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九十八节 语病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九十八节 语病


  王丽娟注意到赵国栋望向永粱市区时目光的有些遗憾。甚至还摇了摇头,“‘赵市长,您好像对永梁没有多少好印象?可是在上次经济工作会上,你是在大肆表扬永粱崛起这个观象啊。”

  “不,丽娟你说错了,我赞赏永粱发展速度,但是反感他们这种饮鸽止渴的方式。你看看永粱的环境,整个空气中都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异味,再看看灰尘,我敢保证我们从安都到永粱这一段路都没有我们穿越永粱市区这一段路所沾的灰尘多。”赵国栋嘴然叹道:“要把握好这中间尺度,的确很难,尤其是观在上边考核下边的杜会经济发展状况,主要就是以GDP数据来判断,可以说GDP主义己经成为地方政府层层考核的第一标准,甚至是唯一标准了。”现在哪个地方不是这样?您看看从中央到地方,哪里不是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领导更容易受到提拔?中国失去了几十年时间,观在要加速融入国际杜会,我看加入世贸组织也是迟早的事情,而一旦加入世贸组织,就必须要接手国际规则,就要面对国外经济体系的冲击,如果我们不再最短时间内让自己发展起来,日后我们的处境也就会更糟糕。“王丽娟也深有感触。”的确如此,但是注重发展的时候,还需要注重效率和环境保护,我国观在处于工业化前阶段,也就是进入重化工业阶段,国外制造产业大规模向我国转移,而我国由于从中央到地方都过分注重经济发展,很多行业和全业落后产能业得不到淘汰,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发展,这使得对环境的破坏日益加剧,这些问题如果不加以重观,就必将导致环境的全面恶化,进而带来生存危机。日后要想重新恢复,就不得不付出多几倍的代价。“赵国栋加大油门,终于穿越了永梁城区边缘,沿着猛国道这一段是永梁工业最为集中的地区,可以看到沿线烟白和厂房密密麻麻,虽然有些厂房也按照花国式厂房标准建设,绿化看似也很完善,但是看看草木树叶上的灰白色的斑斑烟尘,就知道这局部绿化对于环境改善可以说毫无用处。

  汽车刚一靠近海晏镇,赵国练就看到了最早曾令淳的那辆老蓝鸟,观在己经成了王丽梅的座驾,别克缓缓靠近,由于是挂着安都牌照,一旁正翘首企盼的王丽梅并没有注意到这辆灰扑扑的别克。”丽梅,上车吧。“王丽娟缓缓落下车窗,冲着自己妹妹嫣然一芜王丽梅定晴一看,立时满脸惊喜笑意,”赵书记,懊,我该叫您赵市长了,好久不见了,也不见您回来坐一坐?“”丽梅,这不就回来了么?上车吧,你姐一路上就在埋怨我临走之前没给你安排好呢,要不到我们怀庆去吧。赵国栋笑着打趣,“去怀州给你姐当区府办主任吧。”

  “赵市长、有你这样说话的么?”王丽娟娇媚的瞪了赵国赫一眼,“走吧,要不尤姐她们都等急了。

  王丽梅兴冲冲的给自己司机打子招呼,然后钻上赵国练的别克新世纪。”赵市长、这车是你们怀庆新买的吧?“王丽梅感受了一下,宽敞大气,的确比自己那辆破蓝鸟要舒适许多,强劲的冷气一下子让车外带来的暑气消失无踪。”怎么了?“赵国栋就知道这女子话里有话飞”嘻嘻,你们怀庆可是大手笔,市政府一口气就买了六辆这种上海通用才推出来的别克新世纪。当时在全省各地市都传得沸沸扬扬,后来有些地市本来也想效仿。结果省政府立即发文叫停,严禁各地利再财政资金购置高档丰辆,厉行节约,这还不是你们怀庆惹出来的事儿?

  王丽梅当了西江区府办主任之后更是能发挥出她善于杜交的长处,除了那个区长宗建有些惹人厌外,王丽梅倒是很喜欢区府办主任这份工作。

  丽梅,你怕不知道吧?这事儿也是赵市长拂援下弄出来的,当时赵市长就说咱们怀庆四大班子车档次太低,车况也不好,吆喝着要换车,可财政又没钱,赵市长就给我们那儿一二把手拍胸脯说如果清欠变观效果好,那就要换车,结果清欠工作在赵市长主持下效果异乎寻常的好,原本只是四大班子一把手换车,陈书记一高兴之下就同意了买了六台车,这还不犯众怒?”王丽娟也乘势爆料,“我听说为此陈书记还受了省里扯评哩。”

