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二节 上市指标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二节 上市指标

  第十一卷只争朝夕第二节上市指标

  新婚一夜几平就在两人的娓娓密谈中渡讨,浮赵国栋沾都注意到了两人原本因为这一段时间因为面临婚姻而变得有些别扭紧张的关系似乎又缓和下来,甚至还因为双方互动式的交流而变得更加融洽,这一点让赵国栋和刘若彤都跟惊讶。

  安都举行的婚宴规模不大。但是却相当隆重,除了赵国栋的亲朋好友外1怀庆和宁陵方面赵国栋可以保持了低调,除了部分却是难以拒绝的领导外,并没有多少人知晓赵国栋完成了婚姐大事。

  十多天的婚假都是旅游途中渡过的,只不过两人都显得很随意,并没有刻意要去看完什么景点。遛一遛转一转看一看,有时候走到哪儿心情不错就多住一晚,这样无拘无束的度假让两人都感觉都很不错。

  赵国栋并没有玄意隐瞒什么。但也没有特意的想要炫耀或者解释什么1沧浪的情况刘若瑕已经知晓大概,她感兴趣的是七八年前的赵国栋怎么做到这一点的,而赵国栋带着两个弟弟的创业史无疑是一部白手起家的奋斗史。

  至于天乎这边,赵国栋也轻描淡写的提及自己父亲代表自己在天乎中占有股份,只是赵家并没有参予天乎的具体经营,顶多也就是自己在和天享的两个实际主事者聚会中谈谈发展前景展望而已。

  刘若彤也没有多问,赵国栋愿意谈到那个份上她也就洗耳恭听,当然她也不动声色的把自己在情况作了一些介绍,只要是允许范围内的,她也没有啥好隐瞒的。

  赵国栋也没有想到刘若彤早在大学时代就已经是一名正式军官,现在准确的说法应该是经过这两年的工作考察,她已经成为一名驻外武官候选人,随时可能会派驻国外使馆,这与赵国栋先前以为对方会不会是一名国安或者情报部门间谍的预期有些差异,不过这种身份也相当敏

  。

  两个,人在完成了各自身份角色的沟通之后,也谈及了各自现在的工作,刘若彤不愿多谈自己的工作,但是却很喜欢勾起赵国栋的话题,赵国栋也不隐晦在许多问题上的观点,尤其是在国际时事上的观点更是鲜明犀利无比。这让刘若彤也是大感惊讶。

  地方干部以熟悉国际时政在谈天时能够说上几句为时髦,但是在刘若彤看来那也是相当肤浅的,纯粹是附庸风雅,真正要论及深层次的东西,一来这些地方干部也不可能获得太具体太详细的资料信息,而来也不可能有如此丰富的精力来从事这方面的研究,所以也就是泛泛而谈

  已。

  但是赵国栋表现出来的水准却截然不同,作为外交部门的特殊角色,刘若彤的认识和敏感程度自然不是常人可比,那可真是应了刘乔一句话,对赵国技你了解得越多,你就越感觉到他像一团迷雾,雾里云龙,见首不见尾,赵国栋对于国际时政超强的判断和理解能力让刘若彤简直无法相信这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地方官员,而赵国栋大学所学的却是公安专业。

  整个婚假旅游的后手段就成为两人关于国际政治时事上的辩论时间。

  婚后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比想象的还要平淡,这让赵国栋有些失望又有些安慰本来也就没有指望也不希望这场婚姻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这样更好。

  刘若彤可能会在半年后就要派驻出国,在这一点上刘若彤也没有隐瞒什么,上边征询过刘若彤意见。而刘若彤则表示很愿意利用年轻时候多在外经历一下,部里也表示尊重刘若彤意见。

  “国栋,结婚了是好事啊。要不你自己不惦记,组织也替你惦记着。”任为卑端起酒杯举了一举。他因为有事在外没有参加赵国栋的婚礼,但是还是送上了一份情。

  “谢谢任省长在工作和生活上的关心。”赵国栋也笑了一笑,“这样也好,省得有人老是惦记着我还未婚。”

  任为峰和郑健以及萧华山都笑了起来,“你小子真还以为自己是万人迷啊。”

  “别说,以国栋的人才本事。只怕惦记他的女孩子还真不少,只是很多人都知道自己没希望不敢表露出来而已,据我所知怀庆市委市府里就有不少女孩子翘首以盼呢。”萧华山也笑着解释道

  “萧行长,哪有那么夸张?我这人可是很洁身自爱的。”赵国栋面不改色的道,话题却是一转,“任省长,听说明年咱们省里边上市指标可能会超过原来确定的四个?。

  任为峰微微一诧,扬起眉毛,“国栋,你消息挺灵通啊?怎么,你们怀庆也在打尖意?”

