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六节 突发事件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六节 突发事件


  国栋的心神不宁瞅在刘兆国眼里,他也不作声,这不太好过问,毕竟公安局长这个位置很重要,而那个县政法委书记又和赵国栋不对路的情况下,如果再让他控制了公安局,日后有很多事情赵国栋就不那么好操作了。

  虽然严立民话语中意思很明显,但是刘兆国却不打算介入,让赵国栋自己去琢磨怎么应对,自己已经把意思传达给了赵国栋,既然当了一县之长,这种事情日后碰上的时候还会很多,免不了要考验一下这个当县长的政治智慧。

  刘兆国猜得没错,赵国栋的确在琢磨怎么个应对这件事情。在公安局人选问题上,赵国栋不打算退让,庞钧在县里根基不浅,也幸好有个在公安局里强势的马道军能够和他抗衡分了他的势力,检法司这边他都有心腹在要害位置上,赵国栋不可能让公安局这块阵地也落到对方手上,就算是刘兆国出面说和,赵国栋也不会妥协。

  但是严立民出了面,赵国栋就得琢磨一下怎么个应对了。严立民和自己关系不错,他之所以没有亲自出面和自己打招呼,也应该是感觉到了没有多少把握,担心当面锣对面鼓的挑明了,双方都不好下台,这也就是说其间也有可操作的机会。

  想到这儿,赵国栋沉吟了一下,走到了一边,拨打了陈雷的电话。

  陈雷是县公安局政委,现在临时主持县公安局工作,也是桂全友向赵国栋推荐的县公安局局长人选。

  在马道军在公安局一手遮天的时日里,陈雷能够在公安局里保持着一种相对独立的姿态,这就很不容易,当然他不会和马道军唱对台戏,而且也能积极配合马道军把局里工作开展起走,和几个副职关系也不错,和庞钧之间地关系也还过得去,不像公安局里其他几个副职那样完全听命于马道军。

  昨天桂全友带着陈雷专门到了江庙赵国栋老宅里见了赵国栋,也和赵国栋谈了一两个小时,赵国栋对陈雷的印象不错,虽然没有马道军日常表露出来的强势霸道,但是骨子里的强硬味道赵国栋也能隐隐感觉地到,但那是因为角色没有到位。

  当公安局长如果不强势不霸道,那就没戏,这是赵国栋给公安局长这个角色下地定义,和蔼可亲或说平易近人在公安局长这个角色成分里只能占很小的比例,绝大多数时候他必须有乾坤独断的魄力的杀气,唯有这样才能驾驭一方治安,或说镇得住一方的堂子。

  马道军别看模样身体不咋样,但是却相当强横霸气,在县公安局里说一不二,而花林治安这几年也相当不错,在赵国栋印象中江口县公安局两任局长,征远和朱星文都有这份魄力,敢于碰硬敢于拍板地魄力和脾气,而赵国栋希望自己的公安局长也能有这份气度。

  陈雷也来谈了他自己对公安工作一些地设想和打算。相比于马道军地霸道。陈雷显得更有尺度一些。这也是一种政治智慧地表现。毕竟陈雷地资历还不能于马道军相比。采取这种方式也相当合适。

  赵国栋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是内心还是比较欣赏陈雷。也倾向于用陈雷来当公安局长。只是这种事情也不是赵国栋一个人就能拍板。还得综合考虑各方面地意见。赵国栋也清楚只怕盯着这个位置地人不会少。

  “老陈。你在哪儿?”赵国栋打通陈雷电话。直接问道。

  “赵县长。我还在安都。”

  “嗯。你和严书记关系怎么样?”赵国栋沉吟了一下问道。

  “立民书记?嗯。还行。但是这只是工作关系。并没有特殊地深交。”陈雷也听出了赵国栋话语中地含意。肯定是严立民那边出了状况。

  “唔,你想想办法,严书记是从省厅里下来地,你既然省城,那就想办法和严书记沟通一下,我再想想办法。”赵国栋也不隐诲,径直道。

  桂全友为他引荐的人肯定都应该还是有些能力,能力并不只是业务能力这一块这么简单,他陈雷能在县局里稳坐政委一职,难道就没有一点路子,赵国栋知道最终还是得自己和严立民之间坐在一起摊牌才行,但是之前他希望陈雷自己也要有些表现。

  “我明白了,赵县长,你放心,最迟后天我给您回话。”陈雷在电话里答应得很爽快。

  看样子陈雷这边他还是有些关系,就看他能不能让严立民不再坚持,赵国栋并不指望他能说服严立民,庞钧能得严立民出面为他协调,肯定也花了不少力气,赵国栋只是希望能够借陈雷之力来缓和一下他和严立民现在这种有些僵硬地关系。

  “兆国,你小子又给国栋上了啥眼药,弄得国栋一下午都是鬼鬼樂祟的躲在一边打电话?”这中间熊正林地鼻子无疑最灵,一下子就觉察出赵国栋的心神不宁和刘兆国那一番话有关系,“莫不是那事儿还真有什么后遗症不成?”

