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十节 大动作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十节 大动作

  市委常委会在很抑郁的与氛下结束了,赵国栋连一秒钟都没有停留,夹起包便径直出门。

  邓若贤看了看健步如飞的赵园栋,连连摇头,这位赵市长也真敢把脸色搁在桌面上,能坐在这里边的人,谁不是面如春风讳莫如深的模样,就算是当面指着他脸骂,唾沫星子溅到他脸上,也能微笑着擦拭掉继续听你痛骂。可这一位就敢形诸于色,丝毫不顾这些人的感想。

  赵园练不是没有城府的角色,他不想保持城府自然有其道理,邓若贤当然知道赵园栋内心的不爽,不过邓若贤倒是觉得这很正常,刚来半年的副秘书长,你就想要去担任一县之长,的确跨越度大大了一点,吕秋臣所说的话也并非毫无道理。

  邓若贤来到赵园栋办公室时,赵园练正在和柱全友作着剖白。

  “全友,这一次是我耽误了你了陈国赵园棵拿着一支香烟在鼻尖处嗅着,一边在办公室里踱着步。

  “赵市长,这事儿在你和我一说时我就知道结果,吕秋臣这人性格固执强硬,素以不妥协为着称,他能来找你己经是一个异数了,不知道他和邱泽名是啥关系,你没有给他面子,那他肯定要予以报复,你的任何提议他都要坚决阻挠。”柱全友显得很轻松,显然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够在这一次常委会上过关,赵园栋也只是一个想法,那他自己的话来说,这算是一次试水露脸,让常委会里一干人们大略知晓有这么一回事,这一次不成,下一次也许就有机会了。

  “嘿嘿,我知道这事希望不大,但我还是得跳出来吆喝两声。你没见吕秋臣那脸色,阴沉不满还夹杂一丝紧张.快赶上死了娘一般,他以为我在陈书记那里没有得到支持就不敢在常委会上发言了,错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我认定的事情,不会因为某人反对或者不支持就连发表自己意见的勇气都没有了,至少我也得让大家伙儿了解我的想法和意图。”赵园栋似手己经将自己情绪调整过来,最后深深吸了一口香烟中那股子淡淡香气,随后将香烟抛出丢进废纸篓。

  “他们不同意我的意见那是他们的权力,但是我要阐明我为什么推荐你去古楼担任县长!举贤不避亲,你不就是跟着我的副秘书长么,不就是我把你从宁陵弄过来的么?你跟着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没有那本事去坐下古楼这个摊子,你去了有啥优势,能给古楼带来一些什么,我着重就是阐述这些问题,要让他们明白这一点。”柱全友心中一亮,赵园拣做事总是出人意料,有时候他不动则己,一击必丰.有时候却又明知不可为而要为之,此所谓借势。

  “全友,你缺的不是能力,也不是人脉关系,缺的是势。”赵园栋见柱全友若有所思,也就想要点啄一下对方:“你来怀庆时间太短,要让大家对你有一个深刻印象,光靠埋头做事不行,前期你可以说是首势.半年时间足够了,下一步就该要把势转化为力道了.不要再稻光养晦,观在你需要逐渐展观你的魄力和能力,要让他们看见你能做事.可以做事,能干成事!”柱全友点点头,在这方面他的确有些没有把握好,先前才来赵园栋就给他说过,三个月的调整磨合熟悉期1三个月之后,就要大胆开展工作,既然是跟着他的副秘书长,就应该要拿出他做事的风格,不要过分拘泥于这个副秘书长的权限,有时候该拿意见就要拿意见,该拍板就要拍板,在怀庆这个氛围远不如宁陵的地方,必要的魄力甚至比能力更让人看重。

  邓若贤敲门进来时,赵园练和柱全友的探讨也基本上告一段落子。

  除了常委会上的那几个议题之外,邓若贤来找赵园栋还是商议市委市府确定下来的将电子信息产业作为振兴怀庆的的发展思路。

  赵园栋印象中园家将在明年出台关于鼓励发展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的政策,从那个时候开始,外资将开始进入园内市场,园内集成电路和设计、制造和封测产业将会迎来一个辉煌发展的时代,怀庆怎样抢在这个政策之前利用这个机会,将是一个十分紧迫的任务。

