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九十九节 厌物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九十九节 厌物


  麒麟观囫囵山风景区的二期建设也进入了尾声。赵国栋在明虚老道的陪同下又好好游览了一番今非昔比的麒麟观,正殿偏殿都己经全数建了起来,而且还刻意采取了作旧的手法,尽可能的避免使用水泥钢筋这一类的观代建材,而是采取原木x石板和条石这一类天然材质,看上去也还真有点古观新姿的味道。

  明虚老道显然对于赵国栋的到来十分欢迎,这位堪称明虚一生中的贵人对于麒麟观来说可以说是再造恩人也不为过,如果不是赵国栋想办法去钻民宗委的路子把这宗教活动场所这块牌子扯下来,有想方设法找人来把这麒麟观一一囫图山开发出来,麒麟观焉有观在风光无比的好日子过?

  所以别的啥人来这里他都可以不陪“唯独这赵国栋来,明虚是一定要奉陪到底的。”明虚道长,看来麒麟观果然不比从前啊,这规模大了几倍,可客人却多了不下十倍吧?多了几分热闹,少了几许清幽意境啊。“赵国拣游览完出来,有些遗憾的渭然道:”这怕是也是有得有失吧。,。

  “赵施主说得是,这麒麟观香火比往日繁盛百倍,但是对贫道来说却无端多了许多烦恼,许多俗务本不想管,却又不得不管,委实令人心烦。”

  明虚也是一脸帐然,看在赵国栋眼里,赵国栋却是哨咕不己,以明虚老道的心性,似乎对于他所谓的俗务并不拒绝,甚至还有些期盼,只要能为这麒麟观谋些利益名声,便是再多些俗务他也是乐于奉陪。

  “入世即出世,明虚道长应该勘破此道才是。”赵国栋淡淡笑道。

  “也是,贫道倒是觉得赵施主与我道家颇有缘分,晤,对了”观中有一游方道长,曾言他认识施主,不知赵施主有印象否?“明虚似乎想起什么似的。

  当明虚老道把那游方老道的形容描述一番,立时让赵国拣差一点喜欢得跳起来,连连问明虚人还在不在。

  明虚也不清楚,毕竟每年来麒麟观的游方道士每年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常住在道观里的外地道士也是二三十,麒麟观观在家当倒也不缺那点管吃管喝管住,甚至还要给这些道士分发两个。

  当赵国练找到道人居所时,老道早在半月前就离开继续云游去了。

  赵国练绮门而站,回味良久,他并不奢望能再见到自己师傅,只要能知晓自己师傅身体依然如故,健康长寿就足够了。

  得知自己师傅消息带来的好心情一直保持到晚间用餐时赵国栋都难以掩饰,这让尤莲香几人也是颇感好奇,不知道来时心情一般,怎么会到了这里一下子心情大变?

  问及赵国栋,赵国栋也不多解释,只是故作神秘的含笑不语。”哟,我就说看见尤部长坐骑在观里,琢磨着是不是尤部长来麒麟观了,没想到尤部长和简秘书长两位领导都在这儿啊?,“门廊外响起有些干沙沙的公鸭声音。

  赵国栋乍一听有些耳熟,再看到罗冰脸色微变,顿时想起此人是谁了忍不住哑然失笑,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尤莲香和简虹眉头都是微微定起,显然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此人那个声音的面孔出观在门口时,一眼就望见了正坐中央的赵国栋,脸上原本是笑眯眯的神色顿时一僵滞、但是仅仅是一瞬间,便马上变成了惊喜的表情,一个箭步窜了上来,”赵书记“您是啥时候回来的?咋也没打个招呼说一声?”

  “怎么,大力,莫不是花林这一亩三分地我回来一趟,还得先在你这里拿张通行证才行?”

  赵国栋似笑非笑的瞥了对方一眼。也懒得正眼看对方,自顾自的夹菜。

  麒麟观素斋席己经闻名安原,赵国练也是很久没有品尝这里的素斋了“倒是碧**酒时不时还要小酌一下,反正柱全友和令狐潮都不时要回宁陵,每次回去总要给赵国拣带一两坛回来。这也成了赵国栋的习惯每次到了非得要喝酒的场合,赵国栋就把这碧**酒推出来,度数也不算很高,可口宜人,后劲却不小,不少人都在赵国拣这一手下吃了亏。

  丝毫感觉不到言语的刺耳一般,陈大力那张插子皮一样的脸上堆满笑容,”赵书记,瞧您说哪儿去了,您这不是寒掺我么?您能回花林,那也是给花林长脸啊,这麒麟观还不就是在您手上光大起来的,尤部长、简秘书长,你们说是不是?“面对这种人,你很难用常理来形容,赵国栋也是郁闷无语,本想寻个茬子好生教训一下这个家伙可人家根本就不给你这个机会。伸笑脸人,这己经不是一般化的笑,而是毕恭毕敬掐媚的笑了”

  “大力,我说我在花林呆了三年,咋就没有发观你这个人才呢?我这一走,你就连级跳,看来我还是有眼无珠,识人不明啊。”赵国栋响笑着椰擒道:“怎么,当了广电局长,滋味不错吧?”

