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三十四节 华丽转身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三十四节 华丽转身


  茶正阳真有些看不清楚赵国栋这个人,在某些方面表现咄小”天赋才华令人叹为观止,但是在有些方面表现出来的不成熟和放纵又让他彻底无语,赵国栋在感情上的不检点他并不是不清楚。虽然赵国栋鲜有提及他自己的私生活,但是蔡正阳却知道赵国栋的感情生活绝对太过丰富多彩。

  也许时间的沉淀才能改变他的这些方面,谁都年经过,谁又曾经没有过绯色幻想?蔡正阳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但愿赵国栋能够早一点稳定下来,感情生活的不严谨绝对是一个致命弊病,不管他采取的防范措施多么严密,在国内,难免就会被人碰个正着的时候。

  这个话题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当蔡正阳想起自己想要问的问题时,赵国栋早已经又和柳道源走在了一起。

  柳道源和赵国栋谈及的话题就要现实许多,赵国栋的下一步怎么走。

  柳道源倒是觉得目前这个常务副市长是个好好磨砺锻炼赵国栋的好时机。在柳道源看来过早步入正职其实对赵国栋并不利,因为赵国栋在宁陵虽然是副厅级干部,但是只是一个挂名市委常委,主要职务还是担任西江区委书记和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这其实还是履行的一把手职责,并没有真正的体会一个地级市和一个县工作的差别,也没有真正获得体味该怎样当好一个副职的机会,所以在怀庆这座城市担任常务副市长对赵国栋的成长大有稗益。

  让赵国栋感到惊讶的是柳道源也提出了赵国栋可以在国家大政策大趋势中好好琢磨一下工作要点,争取能够走在时代先锋,招商引资是大事,但是其他中央关注的焦点领域也不可忽视。甚至可以在这些方面做做文章,做出一些新动作,拿出一些新经验,这和刘拓向赵国栋提及的观点不谋而合

  英雄所见略同这句蒋不假,柳道源和刘拓都已经感觉到了中央从今年开始对农村工作鼻子寻常的重视,很显然也是觉察到了目前农村出现的艰难局面已经影响到了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大势。

  在赵国栋看来。安原也和全国其它地方一样。合金会整顿清理,使得农村经济发展被砍去了一条胳膊,而信用社以及农业银行在许多方面的缺位和不足使得农村经济发展完全丧失了自我发展的动力;基层政府缺乏财政来源,因为各种原因负债累累,完全变成了收取农业税费的工具,干群关系日益紧张,矛盾日益尖锐,基层组织建设缺乏活力和动力;农村建设发展已经空心化,乡镇企业走入死胡同,陷入半吊子公有企业的怪圈。既丧失了初期的锐气和灵活,又缺乏国有企业的政策和资源,如果不进行深层次的改制,其没落也是情理之中。

  诸多问题已经使得解决农村问题成为刻不容缓的当务之急,中央财政已经开始逐步加大财政转移支付力度,而且也明确表示要转移支付的资金要更大幅度的用于农村建设,但是这些资金还远远不足以满足解决农村困境的需耍。这也就需要地方政府一方面要加快发展,多方面培植税源,增加财政收入,另一方面也要寻找新路子新方法来帮助农村居民增收致富,两条腿走路来解决农村困局。

  如果说蔡正阳和赵国栋的谈话更多是国家宏观层面的探讨,让赵国栋看到前景无限和曙光绽放,让他心怀激荡,那么柳道源和他谈的利是具体落实到他自己目前工作的种种微观工作和困难,需要他在下一步工作中来解决的。让他倍感压力。

  宏观和微观。每一处都需要周密的部署和扎实的工作,赵国栋一边,慢悠悠的驾着车行进在公路上,一边有些迷惘的思索着,历史的车轮似乎终于被自己费尽心思的努力略略撬动了一点,如果上海合作组织提前一年建立。和中亚地区的能源合作比起历史更加深入和密切,国有能源企业能够比历史上更早更大步伐的迈出国门并购能源资产,也许日后能够在一定程度缓解国家能源供应的困境,仅仅是这一点无论自己费了多少心思心血都值得。

  让赵国栋感到心思活泛的还是蔡正阳那一句洪总理也对除了能源企业以外其他国有大型企业迈出国门的动作迟缓表示出了不满,这也是一个机会。

  后世记忆中中国钢企进入二十一世纪后被国际几大矿企巨鳄挟持,连续几年被迫吞下价格暴涨的苦果,而中国五矿这一类综合性矿业巨头却是无所作为。

  比起日本诸如新日铁等三井系成员未再绸缪积极布局钢铁资源上游矿企,利用矿石涨价获利来

  消原材料涨价的损失,而中国矿业企业纹么多年来却是缩邮表现得毫无远见和章法。赵国栋对这一印象颇深,不知道历史会不会因为国有能源企业的走出去战略而使得在这一点上也发生引导变化呢?

