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九十四节 妙招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九十四节 妙招


  第十卷层峦迭嶂第九十四节妙招

  江国栋边接电话,一边笑着对陈英禄道!“众女子,带心士广灵啊,听到今晚甫里要宴请江淅那边来的客商,她就想方设法攀附上来了,这不电话都打来了,假借汇报工作要过来呢,我说我在陈书记办公室,她也不怵。”

  “噢?王丽娟?这丫头。有啥好怵的?国栋,听你那意思我这办公室就是龙潭虎穴一般,别人都不敢来,就你敢随进随出?”陈英禄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颇为享受的道:“要来就来吧1这本来也就是一个,见面会,王丽娟能闻到味道就跟上来,这说明她当领导才是再用心当!这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领导!让她过来吧,见见江淅客商也是好事,开发区虽然是市里直管。但怀州也算是我们市里的长子,不能厚此薄彼啊!”

  “国栋,有些人那天会后下来反映,说你说话太刻薄,批评人太不顾面子,什么三破车,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什么历史罪人,我看有些人听得耳朵发烧啊!我就说不是骂狠了,而是骂轻了,骂少了!你一天坐在办公室里文件小看看报纸,喝喝茶,投资商就上门来了,企业效益就好转了,私营经济就发展起来了,农业就风调雨顺了?”

  “干不了就趁早让位。别耽搁发展,这句话我赞同,就像你说的,去年你说是大局未稳。人心未定,现在呢?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大半年,摊子还是那个。摊子。屠夫还是那个屠夫,案板上的肉也就那么几块。你怎么向市委交待?”陈英禄也说得有些上火,“你批评他几句,他还觉得没给他面子,你里子都没有给我弄好,我还能给你面子?!整天不思进取,就知道钻营谋官。这样的干部我看市委就真该考虑撂下几

  陈英禄现在已经不是一年多前才来的那个陈英禄了,现在他自信在怀庆已经能够牢固的控制局面,所以精力也就渐渐的转向了怀庆经济发展上,他才四十六岁,如果能够在怀庆搞出一番成绩来,寻找到一个更好的定位不是不可能,而要实现这一目标,那就需要在振兴怀庆经济上下功夫。

  在他心目中何照成无疑是一个不合格的市长,当初让何照成担任市长就是省里的一个,失误,在他看来何照成更适合在纪委或者政法委这一类部门工作,相对而言刚性原则性更强一些,像主持一方政府工作对他来说担子太沉婆了一些,他的性格缺陷决定了他无法胜任市长这样角

  。

  当然这只是陈英禄个人看法,也幸好省里边把赵国栋这个有些另类的异端安排到了这里当常务副市长,先前他还有些疑虑这位似乎是搭了戈静顺风车的家伙是不是徒有虚名,但是大半年工作开展下来,几个套路使将出来都是有声有色。清欠变现和苍龙峪墓园开发,简直把财政上这一套路数玩得炉火纯青。原本捉襟见肘的财政状况顿时缓解,而且还赢得了省里边有关领导的表扬,这让陈英禄也倍感有面子。

  冶金机械厂改制也让陈英禄见识了赵国栋在经济工作上的灵敏噢觉和坚毅执着。

  嘉华集团已经出问题了,陈英禄通过一些渠道知晓,福建那边打击走私风暴越舌越猛,嘉华集团被牵扯进了远华走私案中,难脱其身,就算是让其入主,它也根本无力履行承诺。

  而赵国栋一直怀疑的企业清产核资存在问题也被证明是正确的,原厂长朱德超一伙人利用厂里制度弊病内外联通,串通评估单位,活生生将价值将近三千万的设备价值和三千多万的应收款化于无形,这种行径让陈英禄也是触目心惊。

  现在邓若贤负责冶金机械厂改制重组,安宇机械和湖南三一重工都表现出了对冶金机械厂的兴趣。和双方的洽谈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这也预示着治金机械厂的改制终于迎来了一抹曙光,而陈英禄也最为欣赏赵国栋那种关注提醒而不参与的态度,放手让那若贤去运作,既履行了他的承诺,也防止了改制再出现偏差。

  正是在这样的情势下。陈英禄才希望赵国栋能够帮助他肩负起振兴怀庆经济发展的重担,今年怀庆经济虽然有所复苏,但是看到宁陵和永梁的突飞猛进,甚至连通城和千州这所谓另外两辆破车都出现了加速的势头,陈英禄就更感心焦。自己主政已经接近两年,怀庆这样的基础都拿不上去,这可就真有点说不过去了。

  “陈书记,我也赞同您的观点,你不想干事儿,也别耽搁人家。”赵国栋点点头,一边端起陈英禄的茶盅走到饮水机旁替他把水斟上,然后重新放在陈英禄面前,显得格外自然,“市委就是应该把那些思想开放,工作作风踏实的干部放在重要位置上,尤其是归宁、怀州和庆州区县以及开发区的干部任用心。1委更应该慎重考虑,汝是关系到我们怀庆经济发展典第1”尔怀庆崛起的关键。”

