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八十五节 连锅烩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八十五节 连锅烩


  第八十五节连锅烩

  芯习栋只花了一个小时就从安都城中赶到了怀庆市公安柑,

  路过赤岩酒店时,一辆依维柯运兵警车和三台微型警车闪着警灯停在酒店门口,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察保持着跨立姿势形成一道警戒线,酒店大门里人影幢幢,看不太清楚。

  周围簇拥着黑压压的一大片老百姓,都在指手画脚的谈论着,车流在这里顿时慢了下来,赵国栋也有意识的放下车窗想要听一听情况反应。

  “公安局的真是吃了豹子胆了,敢动马三爷的堂子?!”

  “这还不就动了?咋也没见马三爷出面露个脸呢?我看弄不好马三爷也栽了。”

  “小声点,别自找麻维。”

  “屁!我告诉你,这种事儿若是都发生了,那说明马三爷可真的要栽了,这是在打马三爷脸啊,他都没反应,说明啥问题?!公安局敢这么干,没有人点头能行么?这么多年难道说这赤岩酒店出的事儿还少了?咋就没见公安局出动这么大阵仗来呢?”

  “那依你说,是上边要收拾马三爷?”

  “哼哼,说不清楚,不过再看看就知道了。”

  旁边人七嘴八舌的都在议论着,突然间人群突然骚动起来了,赵国栋缓缓驻住车,伸长脖子往外看,周围车流顿时停了下来,一大群穿得单薄稀少的女子在警察的押解下列队走了出来,见到外边老百姓这么多,都赶紧要么把头发垂下来遮住脸,要么就举起胳膊半遮掩,或者就用提包坤包挡在面前。

  运兵车满满实实塞了一车女人,三名女警最后上车都只能站在门口。赵国栋看到一个桀骜不驯的漂亮女子被两名女警推推搡搡的推出来,一边不停的乱骂叫嚣着,一边要打电话,却被女警把她手机收缴了,更是引来她一阵谩骂,正是上一次在酒店里碰上那个叫欧小曼的女子。

  看来市公安局这边还是准备得相当充分,几个点一下子全部动手,李长江这一次在这个问题上看来还是下了决心,相当配合支持自己的想法,赵国栋很满意。

  随着车流松动,赵国栋也从新启动汽车,缓缓上路。

  踏进怀庆市公安局赵国栋就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氛,刑侦支队并没有市公安局大楼中,而是在后面的一幢三层楼附属建筑物中,停放在停车场里大多都是一些比较老旧的桑塔纳和捷达,间或也有一两台雅阁、蓝鸟这一类的老爷车,一看就知道是收缴的走私车然后通过财政罚没返回来回到市局的老货,也算是刑侦支队的盖面车了。

  “老田,怎么样?”赵国栋背负双手刚上楼,副局长田崖已经迎了上来。

  “他们还在突审,抓了三人。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三人都是参与了恐吓威胁冶金机械厂职工家属的案犯,辨认已经搞了,三个人中有两个已经招了,但是他们都只说是受一个赵老五的家伙安排去干的这事儿。”田崖陪着赵国栋走上三楼,踏进刑侦支队的小会议室里。

  “赵老五?是干什么的?”赵国栋问道。

  “赵老五是马涂昌手底下的一个得力干将,主要负责废旧金属回收公司的业务,也是一个,二进宫的老油子,老滕他们已经带人去抓这个家伙了,但是估计就算是抓住这个家伙也很难让这个家伙认账,而且就算是他赖不掉,恐怕他也会把责任全部揽在自己身上,不会出卖马涂昌,这些家伙都知道只要自己老大还在外边,他们就有出头之日,马涂昌栽了。他们就更没戏了。”

  赵国栋点点头坐下,“这是肯定的,这种二进宫对于反侦讯都有经验,没有确切证据他们根本就不会认账。”

  “是啊,赵市长,问题在于冶金机械厂这事儿没有后果,他如果咬死不认账,我们也拿他没辙。”田崖叹息道:“现在就看能不能从废旧金属回收公司这边打开突破口小这是赵老五主要负责经营,只要能在这上边突破,就可以把他的罪名定死,也就不怕他乱跳乱叫。”

