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二十五节 嫌隙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二十五节 嫌隙


  切国栋的番商场七的心理战术调教让给春雁听得如痴数川叩虚不止,对于赵国栋更是痴爱更走到了骨子里,只可惜自己这一生恨不相逢未嫁时,能够如现在这般的界下一段缘分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对于徐春雁的好学肯钻赵国栋也很满意,至少能够领先于时代这么新潮的就把笔记本电脑都用于工作,这可不多见,即便是现在的政府机关里能这样早的意识到无纸化办公和信息时代来临的人也没有几个,而徐春雁姐妹这个时候就学会了使用电脑,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质变。

  赵国栋并不过问雁南飞女子养生保健会所的经营情况,对手徐氏姐妹来说这是她们赖以生存的基础,生活的重心所在,而对于赵国栋来说,只要徐氏姐妹能够开开心心的实现她们心中愿望就足够了,他也从没有指望过徐氏姐妹能够在养生保健这个行道能把规模做得多大多红火。

  不过看到徐氏姐妹的这家养生会所渐渐走上轨道,赵国栋内心还是充满了喜悦,能让两姊妹心情舒畅,这同样也是一种快乐和幸福。

  现在雁南飞女子会所仍然还处于一种摸索中前进的状态,毕竟高端养生健体会所在安都也还是一个空白,雁南飞虽然借鉴了一些国外的理念和做法,但是真正用于实践也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而徐秋雁从各地招募挖角弄回来的一帮子人手也还是和她一样在逐渐适应和打造一个和以往完全不一样的沙龙性质的会所,除了提供健康服务之外,同样也可以提供一个可供交流的空间。

  对于徐春雁流露出来的这种意愿想法赵国栋不置可否,只是提醒他其间风险和责任,沙龙性质的会所是以社交层次相同为前提的这和纯粹以养生之道聚合在一起完全不一样,所以此事宜徐徐图之,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巩固和发展现有局面,只有先将雁南飞的牌子牢牢树立在安都养生保健行业的巅峰,才能说其他。

  一年的工作总算挽,了个总,全市总结会一结束,赵国栋就回到自己办公室。

  桂全友站在门口不知道是不是该这个。时候去打扰赵国栋,毫无疑问,方才在总结会上何照成的话是有所针对的,华芯国际项目的失手已经在全市范围内引起了一些反应。

  好高鹜远,不切实际,浪费人力物力,这些个词儿似乎这一段时间使用频率相当高,不过那都是一些私下层面的议论,无关大局,但是在今天这种全市大会上何照成这般说分明就上升到了一种政治高度,而且言辞铿锵有力,说要抛弃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脚踏实地的认识现有条件,立足本职工作,因地制宜的招商引资,寻找适合本地发展的路子。

  这番话即便是傻瓜都能听出这是针对谁,虽然没有明确批评谁,但是毫无疑问这是打压华芯国际项目的牵头者赵国栋,如果不是后来陈英禄在作重要讲话时的纠正和澄清,桂全友甚至真还有些担心赵国栋会不会和何照成在会上就要针锋相对闹腾起来。

  正犹豫间,桂全友却见一人从走件另一头走了过来,定睛一看,却是副市长许乔。

  一身黑色套装的许乔显得神采奕奕,手中端着一个紫砂陶杯,看样子似乎是专门走这边来,许乔办公室在走廊另一头,平时过来的时间并不多,到是赵国栋有时候要过去串串门。

  “全友秘书长,赵市长在不在?我看他散会时走得很快,怕他有啥事儿。”许乔宽额大脸,一看就是北方人形象,个头也大,她是山东青岛人,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听起来如电视台的播音员一般,清脆悦耳。加之口才也相当好,开会讲话总能吸引住下边人的注意力。

  “在,许市长您找赵市长有事儿?”桂全友脸上浮起笑容。

  许乔担任分管城建、国土和交通的副市长就忙碌了许多,在市政府办公室这边的时间也就少了许多,大部分时间都要下工地和区县,比起原来分管的那一摊子,压力也大了许多,而和赵国栋接触的机会也多了起来,两人关系相当不错,也经常为了某项工作探讨到下班之后,桂全友琢磨着何照成在会上所说的立足本职作是不是也是隐有所指,暗指赵国栋手伸得太长的意思?

