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一百零二节 野心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一百零二节 野心

  赵国栋见这般情形也是皱眉不已,七八个女人中夹杂自己一个男子,委实不太妥当,还是赶紧打散各寻各的乐子才好,免得引来无端的麻烦。

  好在古小鸥三女来到这麒麟观山中,便被这里清雅幽静的环境所吸引,吵嚷着要去山中一游,赵国栋也是无法,好在有王丽梅在,这副重担自然也就交给她了。

  罗冰和赵国栋有那么一出之后也觉得有些抹不开颜面,主动要和王丽梅一起与古小鸥三女出游,王丽梅自然欢迎,五女早饭后便径直入山,先抛开麒麟观景点不看直奔那囫囵山而去。

  囫囵山下也已经建了多座特许宾馆酒店,只是囫囵山周边景点还有多处尚待开发,需要等到三期工程上马才能将囫囵山后山那方圆数十里的原始森林景区包揽进来,这也是一个耗费资金倒是却又值得投资的过程。

  星浪公司虽然也将第三期工程列入开发计划,但是毕竟没有目下开发沧浪河谷和沧浪湖来的近便,而且要把麒麟观——囫囵山三期开发出来,以星浪目前的资金来说也力有不逮,所以陶宗星和陶宗汉两兄弟也是打定主意将沧浪河谷和沧浪湖一期工程打造出来便要筹划上市事宜,这样可以筹集资金以便将麒麟观——囫囵山景区三期工程和沧浪河谷——沧浪湖二期工程彻底铺开,让星浪公司成为国内旅游资源企业的龙头老大。

  对于囫囵山赵国栋已经去过多次了,他没有兴趣,同样,尤莲香和简虹也一样没有兴趣,王丽娟只去过一回,不过这种时候她觉得自己不好掺和进去,就听凭王丽梅她们一帮人去了。

  “国栋,啥时候回宁陵?”尤莲香脸色淡然,看不出什么异样。

  “尤姐,我今天不是回来了么?”赵国栋话语出口之后才意识到对方话语中的含义,怔了一怔之后才笑道:“尤姐,你不是以为我会杀回宁陵?就为了陈大力那个厌物触怒了我?这也太小儿科了吧?”

  “不,我说的是实话,我在省里边听人说,你在怀庆表现极为出色,好几个省领导都觉得把你放在怀庆位置上放对了,替怀庆工作打开了局面,不过你在怀庆这样出色,那你们何市长怎么办?领导难道就没有考虑过喧宾夺主这个问题?”

  尤莲香对于赵国栋目前的处境似乎了如指掌,甚至还能清楚了解赵国栋在省领导心目中的印象,看来这半年来尤莲香也没有闲呆着,在对黄凌产生了疑虑的同时,尤莲香不得不考虑如何在这个地位吊诡的位置上走稳。(百度搜索:随梦小说网,看小说最快更新)

  “何照成好像在怀庆工作也就两年时间吧,和陈英禄几乎是同时上的,陈英禄不走,基本上就没有他的戏,而陈英禄那边,我看省里边是要把他搁在怀庆一段时间的,至少也得让怀庆有了起色,他才能动,而何照成处于你和陈英禄之间这个尴尬夹缝中,风头被你占尽,难道还能这样不尴不尬的一直拖下去?我若是他,只怕都会吃不下饭呢。”

  赵国栋只是含笑不语,静静的听着尤莲香的发挥,大概是昨晚自己和陈大力的对话对尤莲香有些触动,所以尤莲香才会有这样一番话,是试探自己呢,还是真心企盼自己回来?

  “尤姐,我回来干什么?当常务副市长?那章市长呢?”赵国栋嘴角带笑反问。

  “严立民可能要动,据说很有可能要回省公安厅当常务副厅长,也有说他可能会到省委政法委当副书记,你来正好可以填补老严的缺啊。”尤莲香不动声色的瞅了赵国栋一眼,她不相信赵国栋会闭塞如此,自己可以了解到赵国栋在怀庆的表现,赵国栋自然也可以掌握宁陵的动态,甚至比自己了解得更清楚。

  “回来当副书记?宁陵的副书记难道就比怀庆的常务副市长更令人期待么?尤姐,我还真没有听说老严也要动了。”赵国栋惊讶的扬起眉毛,这倒是实话,这一段时间他的心思都扑在怀庆这边几桩事儿上,去省里的时间也不多,也没有多少心情去关心暂时与自己无关的消息,“老严真要动,尤姐可以顺理成章接手嘛,莫不是尤姐怕我回来占了尤姐的位置?”

  尤莲香凤目一瞪,“说啥话呢?你尤姐是这种人?”