  “老田,有没有压力?”赵国栋坐在沙发里,注意到田崖脸色沉郁,一支烟接一支烟的猛抽。

  “赵市长,要说没压力那是假话,马涂昌本人不算啥,但是牵扯了不少人都是有头有脸的,如果上边再没有人能扛得起,我们忙乎几天也就是瞎子点灯白费蜡,背一身骂名不说,还得罪人,日后都是在政府这个盘子里舀饭吃的,抬头不见低头见,难免有时候不求到别人脚下,难啊。”田崖也连连摇头。

  %,正

  “嗯,我理解,所以我就说小这事儿要办就得把他办扎实了。

  赵国栋看了看表,“光把赵老五抓了恐怕不行,还得撬开赵老五嘴巴,他不过是一卖命的,收赃销赃为谁忙?马涂昌能脱得了罪?”

  “赵市长,听说您也是干过公安的,你也知道这得要形成证据锁链才行,光是一两个人口供是做不得数的,就算是能把他刑拘了1那又怎样?证据不扎实不充分,最后还不得放人?”田崖苦笑。

  “多,你不把他刑拘了,很多事情你就查不清楚,他在外边和在里边完全是两个概念,发挥的影响力也大不一样。”赵国栋摇头,表示不赞同田崖的意见,“你把他关进去,很多人就觉得这一次也许党委政府走动真格的,事情就有盼头,也才敢说真话,很多原本不清楚的东西就可以浮出来,你搞个什么取保候审保外就医这一类的动作,那他在外边就可以耀武扬威张牙舞爪。普通老百姓就觉得这事儿是水的,他们怎么敢反映揭发他的问题?”

  看来这位赵市长对于公安机关的手段和办法走了如指掌,田崖也得承认赵国栋所言属实,非常事用非常手段,胜败才能论英雄,只要能把这事儿给拿下,不管先前你采取什么方式,那都是可圈可点,拿不下来,你先前做得再好,那也是白搭。

  田崖的电话响了起来,“嗯,抓获了四对卖淫嫖娼的?嗯,涉嫌容留介绍卖淫?还有吸毒的?马涂昌在那里么?没有,是他的情妇?嗯,我知道了,马上把证据固定下来,形成材料,请法制处安排人跟进,嗯,一律刑拘,对,注意关押时候一定要提醒看守所分配好监室,防止串供。”

  “田局,赤岩酒店那边搞定了?”赵国栋已经猜到了是哪儿来的电话。

  “嗯,现场抓获四对,还有吸粉的,算是

  吾爱丑辽心大用古成讨赤岩酒店一直是马涂昌的情妇欧小小曼在二,;沼,还得看下一步的审讯结果。”田崖也是老公安了,知道这种案子都有弹性,就要看被抓获人员如何交代,能不能在这些被抓获马仔们身上取得突破。

  %,正

  孔敬原接到电话时手中茶杯禁不住滑落在地摔得粉碎。

  他努力想要稳住精神,但是脑袋却一阵晕眩,旁边的女人赶紧扶住他,却被他粗暴的一掌掀开:“滚出去!”

  女人惊惶的披上睡衣,拿上床头的胸罩内裤以及避孕套小灰溜溜的瞅了对方一眼,拉开门出去了。

  他只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似乎也一下子变得这样嘶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不是在市公安局里安得有很多人么?”

  妈的,李长江这个野物封锁得好,带队的是刑侦支队的人小但是抽调的警察全是庆州分局的人,我问了不少人,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桩事情。”电话另一头的声音也是气急败坏,“李长江这头老狗够狠,他肯定是早就在算计我了,我的酒店、运输公司还有回收公司全都被他们端了,他们这是在斩尽杀绝,老子要和他们拼了!”

  吾爱丑辽心

  “余林也不知道?”孔敬原努力想要稳住心神。

  马涂昌完蛋了算个屁,问题在于冶金机械厂改制已经在骨节眼上,何照成已经同意按照嘉华集团的意见进行,下个星期就可以签约。可以说胜利已经在向自己招手,只要协议一签,一切就可以正式生效,嘉华就可以进驻治金机械厂,再拖上一段时间,一切都将成为过去。

  要认真说马涂昌真要栽了似乎也和冶金机械厂改制沾不上边。但是孔敬原却知道李长江是没有这么大的狗胆的,没哼哼力人士在背后支持族使,他根本就不敢来这一手!