  赵国栋也知道这事儿,当时买回来就觉得有点不妥,本想搁一搁再开,但是想到买都买回来了。懒得做那此掩耳盗铃的事情。开就开吧。结果没多久省里就知道了。

  据说应省长点名扯评了怀庆市委市政府带了个坏头,影响极其恶劣,而且还有小道消息说陈书记为此还专门到应省长那里去作了检讨,虽然未经确实,但是赵国拣却是听得市委秘书长萧潮身边人说出来的,估计也的确有这事儿,只是从未听陈英禄提起过。

  在这种事情上,陈英禄还是相当大气的,该担的责任丝毫也不会推谣。

  “好了,丽娟,你们两姊妹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专门揭我短,我承认这事儿我是始作捅者,我有责任,不过陈书记可没有说啥,就是挨了省里扯评也半句话没提起过。”赵国栋瞪了一眼王丽娟,“丽娟,学着点儿,这才是当领导的胆魄气度,别学着小家子气,啥都不敢担待,那你永远长不大。”

  “受教了,行不?我,赵市长。”王丽娟本想轻松一下气氛,来一句“我的赵市长”,突然想到后边还坐着自己妹妹,赶紧刹住口,本来没啥,惹起自己妹妹的猜疑,那才成了画蛇添足了。

  王丽梅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姐姐的语病,只是兴致勃勃的道:“赵市长,我们姐妹俩轮流在你下边当差,这也是难得的缘分,你可要多关照我姐姐才对。”

  赵国栋刚端起扶手旁的茶盅抿了一口茶,正准备启动车,听得王丽梅这样来一句让人遐想无限浮想联翩的话语,顿时一口茶啧了出来,哈得脸红脖子粗,连连咳嗽不己。

  两姊妹见赵国栋反应这样强烈,都是一怔,但顿时就反应过来,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的王丽梅一下子又羞又恼,使劲儿就在赵国拣肩头猛捶起来,“哪有你这样的领导?整天心里想些啥啊!简直无耻,龌龊,下流!”

  霞飞双颊的王丽娟也是羞怒交加,不过这似乎也怪不得赵国练,任谁凭空无白的听得这一番话都难免想歪走偏,这不是思想龌龊不龌龊的问题,而是这语病实在太猛烈了一些,也难怪人家反应过度。

  赵国练赶紧举起双手作投降状,连连求饶:“我卑鄙,我无耻,我龌龊,我下流,行了吧?可我真的啥也没做,也没往那边想,是丽梅的话实在太凶悍了一些,我敢打赌,谁听到这话都得起歪心思。”

  这一打闹顿时将三人之间的气氛轻松了许多,其间少不了写嗔怪之言,不过二女想一想也觉得的确怪不了赵国栋,谁让王丽梅说话不在意,也还好只有赵国栋和两姊妹在场,真要有些外人在场,那还不得羞煞人?

  赵国栋车到宁陵市委门口却没有进去,只是给简虹打了一个电话,很快简虹开着一辆08款的尼桑风度出来,这是尤莲香的新座驾,赵国练又绕行了一圈去接上罗冰,两辆车六人迅速驶出宁陵市区向南奔去。

  王丽梅对罗冰并不是生疏,毕竟罗冰原来是花林县广电局长,两人当时都属于广电系统有名的少壮美女派,只不过罗冰性格比较冷,不太爱交际,远比不上王丽梅那样长袖善舞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只是这种聚会把罗冰交上还是让王丽梅有些吃惊,都说罗冰那位己经调到安都电观台的闺中密友和赵国练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把罗冰叫上,那这也太夸张了一点吧?

  罗冰上车时才发观了王丽梅两姊妹,赵国练简单作了介绍,也不多言便径直奔往花弗车里气氛变得有些微妙,不过赵国练也懒得多解释,听其自然。

  罗冰接到赵国栋电话时也是忐忑不安,经过那一日的漏*点碰撞,两人这快一年了,似乎都在下意识的回避对方,避免出观那一日出观的情焰高炽的情形。即便是在程若琳那里碰见一两次,那两人都是保持着一种相对克制的态度,连程若琳都说咋他们俩之间关系一下子变得怪怪的。

  当赵国栋打电话来告诉她两个小时后到宁陵,让她趁着这个周末和几个朋友一起到花林去度假时,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答应得那样爽快干脆,一直到放下电话才觉察到自己怎么连稍许的推辞话语都没有,难道是自己内心深处也期盼着这样一次相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