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八十四节 无价宝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八十四节 无价宝

  看见赵国栋急急忙忙拉着一脸歉意的瞿韵白出门,杨天培和乔辉都面面相觑,良久,杨天培才苦笑着摇摇头:“这小子,活生生把人家一个女人一生给毁了,想当初瞿韵白可是全江口县干部里屈指可数的美人,他就这么嚼在嘴里,放在碗里,看着锅里,女人青春有几许,能和他这样没名没份的耗下去?”

  乔辉却是一脸不以为然,培哥,你这是那个年代的思想?这年头,文化、思想、观念都讲求多元化,兼容并包,讲求宽容,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只要不违反法律,不伤害别人的利益,都是允许和提倡的。人家你情我愿的事儿,你操啥心?拿句古人言来说,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

  眼睛一瞪,杨天培道:“你小子少把你那一套堕落糜烂的思想四处宣扬推广。”

  “呵呵,培哥,都是成年人了,这些事情上还是少管为佳。”乔辉笑笑道:“我只认赵国栋这个兄弟,这个朋友,其他一切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他要养情人也好,包二奶三奶也好,影响不了我们和他的关系,我们始终是兄弟,是朋友!而且我觉得这女人也不错,挺有涵养,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种人,就是比国栋年龄大了一点,我倒不知道国栋还有这种恋姐情结。”

  “哼,瞿韵白原来是江口县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现在也在市旅游局担任处长,岂是一般女人能比拟的?”杨天培悠悠道:“赵国栋这小子也是在开发区时就起了花花肠子,没想到瞿韵白也真能被他给花言巧语被骗上手了,还有小鸥,老古每次碰见我都是唉声叹气,说自己生了一儿一女,儿子不争气,女儿却是心甘情愿去过那没名没份的生活,你说这不都是国栋这小子害的?”

  乔辉对于这种事儿倒是不怎么在意,他自己也就是一个不愿意结婚受束待的性子,女人可以有,你要干啥都行,结婚不行,在这方面他倒是和赵国栋有些接近。

  “培哥,你说国栋把这女人带来干啥?这么多年我也没看他把那个女人带出来搁在咱们面前啊,我看就是刘若彤和他也是貌合神离,纯粹就是一政治联姻吧。”

  “不知道,国栋这小子脑子想的东西都是咱们揣摩不透的,不过若是啥都和常人一样,那也就不是赵国栋了,他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杨天培也在琢磨赵国栋今天的意图,“不过我看他的样子倒是像向瞿韵白介绍咱们天孚的情况一般,难道说他想让瞿韵白代表他来咱们天孚?我上次是和母铄说起过,说现在你我主要精力都放在了业务上,咱们天孚还缺一个负责日常行政事务的副总裁,顺口问了问他有没有合适人选推荐过来,当然要信得过的人,莫不是国栋想要让瞿韵白过来?”

  “要说国栋本来也就是咱们天孚最大股东,也是咱们天孚的核心,有个人来代表他也是好事,只是瞿韵白和他没名没份的,这怎么代表?”乔辉皱起眉头,“咱们心里知道她是国栋枕边人,但是董事会其他成员不知道啊。”

  “算了,国你的事儿他自己会考虑,我、们不用-替他担心,走到那一步再说。

  ”杨天培摇摇头,“倒是国栋的提议值得考虑,现在是我们发展的最佳时机,各地房地产都开始出现复苏的势头,虽然还不明显,但真要明显了,咱们也就晚了,我们还得研究一下,步子再迈大一点,你不是说海南那边开始出~s政策清理烂尾楼了么?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捡漏的机会,咱们重新杀回-海南。”

  杨天培的提议让乔辉眼睛一亮,海南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前逃身一直是乔辉最为精彩的一幕,若是那一次没有能脱身,也就没有他现在的风光,但是杀回海南也是乔辉的梦想,杨天培的提议无疑符合了他的胃

  沙漠王子飞驰在路上,瞿韵白心中有些疑惑,本想等到到家再问,但是看样子赵国栋也要连夜赶回怀庆,瞿韵白也忍不住:“国栋,你今天把我带来见他们俩干什么?”

