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二十三节 相知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二十三节 相知

  卢卫红眉毛一扬,脸卜也露出欣赏的神煮!”国栋。概川一。当刮目相看啊,干工作就是得有点豪气干云的劲头,安都高新技术开发区获得了这个项目不算什么。长久持续的获得发展才是真谛。我很愿意怀庆方面和我们安都高新技术开发区加强联系,携手合作,大家互利双赢,共同发展。”

  “谢谢卢书记的提携。我回去向陈书记和何市长转达您的意见,老领导若是有机会也请多来怀庆作客,我不敢代表怀庆市委市府,但是可以代表我个人扫榻以待

  赵国栋也知道该是说些收尾的话了,这种场合下卢卫红肯定很忙,能抽出时间来和自己说这么久已经是很给面子了,他也感觉得到卢卫红不是那种故意来炫耀或者显摆什么,只是表述了一个事实而已,相较之下,赵国栋甚至觉得卢卫红至少比姚文智要真实得多。

  “好的,怀庆我也有些时间没去过了,翻了年,一定过来看看。小。卢卫红挥手示意。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顿了一顿才道:“国栋,马上就要过年了,到时候把老茅也叫上,对了,还有老梁和小翟也喊上,大家一块儿聚一聚。江口现在发展势头不错,你和小雀当时也为江口开发区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啊。”

  赵国栋心中打了个突,这翟韵白昨晚还和他睡在一张床上恩爱缠绵,两人关系虽然无人知晓,但是翟韵白一直独身还是在她朋友圈子里引起不少人关注,尤其是茅导麟又是翟韵白母亲的学生,对雀韵白也很关照,屡次要替数韵白介绍对象,都被翟韵白婉言谢绝,也让茅导麟有些疑心,这要真和茅导麟、梁建弘坐在一起,这份别扭味道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受。

  不过赵国栋表面上却是半点没有敢露出来,立即应声答道:“卢书记安排,我怎么敢不从命?到时候卢书记和我说一声,我来联系他们就行。小。

  “那好,这可就说定了。到时候我先和你联系,咱们好好聚一聚,小韩,记得一起来啊。也算是客串一下友情嘉宾吧。”卢卫红若有深意的盯了韩冬一眼。

  “行啊,只要卢书记召唤,我肯定到韩冬大大方方的回答道。

  赵国栋头皮又是一阵发麻,这翟韵白若是真和稀冬走到一块儿,以两女的敏感,保不准就要看出个啥端倪来,韩冬这边还好说一些,毕竟自己和她清清白白,这翟韵白那儿,自己和她在一起多年,犹如夫妻一般,女人的直觉本来就超乎寻常,而且还是弗冬,这还能躲得过去?

  这一桩事儿一下子就把赵国栋心思给搅乱了,卢卫红是个说到做到的人,而真要邀约在一起坐一坐,自己也不可能瞒着翟韵白,那样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而韩冬同样是一个爽直人,这会儿答应下来就肯定要参加,自己还敢瞒骗她?那这个朋友就真的要失去了。

  只是这个时候想那么远也于事无补,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但愿车到山前必有路吧。

  卢卫红离开之后赵国栋也问了一下韩冬,了解一下茅导麟现在的

  况。

  茅导麟现在已经正式就任安都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公厅主任,也算是真正往上走了一步。虽然比不得卢卫红的市委常委身份,但也算是一个炙手可热的位置,而且据说很得市委书记苗振中的看重,也是苗振中亲自点将让他担任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公厅主任这一关键位置,也许稍加发展一下,有苗振中的力挺,日后副市长甚至担任市委常委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庆功酒会终于结束了。任为峰也专门过来和赵国栋聊了一阵,韩冬相当知趣的离开了,不过临走前给赵国栋撂下一个。眼色,分明就是要他酒会结束之后不准单独逃跑,看样子今天下午又得陪她了。

  任为峰也介绍了一下目前华芯国际募资情况以及后续开工建设情况,其中任为峰也专门谈及了华芯国际在签约前和省里主要领导的会谈一事,说张轶京、余华年和王洋在和两位主要领导座谈时都单独提及了赵国栋,称赵国栋是难的一见的具有战略前瞻眼光的干部,对于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和前景了解相当深玄,而且也给华芯国际方面提出了相当宝贵的意见。

