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八十节 复杂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八十节 复杂


  第八十节复杂

  长江回到市公安局的办公室里琢磨半晌,还是有点拿毛一“怎。

  赵国栋不好惹,他既然专门把自己招去定了调子,指名点姓的安排了工作,这事儿若是没有一个交待,怕就是交不了差了。

  句话,还是围绕着这冶金机械厂改制的问题1以至于连赵市长都被跟踪了,李长江觉得赵国栋不太可能拿这种事情来作秀,只是这种情况也就意味着这几乎就是一次真刀真枪的殊死战了。

  想到这人李长江就有些不寒而栗,他不是从公安道上起来的,在靖县当了几年县委书记已经让他习惯于任何事情首先从政治角度上来考虑问题。

  赵国栋对决孔敬原,孔敬原背后站着何照成,那赵国栋弃后是不是站着陈英禄呢?这一点需要搞清楚。

  “陈书记,我李长江,您在办公室么?噢,我有些情况需要向您汇报一下,嗯,那好,我马上过来。”李长江搁下电话。

  从陈英禄办公室回来的路上,李长江就打电话通知了两个人到自己办公室等着。

  知,灿万

  公安局里的效率历来相当高,半军事化的纪律比起普通行政部门来要严格得多,这也是有异于其它部门的主要区别。

  李长江回到办公室时,两个人都已经在他办公室里等候着了。

  李长江摆摆手,示意其他几个人不必拘礼,径直入座,然后简单的把情况介绍了一下。

  会议室里陷入一片沉寂,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老田,这觉得这事情怎么处理?”李长江知道田崖不吭声就意味着这事儿不好办。

  “李局,我不是推杯,要说这事情看起来是简单,可是稍不注意会把咱们给夹在里边,烧得两头都不是人。”田崖叹了一口气,瞅了一眼坐在一旁也是一声不吭的刑侦支队支队长武进波,“老武,你说呢?冶金机械厂那事儿老武给我汇报过,如果真要认真查,也不是查不出来。我们也有侦查方向,只是一来没有造成啥后果,二来这背后的牵扯也多,马涂昌在怀庆地皮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稍稍有些风吹草动,他就能噢出味儿来,咱们局里和他关系好也不是一两个。”

  “是啊,李局,马涂昌都还好说,说他是闻人,那不过也是无聊者抬举他而已,真要弄他,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儿,可是孔市长那边呢?刘书记那边呢?”武进波也抬起目光平静的道:“照您说的,陈书记也没有明确表态,我们怎么动?”

  李长江也沉吟不语,马涂昌本身不算个啥,但是一来此人关系网撒得宽,二来和孔敬原、刘连昌关系密切,这瞒不过人,孔敬原那边都还好说一些,他虽然是常委副市长,但毕竟不分管这一块,可是刘连昌是政法委书记,可以说连自己也得尊重一二,而且自己那位常务副局长余林更是跟着刘连昌合穿一条裤子的角色,真要动他,就得琢磨怎么个,动法。

  可是陈书记没有明确表态,也就意味着某种态度。

  当然这其中味道只有李长江一个人才能品出来。

  陈英禄的确没有就冶金机械厂改制问题多说什么,但是对赵国栋被跟踪一事却很重视,专门询问了情况,也明确表示市公安局要高度重视此事,而对赵国栋被跟踪与冶金机械厂改制有无联系这个问题似乎自动忽略了,这让李长江也是暗叹这头老狐狸滑不溜秋1果然是滴水不漏。

  但是陈英禄对赵国栋安全问题的高度重视似乎也就暗示了什么,要市公安局高度重视,认真调查,这也就意味着只要觉得和这件事情有关联的疑点,均可介入调查,但是这种看法只能建立在各自的理解上,这就是难点。

  这是在押注。

  李长江心中暗叹,陈英禄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是很显然他是倾向于赵国栋一方的,对于自己汇报信访部门反映的冶金机械厂职工上访反映厂里应收款问题和新购设备问题,陈英禄虽然一句话没说,但是李长江感觉得到对方听得很仔细,可见其对这桩事情还是相当关注的。

  吾爱历2心

  “老田,不说了,这事儿必须得查,但是怎么查,我们得讲求艺术。”李长江斟酌终于作出决定:“冶金机械厂改制是目前关系我市稳定大局的大事,所涉及的任何问题都不能从其表象来看,需要认真调查分析其内在深刻原因,像职工家属被恐吓威胁一事,我个人看法还是觉得这中间存在不少疑点,需要彻查,但是因为目前涉及两家外地企业来