  “到赵市长这儿来坐一坐。”许乔笑盈盈的几。“怎么,赵市长还“个人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冥思苦想教”庆市的发展,要脚踏实地,要立足本职,要因地制宜,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也不知道赵市长想明白没有?”

  许乔这几句引用而来的俏皮话让桂全友也有些佩服这位女性非党人士副市长的胆魄。

  许乔素来在市政府里就是一个强硬派,和另一个女性副市长安然不一样,许乔在工作中相当讲求理性,工作上你要想说服她必须要凭真才实学折服她让她明白认识,否则你如果想要以势压人,只怕她很难吃你这一套。

  先前邓若贤调整为分管工业这一块之后,何照成并不愿意让许乔分管城建、国土和交通这一块,而希望由钱元辉来分管,但是赵国栋和那若贤都力荐由许乔来分管,而陈英禄也赞同这个观点,所以何照成的想法就未能如愿,这也让何照成和赵国栋以及许乔之间很有些不愉快。

  许乔敲开赵国栋的办公室门时,赵国栋并没有想象中的激愤不满或者沮丧抑或是不屑冷然,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赵国栋甚至气色还相当好,看得出来他的心情是真的很不错。

  “许市长。怎么,是打算来宽慰一下我饱受创伤的心灵?含辛茹苦的卖命。却落的个冷言论语的打击,我是不是该一蹶不振荒老林泉?”

  赵国栋有些戏髅般的笑容让许乔也有些连热。很显然赵国栋是听到了许乔在门口那两句话,所以也才会附和她的话语来上两句俏皮话。

  “行了。赵市长,我知道你是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这一个小小的挫折也能把你给压趴下,那你也就不是赵国栋了。

  。许乔瞥了赵国栋一眼,将自己紫砂陶杯搁在沙发面前的茶几上,“团年饭还得要一会儿,专门来找赵市长聊聊,明年我这一块工作恐怕压力会更大。想要在赵市长这儿来找点灵感。”

  “我不是上帝佛陀,哪能指点你迷津?”赵国栋没好气的道:“这都快过年了。许市长你就不能让人安生一会儿?邓市长浸淫你分管工作几年,肯定有些经验想法,你们俩到是可以多交流一下才对。”

  “哟,赵市长,真被那一句立足本职工作给下倒了还是真想要避险?你是常务副市长,本来就是领导,我这个民主党派和**干部交流难道也还要受到谁限制不成?”许乔一脸不以为然,面带讥讽。

  “行了。行了,许市长,我是怕了你这张巧嘴了,好吧。有啥想法说来听听吧,是城市规划建设呢,还是交通发展?”

  赵国栋其实很喜欢和耸乔在一起交流工作上的想法。

  在他看来。工业是一座城市的发动机,而交通是城市输送养分的血脉,国土和城市建设规划则是承载这一切的细胞载体,这几者之间的联系异常紧密,缺一不可,要想城市像一个健康人一般成长起来,那就必须要有科学细致而又富有前瞻性的规划,这对于一座城市的发展,避免日后走太多的冤枉路,避免日后城市发展起来之后可能出现的种种弊病,都有莫大的好处。

  而许乔虽然只是网小刚接触到城建和交通工作没有多久,但是这位副市长脑子中没有那么多条条款款约束,也不像许多需要考虑政治前途的官员那么多顾忌,更多的能够单纯的从一座城市发展前景来考虑。

  再且许乔的官声也相当好,这也是赵国栋之所以全力支持许乔接手这项工作的缘故,心中无私才能在工作中理直气壮,这对于一个城市规哉的主要决策参予看来说,尤为重要。

  赵国栋也知道许乔想要和自己探讨哪方面的问题,实际上在上一次两人探讨时也已经谈及过了,那就是随着房地产行业的渐渐兴起,怀庆这座城市怎样定位,怎样围绕定位来确立今后几年的发展规戈,方向,都还有许多需要明确的地方。

  而许乔对于市建委拿出的那份规划很不满意。为此他也和那若贤交换过意见,邓若贤也觉愕市建委的这个规划有些问题,眼光太过短浅,根本不符合怀庆目前发展趋势和日后怀庆在全省中定位,需要大修。

  唔,很久没有要票了,月票位置一落千丈,俺今天要恳求兄弟们给俺一百张月票。支持俺,让俺多一些动力,估计很多兄弟第二张第三张月票都该出来了。检查一下票箱,找出你的月票。投给老瑞!,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旧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