  “嘿嘿,没那事儿,国栋已经是人代会名正言顺选出来的县长,能有啥事儿?”刘

  着摇头,“他只是碰上了一些他份内的事情,看他自处理吧。”

  “噢,份内事儿?”熊正林不再言语了,话题转到刘兆国身上,“你那常委任命啥时候下来?这政法委书记可是空缺了大半年了,老是韩秘书长代着,说不过去吧?”

  “不好说,宁书记那边虽然有些松口,但还没有最后表态,恐怕还得等等。”刘兆国也有些郁闷,自己在赵国栋提醒下掀起的雷霆——A、雷霆——B转向打击和整治行动的确赢得了宁法的一些赞赏,后续开展的剑盾系列练兵演习行动也很受宁法地赞赏,但是连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总还是差那么一点火候,只是一时间他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招数来了。

  话音刚落,刘兆国身边电话就响起来了,“什么?不要着急,说清楚!”

  一干人见刘兆国眉毛顿时竖了起来,感觉到恐怕有啥不太好的事情生,都下意识的放下了手中牌。

  一边嗯嗯着,刘兆国已经站起身来,脸色却越难看,不到一分钟,刘兆国放下电话,“我得走,国栋,你马上开车送我去!”

  “兆国,出啥事儿了?”

  “青阳观背后地饰一条街生一起抢劫脱逃然后劫持人质事件,罪犯劫持一名女性被逼上了一条居民楼楼道内,身上绑有炸药,手上也有枪械。

  ”刘兆国来不及多说,“国栋,走!”

  赵国栋熟练地打着方向盘在安都市区里狂奔,刘兆国没有等司机来接他就让赵国栋直接驾车直奔现场,好在赵国栋车山还藏着一个蜗牛警灯,挂在车顶上便亮着灯夺路狂奔。

  赵国栋斜眼看了一眼神容严肃的刘兆国,一年多时间里刘兆国似乎苍老了不少,看来上一次争夺政法委书记失败还是让刘兆国有些受伤,而眼见得政法委书记再度空缺,这个位置却迟迟落不到他头上,心中这份煎熬的确实在难以言喻,而刘兆国恐怕也只有这一次机会了,如果再度失手,只怕就再也没有这样好的机遇了。

  一路上刘兆国电话不断,很显然这件事情生在春节期间其影响力之大可想而知,省市领导都已经知晓,而他这个市公安局长无疑就是承担了相当巨大的压力。

  一线得到地消息源源不断的汇聚到刘兆国手中,犯罪分子是个惯犯,从抓获地同案犯那里已经查出了他的真实身份,外省一个A级通缉犯,在外省就背负有多条人命。

  这个消息传来让刘兆国心情更是恶劣,这样一个亡命惯犯,几乎就相当于关上了谈判的大门,和公安机关斗法多年,自然清楚他即便是放下屠刀也成不了佛,都是死路一条,难免就要生出拼个鱼死网破的想法。

  赵国栋不动声色的听着刘兆国不停的下达命令,也不停地在向市委市府以及省厅领导汇报工作。

  现场位于饰街背后不远处的居民小区,大年初三生这种事情自然是引来无数人地围观,虽然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见如此多的公安民警甚至全副武装地武警、特警都全数出动,傻瓜也知道出了大事儿。

  “刘哥,赶快命令周围人疏散!另外得抢占至高点。”虽然知道这种时候自己不该表意见,但是看见人山人海的情形,赵国栋还是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种情况下如果犯罪分子一旦想要拼个鱼死网破,那就可能造成不可想象地后果。

  刘兆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迅速下达命令让在场警察立即疏散群众到安全距离。

  值班局长管长风、已经先期干到的当地分局领导也快步跟了上来。

  “刘哥,这种事情不能拖,一旦有机会,哪怕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那也得命令狙击手果断下手解决,否则这种事情一旦拖上几个小时,不但老百姓知晓情况的越来越多,给政府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也会给我们公安开展行动带来更多的负面作用,甚至可能会掣肘我们采取行动。”赵国栋紧随在刘兆国背后小声道。

  赵国栋看着犯罪分子所在楼道周围的制高点都已经被狙击手所控制,看来市局的应急反应速度相当快,这也让赵国栋对于安都市公安局的特警和武警反应效率感到惊讶,这个年代能够有如此快捷的反应机制不能不说安都市公安局的确具有了相当水准,不知道是不是与刘兆国一直在搞的那个剑盾立体实战综合演练有关系。

  刘兆国已经来不及和赵国栋多说什么了,一边小心观察地势,一边也在命令喊话的民警靠近喊话吸引对方注意力,同时用对讲机命令狙击手尽快就位。

  “刘局,宁书记电话!”

