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一百节 温泉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一百节 温泉


  第十卷层峦迭嶂第一百节温泉水滑洗凝脂

  风景区早为赵国栋一行人留了一个子母池,也就是一个大池旁还附带几个小池。这种子母池是最受欢迎的,一群朋友来,既可以一起在大池里热热闹闹,也可以独自或者两三人到旁边小池享受。

  赵国栋和罗冰选择了一个小池,这也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怀疑,毕竟谁都知道刚才赵国栋针对陈大力的发作就是因为罗冰而起,赵国栋这会儿和罗冰单独呆在一起,大概也是要了解一下陈大力担任市广电局局长之后的表现。

  “还行。他这两个月都还表现规矩,只有那么一两次喝了点酒,解酒装疯,说些不三不四的话语,都被我怒斥之后就收敛了。”罗冰蹲坐在水中,一边用毛巾擦拭着自己身体,一边平静的道。

  “噢,这家伙现在变得这么老实了?好像不太符合他的为人啊。”赵国栋有些惊奇,他原本以为陈大力到了市广电局担任局长,罗冰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实在不行,自己也只有硬着头皮想办法把罗冰调到怀庆,否则程若琳那边还真不好交差。

  “嗯,也许与尤部长和简秘书长对我的看顾关照有些关系,尤部长和简秘书长都经常叫我一块儿吃饭,估计陈大力也知晓了,所以就不敢太放肆。”罗冰轻轻叹了一口气,“可是身边有个这样的人,委实让人心里梗得慌。”

  赵国栋笑了起来,随手拂弄了一下身旁的泉水道:“罗冰,其实你也别把他太当回事儿,你能把你干啥?也就是不干这个中干了么?他还能咋的,还能把你开除了不成?看开一些,就当是一小丑表演就行了。”

  “他若真是小丑就好了,我也不必要整天防贼一样防着。”罗冰瞥了赵国栋一眼。“女人的心思和你们男人一样,你们男人觉得无所谓的东西,我们女人也许觉得很重要。

  赵国栋点点头。罗冰很看重自己名声,所以在花林几年里一直以冰山美人群象出现。就是怕别无聊男人骚扰,不过对方似乎并不排斥自己的骚扰。

  罗冰似乎感受到了赵国栋灼灼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已经尽可能的蹲下身子了。清澈无比的泉水温度正好合适,静静地浸泡其中,对于恢复一天疲劳劳作的人们效果要好得多。

  两件套的泳衣穿在罗冰身上才有一种惊心动魄的魅惑,坚挺硕大的**将泳衣绷得紧绷绷的,但是泳衣的类型无疑就是带着一点引诱性质的,尤其是略显低的领口,更是让一片欺霜压雪般的白腻中间透露出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壑。

  罗冰也感觉到自己的这件泳衣似乎略略小了一点,但这已经是能够选择的最大号了小半个**都露在外边,让她不时的得去拉一拉泳衣。防止太过露骨,但即便是这样她也知道若是有外人在场,简直就要羞煞人。

  好在面前这个男人不一样,自己这里他摸都摸过了,便是让他占些便宜也就无所谓了。

  赵国栋灼热的目光让罗冰全身都泛起一种说不出酥麻感,经历了那一次的漏*点碰撞之后,这一年里她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次在梦境中梦到对方和自己嬉戏把玩,每一次醒来身子都是说不出的腻人,让她不得不赶紧洗澡冲洗干净。

  虽然表面冰冷。但是并不代表就没有这方面的需要,罗冰有时候也在想若是那一夜他真的留宿在自己房间里,也许自己的生活是不是就完全不一样了呢?

  程若琳已经若明若暗的撩拨过自己几次,似乎是要探听自己的口风,罗冰嘴守的很紧,纵然是和程若琳关系再密切,但是在这种事情上罗冰还是相当谨慎的。

  感情这个东西。不比其他,罗冰承认自己对赵国栋很有好感,甚至还有那么一缕展不断理还乱的情愫,尤其是那一夜的促膝长谈到最后的漏*点难抑,更是彻底点燃了罗冰埋藏在心中深处的情焰,压抑了多年的感情闸口一旦决堤。几乎就是要破堤而出,如果不是以莫大的毅力克制和地域距离的限制稍稍勒住了情潮野马,罗冰真的不知道自己要走到哪

  。

  赵国栋也静静的打量着眼前这个蹲坐自己一米远处的女拜

  罗冰的确很美。全身上下总有一种想要将她拥入怀中细细品鉴的吸引力,那是一种豪迈中隐藏婉约之美,是北国胭脂和江南佳丽粮合在一起的丰美。冷艳坚毅中只有你仔细去探索才能发现内里的一抹令人怜惜的柔弱。

  乌黑的长发挽成一个粗大的发髻斜斜的坠在脑后,几抹散乱下来的秀发被泉水打湿了,紧紧贴在玉白如脂圆汪星”隙客全”糊祯卜,沿着那抹墨绿煮的肩带下尖,坚挺茁壮的乳府1”皿讨清冽的水光变得更加水润滋滑。

