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八十三节 介入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八十三节 介入


  库韵白有些忐忑不安的下车,四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晔,

  这是一处私人、的度假庄园,赵国栋把她带到这里来肯定不是只有他们俩这么简单,他也说了是出去吃顿饭,只是把自己拉上外出吃饭还是第一次,这让瞿韵白极不适应。

  两人除了去年春节后抽了几天时间悄悄去了一趟泰国和马来西亚度假时敢公开携手挽臂的出现在公共场所,其他时候瞿韵白都是尽可能的避免和赵国栋走到一起。

  明知道这是不得已的事情,但是有时候瞿韵白也难免有些难受。

  “走吧。”赵国栋走过耒,一抬手示意瞿韵白挽住自己,瞿韵白有些不好意思,犹豫了一下,“国栋,我们俩…”

  “没关尕,都是我两个最要好的朋友在一起聚一聚,你一个人呆家里也无聊,不如出来一起坐一坐,也算认识一下我的朋友,日后也许你还能碰上他们呢。”赵国栋显得很随意。

  素来优雅-自如的瞿韵白顿时紧张起来,先前赵国栋也没说啥事儿,这个时候突然说两个最要好的朋友要在一起吃饭,她立时就停住脚

  “国栋,这不好,万一日后他们。。。”瞿韵白贝齿轻咬,摇摇头。

  “怎么了?怕日后落了把柄在他们手上对我不利?放心吧,这两位都知道你,只是以前没有正式见过面而已,若是真的连他们都要出卖我,那只能说明我这个人眼睛瞎了,做人太失败了,该被出卖,大不了也就不当这个官而已,难道还能饿死?难道韵白你不养我?”赵国栋笑了起来,“走吧,他们肯定都到了。

  瞿韵白脸微微一烫。“那等一下,我补补妆。

  赵国栋摇又苦笑,看着瞿韵白上车,从坤包里拿出化妆盒小心的修眉画唇线,补唇彩,又小心的整理了一下衬衣和短裙,这才下车来。

  女人啊,真是奇怪的动物,先前还不愿意示人,这会儿真要见人了,却又在意起自己给外人的第一印象起来。

  赵国栋挽着'瞿韵白的手走进铺设着原木地板的木楼时,杨天培和乔辉都已经在摆好的桌旁沙发上静候了。

  见到赵国栋挽着一个女子进来,既不是刘若彤也不是古小鸥,杨天培和乔辉都是怔了一怔,但是很快就恢复了脸上的笑意。

  “国栋,怎么才来?”乔辉站起身来,很亲热的迎上前来。

  “嗯,时间也差不弘巴。韵白,乔辉,你叫释哥就行了,培哥你应该认识,我在’江口管委会的时候他也来过几次,你见过的。”赵国栋很大方的一挥手,瞿韵白。”

  杨天培脸上浮起诚恳的笑意,“瞿主任我见过几面,当时我还在江口二建司,去过开发区几趟,瞿主任巾帼英雄,我印象很深。”

  “杨总我'也是久闻大名了,虽然离开江口几年月没有见过杨总,但是杨总大名经常听国栋提及。”瞿韵白妩媚的一笑,优雅有度的风姿让杨天培和乔辟都暗自颌首,这女人难怪能迷倒赵国栋,果典有些不一样的风情。

  “瞿小娅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知道瞿小姐很久了,嗯,喊瞿小姐有些生份,国栋是我兄弟。我还是托大叫你一声韵白吧。

  乔辉吐,很大方,他对这些事情本来就不怎么介意,在他看来,朋友永远都是朋友,兄弟永远是兄弟,不会因为其他因素而影响到之间的感情,他和赵国栋是亦兄亦友之间的感情,这么多年下来,已然牢不可破。

  何况他对瞿韵白第一印象也很不错,至少不像一般女人那样俗气和拘谨。

  “辉哥客气工。”瞿韵白也不多言,只是抿嘴没浅一笑。

  四人入座,菜肴很简单朴素,全是素菜,野菌、野菜外加一些山珍和豆腐,烧、炖为主,不过很显然这是专门厨师来做的,色香味都恰到好处,喝的也是赵国栋送给乔辉的碧**酒,吃起来也是浓淡相宜。

  瞿韵白不知道赵国栋怎么会突然把自己带出来给他这两位朋友见面,她对这两人也有些了解。除了沧浪集团之外,在安原省内私营企业中有着相当飞乡响力的天孚集团似乎也和赵国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瞿韵白知道沧浪集团是赵氏家族控制,但是夭孚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杨天培和这位副总乔辉与赵国栋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瞿韵白就不太清楚了,赵国栋没有怎么谈起过天孚的事情,相反谈沧浪的时间多一些。

