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二十六节 睥睨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二十六节 睥睨

  聚餐也是在怀庆宾馆举行,纹是年度的总结会后今嘻,捞照常理是不允许缺席,全市正处级干部近百人参加了宴会。

  赵国栋和许乔走进宾馆宴会厅时,时间略略晚了一点,市委市府市人大市政协都是按照规定各一桌,然后依次才是市直机关和各区县,每一桌都布设了铭牌小让你知晓你自己该坐那一桌,不过市委书记、市长、市人大主任和市政协主席则是要坐在一起,以显示四大班子的团

  。

  赵国栋和许乔讨论的还真有些忘了时间,两人讨论的话题还是延续了原来探讨的焦点。建设一座高效而用充满活力的现代化工业城市,还是建立一座山水园林的宜居城市,在这一点上,两人都还有一些不同看法。

  在许乔看来城市性质定义妾流只能唯一,要说综合平衡,说易行

  。

  怀庆工业基础雄厚。城市人口主要也是产业工人,打造一个充满活力的现代化工业城市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现在几朵金花虽然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是那也是暂时的,一旦国际国内气候转暖,再加上国企改制继续推进,怀庆工业复苏可期,怀庆城市规戈应该考虑这一优势,实施腾龙换鸟政策小将城市中心金融商贸区建设和对南部工业区和工厂家属区改造结合起来。

  不过赵国栋却并不十分认同许乔的观点。

  在他看来怀庆多湖泊湿地,森林植被覆盖率惊人,达到了百分之七十五,在全国也是前十。而且市区因为低山浅丘和平原湖泊混杂,显得略显破碎凌乱而没有形成较好的整体规划。

  前期邓若贤分管此项工作时虽然也拿出了一些规划,但是却因为怀庆财政状况所限,多条规划中打通连接城北片区和城西片区以及城东北庆州片区的主干道路建设计划都没有能付诸实施,使得原本就有些分散的城市建设显得更加脱节。

  市区内多处浅丘都被森林覆盖,虽然都是次生林,但是其密度较高,而且树种复杂。以松、衫、捧、拍为主,而且浅丘森林和湖泊沼泽间杂,湖泊池沼众多,水资源丰富,形成十分良好的自然环境。

  以赵国栋的日光。这就是匕苍赋予怀庆难得建设宜居城市的条件,而且以怀庆距离安都只有七十五公里的距离,规划中的安千高速公路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估计一年内就有可能要开工,加之以后可能建设的轻轨,完全可以讲怀庆和安都实现一小时经济圈,以怀庆如此悬殊的环境优势,怀庆必然成为整个安都最宜居的城市。

  按照赵国栋的设想,怀庆就应当向建设最宜居城市这个方向发展,现在分散凌乱的市区反而有可能成为优势,因为在分散形成的几个。区域之间还有着大量可供开发的土地资源,而不需要过分向外扩展占有基本农田,这也是怀庆目前的最大优势。

  而怀庆工业发展要想完全依赖什么高科技产业也不现实,高科技产业不是你想要发展它自己就发展起来了,按照赵国栋的想法,怀庆目前暂时还只能以现有机械制造业为基础,有选择性的发展低污染制造业,尽可能的引入高科技和环保产业,尽量避免高污染行业进入,尤其是主城区更是应当严格限制此类产业的进入,避免影响到整个城市的环境,进而破坏城市定位。

  两个人在观点上不尽一致,但是许乔也承认赵国栋的观点更具前瞻性。但是更像是一种远景规划,毕竟目前要说怀庆经济和安都融为一体,实现两地一小时经济圈。两地经济互补,实现安都工作。怀庆生活,这的确遥远了一些。不过赵国栋却很明确的告诉许乔,不要以为这个过程可能会是十年二十年。也许三五年之后你就会发现变化比你想象的要快得多。

  探讨很富有成效。以至于两人都有些忘了时间,还是桂全友两度提醒二人,两人才意犹未尽的一边谈一边进入宴会厅。

  何照成冷冷的瞅了一眼相谈甚欢的二人,对于两人的姗姗来迟他很不高兴,也许赵国栋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发泄他心中的不满?抑或是觉得许乔更支持他?

