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十四节 潮起 4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十四节 潮起 4


  为峰性格也有此类似千中法,曰认定的事情。马田航甲蹦实。

  就在赵国栋悠哉游哉的回家休息时。任为峰已经找上了应东流。

  个小时以后,应东流已经和自己导师王洋联系上,并且约好第二天在京城会面商谈邀请张轶京一行造访安原事宜,这让任为峰十分兴奋。

  宁法工作比较忙碌一些,第二天上午任为峰才算是找到一个,机会向宁法单独汇报。

  当任为峰把赵国栋的看法和意图娓娓道来时,宁法的眉宇时而舒展时而皱起,显然也是被任为峰带来的东西给触动了。

  “这是赵国栋的观点,还是别人给他的观点通过他嘴巴说出来?”宁法问了一句,随即觉得有些好笑,摇摇头,“为峰,这不是蔡正阳的观点,我看是赵国栋个人观点。嗯。这个小伙子不简单,国际国内形势了解得很透彻,大局观和自身工作结合得很好,很难得。”

  “宁书记,我也觉得他的观点很有意思,如果能够让中央认可我们安原这个中西部地区的节点腹心地区崛起可以起辐射西部带动中部的作用,我以为他的观点有很大的可行性。”

  任为峰仔细观察着宁法的表情,想要从中看出一点啥来。

  宁法半晌没有回应任为峙的话语,赵国栋的观点很具有操作性,如果真的能赢得中央的首肯,那么就真如赵国栋所说的了,这个项目就成功了一半,至于应东流去联系他的导师,虽然也能起到一点作用,但是绝对无法和自己肩上马上就可能要扛起的责任相提并论。

  只是这项任务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完成的,仅仅是上这一趟京里。只怕就要见几个大人物说服他们赞同这个观点才行,不过宁法也有些把握,西部大开发是党中央国务院提出来的战略部署,已经进入临战阶段,根据他的消息,很快中央就会有具体措施出来,而安原省地理位置特殊,正如赵国栋所说,地跨东西,连接南北,那是核心关键所在,怎样充分发挥安原承上启下的扛杆作用,就要看安原省委省政丶府如何操作了。

  应东流已经上京去了。宁法还是第一次看到应东流这样看重一个巧目。一直以来这位省长和自己在发展的观点上都有一些细微的差异,宁法的发展压倒一切观点应东流就有些异议,认为在发展同时也需要兼顾其他,不能盲目,为此宁法和应东流也多次在不同场合交换意见。

  两人都承认对方的观点有一些道理。但是具体落实到某一外事情上时。却难免有些磕磕绊绊,好在这些具体层面上的东西作为两位一省主要领导倒也不至于为这种事情伤了和气,但内心有些小芥蒂却是难免

  但在这个项目上应东流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态度,这让宁法也对应东流有了有异于以往的看法,电子信息产业的重要性看来在应东流眼中也是相当特别,这大概也是他这样急切希望引进这个项目的主要原因,而宁法同样赞同这个观点,在这个问题上,他也同样要发挥自己的主导

  用。

  “为峰,我看赵国栋的想法可行,这样我会在近两天就进京去一趟。嗯,最好等东流省长回来之后,他也要去找一找有关部委,到时候我再去跑一趟,另外恐怕得向国务院有关领导单独汇报,争取他们的支持。”宁法目光深邃,语气却说不出的低沉。“沪江方面半定也在尽一切努力,我们的压力很大。”

  “赵国栋也说沪江方面恐怕并没有将我们这边放在眼里,这也许是我们一个机会,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沪江方面条件虽然好,但是我们占据了西部大开发这个战略大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是立于不败之地了,只要运用得好,我想我们还是有可能成功,在中国国内。政治需要应该压倒一切,何况我们安原的条件也并非就不值一提。”任为峰想了一想才道。

  “嗯,所以我们不能轻易言败。我看就定在后天我去京里,为峰,这边你就多操心了,东流回来,你和他在好好核计一下。”宁法略略沉吟了一下之后才道:“我有些担心怀庆的条件难以入那帮人的眼,毕竟怀庆只是一个地级市,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恐怕都差了一些,所以我的意思是恐怕也要让安都方面做好准备,可以让安都高新技术开发区也做好这方面的准备,以防不测。小。

