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八十九节 突破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八十九节 突破


  腾华明慢吞吞的翻阅着手中的案卷。一边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脸色有些灰白的男子。

  男子三十来岁,穿着相当考究,一件梦特娇冰丝T恤衫,皮带和皮鞋都是闪亮,悬挂在腰际的钥匙扣上一把铃木太子王的摩托车钥匙相当耀眼,只是惶恐不安的表情破坏了他本来还算精神的形象。

  “李平,我就不明白,你一个堂堂正正的冶金机械厂的销售科副科长,咋就会干这种事情?”良久,藤华明才缓缓开口道:“难道你不知道这是犯罪么?”“藤支队,我真没有干其他事情啊,这支枪我也从来没有用过,真的!你也知道,我们是搞销售的,经常要去收款,有时候就得带个东西防身,这也是有一个朋友替我弄来的,说是仿五四式,可从没用上过,我也没有试过”回答的男子一脸沮丧,不时膘一眼藤华明脸色。

  “那你家里那两支火药枪又是怎么一回事?”藤华明不理睬对方,径直问道。

  “那是我喜欢打打野免子,经常去周邻山区去玩玩,所以就托朋友在山区乡下作了两支,您瞧,这么长,谁还能把它当凶器不成?”男子陪着笑脸回答道。

  “嗯,这还有一百二十发五四式子弹,这又是哪来的?”“这子弹是我当兵时候i练没用完的,顺便就带回家来了”男子有些紧张起来,见藤华明这样一桩一桩的挑出来问,他感觉到对方语气味道有些不大对劲儿。

  “嗯,李科长,我不知道你懂不懂法,不知道你明白不明白你的行为己经严重触犯了刑法,按照法律规定,你要被追究刑事责任,至于你刚才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恐怕我得很遗憾的告诉你,你恐怕回去不了,而且按照我的办案经验,你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要失去自由,所以我建议你可以考虑放下心中其他事情,安安心心在看守所里学习一下法律吧。”藤华明不慌不忙的道。

  “啊?藤支队,我没有造成任何后果,我也从来没有用过,你这是……男子一下子叫嚷起来。

  “李科长,看来你真是不懂法,唉,不懂法是要吃亏的,还是让我来帮你学学法吧。”藤华明显得悠然自得:“根据刑法第一百二十八条规定,非法持有,根据有关司法解释,你的行为己经严重触犯了刑法,按照刑法规定,你可能要承担刑事责任。”见对方意似不信,藤华明也不多解释,“这样,李科长,好像你的妹夫就是律师,他很快就要和你见面,等你和他见了面,你再和他好好谈一谈,不过我可以先提醒你,你恐怕是走不掉的,除非藤华明悠哉游哉的等待着李平的妹夫兼律师会见李平,再个小时之舟。李平的妹夫兼代理律师也是满脸疲俸的出来。

  “藤支队,我能和你谈谈么?”李平的妹夫兼代理律师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甭管你用于何处,也不管你是否造成有后果,但是既然被那些狐朋狗友给牵连出来,你就得承担责任。

  “当然可以,我相信我们可以找到共同语言”藤华明也笑了起来,露出一嘴黄斑牙。

  对李平的审讥一直持续到了凌晨三点过,这个家伙的态度和情绪反复很大,像挤牙膏一般,说一点儿,然后又沉默不语,然后一番工作之后,再吐露一点,这样的拉锯战一直持续了七八个小时,其间他固然是疲倦无比,审讯干警们同样也感到精疲力竭,但这就是打的精神战,看谁能熬到最后。

  虽然有他的妹夫做工作,但是对方也知道自己一旦吐露了这些事情,那就是人财两空,但是若是不吐,那也就意味着你在监狱里至少都得泡上七八年以上,这七八年一过,这世界不知道又变成什么佯了。

  当藤华明揉着惺松的眼晴来到赵园练办公室时,把手中的案卷一扬,赵园栋就知道大功告成了。

  利用李平怕被判重刑的心理,藤华明迅速对他展开了心理战,怎样立功赎罪,利用重大立功表观来减轻对自己的处罚,藤华明很巧妙的把话题弓到了冶金机械厂的问题上。

  李平当然也知道藤华明他们的意图,最终还是一点一点的交待了他们这几年来怎样乗承朱德超意图和客户单位达成合谋,做假帐和攻守同盟,将原本早该收回的应收款以产品质量问题撂在一旁,或者收回另作一笔账,最后通过全业改制来消除这些证据。

