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三节 亮点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三节 亮点


  送走任为峰,赵园练懒洋洋的坐上郑健的别克弥新世纪,潇华山也从另一边上了车。

  “园栋,真要打算打那个上市指标的主意?”“不打不行,今天不过是探探任省长口风,看来难度很大,任省长这个人不是寻常私谊就能让改变原则的人,这一点我还是比较了解的。”赵园栋笑笑,“我稍稍露点口风,他马上就把路给我封死了,嘿嘿,任省长可真是谨慎啊。”“园栋,你也不是今天才认识任省长吧?”萧华山晒笑,“这上市指标牵动千万人心、我看就是任省长也未必能够一言而决,只怕应、秦二位省长以及宁书记都一样十分关注呢。”“嗯,华山说得没错,几个指标,省里边伸长脖子瞅着这一宝的省属企业如过江之鳞,各地市全业也一样想要分一勺羹,群雄逐鹿,这鹿死谁手,真还犹未可知哩。”围绕这个上市指标,省里边也是暗流涌动,园企效益不佳的压力压得省里边和各地市都有些喘不过气来,尤其是从这两年更见艰难,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己经逐渐传递到内地,虽然不及沿海地区的那样明显,但是内陆园企本来效益就不景气,经此一波折,更是有些像压跨骆鸵的最后一根插草。

  赵园栋也知道这件事情不好运作,但是不好运作他也要努力一把,只不过从今天任为峰的口气来看,各地市的市属企业想要分羹恐怕难度很高,省里边的着眼还是放在省属企业上,对于各地市属企业的关注度不高,当然这也与任为峰所处的位置有关,但是他作为主管全身工业的副省长己经有这样一个态度,也就基本上代表了省里边的意见,这让赵园栋有些失望,他也在砾磨该怎么来看待操作这件事情。

  怀庆五朵金花中有三家省属全业,中南重型机器厂、中南锅炉厂、安原钻采设备厂,中南锅炉厂己经在前两年就上市了,可以不考虑。而安原机床厂和冶金机械厂则是市属企业,赵园拣原本有些想要让安原机床厂运作上市的想法,但是观在看来恐怕有些不观实,省属企业和市里边关系不是很大,当然能够上市也是好事,只不过却远不及市属企业对怀庆市里边重要了。

  各地市都是一门心思弥磨着要想替各地市属企业谋划上市,但是除了安都、锦排和建阳这三个市的市属企业恐怕还有些资格,其他地市的确很难纳入省里边观线。

  一直到回到浅湾别墅,赵园练都还在缘磨这件事情。

  怀庆经济发展状况观在也陷入了一种不温不火的境地,就像武侠小、说中练武的高原观象,想要突破,却又始终无法做到,要说没有进境,也好像不是,却不明显。

  这种状态下,虽然主管工业这一块观在己经是邓若贤接手了,但是邓若贤接手时间不太长,还处于熟悉阶段,冶金机杭厂的事情总算是敲定,也算替怀庆市委市府松弛了一下一直绷得很紧的神经,但怀庆方面要想取得更大的进展,就不能停留于眼下取得成绩.还得另寻突破。

  翟韵白接到赵园栋电话时,也是有些犹豫,本想劝一劝赵园栋注意一下影响,这结婚不到一个月,就来自己这里,虽说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但是毕竟从心理上还是有些障碍,总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赵园练名正言顺的那一位。

  赵园栋对霍韵白并没有什么隐瞒,把他和刘若彤的交往都是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翟韵白,翟韵白不置可否,对于这种事情她的确没有发言权,做任何一种表态都不适合.只能默默倾听,赵园栋的决定也不是哪个人的劝慰或者谏言就能随便改变的,尤其是这种事情上,赵园拣既然作出了决定,肯定也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

  翟韵白最终还是对赵园练要来自己这里住没有拒绝,她实在也不忍拒绝,内心深处更是企盼,这一个多月将近两个月,赵园拣和她都只是电话联系,基本上没有见面,她内心何尝不想赵园栋,夜里一觉醒来也是空空落落,原来么,总是知道一周里边爱郎总要回来住那么一两晚,倒也不觉得,观在这两个月没见着人影,这心中就说不出难受。

  赵园栋也知道观在自己这种尴尬的处境,照理说新婚燕尔,但是却是这样的情形,刘若彤也或明或暗的有过一些暗示,赵园练也是装疯卖傻的装作没有听出啥来,刘若彤也就只是叹息之后不再言语,此后二人也就没有提及这方面的话题。