  刘兆国接过电话,神容严肃,嗯嗯点头,没有多余话语,最后化为一句户:“请宁书记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宁书记怎么说?”管长风赶紧问道。

  “宁书记乘坐两个小时之后的飞机飞回来,让咱们灵活处置,要绝对保证居民楼里居民的安全。”刘兆国深深吸了一口气,话音未落,这

  又响起:“刘局,省厅郭厅长电话!”

  “刘局,省政法委明书记电话!”

  “刘局,黄市长电话!”

  “刘局,省厅通报,他们的特警将在半个小时内赶到!”

  “李锐,你地狙击手就位没有?”

  “刘局,已经就位,但是那个家伙很狡猾,一只手勒住人质,一只手握有一支仿五四式,腰间也裹有鼓鼓囊囊的东西,怀疑是爆炸物品。我们狙击手视线角度不佳,没有绝对把握!”黑黝黝的壮年男子是安都市公安局特警大队大队长。

  “你问问,你们的狙击手有多大把握!”

  “六成!”黑壮汉子立即回答,“通过木板门击穿,能有六成把握,就怕一击不能毙命,伤害人质,甚至引爆爆炸装置!”

  “多安排两名狙击手,同时射击!务求一击毙命!”刘兆国吸了一口气,断然道。

  “刘局,是不是再等等?等宁书记和郭厅长他们过来再说吧。”管长风有些焦急地谏言,万一伤及人质,那可就真有些烫手了。

  “老管,省厅那帮特警就能比咱们市局特警强?剑盾综合演练比武中我们地特警无论是射击还是突击都比他们强,难道我们还能指望他们?”刘兆国缓缓摇头,“命令突击人员和救护人员做好抢救人质的准备,李锐,你择机下达射击指令!”

  “刘局?!”几个声音同时响起。

  “不用考虑了,我们拖不起!罪犯越拖得久,居民楼里的居民就紧张惊惶,万一出现失控局面,那才更是不堪设想!现在我们的人又进不去,如果被对方现我们意图,改变了位置,那我们才真正被动了!执行命令,责任我来负!”

  这个时候的刘兆国显得前所未有地果决。

  三分钟之后,三声枪响,罪犯被当场击毙,全部命中胸部,人质除了受惊过度之外丝毫未伤,而裹在腰间的爆炸装置也被排爆人员成功排除。

  “宁书记,向您报告!人质已经安全获释,罪犯被击毙,未造成其他任何伤亡,任务圆满完成!”此时地刘兆国语气说不出的铿锵有力。

  “好好好,老刘,市委要给你们市公安局请功!我委托元盛市长代表市委市府和安都市全体人民以及我个人向全体参战民警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和谢意!”电话另一同的宁法同样显得格外兴奋。

  “郭厅长,向您报告好消息”

  “明书记,向您报告好消息,”

  赵国栋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一场突事件来得如此快也去得如此之快,刘兆国用他的果决赢得了这一场有些冒险的战役。

  晚饭桌上就没有了刘兆国,省委政法委书记明睿、省公安厅厅长郭广年、安都市市长黄元盛等人一起慰劳全体参战民警,作为主角地刘兆国自然脱不了身。

  “唔,看来兆国这一次政法委书记有戏了!”蔡正阳的话总是那样富有深意。

  “哦?”柳道源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

  “有些时候机遇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了,宁书记的性格我略知一二,他喜欢那种果决霸气地性格,兆国前期工作虽然一直不错,有条不紊,但是稳则稳矣,但是却失了些锐气和霸气。安都市作为全省省会城市,无论在那一头上宁书记都希望能占头筹,能体现安都省会的风范,九月份兆国他们市公安局搞地剑盾大演练,邀请了省厅特警参加比武,市局特警表现赢了省厅特警,宁书记很高兴,加上前期的几个行动也很得宁书记的欣赏,兆国入常当政法委书记的呼声才渐渐高了起来,嘿嘿,这一次兆国也是抓住了机遇啊。”

  蔡正阳显然和宁法走得很近,才会有这样一番言语,不过这番话他却没有在刘兆国面前说过,虽然关系已经很近乎了,但是有些话只能点到即止,点透了除了伤人自尊之外反而会起到副作用。

  “嗯,正阳说得对,宁法是那个脾气,不对味的人,你无论怎么套近乎拉关系,都是无济于事。”熊正林点点头,他这番话后边自然也有些依据。

  “宁书记才四十岁,前程不可限量,说他很有可能会在明年接替苏省长的位置,也有说他甚至可能会直接”柳道源没有再说下去,即便是再好的关系,有些话也不能挑明,虽然在座众人关系密切,但是走到这个位置上各人有各人的路子,各人也有各人的消息来源,已经不仅仅是局限于省里边这个层次了。

  “呵呵,管他,老柳,你还是多关心一下你自己往哪里走吧。”熊正林岔开话题,轻松的道:“这一个春节算是过得有些意义,至少兆国也能沾点光了,打个电话问问兆国,看咱们等他不等,要不就等到改天再来替他庆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