  “哪里哪里,赵书记,没有您的栽培,我陈大力哪有今天?”陈大力面色如恒,依然是微笑扑面。

  “算了,你也别站在这里倒我冒口了,我们还要吃饭,你去忙你的吧。”赵国栋也懒得和他客气,径直道。

  被赵国栋这一番有些不客气的话终于说得微微色变,陈大力也生出一丝恼意,不错先前在花林自己是有些张狂,不过也没真把罗冰那妹子怎么样,何况罗冰这妹子也和你姓赵的没多大关系,不就是姓程的当了你妍头,而这姓罗的和姓程的关系好么?

  自己这一番曲意逢迎,不也就是觉得之前自己有些理屈,没想到这般委曲求全,对方依然如故,这也难免让陈大力有些恼羞成怒,就算是尤莲香和简虹帮衬你有咋的,尤莲香也得听黄书记的,至于简虹,等她当到市委秘书长时候再来指手画脚也不迟!

  “赵书记,看来我是真打扰了你的兴致了,不好意思了,不过我还是想说两句,我陈大力也没啥坏毛病,就算是有时候行为有些出格,不过真的没存心针对过您,所以也请您别误会了。”

  陈大力不软不硬的两句话立时让本来就一肚子郁闷的赵国拣眼晴一亮之后眯缝起来,有意思,真有意思!自己还以为这陈大力真能在这种情况下忍得住,那自己倒真的要高看对方一眼,没想到这小子还是忍不住火气了。

  “陈大力,你针对不针对我没关系,但是你要记住,你不要让我认为你是在针对我就行了!我这人性格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喜欢牲毗必报,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不尊重我,那我也无需考虑你的感受!”

  赵国练冷列的话语让陈大力脸红一阵白一阵,良久,才吭哧咙哧挤出一句话来:“赵书记,您瞧您都走了这么久了,还记得这些”

  “懊,原来有些人是觉得我走了啊,不错,我是离开宁陵了,可这铁打衙门流水的官,没准儿我等两天就要回来不是?那可能有些人怕就要睡不着了。”赵国栋斜睨了陈大力一眼,不屑的道:“你好自为之吧。”

  看着陈大力灰溜溜的背影消失在门廊外,尤莲香和简虹都是微微摇头,陈大力观在颇得黄凌的看重,即便是二人虽然身份比陈大力重要,但是在这种场合下她们俩也不好插话。

  “黄凌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厌物?”赵国栋摇摇头叹了一口气道:

  “原本的好心情都被这个家伙破坏殆尽,真他妈扫兴!”

  “国栋,没有必要,这家伙本来是想来赔罪讨好你一番的,没想到你这么尖酸刻薄,一点不给别人面子,何况有些事情原本也就是黄昆纵容出来的,陈大力那时候哪有那么大的狗胆?他不也就是一条喜欢惹是生非的狗而己,我倒是觉得黄昆这个人不地道。

  尤莲香也鲜有一见的如此鲜明的表达自己看法。”亨,我也知道,可看着他我心里就有股子邪火不发泄一下不舒服,我也是要看看陈大力此人究竟有多大能耐,如果下一次见面,他仍然如今日这般笑脸相迎,那我倒真觉得他才是个人才。至于黄昆,这个人貌似宽厚,其实心眼小无容人之量,我说句不客气的话,守户之犬来形容他都是高抬他!花林若不是唐耀文在那里上蹿下跳,我看也就是一颗彗星戈“空而过了,只可惜唐耀文也是一只会埋头拉车不会抬头看路的角色,要不黄昆哪里能在这个县委书记位置上坐得安稳?”

  赵国栋相当狂放而尖刻的话语让尤莲香和简虹都是微微苦笑,赵国栋对人的分析的确深入骨髓,花林县观在也就是这种格局,黄昆没啥本事,但是却能很好的驾驭县里局面,唐耀文干实事,但是却始终摆脱不了黄昆的束缚制约,以至于两个人的关系也是每况愈下,而花林经济也渐渐受到影响,尤莲香这个组织部长对此当然了如指掌,只是黄凌暂时无意调整花林班子,她也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