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七节 三角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七节 三角

  赵国栋也不多言,只顾点名:“公安和消防已经到了,你和安监”

  的来没有?”

  杜道有见赵国栋没有追问邱泽名的下落,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赶

  紧道:“县里各职能部门都已经赶到了,刚才市环保局的朱局长和安监

  局的刘局长都已经和老高通过电话,他们都已经在路上了。”

  “嗯。邱泽名为什么现在还没到?县里还有哪个领导在?”赵国栋

  话锋一转又拉回来:“老杜,老高既然在前面指挥救援,市里的消防

  车都已经赶到了,就让老-高全权负责救援,市公安局李局长也已经到

  了,他就在我后边,这边就交给老李和老高负责。厂里职工和周围群周

  情绪怎么样?”

  “厂里职工情绪还算稳定,但是周遭群众有不少都称自己吸进了毒

  气,现在感觉很难受,但是有没有具体反未,所以…",”杜道有话尚未

  说完就被赵国栋打断,“老'杜,这个时候还计较这些干什么?马上通

  知你们县医院敞开大门,要求"所有医'生'马上回到工作岗位,一切感觉

  不适的群众都可以到县医院就诊,并且要组织县政府工作人员耐心做

  好解释工作。确保群众生命健康!’’

  “是。那我马上安排寸县长去负责安排。”杜道有忙不迭的应道。

  “群众这边还是要疏导劝离,让他们暂时退后到一公里以外去,防

  止发生意外。”赵国栋见杜道有立即安排布置下去,心中稍稍安稳了

  一些,氯苯爆炸产生大量刺鼻气体,但是现在看起耒爆炸氯苯数量不

  算很大,听刚才那位现场工作人员称估计氯苯也就在两三吨左右。

  陈英禄和何照成分别是凌晨两点平和三点钟赶到现场的,爆炸引起

  的大火在赵国栋抵达现场后两个小时被扑灭,只是袅袅升起的烟尘仍然

  刺鼻难闻。消防队员们仍然在用水枪进行浇洒。拉起的警戒带除了消防

  队员和公安干警之外,一律不得进入。

  “国栋。接况怎么样?”何照成赶到时也是脸色灰白,出了这样大

  一个事故。作为一市之长,难免不会受到影响。

  “死了四个,还有两个很危险,要看医院抢救倩况怎么样了,这边

  明火已经被扑灭了,还有一些暗火,消防部门还在处理。”赵国栋叹了

  一口气,“陈书记他们在里边,您'先进去吧。

  何照成有力的点点头,抿着唱,脸上的线条显得很刚硬,赵国栋轻

  轻叹了一口气。

  陈英禄见到何照成和赵国栋二人进来,脸色显得更是铁青。

  杜道有在他面前有一点微驼,似乎被市委书记愤怒的日光给刺得矮

  了一截:“邱泽名到现在都没有到,打手机关机,打到家里没有人

  接,连他司机的电话也是无人接听,嘿嘿,杜道有-,你古楼县县长如果

  失踪了,你打算怎么办?!

  陈英禄略带揶揄和讥讽的语气让杜道有只敢低垂着头陪着笑:

  “陈书记。老郅下午都还在,我估讣他是不是手机没电了,所以一时

  半刻打不通》…".”

  “嗬。杜道有,你们古楼县-财政状况糟糕道这种程度了么?连多

  一块手机电池都买不起?这一周是他邱泽名在政府带班,难道说你们带

  班领导可以关手机捂着被子睡大觉?

  陈英禄的话虽然听起来感觉不到锋利之处,但是尖酸的语言却让杜

  道有感觉到阵阵寒意,这是陈书记愤怒到了极点的表毁,杜道有对于市

  委书记的性格还是有些了解'的,如果他真是忠声痛斥你,也许事情还有

  圆转余地。而如果他用'上了那种'冷嘲热识‘的语气,那也就意味着你在

  他心目中的印象彻底算是-完了。

  和何照成一点头算是见了面,陈英禄重重的吐了一口恶气,省上的

  媒体都已经赶到了现场进'行采'访,可是作为鼓楼县人民政府的法人代

  表,邱泽名这个县长却不知所踪,而本周却恰恰是这位邱县长在带

  班,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电话关机,不在家里住,连老婆都不知道他

  在哪儿,司机不通,秘书也不知道去了哪儿。是可忍,孰不可

  忍?

