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九十一节 破结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九十一节 破结

  第九十一节破结

  习栋市长。你可夏是害人不浅啊,怎么会抚荐我来机械厂改制工作?”那若贤一边笑着端起酒杯,一边连连摇头叹息,“你这不是把我推进火坑么?。小

  “啥火坑?就是火坑,也是咱们一起跳!放心,咱们是一根绳子上蚂炸,要死一块儿死。”赵国栋端起酒盅抿了一口这种绍兴黄酒,邓若贤是江淅那边的人,不太喜欢安原这边流行的浓香型白酒或者酱香型白酒1喜欢这种味道更醇和一些的黄酒,“这番波折的罪过都算在我头上了1你还怕啥?”

  “再栋,我知道你说好意,但是这种情形下,这份担子不好挑啊。”

  要说邓若贤对这份工作没有半点兴趣,那是假话,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在怀庆历来都是要进常委的,孔敬原这一黯然落幕,实际上也就宣布了他必须要从怀庆市领导岗位上离开了,谁来分管工业企业这一块,也就意味着他有很大可能性要进常委,邓若贤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赵国栋在陈英禄面前力荐自己取代孔敬原来接手工业企业这一块,心中也是颇为感激。

  “好挑还会找你?你以为陈书记真是让你来休息好要不成?你我都是拉车的牛,要想休息还早着呢。”赵国栋放下酒盅,“陈书记恐怕都和你谈过了,他已经和何市长交换过了意见,孔敬原原来的工作暂时由你来负责,至于你原来的工作现在还没有明确,恐怕你暂时还得担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恐怕你就得辛苦一下。”

  “嗯,陈书记和我谈了,何市长也和我说了说,我就说这边工作也得尽快交出去,城建、交通和国土,这都是耽搁不得的事儿,尤其是咱们市里干部们的住房问题,全市干部都眼巴巴的望着,拖不得,得随时有人盯着看着。”邓若贤点点头。他也知道赵国栋还推荐了李长江,“我也觉得老李可以适当分担一部分工作。”

  赵国栋注意到了邸若贤最后一句话的“适当”两个字,知道他对李长江能够胜任分管城建、交通和国土这几项工作还是持怀疑态度。尤其是这先前没有一点预兆,这样唐突交给对方,还真怕对方给搁了下来

  “嗯,得让老李也有个适应。还有他还兼着公安局长,那边工作也不少。”赵国栋首肯邓若贤的意见。

  “国栋,我倒是觉得可以这样调整,让许乔来分管我现在这一摊工作!然后把许乔的一些分管工作交给老李,你觉得怎么样?”邓若贤看了赵国栋一眼。征询道。这个问题本不该征求赵国栋的意见,主要还是得看陈何二人意见,但是赵国栋现在在陈英禄面前的话语权不小,他的态度对陈英禄意见有很大影响力。

  “嗯,许乔是民主党派人士,你考虑过没有?”赵国栋反问道。

  “正因为他是民主党派人士。所以我才觉愕她更合适,很多领导的压力在她那里就可以被顶住,一些不正确的意见她就可以扛住,何况她是一个女干部。加上也挺有个性。我觉得很合适。”邓若贤小心观察着赵国栋的意见。

  赵国栋沉吟了一下,许乔虽然没有明确提出希望分管城建国土这一块,但是相较于她现在分管的工作,国土城建这一块的确更能展示一个领导干部的能力,前两天许乔和自己无意间谈起工作时,也好像流露出了这么一丝意思。

  “嗯,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这只是咱们俩的想法,还得看陈书记和何市长怎样想。”赵国栋也是从善如流。

  邓若贤心中一宽,他也很担心赵国栋年轻气盛,对于别人的意见听不进,不过看来他是有些多虑了。赵国栋的气度非常人所想,总走出人意外。

  历心

  “国栋,冶金机械厂改制你怎么想?小,邓若贤心中一宽之后也就问及正题。

  “老邸,这是你考虑的事情了,不该来问我。”赵国栋笑笑,但是见到邓若贤只是甩着自己,赵国栋也知道对方肯定是要听自己真实意图,也就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安宇机械条件是好,但是要价太高,这个谈判还有得谈。”那若贤皱起眉头寻思道。

  “嗯,所以你恐怕还得另寻一个合作对象。哪怕合作不了,至少也得让安宇机械觉得有竞争对手,至于怎么操作就看你的了,但是我个人觉得从长远来看,和安宇机械合作应该是一个最佳选择。”赵国栋点点头。

  摸清楚了赵国栋的想法,邓若贤也宽了心,二人放松下来,聊起市里近期的变化,估计孔敬原这一“休息。”只怕处级丰部里也会面临一

  ”

  几桩重要事情放下来,赵国栋终于可以轻松一下了,冶金机械厂改制问题交给邸若贤,赵国栋相当放心小也就懒得再过问。马涂昌涉黑团伙这一案甚至得到了省公安厅的高度表彰,省厅刑侦总队也来人协助指导办案,并部署在全省全国通缉抓捕马涂昌。