  这一缺口被打破,整个冶金机械厂的大局便注定不可逆转。

  以观任厂长朱德超为首多达十三名中层干部和销售人员涉嫌职务侵占、伪浩赌目等多项罪名被立案调查,这一桩案子立即在整个怀庆又引起了一片轰动,这是典型的在改革开放中利用手中权力和机会想要假借企业改制侵吞园家财产的案件,尤其是在目前争论正急的情形下,更是成为一个争论的焦点。

  盛夏如火,冶金机械厂一案的喧嚣和马滏昌黑杜会性质团伙案的余波都终于开始平静下来,一个多月的沸腾生活让整个怀庆市委市政府都处于一种高度亢奋状态。

  怀庆己经成为全省瞩目的焦点,《安原日报》甚至用了专版来探讨在新形势下园有企业改制如何建立一套可靠有效的制度来避免被权利阶层吞噬园有资产,探索园企改革新思路,这也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赵园练的这个始作佰者则是大出风头,一篇《旗帜鲜明的推进园企改革,探索建立园企改革的新路子理论版发表,引得无数人侧目,紧接着又是一篇《加快改革开放步伐,为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创造最优环境经济版发表,这两篇都是署名文章,更是把赵园练的名声推上了一个新高度。

  掂量着市公安局送过来的这份申请,赵园栋笑意盈面,“老李,这市政府办公会己经确定了的事情,抓紧时间办吧,嗯,五辆安汽大宇的蓝龙,五辆捷达,另外还有一台依维打运兵车,市公安局这一次充分展观了战斗力,让市委市府相当满意,两起案件都充分说明了我们市公安局是有战斗力的,虽然有个别害群之马,但是瑕不掩晴,我己经向市委市政府请功,年底再来计议”“谢谢赵市长的关心,这两起案件后续都还有相当多的工作要做,另外也还需要和检察院那边沟通,马涂昌也还没有归案,市局也会集中力量力争在最短时间内把这两起案件侦办终结”李长江也是心情极佳,这一波总算是熬过来了,毫无疑问市公安局在这一次较量中充当了主力军,在有些人眼中自己也就成了赵园练的打手帮凶,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谁笑到了最后。

  “嗯,市局的同志们辛苦了,请代我向参展同志们表示市委市府的谢意。”赵园练一边签字,一边道:“我给顾小鹏打电话,让他马上给你们办。”“那就谢谢赵市长对我们市公安局的关心和支持了”李长江含笑站起身来感谢道:“晚上赵市长有没有空,我们市局这一次参战人员也很想和赵市长聚一聚,还请赵市长赏光。”“好啊,我也很喜欢和我们公安战线上的同志们坐一坐,公安是我娘家啊。”赵园猜很爽快的应承下来。

  冶金机械厂问题桶开使得关于冶金机械厂的清产核资工作又需要推倒重来,这一变故相当于直接宣布了嘉华集团入主的希望几乎彻底破灭,关于冶金机械厂的改制方案条件就要大舟度调整,嘉华集团是否还有价值入主就很值得斟酌了,而嘉华集团本身也出观了一些问题让嘉华集团兼并冶金机械厂这个方案化为历史。

  “嘉华集团出了问题?”陈英禄负手走在燕子坪工地上,涂兴运输公司的覆灭并没有影响到工地建设情况,很快就有其他运输企业补充进来填补空缺。

  “恐怕陈书记也知道了吧,观在福建那边听说打击走私风暴开始了,嘉华集团主营是进出口业务,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牵连,他们前段时间一直在这边的常务副总观在人影子都看不见了,打电话也是关机,其他几个联系人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暂停使用了。”赵园栋陪着陈英禄一边走一边道。

  “难道那边没有联系的座机电话?”陈英禄不解的问道。

  “联系过了,那边只是一个办公室服务人员,问啥都不清楚,只说领导在外出差”赵园栋隐隐约约感觉到嘉华集团恐怕也是卷入了那起震惊全园的远华走私大案中去了,只是观在外界还不清楚原委,需要等到盖子揭开时候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