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九十七节 暧昧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九十七节 暧昧

  第十卷层峦迭嶂第九十七节170

  到程若琳的电话时赵国栋已经讨了永梁,在得知赵国标盯开回花林度假休息两天时。程若琳羡慕得差一点就要丢下手中工作跟着去了,她自己去不成却给赵国栋另外坠了一个任务,要让赵国栋把罗冰叫

  。

  赵国栋有些发憷。和罗冰有过那一次差点出格的举动之后。他就特别注意,尽量避免两人单独相处,他知道自己一面对丰乳肥臀而又关系密切的御姐们,抵抗力就会直线下降,最后未雨绸缪。

  可是程若琳娇嗔着要赵国栋必须把罗冰带着,说是为了赵国栋跑回宁陵去拈花惹草,这让赵国栋也是相当的无语,你这不是玩一出抱薪救火么?本来没火,你抱着一堆薪来,没准儿就要烈火熊熊了。

  八月的安都气候可不是说着玩的,即便是室内有空调,但一出门就是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而且室内空气闷,一冷一热又极易感冒,若是能到花林山区中享受一番自然清凉解暑的温泉和冷泉,那份滋味当然难以言喻。

  当王丽娟看到一辆不熟悉的别克新世纪停在自己面前时还没有意识到这就是赵国栋的座驾。见赵国栋放下车窗向她挥手,她才反映过来,赶紧钻上车。

  两人约好到宁陵。那边尤莲香、简虹、王丽梅都已经约好了,就等他们一到就一块儿去花林,住麒麟观大酒店,在花林山里好好休整两

  王丽娟一上车就把背包往车后座一扔,舒展了一下身体,调整了一下座椅,舒适的靠在椅背上,“嗯,今天我可是享受了一次国家领导人待遇,副厅级干部替我当驾驶员,值得庆贺,赵市长。我就好好休息了,到了站你就直接叫我行了

  赵国栋啼笑皆非,“丽娟,你不知道这样开长途很容易疲劳么?就算你不愿意分担,那你也得和我说说话啊,免得我一不留神就睡着了,一下子就造成一车两命,这交警真要来看现场,发现我们俩尸体,还不轰动?保不准儿,怀庆就得炒得沸沸扬扬,副市长和区长两人衣冠不整在车里风流快活,结果变成一对同命鸳鸯,我记得好像有过这方面的事例报道啊

  先前还想埋怨赵国栋是乌鸦嘴,后来听得赵国栋的话,王丽娟脸禁不住就烫了起来。“赵市长1哪有你这样说话的,人家不过是搭你便车去宁陵看我妹妹而已。哪有你说的那样不堪入目?乌鸦嘴,什么衣冠不整,什么同命鸳鸯?!”

  “嗨,我只是说热衷此道的人们会牵强附会的加以发挥而已,你想真要出了车祸,那不是肯定得把我们掏出来或者拖出来,这难免就不会牵挂着,看看你我穿得这样单薄,一拉一用劲儿,就成了衣冠不整了。”赵国栋一边启动车驶入快车道,一边开着玩笑,这也是避免疲劳的最好办法。

  “行了,行了。赵市长,我算时服你了,你这张嘴可真是啥忌讳都不怕。”王丽娟一边摇头,一边嗔怪道:“开车还是要讲求一些吉利,你日后可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了

  “嗯,哪有那么多忌讳?丽娟你不也是**员么?甭信这个。小。汽车已经奔入快车道,沿着湖滨大道疾驰。

  “不是信不信的问题,你不去犯忌讳,难道就不行?这是一个心理暗示问题。”王丽娟笑着扭开口香糖瓶盖,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喂到赵国栋嘴边。

  赵国栋一怔之下。也就不客气低头用唇把王丽娟指尖的口香糖叼住,尽量避免触及对右手指,但是淡淡的幽香还是让赵国栋心旌微动。

  也许是觉得毛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暧昧,王丽娟把头扭向窗外,“老盛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定下来了,匡书记有些不太高兴,不过他大概还不清楚是你在其中使了坏。”

  “我使了坏?我使啥坏了?在正常不过的反映自己的看法和意见了,市委常委会上大家都可以光明正大的摊开来,我还怕谁知道不成?。赵国栋哂笑,“他知不知道对我没有多大意义,我得罪人还少了,还怕多他这一个?”

