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三十六节 高飞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三十六节 高飞


  忆似乎也都被满满挖掘了出来,从王德和、冯东华、包太平、沈若廷,甚至还提到了尤惠香,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连赵国栋自己都有-些醢醢然陶醉其中,真有点惘然如梦的感觉。

  没有不散的宴席,当席终人散之时,赵国栋才发现自己犯下一个错误,竟然没有开车来,那么坐谁的车回去,让谁送自己?

  瞿韵白送自己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本来就住在一块儿,双双把家还再合理不过,不过眼下这副情形,赵国栋何以敢冒然引来其他人的猜疑?

  坐韩冬的车?韩冬倒是很有些想送自己,但是赵国栋却又担心会不会引起瞿韵白不必要的误会,而韩冬也是有些犹豫,大概是担心落在卢茅两人眼中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国栋,我送你吧。”芽导麟的恰到好处出现,终于松了赵国栋”口气。

  “那可真谢谢芽秘书长了。”赵国栋赶紧钻*。车,这让韩冬有些失望,而瞿韵白也松了一口气。

  赵国栋没有敢回没湾别墅,而是到了兰溪御苑,芽导麟很有些惊讶于赵国栋怎么会在这一处豪华别墅区居住,不过想想既然对方敢让自己送到这儿,自然心中有底气,这年头蛇有蛇道,鼠有鼠踪,你怎么知道别人就不该有这个资格?

  直到茅导麟消失了十几分钟之后,瞿韵白的雷诺风景才小心的出现,搭上赵国栋返回没湾别墅。

  “他没问啥吧?”

  虽说在宴席上应付裕如,但是私下里瞿韵白心中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芽导麟不比别人,自己纵然从政府中脱离出来,和政府已经没有关系了,心胸一下子放宽许多,即便有世人言,也不惧了,但是芽导麟却是自己母亲的学生,关系一直处得不错,每年照例都有抽时间去自己家中拜望母亲,瞿韵白不想在对方心目中留下什么不好印象,即便是自欺欺人,那也是遮掩一点的好。

  “没问啥,问的都是和你无关的事情,华芯国际项日的事情,让我放宽心胸,不要拘泥于一城一地的得失,我看芽秘书长现在胸襟大不一般啊,比起往日当县长时又有一番不同了。”赵国栋靠在椅背上,舒服的枕在靠枕上,窗外溢光流彩,车流如梭,映在赵国栋脸上时明时暗。

  “哦?”瞿韵白心中稍宽,又好奇的问道:“他怎么会关心这个项目起来?”

  “他不是关心,我看他和卢书记似乎有些意气相左,华芯国际项目落在卢书记手上,给安都高新技术开发区添彩不少,他也是担心我有些想不过吧。”赵国栋笑笑道。

  “唉,想想也是,在政府机关里倾轧争斗,有多大意思?有时候跳出这个围子才感觉到自己以前是多么可笑。”瞿韵白悠悠的道:“白白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怎么,现在感悟甚深了?”赵国栋摁摇头“韵白,没有在政府机关里打磨这么些年,你这个行政副总裁也未必能这么快上手,能干得这么得心应手,不要小看在政府机关里这几年,至少它能让你了解政府机关办事情的运作程序,在和政府部门打交道尤其是运作一些项目时可以避免走很多弯路,节省很多时间和金成,效率也能提高很多,这就是人脉和关系的妙用。”

  “说得也是,杨总也是这么说的,你这么一说,倒是觉得现在我肩上担子挺重的。”瞿韵白嫣然一笑。

  “天孚今年大概也要有一些大动作,培哥在年前就和我说过,想要借目前经济低迷的时候好好运作一把,估计想要在建材行业有些动作,另外他和长川他们在考虑进入证券市场,估计天孚和沧浪准备联起手来,寻找一些合作伙伴来共同携手合作。”赵国栋平静的道。

  “嗯,杨总说起过这事儿,但是说还没有考虑成熟,得看和你弟弟他们那边谈了之后,夭孚在证券方面没有多少人才,听说沧浪那边去年就开始在作这方面的准备了?”

