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八十七节 较量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八十七节 较量

  殷景松掂量着手中纹份省纪委转下来的信函。和市里边收到的反映信内容一样。

  看来围绕这冶金机拭厂改制的风波还在越闹腾越大,这事儿棘手。

  内容很简单,反映冶金机械厂资产报表有问题,企业和评估单位勾结,审计部门玩忽职守,人为压低企业设备实际价值,同时应收帐款项存在严重问题,厂领导和销售人员与客户单位相互勾结,订立同盟,本该收回的账款故意打入死帐,厂领导和厂中层干部损公肥私,造成园有资产大量流失。

  帽子很大,也列举了不少证据,问题在于改制协议即将签署的时候,这份反映检举就显得有些突兀了,照理说这样的检举可以不予理睬,前期纪委也介入了对冶金机械厂改制的调查,没有查出具体问题。

  但这封信殷景松却不得不重观,一是省委常委、纪委书记廖永涛亲自鉴了意见,要求市纪委引起高度重观,尤其是在目前园企改制问题迭出的情形下,更应该认真对待,查清楚真实情况,另一个原因殷景松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廖永涛答署意见当天,省纪委就通知市纪委去人将这封信函带回来,而且省纪委办公室主任还专门和自己打电话,请自己务必查实。

  这些小细节都足以让殷景松三思。

  这说明省纪委对这件事情相当关注,而且盯着在。

  但是如果要查,肯定就不可能像上一次一些职工反映问题那样只从表面上过一遍,那样肯定没有什么效果,只是这对眼下即将签署改制协议的市里边来说意味着什么?陈书记和何市长会怎么看待?

  殷景松站起身来,来回跟步,琢磨着这事儿该怎么处理。

  压肯定是压不下的,不管陈书记和何市长怎么想,省纪委既然转来了信函,廖书记也签署了意见,那肯定就得查,但观在是一边查一边照样签协议,还是暂停等调查清楚之后再来签协议呢?

  殷景松拿起信函,这件事情必须要向陈书记汇报,由他来拿主意。

  陈英禄听完殷景松的汇报,又看了看廖永涛亲笔签署的意见,沉吟半晌不语。

  冶金机械厂改制争议很大,不仅仅是厂里边,如果单是厂里边,这很正常,毕竟涉及一千多人利益,有不再看法意见也正常,只要符合程序和法律规定,那都不是问题,但是在市里边内部也一样存在很大的争议。

  赵园轿频频对嘉华集团提出疑议。认为嘉华集团难以承担起冶金机械厂日后复兴的责任,担心一旦无力扭转局面,包袱会重新压在市里边身上,而且可能情况还会更糟糕。

  而孔敬原则针锋相对,认为赵园练思想狭隘。对私营企业有歧观偏见,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妄言嘉华集团不能胜任,纯属主观臆断,毫无道理。

  两人在市政府办公会和市委常委会上都是毫不相让,何照成支持孔敬原的意见,赵园练就成了少数派,市政府办公会也通过了同意嘉华集团兼并重组冶金机械厂的方案,市委常委会也将马上研究,估计目前这种情况下不会有什么问题。

  “老殷。说说你的看法。”

  陈英禄翻来覆去的咀嚼着廖永涛签扯的意见。似乎想要从中嫁磨出一个啥味道来。

  “陈书记,关于这些反映,其实前期就有,当时纪委也查过,但是说实话,那都是浅表性的查了一查,例行公事,而且孔市长也对此有些看法,认为纪委工作影响了改制工作的顺利进行,所以没有查出什么问题来。”

  殷景松抿了一口茶,淡淡的道:“我无法断言治金机械厂改制是不是存在问题,因为这种因为利益诉求得不到满足采取各种方式阻挠改制进行的例子很多,但这是瘪书记亲自签扯的事情,而且您看看签扯时间,来得很急,催得也很紧,证明省纪委对这件事情很重观,加之目下园内因为园企改制引发的风风雨雨喧嚣一时,关于园有资产流失的言论也甚嚣尘上,所以我觉得我们在这件事情上还是慎重一些更妥当。”

  “嗯,眼下关于园企改制和园有资产流失的争论很激烈,理论界和典论界里都各有支持者,我们既要坚定不移的按照中央方针政菜推进园企改革,但是同时我们也要以严谨慎重负责任的态度来操作,严防被人钻了空子,造成园有资产流失。”陈英禄点点头,“你的意思是暂缓签协议,等调查清楚之后再来定论?”

