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三十节 醍醐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三十节 醍醐


  初二下午赵国栋便与刘若彤返回京城,按照惯例也要和刘家的一些家庭成员接触,吃顿饭,聊聊天,两天时间也是安排得满满的。

  刘拓、刘岩两兄弟自然要在一起坐一坐谈一谈,已经成为刘家女婿的赵国栋和刘氏兄弟也少了许多生分,话题扯开来也没有了那么多顾忌,从年前中央连续召开的几个会议谈起,三人也在一起探讨了今年国内形势。

  三人都注意到了中央对农村和农业工作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和《**中央国务院2000年农业和农业工作的意见》都明确了今年以调整农业生产结构和劳动力就业结构,推动农村劳动力向第二、三产业转移,扩大农民就业和增收空间。

  “三农问题迟早要成为中国发展的一大瓶颈。”刘拓吸了一口烟,淡淡的道:“原来在机关不觉得,现在到了省里才算是明白了许多事情,我自认为还算是比较务实的,当这组织部长都说是务虚,但你要务虚就首先得务实,你得把下边情况摸清楚了,才能拿得出自己的看法和想法来。下去走了一走,农村基层中存在的问题触目惊心,国栋,你长期在基层,只怕感受更深吧?”

  赵国栋只是把烟卷放在鼻子面前轻轻嗅着,听得刘拓询问,点点头:“问题的确很多,而且也是深层次问题,但是归根到底还是一条,农民太穷,就业无路,增收困难,这是核心关键,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一切都是枉然。”

  “嗯,国栋,你看得很准,三农问题根结还是农民问题,中央对农村投入太少,农业落后,增产增收艰难,农村基础设施条件恶劣,农民增加收入无路,这些问题日益凸显,中央已经逐渐认识到这个问题,我判断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中央都会倾注大量精力在解决三农问题上,这将是影响到中国能否持久的保持目前经济发展速度的关键。”

  赵国栋不得不佩服刘拓的观察力和判断力,三农问题虽然早已经提出来,但是国内经济高速增长的优美光环下,三农问题被有意无意的忽略了,仿佛只要工业发展起来,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乡镇企业似乎也成为了解决农村问题的万能钥匙,但是随着乡镇企业逐渐走入没落,原本被掩盖下的各种问题逐渐开始尖锐起来,出台措施和政策来解决这些问题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境地了。

  赵国栋恍惚记得有一位乡镇党委书记给总理写信有三句话,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这三句话可谓字字铿锵,声声金铁,道尽了目前农村现状,但是现在各地地方党委政府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如何发展工业,如何经营城市,如何打造辉煌政绩上,对于农村存在问题却是轻描淡写。

  猛然间,赵国栋猛然自省,才发现自己似乎也一样有这方面的倾向和趋势,如果不是刘拓提及这个问题,自己似乎真有点忽略了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政治风向的变迁。三农问题将日益成为焦点,重视三农,注重解决三农问题,未必能真正解决三农问题,但是绝对能吸引关注,而不重视三农问题,出问题则是迟早的事情。

  “当今中国处于改革开放洪流之中,出现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也很正常,但是怎样分析判断出其中什么是主要矛盾,什么是次要矛盾,什么是矛盾的主要方面,什么是矛盾的次要方面,以及怎样利用它们之间的关系来解决处理好这种种问题,这就要考验我们各级领导的政治智慧、领导艺术和执政能力。”刘拓满面沉思之色,“三农问题日益成为焦点,国栋你在基层就更需要把握好分寸,怎样通过发展经济来化解矛盾解决问题,这其中大有文章可作,远比引进一两个企业项目,打造一项主导产业重要得多。”

  赵国栋知道刘拓言有所指,默默点头,不愧是中组部出来的高手,一下子就能抓住问题重心,中央今年如此重视农业和农村工作,下边怎么办?如果能有针对性的拿出一些切实可行的新路子新方法,抢先做起来,那么……

  刘岩有些佩服的瞅了一眼自己兄长,如果说原来在中组部的兄长更像是一枚置于匣中玉石,温润生光,那么现在的兄长更像是经过了大浪洗礼之后的金子熠熠生辉,看待问题的角度和方法都又提升了一个层次,就凭刚才这一番敲打点醒赵国栋话也堪称金玉良言了。