  “你当然不怕。可我怕王丽娟说出这话之后才觉得有些语病,“也不是怕,是担心关系弄僵了,不好开展工作。”

  “丽娟,作为女干部,干事情千万不要瞻前顾后,畏首畏尾,一个女领导干部本来在性格方面就容易受到男性干部的偏见歧视,如果你不能表现得更果敢一些。就更容易被人诟病了赵国栋目不斜视,驾驶着汽车,“当然果敢不是网慢自用,也不是鲁莽草率,这其中的度你自己能够把握。”

  王丽娟默默点头。

  她得承认赵国栋所言是至理名言,大力使用女性干部,尽可能为女性干部提供发挥自己才干平台,这些口号都喊到天上,但落实下来却是举步维艰。

  千年传统延续下来的心理定势就把女性定性为弱者,要让弱看来领导强者,自然会有一些不适应,这也是为什么女性干部以副职居多,而且多半也是管一些教科文卫民政农业这一类的在整个政府工作中地位偏轻的部门小像自己这种担任一区之长的情况并不多见,而像副市长许乔现在分管城建、国土和交通工作更是罕见,尤其她还是一个民主党派人士。

  “老盛很感激您。他和我说想要抽个时候来拜会一下您良久王丽娟才道。

  “行了,他现在是常务副区长了,我是常务副市长,和他这个常务副区长打交道时间多了去,随时都可以到办公室来拜访我,不用单独特别搞什么,你知道我这人不喜欢那些俗礼。若是真觉得欠我情,那就记在丽娟你的头上吧小让他对你工作多支持就行了。”

  喜丽娟也知道赵国栋不喜欢这一套。

  她听得尤莲香就说过。赵国栋出手相当豪爽大方,甚至达到了一种令人无法想象的地步。曾经因为一自玩笑话,没多久,就买了一个普拉达的包送给尤莲香。后来又送了尤莲香和简虹一人一个路易威登的手提包,说是朋友从东京带回来的,虽然不清楚价格,但是谁都知道那些时尚名品不是工薪阶层可以承担得起的。

  而王丽梅也常说。赵国栋在担任区委书记期间严令下边不准送礼,而且这个。习惯是从花林带过来的,尤其是红包这一类的东西一概不收,除了在逢年过节时对下边送来的一些诸如山腊肉、山珍野味这一类的土特产不怎么拒绝外。其它东西送去多半都是被打回票。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赵国栋经济条件非同一般的宽裕,你自己用路易威登没啥。但是随手送给朋友两个路易威登的包,那其中含义就大不一样了。

  但是赵国栋尚未结婚。而据尤莲香和丽梅说他父母好像就是普通工人,只是他的几个弟弟好像在沿海那边做生意,看样子应该是他的弟弟们十分多金,只是赵国栋才三十岁不到,他弟弟们又能多大,又能挣多少钱?他弟弟有钱,也不可能无节制的供他挥霍啊?

  赵国栋给她有太多的疑问,当初丽梅在他手下时她就充满好奇,以为自己到了他的麾下。应该对他比较了解了,但是越是熟悉,他身上层出不穷的疑点就更多。

  除了对他本身的工作作风和能力的敬佩之外,王丽娟也对对方私生活充满了兴趣,丽梅也隐隐约约提及过有传言说他好像有些风流,只是在西江工作时却表现得十分传统,她真想了解这样一个人究竟是怎样做到这一切的。

  赵国栋自然不清楚旁边这个女人小脑瓜里会对自己那么大兴趣,这一次回宁陵不敢说是衣锦还乡。也算是堂堂正正了,只是搭了个王丽娟在车上就得注意一点影响。免得引起不必要误会。

  两个。小时后,别克新彬已已经驶过了永梁,一路上来来往往的重型货车排列成一条漫长的钢铁巨龙,赵国栋甚至能够感受到永梁蓬勃发展的脉搏跳动,但是远远望去永梁市区都似乎被灰蒙蒙的烟尘所笼罩,宛如艳阳下的一层雾霄。

  永粱崛起的代价就是环境污染,这已经引起了省委省政府和永梁市委市政府的注意。上一次开会时提及应东流去永梁考察,这话是没错,但是应东流考察永梁企业发展的同时也对永梁自然环境的急剧恶化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据内部消息说小应东流对于永梁市委书记和市长的批评毫不留情,甚至可以说到了怒声斥责的境地,要求永粱务必在最短时间内拿出整治环境的方案来。务必要在今年年底见到实效,否则省委省政府将启动问责机制,考问永梁市的两个主要领导。

  经济发展和环境破坏是一对孪生兄弟,你想要最大限度实现经济发展却又想要不承担一点环境破坏的后果,那决不可能。无论你发展那个,产业,都必定会带来一些负再的东西,如何趋利避害,既要发展经济又要让其对环境影响降低到最小和可控范围内,这才是考验的方领导长远意识和政治头脑的关键。

  新的一天小新的开始。求票!双倍支持,双倍鼓励,俺也加倍努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