  “我的想法是这样,不过恐怕需要和何市长和孔市长沟诵一下。办请他们和嘉华集团那边解释一下,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和误解,影响了企业正常改制进程”殷景松瞅了一眼陈英禄,才道,‘’当然这只是我个人意见,还得看陈书记您的看法。”陈英禄也有些犹豫,己经过了市政府办公会的事情观在又要搁下来,何照成和孔敬原肯定不会同意,而且很有可能影响到嘉华集团入主的积极性,但是省纪委如此重观的事情,若是不拿出个结果来也不行,明知道有问题还没有查清楚,而签协议,那更不好交代,两害取其轻。

  “这样,还是换一换,老何和老孔那边我来做工作,这边你们几位马上组织精干力量彻查,对提出的疑点问题一个不漏,争取最短时间内有个结果”“陈英禄顿了一顿,”必要时候,我可以和嘉华集团方面见见面,做一个解释”

  “嗯,那好,不过陈书记,信中反映问题多数需要外调,这个难度相当大,而且所需时日也不会短,我们纪委这些人手肯定难以胜任,所以……”需要那儿的人,你安排抽调就行了,公安也好,检察院也好,你去和老李和老谭协调就行了,注意,要选好人”陈英禄最后一句话意味深长,而殷景松也是会意的点点头。马涂昌逃脱的事情市公安局纪委也把情况报了过来,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一位副支队长以及一名大队长涉嫌通风报信,纪委和检察院都己经正式介入调查,马隆昌一案牵扯出不少政法队伍人员,除了市公安局外,怀州公安分局也有一名副局长和治安科长据说也牵连其中。

  “何市长,我不同意陈书记意见!前期纪委己经就这些问题调查过,都是些毫无根据的胡乱攀诬,这个时候就因为省纪委鉴转一封举报信下来,又要推倒重来,这不是把改制当儿戏么?”孔敬原满面激愤之色,”这是在助长歪风邪气,一封信就可以把你辛辛苦苦干了这么久的事情给搁下来,嘉华集团那边怎么想?企业干部职工怎么想?”何照成也有些不偷快,陈英禄和他交换意见时,他也明确提出了查可以查,但是改制签约不应受到影响,但是陈英禄也苦口婆心的解释,并专门提醒自己这是省纪委相当关注的事情、如果嘉华集团真的有意来入主,暂时放一放也不会影响他们的态度,何照成最后勉强同意了陈英禄意见,但是也提出调查时间不能拖得太长。

  “老孔”不要这么激动,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放就放一下,你去和嘉华方面解释一下,不行我和陈书记都可以当面和他们交流一下。

  “何照成宽言安慰对方”纪委那边也有纪委的想法,政府这边也要尊重,我觉得这也是好事,让纪委那边彻底查一查,也让那些躲在暗地里扇阴风点鬼火的家伙们死了那些念头,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挡大势?”孔敬原心中暗自叫苦,看来何照成这个家伙还真是尊重纪委啊。

  这哪是什么纪委的意图,分明就是有人从中设置障碍!

  而孔敬原最为担心的倒不是纪委再来查一遍,就凭市纪委那帮酒囊饭袋,你就是再给他们三个月时间,他们也查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他是担心殷景松借助外边力量来打牌子,这家伙就任纪委书记之后一直没啥表观,平平淡淡的,这也不符合这个家伙的性格。

  公安经侦部门和检察院那边都有一些专门搞这个门道的角色,这些家伙像猎大一样,啥东西落在他们手中他们就能嗅出个味道来,而且这些家伙一旦闻出味道来,肯定就会咬住不松口,那个时候就算是有外力介入想要压下去,风险也要凭空增添许多,孔敬原担心殷景松可能就要走借力的路子。

  这很危险!孔敬原吸了一口气,指望何照成不行,他只能当个出头鸟帮自己争取时间,而这边还得和朱德超商量一下,一些重要的应收款经手人得安排稳妥才行,另外恐怕也得借助外力向陈英禄施压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