  这一餐饭瞿韵白更多时间是在静心倾听,她知道赵国栋带她来绝不会兴之所至,也不会毫无来由,所以细心倾听了解很有必要。

  “国栋,房地产市场是搅动起来了,但是京里的热度还不高啊,价格上不去,现在在过上五天就有一个新盘出来,价格战打得血流成河,那个**’乔辉一边摇头晃脑,一边叹着气道。

  “辉哥,急啥?都是商人,谁还会折本卖不成?”赵国栋不慌不忙的斟了一杯酒。细细抿着,“辉哥,这房地产市场大潮一旦被撬动起来,就再没有人能够挡得住,谁进去越早,谁下手越快越狠,谁就能笑到最后。这个时候大伙儿都还处于朦朦胧胧状态中。都还不敢放开胆子下手圈地,怕政策有个风吹草动,但是我告诉你,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京里如此。沪江如此,安都也一样,全国都一样,只不.过一线城市更疯狂而已,如果不趁着人们逐渐陷入疯狂时候赚一笔,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我们天孚是作高端地产的,目前在京里的两个盘基本上都销售罄尽,回款挺快。但是就是地价也是一个劲儿的往上窜,看得你心慌,不敢下手啊。”乔辉苦着脸道:“许明远拿了三家地,拿得手软,就不敢再下手了,地价潍得太厉害了。”

  “哼,京里三环内那都是永远不可复制的黄金宝地,能拿到一块就算一块,日后你就是捧着钱去拿,都别想了。”赵国栋轻哼一声',“诶下手就得下手。别心疼钱,现在银行贷款利率这么低,如果还不抓住机会,那真的就是傻子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既然入了此门,那就得豁出去的往里钻,拿地,开发,出售。再拿地,开发,出售,周而复始,谁能拿地拿得便宜,拿得位置更好,那么利润就更高,这就要看谁的眼光和魄力更高更大了。”乔辉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我也和明远说了,不要怕砸钱,只要能砸回来合适的地,一切都值得!我打算认明远回安都,京城天孚交给胱在他妁副手带起来的这个新团队来作。明远还是要主导我们安都的房地产开发。这是咱们的根据地。”

  “那沪江那边呢?”赵国栋歪着头问道。

  “沪江那边暂时由戒撑着,我已经招纳了一批人,我这人就是这样,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只是带一带,引他们上道,很快就要脱手,顶多也就是在拿地和资金调度上再帮他们一把,日后都得要他们自己去操作,要不戍花大钱请他们来干啥?”乔辉大大咧咧的道。

  “嗯,我也赞成小稗的意见,我们没有必要事必躬亲,京城天孚'和沪江天孚以及安都天孚都是单独的公司,天孚地产只是负责螯体交金调度,掌握总的土地储备,规划、开发、宣传、销售、回款,一切都由他们各自搞定,我们只看效益目标能否达到。”杨天培神色深沉,“天孚建设我们现在也是采取这种项目式的体制来运作,甭管啥工程,高速公蟑峰,宰,房屋建筑也好,桥梁建设也好,都是由项目公司各审负聿,公司总部只负责资金调度以及质量和安全监督,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发挥各项目部的主观能动性和自主性,充分调动积极性。

  “这办浊好是好,但是公司总部恐怕也得注意加强控制上力,不要让各项目公司失去控制,怎样做到既要发挥项日公司的积极性,又要保证他们不偏离轨道,这就是考验你管理控制能力的时候。”赵国栋插言道。

  几人聊到了目前京城和沪江两地房地产市场的异同。沪江这边还显得波澜不惊,夭孚和沧浪置业联手拿下了两处繁华地段地块,耗费不小,沧浪置业打算和夭孚联手开发沧海国际广场。位于陆家哺金融区核心地段,大厦高六十八层,两百多米,建成后将成备目前'该地段地标性·建筑物。

  沪江天孚乜开始进入沪江浦西的旧城改造工程,这是一个极大的突破,这有赖亍沧浪置业在这边的牵线搭桥以及寿辉在这边的人脉,同时沪江天孚也在积极寻找新的生地,谋求早规划早下手早储备。

  瞿韵白越听越迷惑,赵国栋似乎在刻意的让自己了解天孚集团体运作情况,从天孚的产的发展到天孚建设今年拿下的几个大型建筑工程和高速公路的几个标段建设合同,赵国栋问得很仔细,而杨、乔两人也介绍得很翔实。这让瞿韵白很是不解,她不明白赵国栋把这些'事情让自己知晓的目的何在。

  赵国栋也不多解释,这顿饭也是边吃边谈,氛围很好,直到赵国栋的电话响起。

  “什么?今晚你们就要动手?那几个人抓住了?审查没有?结果如何?'拍了?好!我马上赶回来!”赵国栋搁下电话,“培哥,滓哥,不好意思,我的是了,怀庆那边有事儿,韵白,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