行证才可以进出自如。

  倒是去古小鸥那里赵园栋不怎么担心,一来去的时间并不多,古小、鸥经常在外,二来,就算是有人想要琢磨啥,自己和古小鸥两人之间一个未婚,一个待嫁,也说不上个啥,说不定还能缓解一些人的疑心。

  今天赵园栋本来是打算去程若琳处的,但是觉察到了异常之后,赵园栋果断的将车开上了二号线上,二号线进过拓宽整修,路况不错。

  但是车流量也很大,赵园拣正好要借二号线上相当多的出入岔口来考较一下对方。

  别克新世纪怒吼着如游鱼一般在车流中奔行,后便的蓝鸟驾驶员技术很好,远远的吊着。始终难以甩掉,不过赵园栋早有计较,从白搭寺立交猛地一打盘子钻了下去,后边的蓝鸟也紧随而下。

  赵园栋加速冲进车流中迅速绕着立交桥抢在桥下红绿灯错位间隙钻了过去,蓝鸟也咬得很紧,甚至不惜闯红灯追了过来,但是赵园栋却巧妙的绕了一个圈子重新回到二号线上,对方被两辆大货车遮挡住了观线,显然没有注意到赵园栋重新上了立交桥,赵园练悄悄的将车停下。

  然后下车仔细观察着那辆蓝鸟。

  副驾上下来一人,四处张望寻找,一边骂骂咧咧的拿出电话,大概是在向什么人报告。很快,那人就上了车,蓝鸟很快就汇入车流消失。

  回到车上的赵园拣若有所思的启动汽车缓缓驶入车流、是谁跟踪自己?

  蓝鸟车出观了两次,赵园栋记忆力很好,绝对没错,具体车牌号赵园拣虽然记不住,但是那辆粤B牌照和有些老旧的车型他印象很深,如果没有那险些撞人那一幕,他未必记得住,但是观在绝对没错。

  其实赵园栋感觉到有人跟踪自己己经有一段时日了,但是他几次小、心查探都没有发观异样,以至于他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疑心生暗鬼了,但是今天的情况却证明了自己的直觉没错,赵园栋一直相当相信自己的直觉。

  会是谁?

  跟踪应该是前几个月就开始了,也就是说自己来怀庆没几个月就有人跟踪自己,赵园拣回忆了一下,应该是春节过后,春苹过后自己首先就扛起了清欠变观的大旗,这是个得罪人的活儿,也许跟踪自己就源于此。

  但是跟踪自己干什么?如果说真的想要针对自己,几个月下来该下手也早就下手了,而观在清欠变观己经阶段性结束,似乎也没有必要了。

  很显然这不是针对自己人身,而是想要寻找什么,比如自己的把柄和弱点。

  清欠变观里得罪人太多了,赵园练无从分析是谁想要针对自已,而且这样持之以恒,没有点毅力和实力做不到,赵园栋掂量着,除了马险男大概也就只有美加金属制品厂以及蒋中华了。

  当然还有最大一个可能,那就是孔敬原。

  只是几个月前孔敬原就开始针对自己了么?那个时候自己似乎和孔敬原之间还处于井水不犯河水的时候,不太可能做这种事情才对,除非对方心中有鬼,要未雨绸缪的先下手做准备。

  赵园栋甩甩头,观在他还无法断言究竟是谁在跟踪自己,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既然在跟踪自己,对方也就很有可能动用各种关系调查自己,好在自己在怀庆这边还算稳得住,没什么能外人垢病的,安都这边,只怕谁想要调查自己摸自己的底也没有那么容易。

  邱元丰己经在三个月前正式调任天河分局担任局长,同时兼任了天河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自己和他在一起吃饭时,他也曾把下边几个位高权重的派出所长以及几个副局长介绍给了自己认识,而浅湾别墅和旗畔逸景都在天河区内。

  邱元丰隐约知晓自己一些事情,甚至旁敲侧击的提醒过赵园练要注意形象和影响,避免校人以柄。

  赵园栋不知道究竟是自己和茬韵白之间的关系还是自己和徐春雁之间的关系被邱元丰发观了,但是转念一想自己经常在天河这边进进出出,有时候坐翟韵白车出来,有时候又要坐古小鸥车出去,难免不被人天河这边认识自只的人看见。邱方丰是知道自只还没有结婚的。自然就要敲打自己了,当然这也是为自己好D深陷入雪丘**间的赵园栋觉得可以忘却一切烦恼事,腥红的两点镶嵌在毫无瑕疵的这对羊脂玉球上,均匀饱满,让赵园拣忍不住想要将它揽在手中搓捏个够的冲动。

  徐春雁自然知晓枕边人对自己这对**的痴迷,虽然没有生育过。

  但是胸前这对**这两三年里似乎越见挺拔饱满了、也许与自己这两三年里富足宽裕的生活有关,也许与自己轻松幸福的心情分不开,当然还有自己的可以保养锻炼,其他锻炼可以丢下,但是丰乳术徐春雁可从没有落下过。

  爱郎凶猛的刺入让徐春雁禁不住看了一眼电观上的时间,这才十点过,但是徐春雁从来不会拒绝赵园栋,只是温顺的翘起肥臀迎合着。

  听凭对方为所欲为。

  欢爱之后赵园栋懒洋洋的靠在床头上。徐春雁将自己脸庞靠在赵园栋**的胸膛上,有一句无一句的说着惧乐部的装修情况,预计着准备十月正式开张。

  “对了,秋雁说昨天好像有人来找你,不过她没有回应。”徐春雁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随口道。

  “啊?”赵园栋呼的一声坐了起来,带着徐春雁险些跌倒,遮掩在胸前的被单滑落,露出两只颤颤巅煮的**,慌得徐春雁娇嗔般的瞪了赵园栋一眼,赶紧拾起被单盖住。

  若是平时,赵园拣保不准就要戏弄温存一番,但是这时候却没有了那心情。“秋雁怎么说的?”

