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八十一节 富贵险中求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八十一节 富贵险中求


  縢华明知道自己已经被深深的烙上了赵系印痕,事实上上他也知道自己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赵系,赵国栋一个常务副市长就算要收编人马,也不会看上自己这种科级干部。

  从经侦支队副支队长到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副科到正科,自己只用了三个月时间就走完,这就是领导的影响力,难怪无数人都为之奋斗,即便是碰得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之前自己窝在经侦支队甚至有一种坐吃等死的感觉,而现在朋友同事看自己的眼光都变化了不少,这种'感'觉让他很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滋味。

  武进波给他交待任务时没有其他人在场,而且也明确告知他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和'李局'长报告,交待下来的西个任务,一个是冶金机械厂改制事宜中部分职工家属被威胁恐吓一事,一件事情是赵市长被人跟踪,以及这背后有没有涉及与冶金机械厂现在的改制有关。

  第一个任务简单,第二个任务就有些棘手了,目标模糊,而且也没有说个明确要求来。这样泛泛的一个枢框,怎么查,查什么,目的何在,涉及范围可否扩大,这一'系列问题'武进波都没有给出答案,只让他看着办,有啥情况不太清楚'可以问一问赵市'长。

  滕华明知道这是武进波在推责'任了,问赵市长?赵市长是常务副市长,但是他不管公安具体业务,如果'自己去按照赵市长的要求来办事儿,出了问题谁来兜着?不可能是赵国栋,那是武进波,还是田崖,抑或是李长江?

  滕华明知道自己没得选择,自打被提提到刑侦支队上这个位置时,他心里就知道很多事情自己无法,拒绝了。

  不过他还是很满足,不是因为从副科到正科这个级别的调整,而是能够重新回到刑侦这个他最喜欢的工作'岗位上,哪怕是平级调动他也心甘情愿,当初自己从刑侦支队被人撵出去,现在自己又回来了,胡汉三既然又回来了,那就得做出点像样的名堂耒。

  武进波还是不错,让自己随便选三个人,而且还可以临时抽调怀州和庆州两个分局的人手。除了'自己的座车外,也还专门调了一辆捷达出来归自己出这个任务使用,虽然旧了点,但是刑侦支队乃至整个市局车辆装备也不宽裕,也算是够对得起'自己了,滕华明不知道这是不是与赵国栋的影响力有关还是李长江的专门叮嘱。

  武进波最后的叮嘱意味深长,这桩事情只有李局、田局和他知晓,其他人都不必知晓,言外之意很清楚,余局和其他同事就没有必要知道了,意思是在挑人时也得注意选口风稳的,胎华明知道这意味着什

  么。

  看来这事儿自己还得去见一见赵市长,这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没有一个明确思路,这事儿的确不好处理,滕华明对于真刀真枪的查案半点不怵,但是这云山雾罩虚头滑脑的玩语言游戏,他就欠缺点火候了,既然被钉上了赵系的帽子,那就尽尽本分吧。

  滕华明来到赵画栋办公室时,赵国栋也在盯着眼前这一大堆资料出。

  邓若贤给了自己不少有用的信息,这就是人脉和影响力,不是自己三斧头两棒槌就能积淀下来的。

  冶金机械厂前三年进'口了几套价值'不菲'成套设备。原来状况都很好,而且还经常聘请国外技术人员来教授,但是企业在质量不太稳定的情况下,依然坚持以培训培养新的技术骨干为名,大规模的让新手操作,据说也使得设备损坏严'重,企业损失惨重。

  这固然舱起到锻炼作'用,但是却不可避免使产品残次品率猛增,而且在不少关键项目合同上都'仍然用新工操作,瑕疵品也鱼目混珠的发往客户,这种明显是破坏企业形象'的行'为居然在这两三年中屡屡出现产品质量出现问题,销售部门回款困难,但是却没有向厂部反映出真实原因。而以朱德超这种'在冶金机械厂搞了多年的老厂长居然也不闻不问,更不采取措施,而是采取拖延的办法,致使企业应收债务猛增,几年下来。应收款已经达到'了五千'多'万,其中有三千多万都被列为了灭,帐。

  总而言之,这中间疑点颇多。

  疑点颇多。但是在冶金机械厂自己的清产核资和审计事务所的报告中,对于这些都有着相当清晰的反映。

  原本进口的那几套花,了将近五千'万的设备,现在因为损坏严重,买不到零配件。已经濒于报废,核价仅值五百万元;应收款五千多万也仅有一千万被认定能够收回,而欠外单位的各种原料款和辅料款以及欠缴的电费、水费、天然气款却高达三千多万尚未支付也就是说现在这家企业本身价值不到六千万,这还是包括了企业这块面积达一千亩的土地。财务账上现金仅有一百万不到,而欠银行贷款和未付原料货款则高达九千万,俨然资不抵债,远远超出赵国栋最初设定的'资侉相抵的底线。

  看到这儿,赵国栋就禁不住使劲在桌案上猛擂一拳,真是打得好主意,这样一个企业连土的带设备白白相送都没有人要,居然还要政府来承担巨大的债务,简直令人发指!

