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九十三节 立信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九十三节 立信


  第十卷层峦迭嶂第九十三节立信

  丽问纹个干啥”赵国栋朗声笑了权来,瞅了1着,“你该去问吕秋臣才对,怎么来问我?”

  “吕部长那张嘴是铁门闸,想从他嘴里撬出点话来,太难了。”王丽娟也不掩饰啥。“我来问您那也是天公地道的事情,谁让咱们有这层关系?”

  “丽娟。说话可得注意一点,很容易引起人歧义的,我可和你啥关系都没有,这一句话都让我晕晕乎乎了。”赵国栋站起身来瞪了对方一眼。

  “赵市长,这可是你自己胡思乱想,我是说你和我妹妹”王丽娟话尚未说完。又被赵国栋打断,“丽娟,我和你妹妹一样清白无暇,啥关系都没有发生过,绝对纯洁的上下级关系。”

  王丽娟又气又急,脸色也有些绯红,鼻翼也有点冒汗,“赵市长,我是说你和我和丽梅都轮流成为你的下级,有这层渊源在里边,也该和其他人不一样吧。”

  “嗯,丽娟。渊源和关系这两个词理解起来涵义完全不一样,慎用,慎用。”赵国栋这才又笑了起来,“据我所知,这事儿还没有定,虽然市里边关于老马的问题基本上议过了,调社会劳动保障局,但是你们区里这个常务副区长好像还没有意向,也许组织部在考察酝酿,我也没有怎么过问,不过暂时还没有上常委会研究的迹象。”

  “赵市长。是还没有这个意向,还是已经有了人选只是没有梅定?”王丽娟紧紧追问。

  “丽娟。你这是咋了?怎么这么关心这个问题?你怕啥,难道说来个常务副区长就能把你这个区长给撬翻了不成?就这么没自信?”赵国栋惊奇的放下手中文件,反问道。

  “赵市长,这话可有语病,我倒是听说有人说你这个常务副市长比何市长还厉害。每一次到了下边,书记县长都觉的头皮发麻,深怕你又给他们找出啥毛病来。”王丽娟回避了赵国栋的问题,反而把话题扯到赵国栋自己身上。

  “呵呵。我本来就是来当恶人的,陈书记和何市长他们唱红脸,我就只有来唱黑脸了。”赵国栋早就听说了这方面的传言,有些更过分的说法更说自己凌驾于书记市长之上,对于这种说法赵国栋嗤之以鼻,如果说自己有些强势霸道。这话倒还符合实际,但是还没有说那个副职能凌驾于正职之上,这都是些无稽之谈,“怎么,你和你们匡书记也这么看我么?”

  “匡书记怎么看我不知道,我倒是没有那份畏惧感,指出啥问题我们就改正,指出哪样不足,我们就马上弥补,这是好事,也是赵市长对我们的关心和爱护。”

  王丽娟说的是实话,但是也知道这仅指于自己。

  赵国栋的霸道在怀庆没来几个月就已经传开了,从最初的清欠变现就有一大票人栽在他手上,不少自诩有些地位面子的人在他面前都是碰一鼻子灰,灰溜溜走路,后来的马涂昌、孔敬原,甚至连安然和刘连昌都在他面前被扫了面子。

  这样的角色。你县耍书记县长在他面前又如何敢托大?当然赵国栋也不是无端寻衅。那也是能拿捏住你工作上存在的不足和弱点,而且总能提出不少相当中肯的改进意见,正因为这诸多因素才造就了赵国栋在县区领导们心目中的这种矛盾形象。

  自己能够挺直腰板不也是因为有着与赵国栋这层特殊的关系么?连匡杨都很佩服自己敢在赵国栋面前据理力争,而且丝毫不惧,原因就是他不清楚自己和赵国栋这层特殊关系,这也为自己很是赢得了匡杨的不少尊重。

  赵国栋没有理睬王丽娟的恭维话,怀州区委副书记、常务副区长马邸即将升任市社会劳动保障局局长,这个消息已经不是新闻,而怀州区空缺出来的常务副区长由谁来担任很是惹人眼目。

  怀州区区委书记匡杨和区长王丽娟大概心目中都各自有各自的理想人选,而市里边也一样有各自的观点,至少赵国栋知道市委副书记谭立峰和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吕秋臣在这个问题上就有分歧。

  而陈英禄似乎对于这个,人选问题还没有明确的意见,至于何照成。根据赵国栋的观察,他在这方面的话语权或者说影响力甚至不如谭立峰和吕秋臣,这大概也是他这个市委副书记、市长在区县里的威信不够高的一个重要因素。

  个市长。作为市委第二副书记,在人事问题上,你也许可以没有决定权,但是你绝对不能连话语权和影响力都欠缺,那无论你这个,市长品德无论多么好,能力多么全面,那都是空话。