  前景是光明,道路是曲折的,这是赵国栋给自己目前的工作生活定

  位。

  已经成功的撬动了一点,那历史随之也会发生一系列的变化,虽然不知道那些会随之而改变,但是只要走向着好的方向改变就足够了。

  当然就自己目前的工作来看,道路依然曲折。

  怀庆经济局面经历了一年多也并没有多大改变,冶金机械厂和安宇机械虽然实现了兼并重组,但是现在还处于调整期,要想见到效果,只怕还得要些时日。苍龙峪墓园成功的为怀庆财政提供了一大笔预算外收益,让怀庆财政终于可以缓一口气,这虽然不是一锤子买卖,但是想象年年都有这样的一锤子显然不可能了。

  赵国栋整理了一下思绪,坚定不移的招商引资,发展电子产业的主导产业,鼓励和促进县域经济发展,脚踏实地的解决三农问题,尤其是农民增收和农村基层政权干群关系问题,这是赵国栋思前想后给自己确定的今年一年自己要重点抓的三项工作,要说第三项并不属于自己的工作范畴,但是站在讲政治讲大局的高度来看,这一点任何领导干部都不容回避。

  “来,为了我们昔日江口县共同战斗过的战友们干一杯!”卢卫红脸色红润,意气飞扬。声音洪亮,首先站起身来端起酒杯。环顾着昔日的同僚们,在这一群人中,卢卫红无疑是居于最高位,安都市委常委兼安都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主任,实打实的正厅级干部,而且高新技术开发区的一把手无疑是整个安都市炙手可热的角色。

  茅导麟微笑着点头附和,端起了酒杯,显得谦和有礼,“卢书记说得对,咱们这一别几年,还是第一次聚会吧,昔日的同僚都还在不同战线上战斗,现在能聚在一起,也算是缘分,老梁小雀,国栋,韩,端起来!”

  粱建弘也是面带笑意。举起酒杯,这两位都是现在自己的领导,卢卫红是市委常委,虽然只分管高新技术开发区,但是市委常委身份就代表着他的市领导身份绝不容忽视,每一个常委的分量都十足真金,沉甸

  。

  翟韵白显得很轻松随意,大波浪乌发随意的梳拢起。唇若涂丹,面如朗月,一双长眉斜挑入鬓,柔婉中带着一丝英气,“卢书记,我就只能以红酒代替了,白酒还是你们男同志更合适一些,我和小韩就用红酒奉陪吧。”

  小翟,难道说你脱离了我们序列刚情就淡了?不行,白酒,白酒,必须白酒,小韩也一样,虽然以前我们不熟悉,但是既然都是江口出来的,那就是一个缘分。投缘我们才能走到一起。”卢卫红慨然道。

  “哦?小翟,你不在市旅游局了?”梁建弘惊蒋的望着翟韵白,“怎么,下海了?”

  “老梁,你孤陋寡闻了吧,现在小雀可不简单,咱们省里骨干民营企业天享集团的副总裁了,真正大老板了。

  卢卫红笑着道。

  “哦?天乎集团的副总裁?”梁建弘又惊又喜,小翟,真看不出啊,难怪连市旅游局你都不想呆了,原来是有了更大的事业啊。”

  “梁书记,你别听卢书记在那儿夸大其词,啥大老板,我就一打工妹。”翟韵白含笑道:“本不想去,可是拗不过朋友要让我去帮忙,所以也就只有勉为其难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胜任。”

  小翟,你这话可有点虚伪,我要批评你。”卢卫红一边摇头一边笑,他也很好奇雀韵白怎么会突然辞职到了天乎集团担任副总裁,年前他和赵国栋说起聚会的时候都还没有半点征兆,这突兀间就摇身一变成了如日中天的天乎集团副总裁了,“你那朋友就是杨天培吧。也是咱们江口走出来的企业家,年前我还和他在一块儿坐了坐,就说起你,他说你是他们天乎集团的行政副总裁,言外之意就是二号人物,嘿嘿,我可没有听说过那个行政副总裁是打工仔的。”

  执着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