  如困在笼子里的老虎一般,赵国栋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却又无可、奈何,'何照,成依然支持孔敬原的意见,安宇机械在看到了这份报告之后也明显提高飞要价,这正是孔敬原他们想要达到的目的,迫使不明真情的安宇机械退出,最终只剩下嘉华集团一家来接手。

  这个时'候赵国栋才深刻体会到孔敬原为什么死死把这个操作权捏在手中不让其他人插手,有他主导推动,一切进程都变得异常迅速,效率奇高,很快就可以进入实际实施阶段,一切都可以围绕着他的意图来运作,你其他外人只能是雾里看花,根本无从了解真实情况,即便是自己这样花了莫大心思去调查了湃,也还是只能有些疑点,真正证据却是一个皆无。

  滕华明的到来让赵国栋郁闷的心情稍稍缓解,李长江安排滕华明来调查无疑是向自己示好。同时也有点撇清责任的味道,不过赵国栋还是很满意,这种情况下安排人来按自己的意图行事,那也是需要承担一些阴险的,稍不留意,孔敬原和刘连昌都有可能察悉自己的意图,而李长江也许就会被视为站在了自己这边。

  滕华明耐心的听着赵国栋把情况介绍完,脸色郑重,良久才道:“赵市长,武支队只明确说了要查冶金机械厂敌制中企业职工家属被威胁恐吓一事,至于其他,他说得很含糊,主要征求您的意见,您刚才说了这些,都属于臆测,没有证据,而要查的话,至少得找到一个切入点,而且是要足够分量的切入点。”

  “另外我估计如果这冶金机械厂内真有问题,那这帮人只怕至少已经准备了好几年,可以说很多问题不是简单两下子就能查清楚,以您怀

  疑的应收款问题,他们肯定和那边订立了攻守同盟,你这样去查是难以查出问题的。还有设备报废问题,如果买不到零配件,的确可以说设备就报废了,但是也许他们自己有路子能买到,这设备就价值大不一样,但是外人进入去查'这些专业问题,短时间是很难取得效果,而冶金机械厂改制能拖那么久么?”

  滕华明提出的两个问题都是相当现实的,何照成肯定不允许改制事-宜被拖下去,只怕连陈英禄也不会同意,除非现在能够马上拿出确切有力的证据,否则这个进程将无法逆转。

  想到这儿赵国栋就有些上火,难道自己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冶金机械厂落入这帮家伙的手中,而一旦落入这些人手中,原本存在的一切证据和问题都可能随之而消逝湮灭,到时候你就是有心也无力回天了。

  “老滕,就没有一点办法?”赵国栋咬紧牙关道唧

  “赵市长,也不是没有一点路子,不过有些冒险,而且风险很大,光靠我这几个人也根本不够。”滕华明也一直在琢磨怎么来突破。富贵险中求,这位赵市长这么看重自己,自己若是不能拿出一点像样的招数来,也就太对不起对方了。

  “哦?有-风险?”赵国栋眼睛一亮,“有风险怕什么,姓赵的啥都怕,就是不怕担责任!出了问题我来担着!说说,怎么搞?”

  “我是-这样看的,我们可以先从冶金机械厂职工家属被威胁恐吓着手,我们已经有侦察方向,如果花些力气,不难查清楚,另外我们还可以摸一摸他的其他问题,据我们所知,他在多个领域都有问题,包括酒店的容留强迫卖'淫,废旧金属回收公司的收赃,运输公司的强迫交易,我们原来都掌握着一些情况,只是这一动就要大动,那可就是捅马蜂窝,马蜂可是要蛰死人的。”滕华明目光中闪耀着挑衅般的光芒。

  “三大闻人的马淦备?!”赵国栋也笑了起来,站起身来,双手合十轻轻搓*揉着,“真是有意思,有缘啊,行,你拿出想法来,我琢磨一下,就像你说的,这一动就得捅马蜂窝,可我这个人皮厚,不怕·蛰!越'痛越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