  任为峰心中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点点头,“怀庆条件恐怕的小仙;一点。让安都准备也是必要的,只要这个项目能落圳小一,川行,只是”

  “为峰,不要小看了怀庆市委市政丶府领导同志的政治觉悟,我相信在大局面前省委省府的决定都是从有利于全省经济发展的角度上来考虑的,这一点他们都会理解,嗯,这个情况暂时不要向怀庆方面通报,还是要请他们做好一切准备,就算是这个项目没有落户怀庆,以后也还可以有其他项目进来,他们的开发区把软硬件设施提升,也有助于他们下一妾招商引资。”

  宁法站起身来。“至于赵国栋提出的邀请风投资金的负责人来安原考察参观,我觉得这个意见很好,我也和东流省长说了,请他尽早安

  。

  我们安原省不仅仅是内陆人口和经济大省,同时也要努力打造成为金融高地,尤其是安都市,我和东流、振中两位都探讨过,将安都打造成为中国内陆的金融中心,让安都的金融优势向整个中国内陆地区扩散,起到积聚和辐射的作用。小。

  从宁法办公室出来,任为峰就禁不住苦笑,赵国栋和怀庆方面上蹿下跳,可谓费尽心机。可事情尚未成功,这边便已经有了定论,宁书记这后边的一个态度无疑也不是不看好怀庆,但是不看好怀庆却看好安都,这个中滋味的确不好说。

  任为峰对与安都方面没有多少好感,无论是省委副书记兼安都歹委书记苗振中还是安都市代市长姚文智,他都是保持着一行平淡如水不深交的态度。他也知道姚文智与宁书记关系密切,他敬重宁法,但是并不影响他对姚文智的看法态度。

  相反他对赵国栋却很欣赏,这个家伙虽然有时候感觉上轻佻浮躁了一点,但是他才三十岁不到,若真是心态性格都和自己这些奔五的人性格一样,那他的人生也就未免太沉重了一点,官员也是人,也不能脱离他的年龄阶段限制。在任为峰看来赵国栋目前已经做得相当好了,他愿意和赵国栋这样富有*情冲劲而又执着进取的人交往。

  不过这一次只怕会给赵国栋当头一记闷棍,任为峰下意识的摇摇头,但愿这个家伙能够承受得起这个打击。

  赵国栋当然不知道这一切变化,他已经带着怀庆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梅冶平以及办公室主任虞姬坐上了飞往沪江的飞机,任为峰交给他的任务就走了解沪江方面和张轶京等人的接触情况,摸清楚沪江方面开出了一些井么条件。

  这个任务难度不算太高,只要在沪江方面有一些人脉资源,就能搞到大致情况,当然你不可能把每一个细节条件都了如指掌,而安原方面也只需要掌握大体情况,就可以有针对性的作出自己的安排。

  “赵市长,您觉的我们这一次的机会有多大?”

  梅冶平脸泛红光。连脸上的皱纹似乎都一下子消散无踪,头发梳理得油光水滑,淡淡的古龙水味道让赵国栋也对这个貌不惊人但是精力充沛的管委会主任刮目相看,真没想到这位管委会主任居然还能用上古龙水,真是有些意思。

  “说不清楚。沪江优势太大,我们安原集全省之力来与沪江竞争也许有一拼,应省长已经去了京里,我听任省长说宁书记也在这两天要去京里,大概要向中央领导专题汇报此事赵国栋吸了一口气,淡淡的道:“甭管省里边动作,我们只需要把我们该做的工作做到家就行了,开发区的硬件设施我觉得已经差不多,欠缺的是软件,这一点我们从沪江回来还得下下功夫。小。

  “赵市长,这个项目规模如此大,真能落户我们怀庆?我们会不会是为他人作嫁衣啊?”虞姬坐在另一头cha话道。

  赵国栋心中一震。仔细看了这位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一眼,对方老家是沪江的。现在还有不少亲属在沪江,对于沪江也很熟悉,所以这一次专门把她带上。赵国栋也给米娅打了电话,米娅在深圳溜了一圈又回了上海,她在上海也有不少同学进入了政丶府部门。赵国栋希望能够通过她的渠道了解一下,另外也就是怀庆市驻沪办看看能不能有一些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