  三人都对赵国栋赞不绝口,表示内陆有这样高素质和远见卓识的领导丰部让他们非常惊讶。对安原的看法也有很大改观所以十分看好华芯国际在安原的发展。

  这一点相当耐

  直到任为峰离开之后赵国栋都在琢磨着其中的含义,任为峰特地来告诉自己这样一个观点似乎隐藏着更深的意思,不错,华芯国际的高层在省委省府主要领导面前称赞自己令人兴奋,但是这似乎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企业家在省领导夸赞地方官员也许是一种为了讨好地方官员的方式,有利于日后的合作。而任为峰话语中似乎却不那么简单。

  任为峰和宁法关系不错。而且也深得应东流的倚重,相反作为常务副省长的秦浩然似乎却和应东流关系平淡,省委省府里这些复杂而微妙的关系不是外人所能窥探了解得清楚的,就算是赵国栋也只能通过平常工作中的点点滴滴来分析判断。

  并非是爱好八卦,但是你不得不承认有时候一把钥匙开一道门,如果你拿错了钥匙,那就永远无法开门了,甚至用错一次,你再换钥匙都无效了。

  赵国栋驾车缓缓驶出酒店。韩冬早已经站在了门口处,挥了挥手,别克沉稳的停在了韩冬身畔,韩冬一猫腰钻了进来。

  “上哪儿?”

  “你安排我上哪儿我就上哪儿。”韩冬白了赵国栋一眼。

  “行,要不去云中漫步坐坐?”云中漫步是一家新开的咖啡厅,就在青溪溪畔,好像是安都市政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一处溪畔商业用房小被人租赁下来,这一呈带状结构的全金属框架和落地大玻璃构筑起来的现代艺术建筑一楼是艺术画廊,而二楼则是茶廊和咖啡厅,茶廊取名兰若寺,咖啡厅则取名云中漫步。

  “那不如去毛若寺。”韩冬提出异议。

  “也拜小。赵国栋笑笑。

  兰若寺的停车位永远都是满的,赵国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是在河边路上找到一处缝隙,看着交警正在沿着河畔检查非法乱停乱放车辆,填写罚单,赵国栋和韩冬都是相视一笑,一起下车,关门走路,啥也不能影响今天难得的心情。

  “还好么?”一杯清新隽永的碧螺春泡上来,韩冬盯着眼前高筒玻璃杯中悬浮而立的茶叶,宛如一枚枚在空中漂浮的碧螺,随着水的浸泡,叶片渐渐舒展开来,就像春梦初醒的少女在慵懒的伸展自己身

  。

  “还行。小。赵国栋不好回答这个问题,究竟是在一种什么样的心态下自己最终选择了结婚。赵国栋似乎都已经有些记不清楚了,但是为什么没有选择韩冬而是刘若彤,也许是觉得自己在感情上的放纵不会伤及到刘若彤,而对于韩冬。赵国栋无法也不能那样做。

  弗冬抬起日光深深望了对方一眼,对方眼中满是坦诚,夹杂着一丝无奈和寥落,韩冬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她知道此人可以做最好的朋友,但是决不是一个好丈夫。也许他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但是却不愿意在感情上定下性来,就像他自己在一次无意间所说的那样,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智者不为。若是令人垂涎的水,你不品尝,也是毕生憾事。

  “她好么?”本想忍住不问这个问题,但是韩冬发现自己若是不问,只怕真的几天都会心神不宁。

  “她?”赵国栋怔了一怔。似乎在回忆什么,良久才道:“她和你不一样,她有她的事业,对于她来说,工作也许高于一切。小,

  “事业型的女强人?”韩冬眉毛一挑。

  “是不是女强人我不知道。不过敬业心也许比你我都强。”赵国栋笑笑,“不提这个话题好不好,它距离你我都很遥远,不是么?”

  弗冬心中一阵没来由的轻松高兴,他们之间似乎感情并不好,甚至不是那种发生矛盾,而是彻头彻尾的冷淡,连她自己都为自己这种有些卑陋的心态感到害臊,但是她却无法隐瞒自己的心。

  “那好,我们换个话题,那说说你现在的工作。”

  韩冬脸上浮起迷人的微笑,看得赵国栋为之一阵失神,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韩冬这样快活娇俏的笑容了,这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和愉快,连他自己的心情似乎都被这一抹笑意带动着快乐起来,华芯国际给他带来的烦恼和困惑一扫而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