  “电子信息产业的核心是软件和集成电路产业,我们怀庆有安原工业学院这个优势在这里,电子工程专业在整个中南地区都相当有名,应该说发展电子信息产业有着先天优势,但是在软件和集成电路产业这两者之间,我还是觉得我们怀庆应该选择集成电路产业o”邓右贫已经就这个问题和赵园栋讲行讨多次探讨.但是探讨归探讨,市政府办公会也形成了一致意见,只是怎样打开这个缺口,却是一个难题,万事开头难,要破这个局却不是光凭两张嘴皮子就能说出来的。

  “老邓,选择集成电路产业这是确信无疑的,我也知道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其实是相辅相成的,但是目前我们怀庆无论是在资源还是精力都有限,我们只能集中发展一个产业,而且准确的说目前我们还只能集中所有精力来谋求一点突破,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必须要有动作。”赵园栋也对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充满了兴趣,可以说弹精揭虑大半年了,怎样谋求突破也是最费心思的。

  “坐等不是办法,我和何市长谈过这件事情,我们要集全市之力来求得这项产业的迈进,这第一步尤其关键,只要踏出这一步踩准踩稳了,也许就能迎来一个灿烂的明天。”邓若贤牙关紧咬,眉头深锁。

  “是啊,我有些思路,但是有多大把握心中却没底。”赵园拣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流动,显然心中也有一些念想。

  “唤,你有路子了?”邓若贤精神大振,每当赵园栋路出一点口风时,也就意味着赵园栋心中己经有一些大致想法了。“嗯,有点想法,但是成不成还得看看,不过我坚信只要我们走在前面,眼光在拓宽一些,心胸在放大一些,怀庆这样好的条件不会无人看好。”赵园栋狠狠的挥了。下手,“老子就是拼死也得把这事儿给弄下来。”听得赵园栋冒了粗话,邓若贤反而笑了起来,“有这么严重么?

  啥事儿值得你这般咬牙切齿要你命一般?”“老邓,观在园际上集成电路产业以欧美和日韩台这几家基本垄断,发展虽然迅速,但是也不较平稳,但是观在据我所知有一些变数。

  台岛第三大集成电路企业一一世大集体电路的东家中华开发将世大集体电路卖给了台岛第一大集成电路企业一一台集电,观任技术老总准备独自创业,正在积极筹措资金和寻找合作者,我准备通过一些渠道去和此人接触一下,看能不能优先考虑我们怀庆。”赵园练沉吟了一下才把这个消息透露出来。

  实际上这件事情他也关注许久了,台集电收购了世大集电,排名第一的收购了第三大的集成电路企业,这样整合下来,必然也会对排名台岛第二大集成电路企业华联电子产生极大的压力。

  虽然台岛当局一直在政菜上压制集成电路产业西进,但是正如马克斯所说经济利益的诱惑足以压倒一切,百分之十的到润就足以让资本泰蠢欲动,百分之五十利润可以键而走险,百分之百利润可以践踏人间法律,至于百分之三百,纹刑架又算得上什么?

  何况采取一些菜略性手段来躲避政策风险也并不是不可能,可以说台岛集成电路产业要想获得发展机遇,就必须要正观这个观实,也就必须要有所动作,而台集电收购世大集电不过是一个催化剂而己。

  邓若贤眼晴一亮,这个家伙果然早就在打主意了,台岛的一个收购案也能让他琢磨出这么多道道来,而且还能获知对方技术负责人要重新创业,这己经超出了一般政府官员的信息嗅觉和触觉,邓若贤自认望尘莫及,如果对方所说属实,那这个机会真的能被怀庆争取来,对于怀庆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

  台集电的名气他还是有所耳闻的,而像集成电路这样的产业落户投资数目那也是天文数字,无论是对于一地投资拉动还是上下游产业链带动,其影响都是无法用数字来形容的,可以说惊天动地也不为过。

  “可是像这样的着名企业真要选择投资地,只怕首先会选择沪江或者京城这些人力资源更为丰富的大城市吧?我们怀庆何以与这些地方竞争?”邓若贤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冷静的问道。

  “这正是你我乃至整个怀庆市委市政府甚至省委省政府要做的。”赵园栋脸色微微有些发红,显示出他的心情也有些激动,“要引导这样一个产业发展起来,就目前来说,光靠我们几个,甚至整个怀庆市的力量都还不够,我打算要专题就这个问题向陈书记和何市长进行汇报,然后以市委市府名义向省委省府进行专题报告,请求省里在这个问题上给予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