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节 夜谭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节 夜谭


  第十一卷只争朝夕第一节新婚夜谭下*身卜的西服丢在沙卜赵再栋只感货有甘以来。

  恋际烦,莫过于今天。

  从前几天的准备开始,虽然大姐灵珊提前几天就来帮忙,还有云海前来帮忙,加上刘乔前期已经准备得十分妥帖,若彤也罕见的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回来收拾打整,但是赵国栋这两天还是忙得不可开交。

  几乎从早上一睁眼开始。

  赵国栋就开始和刘若彤忙碌,各种琐碎事务自然有人帮忙。

  但是有些事情却是脱不了身,喜帖早已出,但是那都是刘若彤跟着刘乔出的,自己这个新郎安从未露面显然不合适。

  于是乎,重要客人还得去拜访敦请一遍也是正理,赵国栋便跟着刘若彤四处奔走,好在现在通讯设施也达,先打个电话问问,在,就赶紧过去,不在,就约个时间。

  几天下来,模板式的行为,千篇一律的话语,永远恭敬谦和的神色,翻来覆去重复。

  委实让赵国栋体会到为啥婚姻只能来一次小就这折腾。

  就没有几个人承受得起。

  盛大的婚典。

  充满祝福的掌声笑声,长辈亲友们的嘱托,朋友们的殷切期望,相敬如宾的丝丝微妙感觉,这一切都让赵国栋惘如隔世。

  好在这一切都结束了。

  阵细碎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赵国栋没有理睬。

  只是静静的站在窗户前沉思。

  这是地处香格里拉酒店旁边的一处高档公寓,华澳中心。

  刘乔为他们选择的。

  赵国栋倒是无可无不可。

  反正他在京里也住不了多久,何况在京里他也有自己的房子,胡同里的四合院那才是他放松心情的好地方,至于刘若彤,在外交部那边也有房子,虽然不大,但是也赶上了福利房的末班车,赵国栋去过,也是布置得很有情调,只是稍稍小了一点。

  这个地方是他们两人的家,也就是说只有两人同时在京中,也许才会出现在这里。

  “啥时候的飞槽”刘若彤清泠的声音很好听,赵国栋很喜欢她这种宁静中不带半点尘俗的味道,虽然也知道这份声音暂时不属于自己。

  “明天下午。

  那边也都安排好了,不用你操心,你就露个面就行。

  安都还得办一办,不过规模很小,仅限于关系极其密切或者有些渊源,却又不太适合到京里来的朋友,办完之后,立即就飞江淅作为旅游结婚,苏杭。

  普陀雁荡,然后再到黄山和九华山看看,就算是结束人生一大事。

  刘若彤浅浅一笑。

  斜睨了赵国栋一眼,“我感觉我们俩就像彻头彻尾的外人,甚至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有这么客气的么?毕竟咱们在法律上也是夫妻了。

  这似乎是我的义务,就像你也是百般不情愿的在这儿露面一样。”

  赵国栋怔了一怔。

  转过身来,深深地盯了对方一眼,点点头,“若彤,看来是我还没有适应这个新身份啊,说的不错。

  咱们这样真还不如婚前普通朋友那样自由自在,我看我们还是要摆脱心理定势,走出心理阴影,结婚了,成了两口子了,两口子再咋也比普通朋友强吧,法律上都把咱们俩都捆在一起了,是不是可以适当交交心啊,谈谈心事啊,聊聊今后的想法打算啊,干干这些事儿也比这样寡淡无味强不是?”刘若彤还真有些佩服这个家伙的嘴上功夫小啥话落在他嘴里也能说出一大番道理来。

  而且有理有据。

  “嗯,我赞同你的观点,也许我们都该学会适应一种新生活,不管这种生活是不是我们想要的,至少我们要学会去适应之后,才能现我们能不能适应,这是不是我们想要的生活,如果不能,我们该怎么改变环境或者怎么改变我们自己?”刘若彤也觉的大概自己和赵国栋之间的这段婚姻堪称最离奇的故事了,这样两个毫无瓜葛而且天各一方的人也能凑成一对,难道这样也可以叫缘分?两个人都是相当理智的人。

  而且两人现在这种奇妙的关系也的确需要必要的沟通来化解无谓的争执和矛盾,这既符合现实需要,也符合长远利益,也能满足包括双方亲友在内的社会关系需要。

  “那若彤,你有什么打算?”赵国栋笑了起来。

  坐在沙里,都一玄值千金。

  新婚之夜,两人却能以这样的一种心态和氛围下相对,也算是别有一番风味吧。

  “嗯,那我们谈谈,怎么样?”刘若彤嘴角含笑,点点头,“这样的夜晚如此迷人。

  能够清茶一杯,促膝畅谈,娓娓道来,也不负这一晚名声不是?”赵国栋将身体仰靠在沙里,朗声笑道:“若彤真是雅人啊,击书来日涧书口四凹3卜田酬全目顺翼析刀据戏们早就该纹般是么想谈什么。

