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七十九节 反击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七十九节 反击


  赵国栋有些恍惚。一直到了楼下开车出了地下停车场,****回眸望了一眼'楼上。

  一切如在梦中。让赵圄栋似乎不敢置信真实。

  夜里睡得迷迷糊糊间只感觉春雁下了床,赵国栋也没太在意,只以为去卫生间,但是许久没有回来,赵国栋没有想那么多。

  朦胧间枕边人重新回来,赵国栋也不在意,只觉得上卫生间会这么久,而且上床来也没有像平素那样紧挨着自己,而是翻身以背对自

  己。

  赵国栋也没有想那么多,本来就是迷迷糊糊间,手也就顺势从对方睡裙下探入,如此玉瓷般光滑的丰乳在赵国栋手中渐渐变得灼热起来,翘立起来的两点和不断扭动的身躯证明女人的**已经被调动起

  赵国栋心中暗叹。一次偶然,难道还能再一砍,偶然?但是躺在自己身前的女人不愿挑明。无外乎就是等待自己的表态,她和春雁究竟有啥想法赵国栋不清楚,但是显而易见的是两人似乎有了一种默契。

  **一刻值千金。这种时候赵国栋反而不想多说什么,行动是最

  好的表达。

  许久禾曾'有人开发的沃土花径再度君临,赵国栋又一次品尝了有别于姐姐身体的甘美。

  健美丰腴的身材和春雁驭美甘润身体相比别有一番风味,急促压抑

  的呻吟声里,肥臀猛筛。一次又一次把赵国栋推上快乐的巅峰。

  一直到早上出门,赵国栋也没有见到春雁,反倒是秋雁显得很坦事情都已经走到的步,赵国栋也想了衫一下两姊妹的想法。秋雁也很直爽大方,直截了当的告诉赵国栋她也喜欢赵国栋,和姐姐一样,没有另外再找一个男人的打算,两姊妹就打算这样相依为命。

  话语虽然没有挑明,但是这相依为命四十字无疑也就是对赵国栋的疑问-最好回答。

  此情此境,赵国栋想不出其他言语来回答,他还能说什么,人家都以'赤子之心'相许,自己还能厚颜多言其他?

  他唯有将秋雁抱在怀中紧紧拥了拥以示不负。

  李长江接到赵国栋电话时就知道恐怕又得有啥麻烦事儿Y

  赵国栋给他打电话从来没有啥好事,不过李长江还是相当愿意和赵国栋一起干事儿,至少这位赵市长不像有些人那样整天只会吹毛求疵,真正事情落到实处时便不吭声了。

  滕华明在清欠变现工作中的表现相当出色,避让李长江也是颇为

  惊讶。

  他来市'公安局时间不算长,但是听到的对滕华明的反映并不算好,不少人都反应这个人脾气暴躁性格孤傲,作风武断,不善于团结同志,不尊重领导,当然本事肯定有点儿,要不也不能提拔到经侦支队副'支队长位置上。

  但是-赵国栋在市委常委会上对市公安局抽调人员在清欠变现工作中的优异表现赞不绝口,这让李长江也很是长脸,虽然李长江不清楚赵国栋是听了谁的推荐点名要滕华明,但不管怎么样,滕华明也是市公安局的人,他的表现好坏也就代表着市公安局的战斗力强弱,这对于自己这个上任不久的市公安局局长来说也是值得高兴的好事。

  “赵市长您的意思是有人跟踪您?”李长江汗毛都快要竖立起来了,跟踪一个常务副市长,想干什么?难道谋杀?那可真的成了惊天大案了。

  “嗯,牌照我记不清楚了,但是是一个粤腾牌照的蓝鸟,他们应该不止这一辆车,应该还有其他几辆车,轮换跟踪我,否则我不会觉察不到'0”赵国栎点点头,“我现在还不太明白这伙人意图,但是估计和我手上的工作有关。

  “您有怀疑对象么?”李长江精神一振。

  “没有,但是我来怀庆时日不长,主要开展的工作也就那么几项,算来算去也就是清欠变现得罪人狠了一点,你们可以从这方面入手。”赵国栋也不多言。“这是一桩事情,另外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我听说冶金机械厂改制工作中,有些持不同意见的职工,他们的家属受到外来不明人员的威胁。这件事情,不知道你听说没有?”