  两人相谈甚欢,外边陈英禄秘书两次悄悄推开办公室门缝隙,见老板和赵市长说得很入港,知道陈英禄最讨厌谁打扰他谈话兴致,看了看时间,也只有硬着头皮出去,把原本一个预定好的接见给推到第二天。

  秘书心中也是羡慕这位赵市长咋就这么得自己老板欣赏,像这样长时间谈话而且老板兴致心情这样好的情况极为罕见,而据他所知,赵市长已经是几度和陈书记这样促膝长谈了,难怪外边都有人传言,怀庆市政府能一言九鼎的不是何市长,而是赵市长。

  正琢磨间,却见一道修长秀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外。

  “王区长啊,您找陈书记?”秘书印象中这位女区长一个人来找陈书记好像还是第一次,有几次来都是和匡书记一起来的,“今天恐怕不巧,陈书记有重要事情。”

  “哦?戴秘书,可赵市长说他在陈书记办公室,让我过来啊?”王丽娟满面惊奇,“赵市长不在陈书记这儿?”

  啊,赵市长叫您过来的?他在陈书记办公室,他们俩一直在办公室里谈话,陈书记不喜欢别人打扰他谈话,所以,既然是赵市长让您来的,那王区长您赶快进去。”戴秘书没想到是赵国栋叫王丽娟来的,赶紧引着王丽娟往内间里走。

  推开厚重的橡木门,王丽娟一眼就看见陈书记坐在办公椅中,而赵国栋则斜靠在书橱旁和陈英禄说得正在兴头上。

  “陈书记,赵市长,我没打扰你们的谈话吧?”王丽娟脸上浮起清甜的笑容,微微欠身道。

  “进来吧,丽娟区长,陈书记正好说到你们怀州呢,你们怀州今年发展势头还行,但是距离市委市府的要求还有距离啊。”赵国栋笑着一挥手,示意王丽娟进来,“你这个当区长的打算怎么在下半年工作有所突破,向市委市府交上一张满意答卷呢?”

  王丽娟也浅笑着回应:“我不是网听说有江淅那边的投资客商来我们怀庆作客么?我们怀州作为怀庆的中心城区,地理位置和环境都最好,基础设施也是一流,也很想和这些客商们见见面,请他们到我们怀州看一看啊。”

  赵国栋很欣赏王丽娟的打扮得体和随机应变,一件黑色的尖领衬衣,腰肋间用银色丝线绣了两朵曼陀罗花,宽松的深灰色长蒋裤坠性极佳,高度适宜的高跟鞋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像是百丽的,也算符合她的身份,真要蹬一双菲格拉幕,赵国栋就要怀疑她是不是穿货了。

  王丽娟也很会寻找话题,很快就把话题转到了怀州准备进一步打造工业开发区,利用已经在怀州经济开发区落户的两家鞋类企业,发展制衣、制鞋、玩具、手袋等代工类产业,这也引起了陈英禄和赵国栋的兴趣。

  “你们怎么会想要选择这个行业作为突破口?”陈英禄颇感好奇的

  。

  “这中间有一个缘故,盛区长去年在广东珠三角地区参观考察时,正好碰见了我们不少怀州籍人在那边打工,盛区长就和他们聊起那边工作生活情况,了解到在那边我们怀州籍在那边打的很多,而且不少都已经做到了技术主管和销售主管这种级别。”王丽娟见陈英禄很感兴趣,也就灵机一动。

  “由于受亚洲金融危机冲击,沿海地区企业经营状况出现困难,企业主也在裁员和削减工资,所以不少人都很想回来自己创业,他们不少人已经掌握了一些客户资源和制作程序和技术,但是圃于欠缺资金和政策扶持,所以前不敢迈出这一步,老盛当时就鼓励他们回来,区委区府可以给予一定政策扶持支持。并且给他们留下了联系电话。

  今年有几个,怀州籍的打工者回来之后找到老盛,老盛就鼓励他们自主创业,并且安排银行和信用社在政策允许范围内最大限度给予支持,所以就有这两家制鞋企业的起来,也打开了我们区委区府的思

  。

  赵国栋给了王丽娟一个赞赏的神色。这事儿不是虚构,盛克明在广东考察参观时的确遇到过一些想回来创业的打工者,也鼓励过他们回来创业,但是是不是遇到那些打工者回来创业的,这就不好说了,不过这也就是一个噱头,能引起陈英禄的注意力就行。

  很愤怒,很郁闷,很不满意!月票位置一直在二十多位徘徊,俺不满意,很不满意,相信兄弟们也不满意!我要爆发,但是需要兄弟们的月票支持,今天三更,四更,还是五更?全看兄弟们的月票轰击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