  陈英禄?有可能,但是可能性不大,以陈英禄的老奸巨猾,断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轻易表态,谭立峰,也不可能,对方对于冶金机械厂改制情况并不清楚,也不可能掺和在这中间来,唯有赵国栋,也只有赵国栋才敢这样作,也不知道赵国栋给李长江究竟许下了多少好处要让李长江来出这个头。

  “余林去省里边还没有回来,我刚和他通了电话,他正在往回赶。”电话另一头的声音说不出焦急,“孔哥,这事儿你得帮我一把。”

  “我帮你?现在我怎么帮你?!”孔敬原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早就提醒他不要再去捞偏门,已经走上正道,却非要想去耍些小聪明,赤岩酒店本来生意就好,你不弄些女人在里边搞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就不行?运输公司这边也是,自己给了他多少方便?还是不满足,总是想把所有工程都揽下来,揽下来吃不消还要分给别人从中赚一笔,你这不是惹得天怒人怨?废旧金属回收公司不用说肯定也有大问题,弄不好还更麻烦。

  想到这儿,孔敬原心中也有些发怵,如果不是找不到合适人选来压制厂里边那些顽固不化的家伙,孔敬原也不会让马涂昌在这事儿里掺和一股子,没这个由头在里边,自己管他马涂昌死活!

  但是现在却不得不琢磨一下怎么来化解眼下的难题了。

  “你给刘连昌打电话没有?”孔敬原渐渐沉下心来,只要马涂昌先溜出怀庆,冶金机械厂的事儿就能继续推进,只要冶金机械厂改制成功,一切都好说,让马涂昌在外边躲上一年半载,今晚上这些破事儿,自己和刘连昌就能慢慢替他摆平。

  “打了电话,可是刘书记电话一直没有人接,也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睡着了。”马涂昌几乎是咬牙切齿了,关键时候这些人似乎都变得模糊起来,这不是要自己命么?千万别逼自己,真要把自己给逼急了,啥都给抖落出来,别以为自己就啥后路准备都没有!

  “涂昌,这事儿你别太急,事情已经出了,我原来就提醒过你,让你别把心思盯在那些小钱上,别去做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情,你就是不听。”孔敬原一边安慰对方,一边转着心思,“我看这样,你先去外边避避风头,我知道你在外边也有些安排,事情得分轻重缓急,我们得把冶金机械厂的这事儿给彻底办好才行,下一周就要签约,签了约就算是尘埃落定了,一切都好说。”

  “孔哥,你这话可不地道,我现在都这样了,难道我的事情就不急?”马涂昌阴恻恻的道。

  “涂昌,这冶金机械厂的事情不是还有你一份儿么?护照你也拿了,冶金机械厂这一宝彻底消化下来也就是一两年的事情,咱们就可以远走高飞,何况现在都这样了,你那些事情都是明摆在那儿,一时半刻怎么摆平?”孔敬原慢悠悠的道:“你放心,有我和老刘在,他们只要找不到你这个正主儿,大事情就得化小小事儿就得化了,只要你没倒,你那些弟兄就还有盼头,就不会松嘴,这事儿还不简单么?你说是不是?”

  电话里一阵沉默,良久才传来马涂昌嘶哑的声音:“孔哥,我信你一次,我先出去避一段时间,但你得给我准信儿,多少时间?一个月,三个月,还是半年一年?”

  “一个月肯定不行,至少得三个月,最好是半年,我这边下帮你运作,老刘毕竟还是政法委书记,你手下犯那些事儿,说大不大。说小小不小,就看怎么操作,只要咬死不认,就翻不了船。”孔敬原心中一松,“你先出去避一避,这段时间最好别给这边打电话,等一个星期之后再联系,估计那会儿这边也该松了,公安局刑拘只有一个同时间,查不出个啥来就得放人,到时候我们再来好好琢磨怎么把这事儿画个句号。”

  “行,孔哥,我听你的,孔哥,我们可是栓在一条绳索上的蚂非,跑不了你,也跑不了我,是不是?”马涂昌阴冷的声音在电话中回荡,话语中隐含威胁,“我好,大家好,我不好,大家都别想好!”

  最后几天了,兄弟们也别藏着掖着了,有票投出来,支持老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