  “国栋,刘乔和我说起过你的想法,应该说你的总体思路是对的,目前上边考察提拔干部虽然名义上说是德、能、勤、绩四个字,在我看来可以压缩为两个字德和能,而关键还在能字上。”刘拓是中组部出来的角色,对于中央考察任用干部的观点当然很有心得体会。

  “德字是基础是根本,但是能够上到一定位置上,品德情操不敢说有多么高尚,但是至少也是经过了组织多次考察的,至少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没有问题,当然不排除有在升迁过程中被腐蚀下水的。”

  “关键还是在能字上,所谓勤和绩,我个人看法都是对能字的延展和补充,没有能,勤和绩都是虚妄,作为一级领导,勤不能补拙,真正的绩也不是靠苦干蛮干就能做得出来的,而作为你具备了能,而又有德作为保障,你会不运用你自己的能去谋事干事么?当然不会,否则步入仕途进入政界目的何在?”

  “你应该在合适的时候展现的才能,让上级领导发现你的能力足以胜任更重要的工作,而且能够把工作做得更好,做到了这一点,再加上一些合适的人脉和机会,你就具备了升迁的先决条件。”刘拓抬起目光。

  “你抓华芯国际项目是对的,集成电路产业带来的巨大投资和GDP增长无人能够忽视,但是没有能够落足在你所在的城市其实并不影响什么,关键在于你抢先谋划了这个项日,而且取得了对方对你的认同赞许,你的眼光你的效率你的行动力都让领导刮目相看了,这就足够了,至于说落户安都,从某种程度对你个人来说可能会更好,因为你证明了你自己的能力,落户安都只能说明安都本身条件更好,而非你的能力问题,领导都心知肚明。”

  “干工作不能只顾埋头拉车,还要抬头看路。”刘拓见赵国栋一脸沉思状,微微颌展经济是日前乃至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全国各级党委政府的中心工作,这毋庸置疑,但是在某一阶段某一时间或者说某个特殊的政治环境下,也要考虑到一些特殊的阶段性工作,像三农问题,中央提高到了这样高的一个高度来看待认识,而地方怎么办?”

  “我个人看法,如果哪个地方能够有针对性的先动起来,尝试着寻找解决三农问题,哪怕是三农问题中一些具体或者部分问题,都应该引起上边的关注,如果能够取得一些成绩,那就更能赢得上边的认同。”见赵国栋神色似乎有些异样,刘拓轻轻一笑,“国栋,是不是觉得我的言论和观点太过现实功利?”

  赵国栋微微一室,对方的观察力可真是厉害,自己先前还觉得刘拓和自己原来想象的那种干部有些不一样,还算是一个看事做事比较实在的人物,没想到刚才那两句话顿时让赵国栋对他的观感下降了不少,不过对方立时就发现了,还反问自己,让他还真有些不太好回答。

  不过刘拓并没有给赵国栋回答的机会,脸色平静如水,自顾自的道:“只要是为了一个良好的目的,我觉得在形式上反倒是不必太过于拘泥,言论也好,措施也好,行动也好,最终目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实现某个结果?三农问题你一个人能解决得了么?不能,但是你可以为这一个目的做一些事情,而你做的能得到上边领导首肯,也许你的经验可以推广到其他地区,让其他地区农民受益,而你也许可以受到领导看重而被重用,提拔到更高更重要的位置,那么你就可以发样你自己的本事能力,做你想做的事情,为老百姓作更多的事情,这就是成功!这是我的理解和看法。”

  刘拓的话如一把尖刀划开了一直困扰赵国栋心中的面纱,这个观点似乎也就是有点为了达到一个良好的日的,可以不择手段的意思,当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大概意思都差不多,赵国栋得承认刘拓的观点很精辟,但是在实际工作中怎样操作,还得实事求是,因地制宜。但是刘拓言语中也很明显提醒了自己,三农问题是一个可供自己操作的机会,在这一点上,自己是可以有所作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