  殷景松赶到的时候,陈英禧和何照成以及赵国栋都已经初步有了一

  个意见,那就是正处于全市整顿干部工作作风的风头上,身为一县之长

  的郅泽名却搪离职守,显然不再适合再担任这个县长。

  但是考虑到这件事情的特殊背'索,如果把脱岗这件事情捅出来,对

  于怀庆影响更坏,所以三人都赞同让邱泽名主动引咎辞职,原因就是金

  ****有限公司发生重大安全事故。只是作为一县之长引咎**,那

  么分管安全的副县长那就应该要予以免职处理,这又让三人有些难

  做。

  虽然这个事故原因殇未正式查清楚,但是根据现场情况分析,估计

  还是因为操作不当导致对硝基二苯爆炸,进而引起旁边的氯苯发生爆

  炸,导致重大人员伤亡进而巨大的财产损失。这实际上和地方党委政

  府主要领导关系不是很大,责令他引咎辞职并非这个原因。

  等到后期处理事务交给市长助理李长江之后。起国栋也就脱手不

  再管这件事情。只是那勒令邱泽名引咎辞职一事似乎又搁置了下来,让

  赵国栋很是有些意外。

  陈英'裕也有些作难。

  吕秋巨找到他,希望他能在处理邱泽名的问题上周开一面,陈英

  禄很是恼火,狠狠把吕秋臣缀了一顿,但是这事儿他却没有再封死,他

  希望等到这件事情稍稍平息之后再来考虑怎样处理。

  邱泽名肯定不再适合担任古楼县县长一职,但是勒令对方辞职之后

  安排刹什么位置也是颇费思量,赵国栋和何照成似乎都对邱译名的表现

  十分不满,当时三人商量处理意见时也是何、赵二人力主直接免职,后

  来也是考虑到如果县长是免职,那么分管副县长只怕就只有撤职了。

  让邱泽名引咎辞职是最好的办法,而分管副县长高尚林已经被免

  金特化工存在的问题相当多,忽视安全操作规程,安全管理规定

  流于形式,安全员缺位,种种原因导致金特化工酿成这样大的祸端,而

  鼓楼县安监局在对金特化工进行例行检查时虽然发现了这家企业存在的

  种种安全德患,也下达了隐患螯改通知书,但是却并没有监督隐患整改

  落实,致使这家企业带病生产多年,鼓楼县安监局局长和分管剁'局长均

  被撤职。

  现在摆在面前妁问题是邱泽名安排到什么位置上,若是按照陈英

  禄的想法这邱译名随便扔到市里边那个生僻部门当个副职邾算是抬举

  他了,但是吕秋臣耒找自己肯定不会只是为了当一个某部门的副职,正

  是这样才让陈英禄感到棘手。

  文化局局长?还是林业局局长?何照成和赵国栋会如何着想?

  何照成这边。际英禄倒是不太在乎,但是赵国栋怎么看待这件事

  情,他却需要琢磨一下。和吕秋臣一样,他一直是把赵国栋当作自己

  最重要的臂助来看待的,尤其是在政府这边的工作,更是离不得赵国

  栋,如果让赵国栋认为自己出尔反尔甚至怀疑自己有其他不轨行为,陈

  英禄觉得就有些不划算了。

  也许该和赵国栋交换一下意见,不过不稹是自己去”

  赵国栋接到吕秋臣的邀请还真是吃了一惊,他知道!;秋臣是陈英禄

  的铁杆心腹,而自己和陈英禄关系也相当密切,要说两人也应该是属于

  同舟共济那种味道,毕竞都是陈老板手下的角色,不过赵国栋却并不喜

  欢和这位组织部长打交道。

  并'非赵国栋想要独立特行或者说不屑于表露出依附什么人的意思,

  而是赵国栋觉的吕秋臣·此『人太软,整个怀庆市此人只认陈英禄一个人,

  其他人,无论是谭立峰还是何照成,他都可以翻脸不买账,属于典型的

  那种阴阳脸,翻脸就不认人。

  不过这个家伙嗅觉很灵敏,而且很能领会陈英禄的心思,庄很多事

  情上也是陈英禄一十、暗示就能办得相当妥帖,加上这家伏也有些手腕,

  能笼络住下边一帮人,当这个组织部长也有点如鱼得水的感觉。

  赵国栋和吕秋臣两人相互都一直保持着氙而远之的态度,加上同

  样也处于一种不冷不热的市委秘书长萧潮,被好事者誉为怀庆市的等边

  三角形,连赵国栋也得承认陈英禄在玩弄平衡驾驭术上颀有一手,要不

  省委也不会把他安排在大乱待治的怀庆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