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四节 辩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四节 辩

  赵国栋尽量让自己脸色平和一些。但是他内心深处的不满却是愈盛。

  年初他就来青坪调研过一次,而且专门就在青坪建立农科试验园区的事宜与青坪县委县政府提了要求,而安原农大那边看在自己的份上也表现出了很大的热情,提出了一系列合作项目设想。

  在赵国栋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完全可以利用青坪良好的光热资源和自然条件发展现代化生态农业和特色农业,而且前景极好,但是赵国栋再度来到青坪县时,看到的却是这样一个半拉子工程。

  圈起来的所谓六十亩生态农业基地,除了歪歪扭扭的插了一块木牌之外,也就是围起来的竹条围墙了。

  事实上赵国栋对这件事情也并非一无所知。

  安原农大和怀庆农业这一块的合作已经初见成效,安原农大在怀州和庆州以及归宁三地的合作项目都已经进展神速。

  怀州的大棚蔬菜基地遍地开花,很快就形成产业规模,区政府倡导组建起来的蔬菜协会俨然成了菜农的主心骨,而蔬菜协会也的确不负众望,和安都多家大型蔬菜批发市场建立了紧密联系,并且还在积极向北边的秦省拓展市场。

  庆州原有的食用菌基地和苗木种植业在得到了安原农大的技术大力支持之后,规模和质量都呈现出了快速增长势头,尤其是苗木种植业在庆州有一定基础和历史,但是始终没有形成规模,而种植的苗木无论是在品种和档次上都欠缺。

  安原农大和省农科所技术人员在这里受到了庆州方面的热烈欢迎。区乡两级政府都对安原农大方面提出的合作建立试验园区积极配合支持,使得食用菌和苗木种植业迅速成为庆州城郊型农业的典范。

  归宁和安原农大的合作更是独辟蹊径,安原农大和归宁县东外乡合作组建了怀庆七彩生态农业有限公司,租了四百五十亩土壤肥厚的岗地,建设温室大棚种植花卉,近期主要市场面向安都,并且将远景目标定位为鲜切花市场。

  怀州、庆州以及归宁三地与安原农大仅仅一年的合作就已经解除了硕果,但是在条件最为优越赵国栋原来也抱有很大希望的青坪,赵国栋却看见这一幕,这难免让赵国栋有些难以接受。

  “老蓝,我看你们和安原农大合作搞的项目好像没啥进展啊?”赵国栋努力克制着内心积郁的怒气,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蓝有方起冲突,倒不是惧怕对方,蓝有方是何照成一手提拔起来的县长,农业和多种经营都是钱元辉分管的工作,赵国栋无意把手伸得太长,但是青坪的情形的确让他有些恼火。

  “赵市长,我们不是不想和安原农大合作,可是安原农大那边提出的条件太过苛刻,加上地方上许多老百姓不理解,基层干部也有些看法,所以租赁土地的事情一直办不下来,县里和乡里也作了大量思想工作,但是老百姓坚决不同意,所以这事儿就给搁下了,后来安原农大那边好像也没有了兴趣,所以这事儿也就这样了。”

  蓝有方丝毫没有意识到赵国栋的怒气正在一点一点的升格。只是尚未到爆发阶段。

  赵国栋内心深处冷哼了一声,这就是县领导的眼光和能力问题了。

  现代高科技农业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受到地方党委政府欢迎的,当然普通农民未必有这样深远的眼光,这就需要党委政府加强宣传解释工作,同时选择好示范点做好率先垂范,老百姓在看到了真金白银取得的效果之后,自然就会消防跟随。

  安原农大已经经营了多个合作企业,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但是青坪县方面却囿于老百姓的担心和疑虑,没有积极主动的做好解释工作,听其自然,这样表面上看起来是顺应了民意,但实际上却是一种惰性和缺乏主观能动性的表现。

  “老蓝,安原农大在多种经营开发方面与地方合作模式在全国都相当有名,我们安原省多个地市的贫困县都受惠于这种模式,实现了农民增收,青坪县在这方面有些落后了,我希望你和分管农业的同志要认真研究一下这方面的工作,怎样做到正确引导农民的积极性,实现农民增收致富的愿望,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发展多种经营,尤其是利用安原农大在技术和渠道方面的优势进行合作,大有可为。”

  蓝有方不动声色的瞥了对方一眼,以他看来,这位赵市长也是一个只会至上谈兵夸夸其谈的角色,青坪方面以前吃这样的亏难道还吃少了?