  “我听说过了,伞局刑警支队打黑组也派人调查过。因为涉及人员

  都是家属,要么是老人妇女,要么儿童,对于具体情况反映得不是很清楚,估计这应该是***,但

  是这伙人人数不少。受害人都不认识,所以要想找到这帮人难度比较

  李长江心中一凛。起国林从他自己被跟踪避桩事儿一下子转移到冶金机械厂改制问题上。这中间能没有关联?对方虽然没说,但是并不代表没有这层意思。就看自己如何理解了。

  冶金机械厂玫制是孔市长主抓的项目,据说也得到了何市长的全力支持,但是现在安都安宇机械有限公司似乎要横插一脚。表示出了兼并冶金机械厂的意愿。导致了市里边的气氛也发生了一些微妙变化,莩长江作为市长助理又兼着市公安局长,清息自然比一般人来得灵通,安宇机贼据说是赵市长力推而来,这分明就是和孔市长强推的福建嘉华集团打对台,

  “老孽、,你的意思是这桩事儿就这么算了?你知不知道这对企业改制上造成了很坏的影响?企业职工作为企业主人,有不同意见反映,这很正常,也体现了职工作为企业主人翁履行职责的本分,可竟然迈厂遭到了恐吓和'威胁!这是发生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的事情,这不能不让我怀疑这中间是木是有什么猫腻!

  “眼下冶金机械厂改制已经进入关键时段,福建嘉华和安都安宇两家企业都表现出了对我们冶金机械厂的浓厚兴趣『这对于我们怀庆来说是一件大好事。怎样为冶金机械厂选择一家最合适的蕾家,既是-市里边也是企业职工十分关注的事情,我不希望在改制中.:$双什么损害政府形象损害职工利益的状况。

  所以我希望市公安局能够组织精兵强桴沉下去,对这件事情一查到底,这不是一对一死无对证的事情,既然有多名企业职工家属遭到'了恐吓威胁,难道说就摸不出一点线索来?这些人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麻雀飞过还有一丝影子呢,难道就查不出这些人的来头?”

  赵国栋提高了声音,目光沉肃,“长江!弓志,冶金机溅厂的改制是我市&#第一步,这一步必须要走稳走准,我们欢迎外来企业来我市帮助我市企业实现兼并重组,实现互利双赢,但是我们同样需要警惕有些不法商人企图利用我们急于实现企业改制的心理,采取种花接木偷梁换柱的手段来攫取国家财富,损害职工利益!”

  “这一点我在宁陵工作期间就有根深刻的体会,宁陵开发区就是因为急于招商引资。结果被一帮国际诈骗犯利用这种心理所骗,造成政府担保的银行贷款被骗-氙千万,至今仍未追回,开发区一名主任和一名副主任被检察院以渎职罪追究了刑事责任,但这又有什么用,给政府的损失已经造成。恶劣影响经年难以消除,也让老百姓对我们干部素质能力产生了质疑,可以说教训惨痛,所以我不希望在我们怀庆也出现类似情况。”

  李长江听得颇为心惊,赵国栋话语中显然有所擅,只是这种事情牵扯到市里边不同意见。光是一些空穴来风的怀疑当然作不了数,这一点赵国栋也应该清楚。

  孔敬原既然受市政府委托负责$$!作冶金机械厂改制.他李长江也在市长办公会上亲耳听见了何照成全权交由孔径原来负责,市长办公会也有记录,何照成和孔敬原本人都没有提出什么,你赵国栋这个时候来这一番意味深长的话语,无疑就是把自己给推到了一个有些尴尬的境地了。

  见李长江沉吟不语『赵国栋也知道对方的难处,眼下何照成似乎已经和孔敬原走在了一条路上,要让李长江无视这些因素皋插手本来就很微妙的冶金机械厂改制事宜,他当然感到为难,不过李长江也是有些头脑的角色,赵国栋不相信对方栈不到变通的办法。

  ‘长江,企业改制是好事,更是大事,作为一级领导我们有幸任也有义务维护国有资产和企业职工的利益不受侵害,我想只要我们秉着’一颗公心,按照这个想法去做事,党和政府以及人民群众都是支持我们的,就算是一时半刻不理解,但是鸟云总遮不住太阳,该亮出来的始终要亮来。赵国栋淡淡的道:“我想你有的是办法来处理好这其中关系。”

  李长江无语的默默点头,琢磨着乌国栋话语中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