  或者说想知道怖口。

  “嗯,那就从你和沧浪集团之间的关系开始,好不好?”要说刘若彤对赵国栋一切不感兴趣,那是假话,至少赵国栋如何赤造偌大一个沧浪集团,她还是们当感兴趣的。

  官场上的是是非非,作为她长期身处刘氏家族中,兄长姊妹们言谈间都脱不了官场上那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她腻烦了,那些官*商*勾*结倒买倒卖的事儿对她来说更觉肮脏,但是赵国栋却是一介白丁崛起于商场上,凭空打造出一个力压达能、依云以及国内的娃哈哈和乐百氏这样的水业巨头来,这份能力着实让人无法无视。

  赵国栋笑着摇摇头。

  “若彤,怎么,你也对我这段历史很感兴趣?”赵长川早就和他说过了,刘乔造访了沧浪集团,并和他以及集团其他几名高层管理人员都作了沟通,看得出刘乔代表的中华联合投资对于和沧浪合作也很有兴趣。

  沧浪现在虽然在资金上不算紧,但是要想大规模的在药业和商业地产这两块力,当然不会拒绝外来资金,所以刘乔和赵长川也谈得很投缘。

  尤其是中华联合投资对于沧浪和天乎联合开沪江商业地产相当感兴趣,很希望能够加入进来,尤其是愿意在资金和人脉资源上挥其独特优势,赵长”和乔辉都表示欢迎,而且谈判进展很顺利,三方一致约定将在商业地产和外销房等高端住宅建设上进行紧密合作。

  三方初步预定将在长宁区和虹口区几处老城区旧城改造工程中斥巨资打造老城区的商业中心,中华联合投资并没有参与沧浪和天乎合作的在沧浪大厦不到两公里处的天沧国际广场,这也是沧浪置业和匆匆组建的上海天享地产合作开的最大的一个。

  商业地产项目,集酒店、公寓、甲级写字楼、大型零售式卖场诸多元素于一体,总建筑面积过八十万平方米,预计投资将过二十个亿,震惊沪上。

  刘若彤相对赵国栋不感兴趣都不行,越走了解赵国栋,你就越是觉得他像一团迷雾,这是刘乔告诉刘若彤她得出的结论。

  沧浪这个庞大的帝国不用说了,赵氏家族企业,但是刘乔还现天乎集团这个迹于安原的建筑和房地产集团也是和赵氏家族关系极其紧。

  沧浪集团的建筑业务基本上都被天乎垄断,而且沧浪置地还和天乎地产紧密合作,而天乎集团业务也是呈现出爆性的增长,不仅仅在京城大肆拿地,尚未正式出炉的Vcd商圈自然是京城天乎的选,但是在比。

  规划还遥遥无期的时候,京城天乎也在丽都商圈酒仙桥路、东坝、望京以及广渠门地区连续拿地,成为京城池产界的一匹黑马,同时也被京城内本土房地产商视为钱多人傻的败家子。

  刘乔却并不这样认为,京城天乎敢于这样大把撒银子,固然与天享地产老总乔辉在金融系统有着强大的人脉资源有关系。

  但是你有人脉资源并不代表银行就是你家开的,若是没有科学的规划和能够说服银行信任你的规划能够赚钱。

  你一样难以如此大手笔的动作,而更重要的是京城天乎若是没有足够强大的信心,也绝不敢这样胆大妄为。

  从五月刘若彤和赵国栋订婚仪式之后,刘乔就一直在关注着沧浪和天享这两家集团的展。

  刘乔怀疑天乎在京城和沪江这一系列的大动作都和赵国栋背后的策划和强力推动有莫大关系,当然她也知道这只是她自己一个主观臆断猜测。

  天乎建设在建筑这一块同样是大手笔不断,连续拿下了多条高公路工程路段,与各地国有建筑企业竞争丝毫不落下风,这既展示了天乎建设在建筑质量上的信心和辉煌历史的底蕴,同样也凸显了天乎建设在人脉上也有着不输于国有大型建筑企业的实力。

  刘乔只是有选择的性把有些情况告知了刘家重要成员,但是却把她所知晓和怀疑的一切都告诉了刘若彤,她觉得刘若彤有权利知晓这一切,就像赵国栋也有权知晓刘若彤的一切一样。

  “嗯,我很感兴趣。

  并非对你所创造出来这一切感兴趣,而是对你怎么创造出这一切的过程感兴趣。”

  刘若彤晶亮如钻的美眸毫无掩饰的对视赵国栋若有所思的目光。

  “也罢,有些事情。

  本来也就没有打算瞒你。”

  赵国栋悠然自得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