  “怎么,你见见我的朋友也不行么?你又不是见不得人。”赵国栋嘴角微微挂笑,“你是我的女人,他们俩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加兄弟,也是事业上的合作伙伴,当然我是指我的业余事业,我把你介绍给他们,就是要让他们明白你在我心中的地位。瞿韵白心中一阵热流涌动。

  自打知晓赵国栋订婚而且也要很快结婚时,瞿韵白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她不愿意被婚姻枷锁束缚,在她看来婚姻就是爱情的坟墓,婚姻之后两人的感情必然陷入家庭琐务中,感情必然转入平淡。

  她是一个唯感情论者,宁肯保存一份浓郁的情感,而不愿因为一些表面上的东西来约束什么,当然这并不代表她见到另外一个女人要和枕边人结为夫妇而毫无感觉,

  “你是不是有啥想法?”瞿韵白想了一想才道。

  “啥想法?韵白,你一切都给了我,连你人都是我的,我还能有啥想法?”赵国栋笑了起来,随手抚摸了一下瞿韵白丰嫩的面庞,“我只是不愿意见到你工作不顺心不开心而已,要不你换个环境试试?”

  和瞿韵白关系十分密切的旅游局长文彦华调到市教育局当局长去了,这让瞿韵白惘然若失,工作中失去了一个能够谈得拢的同事,这本来就让瞿韵白心情不怎么好,加上新局长是文化局一个副局长调过来的,本来业务不精通不说,而且尖酸刻薄,工作上有爱横挑鼻子竖挑眼,几次对瞿韵白工作指手画脚却又没有说到正点上,这让瞿韵白真有些心灰意懒的感觉。

  赵国栋对瞿韵白心情变化很敏感,瞿韵白也没瞒赵国栋啥,于是赵国栋就萌生了让瞿韵白不干了,去天孚当副总裁的想法,现在天孚集团发展很快,尤其是地产这一块更是呈现出爆炸式增长的势头,以瞿韵白的管理能力,胜任一个分管行政事务的副总裁还是不在话下的。

  “换个环境?你想让我到天孚集团去工作?”瞿韵白也不是小女孩了,但是赵国栋的体贴温存还是让她有一种有郎如此夫复何求的神摇意动。

  赵国栋这样周到细致的考虑,让地心中深处忍不住溢出一份蜜*汁般的柔情,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这句话滚荡在瞿韵白心间。

  觉察到瞿韵白心情似乎有些激荡,赵国栋放慢车速,柔声道:“韵白,你想在哪儿工作,干什么工作,猝不重要,只要你心格开心就好,我就是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工作,快快乐乐的享受生活,如此而已。

  瞿韵白忍不住哽咽了起来,肩头也微微抽*动,却将头扭在一边,赵国栋见此情形,赶紧将车停在了路边,扳过瞿韵白身子,“韵白,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情绪有些波动。”含笑中泪眼婆娑,瞿韵白是极少如此动情的,如果不是心情激动到了极处,更不会在人面前落泪。

  赵国栋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是龙潭郊区一条岔道,天色已晚,车很少,没啥顾忌,赵国栋也就顺手揽过瞿韵白还在微微颤栗的身躯,白皙细滑的面庞红潮泛滥,微微张开格丰唇娇喘吁吁,美眸微睁,柔情若蜜,赵国栋哪里还能按捺得住,乘势将对方身体抱在怀中,喵早已经向着对方脸颊吻了下去。

  这一下如天雷勾地火,再也无法控制,瞿韵白双手勾住赵国栋虎项,而赵国栋也是凶猛的吮吸着瞿韵白琼浆玉液,双手也滑入对方衬衣中「早已解开了对方文胸,卖力的搓*揉起丁来。

  直到对面来车的灯光才将二人从沉醉中惊醒过来,赵国栋和瞿韵白都不知道今天怎么会如此冲动,再一看,赵国栋皮带已经解开,而瞿韵白短裙更是翻卷,真丝底裤早已被褪下一半,露出半边滑腻的丰臀,险些就要真个在荒郊野径玩一出车震。

  清醒过来的赵瞿二人都有些羞涩,也算是老夫老妻了,今天居然性致盎然,半路上就要来这一出情不自禁,好在没有真正控制不住,若是被路人窥得春光,那才是羞煞人。

  赵国栋将瞿韵白送回浅湾别墅之后就换了自己的别克新世纪驱车直奔怀庆,虽然瞿韵白眉目间流露出来的柔情蜜意让他几度想要先欢好一场之后再去怀庆,但是想到怀庆这一战的重要性,战斗已经打响,自己却还在床上盘肠大战,实在也有些说不过去,赵国栋还是咬紧牙关扼杀了自己膨胀的**,毅然驱车离开。

  来日方长,多的是时间来享受这份真情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