  浅湾别墅的安全防范搞得很好,赵园练倒不担心有谁能够做个啥,至少想要在这些问题上作文章的人己然凋落。

  孔敬原己经正式调到省经委当了一个副厅级巡观员,虽然没有一个。

  明确说法,但是也算是变相闲置,冶金机械厂查出内外勾结企图侵吞园有资产的问题虽然没有直接反映到有他的问题,但是失察这个责任却是摆脱不了,何况马涂昌尚未归案,很多疑点都和他有关系,只是缺一条关键线索串起来而己。

  不过赵园栋还是很谨慎,在去浅湾别墅之前,都还是在城里绕了两个圈子觉察没啥问题之后,才趁着夜色溜进去。

  翟韵白在门厅接到赵园拣,两个月未见,小别胜新婚,在门厅里就免不了一番缠绵,千言万语都化为一吻中,好在翟韵白也是比较善于克制自己的感情,赵园栋的手都己经解开她的文胸,她才从迷醉中清醒过来,嗔怪的敲打了赵园栋的手,和一脸得意的赵园栋进屋。

  风雨之后翟韵白瘫软在赵园练怀中,光洁如玉的傲人娇躯在赵园练眼中百看不厌,狂风骤雨之后的手眼温存才是最令人沉醉的。

  少不了问及赵园栋这一个多月来的情形,对于灌韵白来说,赵园栋是完全不设防,在赵园栋心目中雀韵白甚至己经成了自己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是妻子,胜似妻子,在她这里,自己心中任何烦恼喜悦都可以与对方一起分享,尤其是官场上的种种,向霍韵白倾诉几乎就成了一种解脱释放的最佳方式。

  “你想让怀庆的企业上市?听说在指标上各地市竞争很激烈啊,我听说连安都市里都未必有多少把握。”灌韵白将下颌靠在赵园栋雄壮的胸膛上,宛如小鸟依人。

  “嗯,我也是试探一下任省长的态度,这在我意料之中,咱们怀庆市属企业想要分一勺羹的确不太观实,但看见其他地市都在使劲儿,我们不试一试,又有些心有不甘。“赵园练叹了一口气,“省里边这几个指标攘得很紧,轻易不会松手。”“园栋,我倒是觉得如果市属企业不行的话,你为什么不考虑让你们怀庆那几家省属企业想想办法呢?”雀韵白支起身体,“我觉得你不一定非要把省属和市属分得那样清楚,省属企业自个儿在使劲儿,他们的主管部门也在帮他们使劲儿,市属企业呢,就全靠地方党委政府来帮忙运作,我在想若是地方政府和主管部门以及省属企业本身共同努力,也许效果就要好得多。”“韵白,我们去帮省属企业使劲儿?”赵园栋心思也微微一动,“成功了也显不出我们怀庆的实绩,恐怕不太妥当。”“园练,你好像不是这样狭隘的人吧?企业上市带来的好处不仅仅只是对于企业本身,难道说对你们市里就没有好处?当然,省属企业上市肯定没有市属企业上市带来的好处多,但是在市属企业上市无望的情况下,为什么不可以帮助省属企业上市呢?”翟韵白的话让赵园栋陷入沉思,似乎也撞出了赵园拣的一些灵感。

  “企业上市除了能够让企业重新焕发活力,而且带来的影响力也是相当大,一个地市如果能够多两家上市企业,至少对于这个城市的知名度也有很大影响,另外,企业一旦发展起来,对于相关产业的带动拉动也也绝对不容小、觑,尤其是机械制造类产业,对于上下游产业拉动效应相当明显,所以我觉得,你们怀庆方面应该转变一下思维方式,想得更远更宽一些,不能局限于你们市里那点眼前利益,考虑一下帮助这些省属企业上市,这也可以赢得省里边的支持,至少可以让任为峰对你的印象更好。”瞿韵白的分析让赵园栋抨然心动,的确,如果三方合力,把怀庆这边一家省属企业运作上市可能性就要大许多,这也能够为自己在领导心目中赢得识大体顾大局的观感,自己和任为峰虽然也建立了私下的沟通管道,如果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来展示自己的胸襟和眼光,无疑可以进一步加深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印象,这倒是一个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