  “嘿嘿,开个玩笑,尤姐,也许有一天我会回来,不过肯定不是现在。”赵国栋漫不经心的道:“宁陵现在发展势头很猛嘛,前两个季度的经济增长率都是名列全省前三,听说省领导很是嘉许黄凌的魄力,按照这个势头,宁陵冲入第二阵营也就是三五年内的事情,这可是值得向人夸耀的丰功伟绩。”

  “赵市长,宁陵经济发展速度的确很快,尤其是外来投资居全省第二名,绝对金额仅次于安都,增长幅度则是位居全省之冠,把其他地市远远甩在背后,这可和您去年打下的基础分不开,市里边几个大项目投资都是在开发区,都是冲着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这个名头而来,一下子就把市里这个指标给拉了起来。”简虹含笑点头。

  “刘如怀书记和卢勉阳主任都多次在不同场合提到您,说全靠您费尽心血把这个基地跑下来,他们都是沾您的光,要不开发区只怕还是一派死气沉沉,现在开发区已经进入了良姓循环,客走旺家门,这句话真是没错,不来都不来,一来接二连三的都来了,我看如怀书记和勉阳主任现在随时都是笑口常开啊。”

  “简虹,这话曰后还是少提,好像这开发区没有我就不转了似的,这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没有说谁离不开谁的,就算是我在担任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时候干了点事情,但也是很多人齐心协力跑下来的,而且这后续工作也是如怀书记和勉阳主任亲力亲为做出来的成绩,和我关系不大。”赵国栋撇得很清,他不想沾什么人的光,若是老是还沉湎于以前那些事情,只会惹人厌招人烦。

  王丽娟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倾听着几人谈论宁陵的情况变化,在宁陵事务上她只能是一个听众,山居茶座格外清幽宁静,四人专门避开人最多的地方,选了个僻静简朴的私人茶座,寻个角落,一杯苦茶泡上,那沁人心脾的苦味直入胸怀,让人心胸顿开。

  “尤姐,黄凌那是那样?”赵国栋和尤莲香趁着简虹和王丽娟谈在一起时,寻个机会步入山间小道。

  “嗯,有了第一次还能没有第二次?他胃口越来越大,不过手法倒是越来越精明,开发区那边的基建活儿不少都被他的关系拿下了,但是他也相当狡猾,啥活儿不迟独食,都要留一口给外边,所以那外界人来说还是守规矩的。”尤莲香脸上浮起一抹说不出的讥讽笑意,“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当上这一角了,却还手伸这么长,难道没听说过伸手必被捉这句话么?久走夜路必闯鬼,我看迟早有一天会出事。”

  赵国栋默然。

  黄凌在省里领导那边风评甚好,认为其有魄力有闯劲,敢作敢为,宁陵经济在他手中实现了建市以来的最快增长,这一点赵国栋也要承认,自己走后,开发区几个项目中间都遇到了这样那样的困难,最后都是黄凌毅然拍板,像帮助企业融资和担保,这些带有相当大风险的决定,黄凌也是一力推动,最终使得企业被其胆魄和诚心感动,最终落户宁陵开发区。

  一俊遮百丑,在黄凌率领下,宁陵经济发展上实现了快速增长,自然也就让许多对他的非议被压了下来,也不是没有人反映到纪委那边,但是像涉及基建这些事情,你很难从中查出个啥来,除非你的确有真凭实据,一般几封匿名信或者检举信,纪委是不会轻易对一个正厅级干部进行调查的。

  “尤姐,我还是那句话,谨慎些,把稳些,保持不偏不倚,不正面对抗,但是也不能靠得太近,他这样干,翻船是迟早的事情!摊上个这样的一把手,谁都难,正面抗衡,只有吃眼前亏,弄不好他没有倒下,你就先牺牲了,你附和跟从,最后他一倒,你也得受牵连;敬而远之,很容易被其觉察,最终可能被搁置闲放,这中间的尺度,尤姐你可要把握好。”

  赵国栋也知道尤莲香现在熬得相当艰难,黄凌气势正盛,谁敢挡路,那就是一脚踹到边上的份儿,连燕然天和戈静都对其印象很好,现在和他打交道时简直就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尤莲香脸色黯然,“国栋,现在黄凌已经感觉出一些味道来了,本来说好简虹担任市委办主任,最后变了卦,另外从县里调了一个进来,我上一次在人事调整方案上的意见全部遭到了他的否决,而且还狠狠的尅了我一顿,现在严立民也基本上跟随黄凌的调子,我估计严立民也觉察出其中有些不对劲儿,所以才会忙不迭的想走,谁也不想被这个火药桶给炸得粉身碎骨。”

  “陆剑民呢?”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微微皱起眉头。

  “陆剑民?哼,还是那副德行,现在似乎和舒志高都走得不紧了,像个缩头乌龟一般,啥事儿都不闻不问,常委会上就像一个石翁仲坐在那儿,一言不发,也不知道这家伙在想啥。”尤莲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现在是举目无亲啊,蓝光和章天放现在也是这样,能不说的都不说,迫不得己才说两句,和自己分管工作无干的那是绝对一个字都不多说,倒是周春秀和焦凤鸣以及毛萍反而变得热络起来。”

  赵国栋微微眯缝起眼睛,这是一种危险的信号,往往走到这个境地,很多人自以为自己大权在握了,羽翼丰满了,那欲望就会更加无限度的膨胀起来,膨胀到极点,那就是爆炸。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