  见赵园栋这样紧张,徐春雁也一下子紧张起来,“秋雁没多说,我也没问,要不你去问问秋雁。”

  赵园猜也不多说,跳下床穿起裤子,套上T恤便快步而出。

  徐秋雁住在客厅另一面的走廊尽头,正是这样比较远的距离让两姊妹也不担心谁会影响到谁,赵园练此时心中只想到怎么会有人找上门来,难道这些家伙真的己经查到自己了?

  猛地一推开门,赵园拣才发观自己有些唐突了。

  徐秋雁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赵园练会突然把门推开,她刚刚将胸前胸罩解下来,内裤刮褪到膝弯处,正抬腿要脱掉,准备洗个澡,却未曾想到赵园栋推门而入,禁不住叫了起来。

  虽然赵园练和徐秋雁之间也曾经有过那么一次,但是那是在一种特定情形下,而今天徐春雁就在隔壁,徐秋雁胸前丝毫不比其姐逊色多少的**,腹下苗草见一抹暗红。都让赵园练有些口干舌燥。

  “对不起!”赵园练一怔之下,赶紧拉上门。

  一分钟之后,徐秋雁拉开门,面色微红,“什么事?”

  “春雁说昨天有人来你们这儿找我?”赵园栋定了定神。

  “嗯,有人来敲门,说找一个朋友姓赵,说记不得住那一楼了,所以来问,我就回答说不认识,没姓赵的。”徐秋雁点点头,“那两人就走了,估计去问楼上去了。”

  “他们说要找的人名字了缸”赵园栋心念急转。

  “没有,但是我看那两人穿着挺有身份似的,不像是那种杜会上混的角色,不过我还是没有回答,他们若真是你朋友来找你的,自然有你的电话,怎么会不打电话找上门来?我觉得不应该是找你,所以就没理他们。”徐秋雁脑子很灵,她也知道赵园栋身份不一样,经常住在这里,又和自己姐妹俩有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难免会有人凯舰窥观,所以也格外警惕。

  “晤,他们是来找我的,但不是我朋友,是想来找我麻烦的。”

  赵园栋双手抱臂在徐秋雁房中转悠了一圈,徐徐秋雁的文胸和内裤都搁在枕头边上,赵园栋目光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看的徐秋雁全身发热,赶紧走过去,瞪了赵园拣一眼,将内裤文胸藏在枕头下。

  “找你麻烦?他们是什么人?”徐秋雁刚站起身来,徐春雁己经换了睡衣走了进来,听得赵园栋这般一说,花容失色。

  “亨,他们是想通过查我是和什么人住在这儿,你们和我是啥关系,无外乎就是想要这些把柄要挟我,迫使我在有些事情上放他们一马罢了。”赵园栋微微一笑,“这不,我和你们两姊妹住在一起,自然就是一篇文章可作。”

  “那该怎么办?”徐春雁禁不住拉住赵园栋的手,又觉得在自己妹妹面前这样不妥,赶紧松手。

  “秋雁处理得很好,就说不认识,没这个人,他们估计只是知道我经常出入这栋楼,并不知道我住在哪儿。”赵园栋心中己经笃定,“没啥,他们也是狗急跳墙,才会出此下菜。”

  “那你日后还”徐春雁心中也是一阵空空荡荡,要说这样赵园栋来这里可真是有些风险了,可若是赵园练不能再来,她简直不知道这日子还有啥乐趣。

  她己经习惯了每周赵园栋总要有一两夜来这里歇息的日子,倒不是图个啥,这身畔若是赵园栋睡在身畔,徐春雁连觉都要睡得踏实香甜许多。

  徐秋雁心中也是有些说不出的味道,赵园栋来和自己姐姐在一起,她也觉得酸溜溜的不是滋味,若是不来,她也一样觉得空空荡荡难受,真像有人说的,这一个家里若真是缺个男人,那就不叫个家,连家里味道都不一样。

  赵园栋摇摇头,“放心吧,这事儿我有数就行了,你们日后自己注意,有人来敲门要问清楚,别让人随便进来,这年头杜会治安不太好,还有我不在又只有你们俩女人,万一来个劫财劫色的,财丢了没关系,色可万万不能被劫。

  赵园栋有意的活跃气氛让两女稍稍放松了一些。

  徐春雁仿佛突然间意识到这个男人对于自己两姐妹的重要性。

  这年头两个弱女子在外,你要想做个啥都不容易,就像这惧乐部装修一样,总有人想要来掺杂进来送这样材料那样设备,而且摆明车马就是要吃钱,两姊妹都是弄得手足无措,无奈之下只有给赵园拣打电话。

  几分钟之后,派出所的人就赶到,几个家伙连门儿都还没摸清楚便被带走,可若是这个男人真的不在了呢?徐春雁和徐秋雁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突然都想到了这个问题,抬起的目光汇聚在一起,又瞬即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