  “啊!”罗冰尚未叫出声来,赵国栋的手已经落在了她脑后的发髻上,但是对方身上带来的灼热气息还是让她禁不住全身颤栗起来,也许早就料到会有这一步,罗冰并没有峻拒,只是逃避一般想要躲开对方的

  掌。

  赵国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般的想要抚弄一下对弃那厚重悬垂的发髻,但是罗冰那惊惶的躲避反而一下子就刺激了他内心的征

  。

  轻轻一蹲身,赵国栋坐在了罗冰旁边。然后手往下沉,在水中揽住了对方的丰腰,此时的罗冰已然无法反抗赵国栋的侵略。只得听凭着对方将自己的身体翻转过来,好在水中浮力甚大,在水中完成这样的有些难度动作并不麻烦。

  罗冰无颜正面对视对方的眼神,美眸半闭,玉面微仰,双颊浮起一抹诱人的酡红,屁股就这么缓缓的坐在了赵国栋腿上,巨大的凸起就像水中失控的潜艇一般慢慢的嵌入了深海中的崖缝间顶在了罗冰私处。

  这样尴尬的姿势让罗冰羞不可抑,但是却又有一种莫名的期待,赵国栋极其缓慢却又坚定的翻卷起她的上体泳衣,一对堪称完美无暇的**就这样暴露在天光之下。

  八月的傍晚天色仍然大亮,罗冰有些害羞中又有些骄傲的仰首挺起自己的胸脯。

  她知道赵国栋一直垂涎自己的胸前这对颇为自傲的**。

  其实也不是赵国栋这一个男人如此,几乎每一个男人见自己第一面时,那目光都如行子流水一般从自己面庞沿着颈项滑落在胸部,然后微微一顿才继续下移到自己的臀部,最后要么回旋一圈落在自己胸部,要么就是膘到自己的臀部。

  赵国栋的确沉醉在了眼前这一幕,地心引力完全失去了作用一般,罗冰这对**就这样俏生生的展现在自己面前,三十出头的女人,**却没有半点下坠感。而且那**更如少女般的挺拔高翘。淡红一点如豆,微微凸起,但是当赵国栋忍不住揉捏了两下之后,便迅速勃立起来。

  经过二期改造的温泉已经都被木质墙板遮掩起来,只不过镶嵌了巨大磨砂玻璃和穹顶用纯透明玻璃笼罩起来,使得每一个温泉池中的光线都相当的好,在八月的这个傍晚,赵国栋借助霞光可以毫无遮掩的欣赏着一副美女浴图。

  温泉水线网好蚊在罗冰**下部边沿,赵国栋无法抑制般的将自己的脸紧紧贴在对方那对**间,犹如尚未睡醒的孩童,梦呓般的将嘴唇靠近那鲜嫩笋尖,轻轻的吮吸起来。

  剧烈的刺激让罗冰如电击般的颤抖起来,此时的她已然作不出任何抵抗,只能徒劳的死死箍住赵国栋的头,使劲将他的头向自己怀中挤压,胯下那巨大的尖锐就向一艘破冰船一般坚定有力的闯入她从未有外人涉足的禁地。

  两人之间的泳衣泳裤阻碍似乎成了最大的障碍,赵国栋的一只手已经滑入罗冰臀瓣下。隔着那层薄薄的泳裤轻柔的拂弄着女人的花径秘处。

  罗冰已经完全在赵国栋细雨和风般的侵蚀下沉沦了,她甚至忘了几十米外的其他人还在温泉池里洗浴,也忘了程若琳给她带来的困惑,此时她完全迷醉在了这特定环境下迸发出来的情焰火山中。

  赵国栋何尝不是如此,也许是这样的环境下更能够激起自己的征服欲,罗冰熟透了却从未有人开发过的身体对于他来说,简直就像是一枚摆在饿急了眼的猴子面前的一枚鲜桃,若是不能吃下去,简直就是抓心挠肺般的难受。

  虽然是在这种环境下,赵国栋也相信尤莲香她们不会来这里,久违的王丽娟她们有太多的话要倾诉,自己完全可以在这里品尝这样一枚垂涎已久的鲜桃。

  问题在于这样唐突草率合适么?赵国栋从上一次罗冰酒醉之后的开怀倾诉中知晓,虽然她有过一次短暂婚姻,但是那一段婚姻却几近于无,对方身体上的缺陷使她从未品尝过男女之间情事的真正滋味,而对方之所以想要一段婚姻完全就是需要一张遮羞布,让外人觉得他是一个再常男人。

  闪电般的结婚和离婚让对方遂了愿,却留下罗冰这个已经被家庭亲情伤透了心却又被这段有些草率的婚姻再度击倒的悲情女人。

  不多说了,有票就给吧,双倍票,别浪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