  渣在徐春展的奥拓车里。赵国栋汗流如注。

  这辆小奥拓本来空间就小。加上车龄老化,空调也带不动,寒天暑热的,真还不是滋味,看到徐春雁胸前衬衣被汗清浸润,背上也是湿漉漉的,连文胸带子颜色也透出来。

  徐秋雁在开车,她穿得一条,恤外加牛仔短裙,显得清爽许多,只是,恤一样被汗水打湿。

  想起姿翟韵白的雷诺风景和古小鸥的新甲壳虫,古小鸥这丫头甚至还把自己送给她那辆小、车交给乔珊和童郁用,而徐春雁姐妹俩却开这小、破车,赵国栋心中就有些愧疚。

  ,正

  把那辆很少用的沙漠王子交给二女使用显然不太合适,翟韵白虽然不太常用那辆车,但是肯定会问这辆车到哪儿去了,古小鸥那丫头肯定也不会同意把那辆伸宝给外人。除非自己说出究竟给谁。

  看来还是得替二女买一辆车。安都夏日里气候还真不是味道,让自己在这小奥拓车里呆着,都觉的难以忍受,更不用说两个身材都稍稍偏胖的徐春雁姐妹了。

  “秋雁,走锦兴路穿过去。到天马庄。”赵国栋做了决定,就不在

  。

  “走天马庄去干啥?”徐春雁好奇的转过头来。

  “有点事儿,走吧。”赵国栋也不多言。

  徐秋雁看了自己姐姐一眼,也就驾车穿过锦兴路,直奔城北的天马庄。

  瑟心

  城北天马庄算是安原最大的汽车卖场,据说这里曾是唐明皇骑西域天马绕场一周得名,虽然九十年代末期的汽车市场还不像二十一世纪那样火爆,但是安都先富裕起来那一部分人已经开始步入了购车时代,只不过这年头可供消费者选择的类型并不多,一般的家庭用车除了老三样之外,还没有其他更多的选择,官车一般也只能在奥迫和新推出的别克里选择,要不就只有选择进口车了。

  当赵国栋叫徐秋雁把车停到凯旋汽车门口时,徐春雁两姊妹都明白过来赵国栋想要干什么了。

  “国栋,你干什么?我们有辆车代步就行了,我们不需要再换车,现在花钱的地方很多。”徐春雁见赵国栋不听招呼的下了车,赶紧招呼妹妹也下了车,紧追几步赶上来。

  “你们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可我需要花钱的地方的确很少,另外为了我以后不受这样桑拿浴一样的待遇,我决定还是替你们换一辆车。”赵国栋一本正经的道。

  “国栋,没有必要,真的没有必要。”徐秋雁也赶紧劝道。

  自打那一夜打破三人之间的禁忌之后,关系挑明了,反而没有那么多顾忌了,原来只是越过了生理上的关系,但那一夜之后却是真正把心理禁忌也彻底打破了,这让两姊妹既觉得羞慷,又觉得像是放下了心中一块巨石。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谁还能怎么样?你情我愿的事情,外人也没有人知晓,这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和刺激。两姊妹从坊织厂出来时就是相依为命,本来也就没有打算分开,现在这样一种结局似乎也是冥冥中上苍注定,想到这一点,两姊妹反而坦然。

  “没有必要?很多事情都没有必要,但是能够更好的享受生活,为什么非要虐待自己呢?”赵国栋笑了笑,很随意的在徐秋雁结实饱满的臀部拍了拍,“走吧,这种事情还是听我的,别听春雁的。”

  徐秋雁心中一荡,又心虚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炎阳似火。这大中午的也没有客人,销售们都躲在宽敞明亮冷气开放的展示厅里。

  个小、时之后,徐秋雁已经略显生疏的驾驶着一辆香槟色的沃尔沃如驶出了天马庄,那辆奥拓车已经被直接寄放在那里,委托二手车交易商处理掉。

  徐春雁有些忐忑不安,强劲的冷气让车内温度迅速凉爽平来,赵国栋看了看徐春雁有些局促的神色,安详的问道:“怎么了?”

  “国栋,我总觉得你这样,”小,

  “好了,春雁,秋雁,你们总觉得我是不是为你们姊妹做的太多?不,我觉得,我们之间似乎不应该用谁为谁作了多少来衡量什么,要说也应该是我感到惭愧才对。和你们姐妹俩都阴差阳错的走到这一步,而且社会现实还迫使我不的不顾忌其他。”赵国栋轻轻叹了一口气,“不过我也想,只要我们自己幸福就足够了,其他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可有可无,不是么?”

  这也是赵国栋正式挑明三人之间这种微妙关系,有些东西老是梗在心中掖着难受,真要挑开了反而轻松了,赵国栋也是厚颜如此,与其那样憋着难受,还不如说开来好些。

  徐春雁身子一颤,目光溶溶。望向赵国栋,赵国栋也是目光坦然,一手握住徐春雁手,导一只手却已经按在了徐秋雁微微颤栗的香肩。

  很淫荡,很猥琐,很无耻,但我喜欢!

  兄弟们,最后十几个小时。能否突破巅峰,再创辉煌,全靠兄弟们的双手了!投票吧,兄弟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