  甲兼并重组事骨。所以调杳不官公开和扩大,我的意肿围着手,前期怀州分局和刑侦支队不是做过一些调查么,利用现有材料和线索,先查找人,确定目标之后暂不动,等待时机下手。”

  田崖和武进波都点头赞同,不怕干事儿,就怕领导三心二意拿不定主意,那就麻烦,既然李长江都下了决心,这事情也不难办。

  “至于赵市长这边被人跟踪的事情,我问过他,他表示不要人保护,他这人性子犟,又是警察出身,所以我也不能勉强。”李长江顿了顿,似乎在做什么决定:“赵市长的意思是对外来两家洽谈兼并重组的企业不太放心,担碎市里边被骗,所以我们得查一查两家企业的情况,摸摸他们的底。”

  田崖和武进波面面相觑,“李局,这怎么查?一查不是尽人毕知?赵市长是要查嘉华集团吧?那怎么瞒得过人?”

  李长江脸沉下来:“怎么查我不管,武进波,这事儿交给滕华明来办,他也算是刑侦老手了,现在网升了副支队长,总得拿点成绩出来,你给他安排两三个精干嘴稳的人跟着他跑,务必把这家嘉华集团背后的底摸出来,有啥拿不稳的可以直接和我联系。小。

  陈英禄在李长江离开之后就陷入了沉思。

  他知道赵国栋对于福建这家嘉华集团兼并冶金机械厂一直存有疑义,为此赵国栋也专门就这个问题向他做过汇报,提出了让安宇机械参与竞争这个提议,他赞同了对方的意见,所以才会有赵国栋去安都联系。

  赵国栋的怀疑虽然有些依据,但是都是一些猜测,陈英禄也审视过嘉华集团,至少就目前表现出来的情况来看,嘉华集团要比安宇机械提出的条件更符合市里边的口味,安宇机械提出的条件太苛刻了,如果按照对方的要求,市里边将要付出更多,这肯定不能得到市里边的支持。

  尤其是这件事情一直是孔敬原在操作,让安宇机械参与竞争说得过去,但是若是要明显偏但安宇机械,这就不合适了,何况陈英禄也不太赞同接受安宇机械的这种要求,除非能够证明嘉华集团的确比安宇机械更不可靠。

  吾爱现心

  有人跟踪赵国栋,这事儿听起来挺玄乎,但是陈英禄却不敢掉以轻心,赵国栋工作中个人风格太过突出,锋芒毕露,得罪人难免,但是如果说几个月来一直有人在跟踪赵国栋,这就很危险了。

  不仅仅是赵国栋危险,而且也意味着有人似乎有什么想法企图,否则不会下如此大的气力在这上边,花大力气也就意味着有着更大的图谋,这才符合常理。

  知,万

  这也是他暗示李长江可以在灵活变通的方式下采取必要手段调查的主要原因。

  企业改制本来就是由政府方面在主导牵头,但是赵国栋有句话说得很尖玄,一旦企业改制出现混乱,最终吃亏的还是企业职工和党委政府,经济利益和党委政府形象受损都是不能容忍的。

  但是何照成似乎很看好孔敬原的改制思路,福建嘉华集团的引进也是孔敬原一手操作,现在看起来条件也比较符合市里边的意图,只是赵国栋却对嘉华集团持怀疑态度,认为嘉华集团无法实现冶金机械厂的可持续性发展,冶金机械厂日后有可能会出现二次危机。

  陈英禄对于赵国栋的看法还是相当看重的,他了解过赵国栋在宁陵的表现,对方在搞经济工作上很有一套,可以说目前宁陵经济进入高速发展阶段赵国栋功不可没,而且据陈英禄了解赵国栋是一直相当支持私营企业发展,坚决主张国有企业退出非竞争性行业领域的,但是为什么在冶金机械厂改制问题上却对福建嘉华集团这家私营企业持反对态度,而倾向于安宇机械这家中外合资企业呢?

  究竟是嘉华集团是真的存在疑点还是赵国栋更倾向于本省企业并购?如果是前者,当然没有什么,如果是后者,陈英禄觉得赵国栋就太狭隘了。

  看来还得和赵国栋好好交一交底,了解一下对方内心想法,也得提醒一下对方注意注意分寸,毕竟何照成是市长,他是副市长。

  默默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