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九十节 霸气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九十节 霸气

  那你打算怎么办?”陈英禄点点头,反问道。

  陈书记,这可不是我的工作,是孔市长的分管工作,而且冶金机械厂清产核资也在继续进行,我想只要资产清理完毕,以冶金机械厂的情况,完全可以找到一个更合适的婚嫁对象。”赵国栋信心十足的道。

  “安宇机械?”陈英禄沉吟问道。

  “嗯,我觉得可以再度邀请安宇机械方面来看一看,如果那些台套设备全都能够补齐零配件发挥作用,仅仅是这几套设备价值都在敏千万,应收款这边厂里边也组成了专门清欠小组,公安部门派有人参加协助他们工作,从前面这几笔情况来看,那些客户单位大多已经知晓了朱德超这伙蛀虫被抓了,十分配合,而且我们也选了两个涉案情况不深的销售人员搞了取保候审,让他们跟着一起立功赎罪,他们表现很积极,取得效果很好。”

  赵国栋拿出自己的意见。

  陈英禄思索了一下才道:“安宇机械方面要价太高,就算是嘉华这边退出了,也未必要选择安宇,我们不必囿于安原本省内的企业,应该把思路眼光在放宽广一些啊,国栋。”

  “陈书记,我还是那个意见,谁来兼并不重要,管它是国企还是私企,或者合资企业,我们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把冶金机械厂这个包袱卸掉这么简单,而是要着眼冶金机械厂日后的长远发展。”赵国栋耐心的陈述着自己的想法和意图。

  “安宇工程机械现在已经是工程机械类全国同行业的前三甲企业,和徐工、三一并驾齐驱,而安宇机械在兼并了宾州矿山机械厂之后,安宇宾州矿山机械有些公司一跃成为矿山机楼的新锐,产品占有率急剧扩大,而且打乔了出口市场,我也正是看到了安宇机械在这方面的快速适应快速发展的高成长性,能够迅速改善一个企业的轨迹,所以我才倾向于由安宇来接手。”

  “我的想法是日后冶金机械厂不仅仅只是我们卸掉了包袱这么简单,还应该成为我们怀庆掀开国企改革进程之后的一个典型,一颗耀眼明珠,机械工业是我们怀庆工业立市工业兴市最重要的产业,冶金机械厂要成为也应该成为我们怀庆机械工业的一根支柱,我们应当让五朵金花重现昔日光芒。”

  陈英禄徼微颌首,赵国栋人虽然年轻,但是思维却相当深远慎密,表现出来的工作漏*点和工作思路他也非常欣赏,尤其是这种立足长远为怀庆日后经济发展着想的想法更是十分难得,不像有些人只母移决眼前麻烦,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至于日后怎么办那是别的领导或者下一届领导的事情,我只管现在,一个年轻干部有这样深远的想法尤为难得。

  “嗯,国栋,你的想法我很赞成,孔敬原这段时间情绪有些低落,昨天他已经正式向我和何市长递交了假条,原因是身体不佳,需要到沪江治病,我和何市长都已经批准了他的请假,所以冶金机械厂改制事情恐怕你还得担起来。”见赵国栋皱起眉头苦着脸,陈英禄笑着拍了拍赵国栋肩头:“年轻人,肩膀上多挑点担子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冶金机械厂改制还只是一个开始,国企改革的大幕才刚刚拉开,任务还相当繁重,你啊,任重道远呢。”

  “陈书记,我不是怕干事儿,也不是推杯,但是您也知道我现在手上工作相当繁重了,开发区这边刚刚有些起色,冶金机械厂这事儿我本想告一段落之后我重点心思花在开发区的规划和招商引资上,另外也打算狠抓一下财政,你这把冶金机械厂改制交给我,我怎么吃得消?”赵国栋态度很诚恳,“我的意思是如果孔市长真的一时半刻回不来,工业这一块也不能撂下,是不是看看由其他哪位副市长来暂时接手孔市长的工作,当然,我可以全力配合支持他,但是不能由我来唱主角才行

  “你的意思是…'?”陈英禄也承认赵国栋的话相当中肯,赵国栋现在工作也相当繁重了,尤其是怀庆开发区沉寂已久,陈英禄也急切希望赵国栋能够拿出他在宁陵时的手段,把怀庆开发区这块蛛网蒙尘的牌子重新擦亮,成为怀庆经济发展的一台发动机,拉动怀庆经济的快速增长。