  想到这儿何照成就忍不住在内心冷笑,孙猴子还能翻得过如来佛的手掌心?你赵国栋再怎么折腾也是副市长,别以为添了个常务两个字就可以主宰一切了小在怀庆市还轮不到你姓赵的对任何事都要来指手画

  。

  何照成对于赵国栋的不满由来已久,只是前期陈英禄对赵国栋的全力支持和孔敬原的不争气,才使得再照成不得不克制自己”愕诸。避免在纹方面和陈英禄正再冲但是现在赵国栋似乎有些越来越过分,手也越伸越长。招商引资也就罢了,都说这是赵国栋的强项,却没有料到华芯国际项目又竹篮打水一场空,白白花费了不少。

  开发区为了迎接华芯国际这个项目前期投入不少,甚至为了让土地连片成块以便华芯国际规划入住,又提前预征了将近一千五百亩土地,这一千五百亩土的的拆迁和补偿就是一大块,现在华芯国际不来了,这土地却已经征下来,又涉及那么多人的农转非和生活费,这也引起了政府里边很多人的不满,开发区那边也是颇有怨言。

  而市委那边对这件事情也很有些看法,对政府这一次花费这样巨大来招商却又赔了夫人又折兵,替他人作了嫁衣裳,市委里边都很是有些攻汗言论,像谭立峰和吕秋臣以及刘连昌等人都在不同场合评说这一次招商引资纯粹就成为了笑柄,连陈英禄在这个问题上都不好回护赵国栋,毕竟当初也是赵国栋一力主张先期尽可能将软硬条件具备到位,促使投资方能尽快下决心。市里边才会先期启动,结果却变成了这样。

  陈英禄虽然也在一些场合中将华芯国际项目的引资失败不会影响到怀庆工业发展规划,的既定战略,但是何照成相信只怕此时陈英禄心中也在考虑将电子信息产业列为怀庆经济发展主导产业不是太好高鹜远脱离实际这个问题了。失去了陈英禄的支持,别看赵国栋是个常务副市长,何照成自信可以让他在市政府彻底边缘化。

  赵国栋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切,他和许乔步入政府这一桌时仍然是满面春风,丝毫看不到总结大会上那有所针对性的言语给他来带来了什么影响,甚至连邓若贤都在心中暗自佩服赵国栋的定力。

  酒足饭饱,也就各自归位,邓若贤也是故意留在后边。等到赵国栋出门,便拉着赵国栋一起上车。

  “咋了?老邓。莫不走出啥?”

  赵国栋多喝了两杯。除了与班子成员一道逐桌敬酒之外。他还去了自己分管部门敬了一圈。最后还专门到人大和政协那一桌去敬了一杯。

  赵国栋平素虽然狂放,但是对于人大政协这两边却从来不失礼数,人大政协那边经费开支拿到赵国栋手上来签批时也很少有打结的时候,一般都是很顺利签过,所以人大政协那些个老同志们原来虽然对赵国栋这样年轻就担任常务副市长一职颇有微言,但是随着这一年多时间接触下来,赵国栋反而成了人大政协那些个老人们中口碑最好的了。

  “国栋,我看照成市长似乎对你很有些看法。”那若贤靠在车后座上显得有些疲倦,双手抱住后脑,淡淡的道。

  “老邓,何市长对我有看法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除了我搞清欠变现这项工作让他还算满意外,其他哪项工作他心里舒坦过?”赵国栋哂笑道。

  “苍龙峪墓园工程。他觉得我手伸得太宽,不该我分管的工作也在插手,可是这苍龙峪在开发区里,虽然墓园属于民政部门,但是我也和许乔协调过啊,这本来是对市里边的一件大好事,可他老觉得对市里精神文明建设产生了消极影响,到现在我也没看出来,这消极影响究竟表现在了哪里?难道香港人喜欢封建迷信也是我的过?到现在我都还没有同意苍龙峪墓园在怀庆打一个广告,反倒是人家在京里、沪江、香港、澳门甚至台北都打了广告,安都这边也一样有广告,我看也没有谁说个啥,难道说他觉的安都市委市府比我们的觉悟和政治敏锐性低?”

  那若贤沉默不楼

  “治金机械厂改制就不多说了,我无意针对什么人。但是我坐在怀庆市副市长这个位置上。拿纳税人的钱,那就得尽自己的义务和责任,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国有资产流失和一些鬼域伎俩得逞,最终受损失的是我们怀庆市,道理就这么简单,其他我无所求。”

  “至于华芯国际项目。好高鹜远也好,不切实际也好,就算是要以成败论英雄,我想也还没有真正盖棺定论的时候,难道说离了华芯国际这个王屠户,我们怀庆就真的只有吃带毛猪了?那才是天大的笑

  !”

  赵国栋最后一句话出口时,已经又恢复了那种睥睨众生的气势。

  努力码字,奋力呐喊,拜求月票!圆谨最薪童节就洗洞书凹加甩凹小谍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