  你就是三头六臂,如果没有几个,能够跟着你跳的起替你卖命的干部来实现你的工作思路工作意

  而要实现有人跟你上蹿下跳,有人为你卖命,那就必须要政治上给予他们念想,如果没有这一点,你就算有基础,那也迟早是灰飞烟灭的份儿,没有那个人是只愿意付出而不求回报的,尤其是政治前程。

  何照成对于人事问题没有太大的影响力,也就是说关键还是掌握在陈英禄手中。

  “丽娟,如果你真的有合适人选,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去找别人,最好直接找陈书记。向他阐明你自己的想法和观点,求得他的支持和理解。小。赵国栋沉吟了半晌之后才道:“现在为了这个个置,已经有很多人在钻营,据我所知谭书记和吕部长好像意见不一致,所以决定权在陈书记手中,至于其他人,你也知道那都是在常委会上举举手而已,除非涉及他们至关紧要的问题

  王丽娟知道赵国栋这是肺腑之言,但是她也有她的难处,匡杨的意见和她心目中合适人选不一致,如果她冒然去找陈书记,一来陈书记愿不愿意听是一回事,而且听了会不会对自己产生别的看法,这一点也很重要。

  在人事问题上。书记和区县长的历来都是各唱各的调,各吹各的号,但是毫无疑问,书记才是最终谏言者,自己这样去难免不会给陈书记留下一个不太好的印象。

  王丽娟犹豫的神色落入赵国栋眼中,他当然知道这其中的难处,作为一个区长可以说你对一个副区长都没有多大的谏言权,至于说常务副区长人选的影响力就更微弱得可怜了。

  区委书记在其中有很大的发言权,同时还要看这位区委书记在市里边的影响力,就像自己当初在西江时,不是也自信满满,但是在谁担任常务副区长时还是没有能遂愿,贺同那样庸庸碌碌的角色最终担任常务副区长。

  “怎么,怕在陈书记那里留下不好的印象?”赵国栋笑了起来。

  王丽娟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在赵国栋面前也没啥遮掩的。

  “这样吧。明天我邀请了几家江淅过来的汽车精密件生产商过来考察开发区投资环境。晚上要设宴招待他们”何市长明晚另外有安排,陈书记要参加这个宴会,你如果有时间也可以来。到时候,我可以找机会帮你提一提,剩下的就看你怎么在陈书记面前表演了。”赵国栋斟酌了一下才道。

  “啊?这当然好,不过我贸然来好不好?。王丽娟惊喜之下立即又觉得不太妥当。

  “没啥,这几个江淅那边过来的客商都是通过我私人关系介绍过来的,并不一定有投资意向,得先看看这边的情况。成不成还在两可之间,你王丽娟真要有本事从开发区把他们挖到你怀州区,我赵国栋只有高兴,绝无不满赵国栋大笑起来。

  “那梅冶平还不得把我活录生吞了?”王丽娟也是嫣然一笑,“嗯,赵市长。那我找个机会就说有工作向你汇报,这样也就显得自然一些,你看行不行?”

  “行啊,丽娟你考虑问题可真是蒋水不漏啊赵国栋想了一想才道:“你是不是想让老盛上?”

  藏克明是怀州区资格颇深的副区长,也是区委常委,和王丽娟关系处得很不错。很多工作上都对王丽娟十分支持。这一次马都升任市社会劳动保障局任局长,常务副区长就空缺出来,匡杨想要让组织部长秋辉上,秋辉一来是匡杨嫡系,而来性格很强势,王丽娟到不是惧怕对方,而是担心很多问题上难以和自己合拍,这样也会让怀州区的工作给拖下来。

  赵国栋听王丽娟介绍了情况,也觉得有些难处。

  秋辉和藏克明他都认识,但藏克明他熟悉一些,毕竟是政府这条线上,工作也算是兢捷业业,属于勤勉型的角色,和王丽娟搭对倒是很合适。

  秋辉性格张扬外露,若是当了常务副区长,恐怕就真要像自己这个。常务副市长一样有股子咄咄逼人的味道,王丽娟自然不愿意和这样的人搭对。所以也才明知道这样做有些不合适,但是还是要硬着头皮来走这一遭了。

  “丽娟,这样。你我在这儿商议都是白搭,明晚找机会探探陈书记的口风吧。”想不通的事情赵国栋也就懒得多想。王丽娟既然找上自己,自己自然不能推辞,赵国技知道这既是帮王丽娟在怀州区树立威信,同时也是为自己在王丽娟和藏克明那里树立威信的时候。

  第一更求票。五一劳动,俺也劳动,希望兄弟们也劳动一下,把手按下投票键,把你们的双倍月票投出来,让俺再创辉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