  某个农业科研单位来合作,鼓励种植蜜橘,青坪方面于是乎大干快上,大力种植培育蜜橘,结果蜜橘成熟了,大量上市了,结果价格一落千丈,价格一降再降,仍然卖不出去,收购商随意压价,甚至毁约,农民损失惨重。

  于是乎,又改种巨峰葡萄,同样的故事再度上演,农民甚至围攻乡政府,跑到县政府上访,这种事情他蓝有方可不会去再上当,任你说得天花烂醉,他也不会去主动启动,农民有自己的看法意见,党委政府也不能强迫不是?至于说致富增收,那也得在农民志愿的基础上。

  “赵市长,我知道安原农大在怀州庆州和归宁合作搞得相当不错,但是我们青坪条件不一样。他们几个地区要么地处怀庆市区,要么就是安都边缘,距离安都都不远,利用安都这个大市场需要带动本地花木蔬菜产业有优势,但是我们青坪不一样,距离怀庆市区都有相当距离,我们党委政府就不能不考虑这些因素,而且我们县里老百姓以前也在这方面吃过亏,蜜橘、巨峰葡萄都曾经在我们县的种植大获成功,结果却是农户损失巨大,这也造成了农民都当地基层政府的不信任,所以......”

  “所以你们青坪县就听之任之无所作为?!”赵国栋本来这段时间心情不是太好,加之这位蓝县长一味强辩,更让他有些恼火,话语也就没有先前那么客气了。

  青坪前些年关于蜜橘和巨峰葡萄的事例他也清楚,在赵国栋看来,这并不是农户的错,而是你党委政府的工作不力和失误,在一拥而上的时候,你党委政府在干什么?审慎分析过市场情况没有,农业部门做过市场调查没有,有没有判断结果,如果有。为农户提前预警没有?还有你考虑过一旦市场接受不了如何弥补或者化解风险的措施没有?

  以青坪如此好的发展亚热带水果生产条件,丝毫不逊于花林县,在大规模种植条件,甚至优于花林县,却没有一家水果初加工企业,也没有一家专门负责水果冷藏运输的企业,据他了解,也没有像样的水果销售大户和经纪人,这样的市场环境和条件,也许是地方民众缺乏发展眼光和思路,但是难道说你县委县府就没有一点责任。

  “赵市长。我们怎么听之任之无所作为了?县府也有会议纪要,农业部门也出台了多份文件,并且具体落实到了乡镇上,但是农户戒心太大,不愿意投入其中,我们也徒呼奈何?”蓝有方也有些恼火,抗声道:“您不能因为其他区县取得明显效果,而我们青坪效果不彰就觉得我们县没有开展工作,这不公平!”

  赵国栋一怔,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县里哪位领导敢这样顶撞自己,自己这一年来在怀庆恶名昭著,即便是资格浅一点的书记县长都不敢在自己面前太过放肆,倒是这位青坪县的常务副县长这般牛。

  蓝有方话语一出,旁边桂全友和市经委、农办、农业局等几个部门的领导心中都是一寒,他们久在市里,自然比下边县区更了解这位赵市长的脾气,损起人来那可是刻薄尖利让你下不了台,蓝有方这样公开顶撞,这不是自寻死路?

  “老蓝,我只看结果,你县委县府开展了工作不是说你开了多少次会,发了多少份文件,我是要问你们的效果!你刚才所说的蜜橘和巨峰葡萄事例我清楚,为什么会出现丰收反而农民损失,你们县委县府认真研究过其中原因没有?”赵国栋态度反而平静下来,以势压人那也得分情况,对于这位看起来似乎并非草包一个的蓝县长,他倒是有些兴趣来探讨探讨。

  “安原农大的专家教授告诉我,整个怀庆市以青坪县条件最佳,丘区山地发展水果种植,平坝地区发展花木蔬菜,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我不想说以前,但是年初我来调研,就和你们县里主要领导交换过意见,觉得青坪县可以在发展多种经营和引入农产品加工企业这方面下功夫,同时要下大力气加强农科普及。培养农民市场经济意识,但是我现在没有看到任何关于这些方面的东西!”

  前几天家中亲人生病,忙于照顾,也影响心情,所以状态不好,写得也比较少,封推期得票也很少,嗯,这两天已经稳定,俺要努力,不过双倍期只有四个小时了,老瑞的铁杆书友们,望手中还有月票的投给老瑞,双倍不能浪费,老瑞渴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