  陈英禄来怀庆快两年了,乍一看不算短了,但光是理顺怀庆班子和稳定局面就耽搁了一年多时间,这好容易才算是步上**,省里边领导对怀庆期望不小,可是怀庆经济始终没有**呈现出像永梁、宁陵这些地区今年出现的那种强劲复苏势头,这也是当初他为什么对嘉华入主冶金机械厂持支持态度的原因,他真有些等不及了。

  若是这一年一晃又这么无声无息的过去,怀庆经济拿不出一点像样的亮点出来,他这个市委书记的确不好向省里边主要领导交差。

  “邓市长年富力强,工作能力出众,而且又在供电部门担任过相当长时间主要领导,对于工业这一块工作相当熟悉,我觉得他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赵国栋也不客气,既然陈英禄问起他,他也就据实而言。

  “嗯,老邓工作应该没的说,城建、交通和国土这一块,他搞得相当出色,只是他本来工作也相当繁重,工业这一块要真交给他,他现在手上这些工作交给谁?”陈英禄停住脚步,显然是有些意动。

  “陈书记,可以适当分解一下嘛。”赵国栋不动声色的道:“我倒是觉得现在老李挂着这个市长助理有些大材小用,就管管信访和司法工作,难道这个市长助理就该清闲不成?他也是当了那么多年县委书记的角色,我觉得老李可以帮着分担一些工作。”

  陈英禄笑了起来,意味深长的瞅了赵国栋一眼,“你小子,啥都被你算计清楚了,哪有这么简单?”

  赵国栋当然也知道没有这么简单。

  孔敬原经此一遭之后,难免不受牵连,马淦昌和朱德超的事情最后或多或少都会牵扯到他身上,就算是能脱罪,但是一些责任和影响是在所难免的,再继续在怀庆呆下去明显不合适了。

  赵国栋估计陈英禄现在肯定也在考虑孔敬原的去留,当然这还需要和省里边沟通之后才能有个结果,但是现在孔敬原缺位,必须要有人来担着这份工作,陈英禄希望自己暂时担着,那也是很短暂的,迟早也得有人来负责这一块工作,而怀庆以工业立市,谁来分管工业也就意味着可能要进入市委常委。

  邓若贤现在分管的工作虽然权力巨大利益丰厚,但是对于想要在仕途上求进步的人来说,进常委和不进常委那就是两个概念,进入常委意味着你进入了研究决策层,而非常委则只能说是执行层,顶多也就是级别高一些而已。

  而对于李长江来说,他这个市长助理位置也的确有些尴尬,除了兼着公安局长这个位置外,信访和司法工作都属于鸡肋,而信访甚至连鸡肋都不算,准确馀说是光有责任而无成绩的工作,搞好了见不到功绩,没搞好,出了问题,你还得挨板子,而事情你却又没有处置权,只能起到一个上传下达甚至是和稀泥的角色。

  如果他这个市长助理能够分管上城建或者交通这些工作,那身份分量都顿时大不相同了,也就是说,这个市长助理已然开始履行一个副市长的职责,这对于还想前进一步步入副市长角色的李长江来说,其诱惑当然令人难以拒绝。

  不过对于邓若贤和李长江来说,两人想要改变现在的局面光靠咱己这嘴皮子上和陈英禄说一说肯定不行。

  陈英禄不是尸位素餐的傀儡,作为市委书记他有他自己的想法和意图,他器重自己重用自己,并不意味着在任何问题JL尤其是人事问题上也会听自己的意见,他也有他自己更为信任的一些人,比如说组织部长吕秋臣就是陈英禄的绝对嫡系,很多问题上他还要倾听这些人的想法和意见。

  不过赵国栋能做的也就只能做到这一步了,也算是对两人工作上给予自己支持的一分回报吧,但再不知深浅的进言聒噪也许就会适得其反了,剩下的就有看邓若贤和李长江两人自己怎样去活动运作了。

  孔敬原的因病休息的确给怀庆市里带来一些震动,这种时候这种时机,突然因病休息,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但是很快人们的注意力就集中在了谁将顶替孔敬原来分管工业这一块重中之重的工作。

  但是有一点谁都清楚,无论是谁来分管工业这块工作,恐怕都得汲取孔敬原的教训,不和那位年轻的常务副市长搞好关系,其结果就很难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