  瞿韵白也是心潮澎湃,原来虽然知道情郎背后隐藏的商业帝国规模惊人,但也只是听凭赵国栋一面之词和平素表面上的感受,但当她进入了天孚短短一个月时间里,她却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个商业帝国的浩瀚庞大。

  这一个月里她就已经飞了两趟沪江和京里,还去了一趟海南,最直观的感受到了天孚在地产和建设两条线上蒸蒸日上的气势。

  京里的几个项目已经有两个在开始运作,另外也有两个在准备中,而且还在不停的拿地,而沪江那边更是发展惊人,尤其是拿地上几乎是不顾一切,而乔辉在金融界的人脉也让她意识到地产这个行业如果在金融界和政府方面的巨大人脉,你就不得不付出比别人多得多的代价,难怪杨天培和赵国栋都是毫无牵挂的将地产这一块交给乔辉来运作。

  而乔辉更是潇洒,对于京城、沪江和安都三家地产都是采取大胆放权的操作手法,只管拿地审查和资金调度,其他从项目规划、报建、建设再到广告、营销都交给三家分公司经理自行运作,这种方式最大限度的调动发挥了本地运营团队的积极性,工作效率更是成倍增长,京城的项目进展速度更是创造了地产界的记录。

  在建设方面天孚的步伐显得更加稳健而厚重,天孚建设在高速公路这一块上已经牢牢的站稳了脚跟,并且将业务拓展到了多个省份,这和杨天培不遗余力的在这上边辛勒-耕耘有很大关系。

  春节前瞿韵白跟着杨天培在京里足足住了一个星期,几乎每天都是忙得连轴转,包括交通部奋内的几个重要部委里的关系人都接触了一遍,瞿韵白也知道也许日后这方面许多工作就是自己带着人来跑了。

  接触越多,瞿韵白就越能感受到天孚背后的巨大潜力,抛开高歌猛进的地产这一块,仅仅是天孚建设都远远超出了瞿韵白的想象,辖下二十多个工程项目部,分布于全国六七个省份,分管建设这一块的副总林宗国几乎是空中飞人,瞿韵白进入天孚一个月,除了第一次见面会,日后也就只见过一面,整个天孚建设就像一台上满发条的机器运转不停,即便是春节也丝毫没有影响到这台机器的运转。

  而杨天培流露出来的意思显然是对天孚目前的步伐不够大不太满意,言语中表示今年是新世纪第一年,也将是天孚大踏步前进的一年,天孚的动作将会超过之前的任何一年。

  天孚如此,那龙腾虎跃的沧浪呢?

  “沧浪很早就有涉足金融行业的想法,前期也有一些动作,但都不成气候,比如参股安都商业银行和宁波商业银行,如果能够参与组建证券机构,有利于两家在融资渠道上的畅通,培养人才,也有利亍日后两家公司的运作上市。”

  赵国栋也支持沦浪和天孚进入金融行业,企业发展到这一步涉足金融产业也无可厚非,但是在上市问题上,沧浪方面也还有不同看法,至于天孚这边,杨天培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不过短时间内还看不到这种可能性,只不-过前期工作却要开始做起来。

  “国栋,我真怕我胜任不了这项工作,说实话,我现在感觉压力真的有点大。”瞿韵白有些担心的道。

  “怕什么?谁也不是天生就行的?几年前培哥也就是一乡镇建筑公司的土老板,而乔辉也就是一社会上的混子,我弟弟他们还跟着我屁股后面讨颗烟抽,现在呢?韵白,别看轻自己,其实那些事情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复杂,而且天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已经相当规范,个人单个行为已经很难对集团产生太大影响,战略性决策那也是集体作出,而且也需要一段时间的研究运作,你担心啥?再说了,不是还有我在你身畔么?真有啥拿不准的,现在通讯如此发达,一个电话便可沟通,你担心什么?”赵国栋微微一笑道:“我倒是很看好你的处理能力,也许这是一个机会,可以把你的真正潜力给挖掘出来也说不准。

  瞿韵白心中一甜,赵国栋的话语让她心中笃定不少。

  其实她也不是怕啥,就是觉得自己十进入天孚就担任高位,有些担心难以服众,但是私营企业不比国营企业,还得讲求论资排辈,谁都知道既然她既然能坐上副总裁位置,自然就有其理由,何况连杨天培都对她很客气,下边人又如何敢不服?所以她也是有些杞人忧天罢了。

  赵国栋为她提供了一个崭新的平台,瞿韵白知道自己这一步踏出去就没有回头路,她不想在天孚里给杨天培和乔辉看轻,被他们单纯视为赵国栋的代言人,她要用自己的真正能力来征服所有人。