  “嘿嘿,任省长,全省十四个地市,谁不打这个事线的主意?。赵国栋也不掩饰,“不过我以为要打这个。主意也得有实力才行

  “你的意思是说你们怀庆就有这个实力,而其他市就没有这个实力?。任为峰反问。

  “嘿嘿,任省长,我没这么说,但是肯定有些地市不具备这个实力,这是事实,这上市名额其实也就是为国企解困安排的一个融资配额,谁能用好,就就能让一家企业重振雄风,走向辉煌,而选择不当或者没有用好,也就是两三年后股市上多一个壳资源而已。”赵国栋话语相当尖刻,在任为峰面前还是尖刻一些好,这位任省长可是不喜欢听顺耳话的人。

  “噢?国栋,看来你对这事儿还是有些自己看法啊,怎么觉得现在国家政策有偏差?嗯,你觉的你们市里边哪家企业有条件上市?”任为峰眉毛一掀,他知道赵国栋这个家伙脑瓜子是比谁好用,沾着就来更是他的拿手本事,不过他还是想听听赵国栋的看法。

  “任省长,这其实也不是我个人看法,诸多经济学家不都是已经探讨过无数次了,咱们这股市都已经成为上市公司的提款机,而提来的款就成了这些陷入困境国企的救命稻草,从前几年国企改革攻坚开始,几年来,股市为这些上市国企输了多少血,有没有人算过?国企改革喊了几年,但是效益一样每况愈下,但是这几年这些企业怎么撑过来的?。

  赵国栋笑吟吟的道:“现在各地都是琢磨着怎么把省里最困难最棘手的包袱给通过上市这种方式给推出去,筹到款项至少又能支撑几年,实在不行撑不下去了,至少还有一个壳资源,这样谁想来要这壳,也得注入点真金白银吧?要不凭啥白给你用这壳,这壳其实就是一个输血许可证,有这证,你就可以在股市上呼风唤雨,任你潇洒了,但走到最后怎么办?企业怎么办?企业职工怎么办?击鼓传花,落在谁手上谁倒霉?”

  郑健和萧华山都是沉默不语。作为金融界的老手,他们当然也清楚现在股市上的狂风巨浪,只是这么多年来每年各省各部门获得的上市指标都毫无疑问的只能给予那些最艰难的企业,这是国家和政府心照不宣的政策,真正需要通过上市募集资金实现自我改造和自我转型的企业往往并不是最困难的企业。所以一般说来他们都很难获得上市指标,至于说那些缺乏资金但是又充满活力的民营企业想要获得上市指标,那更是痴心妄想。

  任为峰对于赵再栋的观点也并不陌生,这种观点在一些经济学者的言论中也经常见到,但是摆在面前的现实却是如此,面临沉重的再就业压力和尖锐的社会矛盾,哪一级领导也不敢轻易让一个。企业到下,其带来的负面效应难以想象,所以怎样最大限度把上市这个救命稻草用足用好,那自然要首先考虑解决最棘手的问题,至于说其他,都暂时可以放在一旁了。

  “国栋,单纯从经济角度来考虑,最适合上市的企业自然是那些有发展前景但是又欠缺资金或者说借贷资金成本太高的企业,但是作为一级党委政府却不能不综合平衡考虑,任行一个经济问题,你都不能简单的视其为经济问题,你需要考虑困扰或者约束一地经济发展的最重要因素,所以在考虑上市指标时候,有些时候就要有所舍弃,国栋,在这一点上,等你当到我这个位置上时,你就会理解我的苦衷了

  任为峰语速很慢,看得出他对这个问题也有些自己的感悟,但是作为一个,分管工业的副省长。省属企业这么多,绝大多数效益都欠佳,怎样平衡,也是一个相当考手艺的事儿,赵国栋不是第一个提及这个问题的地市领导,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为了这几个上市指标,省里边不知道还有多少纠斗。

  月票增长太慢,封推效果不佳,兄弟们给点月票安慰俺受伤心灵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